正文 第八十三章: 甘愿为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八十三章: 甘愿为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仲冬的最后一天,冷冽的山风犹如利刃划过人的脸颊,自那场初雪之后,永岭的风是越刮越猛,倒是不见雨雪再下来。

    走在去往流村的路上,罗云意抬头望了望此刻阴暗压低的灰色天空,她总感觉接下来的天气不会是多好,腊月寒冬才更难熬吧。

    罗思雪和玉婷一左一右跟在罗云意的身后,高大宽和林诚全都去了覃州寻人,他们要过几天才能回到永岭。

    “也不知道玉净姐是怎么想的,大家都没有怪她,还想着让她回山围村休养身体,她却非要和那山匪在一起,真是鬼迷心窍!”说起玉净的事情,玉婷略带些责怪语气。

    如果当日是她跟着自家小姐,说不定小姐根本不会被山匪给抓走,她的轻功可是很厉害的,一流高手打不过,但至少她能带着自家小姐快点逃跑啊!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还是让她亲口说吧!”罗云意也没想到玉净会在流村,而且是甘愿陪同沦为重犯的元仲在流村受苦,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山匪都不是好东西!”罗思雪恨恨地说了一句,“要不是爷爷阻拦,我也跟着四哥去杀山匪了,现在四哥都被这帮山匪弄得快疯了!”

    罗思雪的话让罗云意不禁又皱起了眉头,回来之后她才听家人说,自从得知她被山匪抓走还消失不见之后,参与剿匪的罗勇霆就跟疯魔了似得,杀起山匪来犹如饿虎扑食,又似雄狮当道,简直是不要命地往前冲。

    就连跟着他的那些兄弟们也都受其感染,不到十个人的小队竟然接连扫平了三个悍匪的寨子,平时就嗜战成性的雷战虎杀起匪徒来英勇无畏自不必说,就连看起来像个文弱公子模样的沈天赐都举刀杀了好几个山匪。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房州三山十八寨的山匪被灭了大半,霍进和魏纵的领兵之功无人敢疑,而罗勇霆带领的小队则是其麾下最锐不可当的一把战刀,就算不开刃也能把人给劈死。

    现在剿匪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罗勇霆则是越战越勇,罗云意听罗思雪偷偷告诉她,就在昨天她不小心偷听到罗良承和林洪文的对话,说是罗勇霆单刀匹马上鬼牙山罗刹寨,仅凭一把断刀就挑落了罗刹寨的三大高手,现在整个房州山匪没人不知道“罗四郎”名讳的。

    罗勇霆小小年纪便戾气极重,这一直都是罗家所有人担忧的,而且听罗良承的意思,她这个哥哥倒更像她那个死去的二伯,领兵打仗是个能人,招惹是非也是把“好手”,老人家最怕罗勇霆这块铁太硬,到时候淬火历练锻造不成利器反而折了身子。

    罗云意也正是担心如此,她想有时间一定要和罗勇霆聊一聊,人在世上,还是不要造太多杀孽为好。

    不一会儿三个人就进了流村,因为山匪的原因,现在流村的管理也比之前严了许多。

    **虽然因为青云寨剿匪的事情被梁老王爷不喜,如今还在家闭门思过,但他始终还是这里的总兵,流村还在他的管辖下。而且一得知罗云意回来的消息就派人过来看望,还捎带了很多礼物,这其中就有一块可随意出入永岭一些禁区的令牌。

    拿着令牌进入流村,早有一名官差在村中等候,然后把罗云意三人引到玉净和元仲暂居的茅草屋内,没想到正是当初罗家人呆的地方。

    罗云意走进小院的时候,就看到一身简朴素衣的玉净双眼无神地坐在门边的矮凳上,手里虽拿着针线,却没什么动作,只是发呆地看着地上的某一点不知在想些什么。

    “玉净!”罗云意轻唤出声。

    “嗯!”玉净下意识地回答道,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抬头朝罗云意的方向看去,“姑娘,你——你——”一时间她竟哽咽难言,眼中都是泪花。

    “你身体还好吧?”罗云意走到她身边关心地问道。

    记得当初两个人分开之时,玉净的身体还很虚弱,听林菀清说,之后在青云寨的时候她又受了伤,原本娇花一样的身体还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玉净没想到罗云意一见她就先关心她的身体状况,心里除了满满的感动就是愧疚,她很怕再也见不到罗云意,更怕见到之后面对她的质问会不知如何回答。

    此刻心内五味掺杂,玉净慌忙起身给罗云意福了一礼,笑中含泪地说道:“姑娘,你回来真好!”

    “嗯,我回来是挺好,可我发现你不好!”罗云意直直看向她,“你不会忘了自己是我的死契家奴吧!没有我的允许,就算是官府也不能随便抓你走的,更何况我听说郑伯伯不想让你在这儿呢。”

    玉净又不是山匪,她还是罗云意的贴身丫鬟,而且是被元仲掳去青云寨的,于情于理她都是个受害者,根本没道理来流村受苦。

    “姑娘,外头冷,咱们进屋说吧!”玉净心里明白,事情要不和罗云意说清楚,这将是主仆两个最大的心结。

    “好!”

    于是四个人进了茅草屋,因为里面光线太昏暗,玉净又找了麻油灯点亮。

    罗云意和罗思雪随意地坐在了屋里的床板上,而玉婷就站在罗云意的身侧,玉净则站在三个人的面前,仿佛她是待审的犯人一样。

    “玉净,玉婷,今日权当咱们主仆话话家常,你们都坐下!”罗云意这次是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两个人不敢违抗,各找来一个小凳子坐了下来。

    “玉净,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想说的,能说的,你都可以说,我会用心听的!”对于玉净这个丫鬟,从一开始罗云意就感觉到她心事重重,只是她不是那种爱探别人**的主子,她在等,等玉净自己说出来,想必今天应该是个好机会。

    玉净点点头,先将自己的身世娓娓道来:“姑娘,奴婢也是好人家的女儿,我的爹曾是从五品的太史令,家中本还有慈母幼弟,原本一家人过得和睦安稳,谁知三年前因为编写一本史书,一向清廉公正的爹爹被上官诬陷对朝廷存有二心,负责查案的官员又得了好处,冤案已成,就这样奴婢的父母惨死在狱中,奴婢和幼弟沦为官奴,后来更被迫分开,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弟弟他被送往何处。后来,我被辗转卖到覃州的百花楼,那覃州老鸨许我三月之期卖艺不卖身,眼看约期已到,为保清白又恰逢林老管家在百花楼出现,我便想了法子将自己变成死契家奴,总好过在青楼过下半辈子。”

    说起这些玉净的语气听不出来有多么悲怨,更多的是无奈,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在你充满希望时令人绝望,又在你绝望跌落谷底时给你抛下一根救命绳索。

    遇到罗云意这个小主子是幸运的,甚至因为她这小小的山围村来了不少达官贵人,玉净之前还想着因为这些贵人的到来,自己爹娘的冤屈是不是有机会申诉了呢。

    “跟着姑娘的这段日子奴婢从来没觉得苦,反而觉得很安心。在通判府姑娘突然出现救我的那一刻,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要一生一世伺候和效忠姑娘。后来到了青云寨,我怎么也没想到姑娘你会失踪不见,当时元仲派人把整个寨子都翻了一遍,所有的机关暗道他也都去查看了,但是都没有姑娘的身影,而负责照看姑娘的那个小丫头意外跌死在红杉树林外,谁都不知道姑娘去了哪里,是生是死!”想起当时在青云寨初听到罗云意不见的消息,玉净就从床上挣扎着起来跟着元仲一起寻找,但是找了许久也没找到,当时她是真的害怕了。

    罗云意也没有解释,她也无法解释自己的突然不见,只能对所有人都说自己是被困在了浮凉山里,不过她没想到那个小姑娘会突然死掉,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想起大树暗室里的柳三娘和孙天龙,这还真不好说。

    “就在当天晚上,青云寨就突然出事了,青云寨的大当家莫东中毒死了,莫东的夫人柳三娘说是元仲下毒害的,只因他一直觊觎青云寨的寨主之位和莫东藏下的那几箱金子,而莫青青之前就受了柳三娘的蛊惑给元仲下了软身散和哑药,让他有口难言。与此同时,孙天龙和他的手下竟然出现在青云寨里,而剿匪的官兵也都已经到了山下。白天的时候我意外得知青云寨所有的机关暗道都是元仲和他师父设置的,因为担心姑娘不知被困在哪个机关暗道里,就在莫青青把元仲带回房间折磨的时候,我用姑娘留给我的武器将莫青青和她的丫鬟弄晕,然后扶着元仲躲进了暗道里。”

    “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顺着暗道原本想下山找郑总兵说明青云寨里的情况,元仲说他们原本就是打算归顺朝廷的,只是莫东听信了柳三娘的话想要继续留在山上,而他为了帮兄弟又把你掳上山,这才给青云寨招来了灭顶之灾。结果半路上我们被孙天龙的人发现,逃跑过程中误入蛇窟,元仲为了救我,差点儿就没命了。等到我们死里逃生出来的时候,青云寨已经一片火海,后来听说魏副总兵攻下了寨子,所有人都死了,柳三娘和莫青青都被烧成了黑炭,而我们一下山就被官兵捉住了,后来就被送到了这里。”

    “你不回山围村而是跟着元仲到流村,是因为患难见真情?”想了想,罗云意觉得这个理由最恰当,在青云寨的时候,她就看出元仲那家伙对玉净很有好感。

    玉净被罗云意直白了当地话说得脸上一红,抿了抿唇说道:“奴婢,奴婢一是因为无脸再回山围村见老夫人他们,是奴婢没有照顾好姑娘,奴婢是活着回来了,但是姑娘却生死不明,如果不是为了再见幼弟一面,奴婢应该以死谢罪的;二是因为奴婢在蛇窟的时候发现元仲他曾是奴婢的救命恩人,在覃州百花楼的时候,只要有人想轻薄我,总是会有一位蒙面的侠客暗中救我,而这人就是元仲。奴婢不是自由身,本无法决定自己的去处,但老王爷特许奴婢到流村先报救命之恩,同时也等姑娘归来,现在奴婢任凭姑娘发落。”

    “发落?”罗云意轻轻一笑,“我发落你什么,你一没有背主,二没有作恶,虽说你是死契家奴,但在我这里相对自由还是有的。那你现在是继续留在这里报恩,还是跟我回去?”

    “还请五姑娘将玉净带回去,这里不是她应该呆的地方!”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个苦涩的男声,不一会儿,脚带镣铐的元仲走了进来。

    屋内的几人都觉得奇怪,刚才她们可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听到,玉婷和罗思雪更是紧盯着元仲瞧了几眼,这人的轻功绝对在她们之上。

    “我早说过你不应该把我们掳上山的!”罗云意看着神色有些憔悴的元仲说道。

    元仲苦笑一声,说道:“如果能预知到是这种结果,我又怎么会拿青云寨的几千性命做赌注,不过,即便没有五姑娘在青云寨,官兵也迟早会攻上去的。”

    事后,元仲回想着整个事件越思越明,就算没有柳三娘和孙天龙的暗中勾结,单凭魏纵对青云寨的敌意以及他能找高人把自己师父布下的机关暗道都找出来,就足以想见青云寨的未来,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我听郑伯伯说,你的武功可比青云寨的大当家莫东还要高,这副镣铐根本困不住你,流村也留不住你,你为什么不逃呢?”**除了送给罗云意令牌,还有一封求情信,现在老祖宗不待见**,他便只好求到罗云意这里了,为的便是能保元仲一命。

    元仲摇摇头,特意看了一眼玉净,然后带着一丝迷茫说道:“江湖是大,可我的心太小,又能逃到哪里去,虽然青云寨没了,但这里还有我关心的人。”

    “说的也是,你现在是个重犯,青云寨那些老老小小也都在此服役,郑伯伯和青云寨的关系不错,如果魏副总兵不计前嫌的话,你们在这里的日子想必也不会太难过。”罗云意看似随意地说道。

    但她的话却让元仲脸色沉了下来,青云寨这次被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魏纵的原因,虽然魏达的死已经过去了三年,但是魏纵对青云寨的恨意却没减少,而魏纵绝对不会是一个善心大发的好人,斩草除根一直都是他对待敌人的方式。

    “五姑娘,你想要什么?”元仲不是傻子,罗云意话里有话他早就听出来了,只是他已经是流村的重犯,再想改变恐怕会非常难了。

    “其实也不是我想要什么,是郑伯伯不忍你将余生都耗费在流村,说起来你又不是大奸大恶之徒,青云寨这次也是因为柳三娘和孙天龙捣鬼才引来灾祸,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想个法子让你从这里出去。”青云寨的好名声在兴岭县是人尽皆知的,虽然是山匪窝子却从不做恶事,偶尔还周济百姓,这次青云寨出事很多人都同情不已,而这些也是罗云意回来的路上听牛得胜和驴车车夫说的。

    “出去我又能做些什么呢?”元仲显得有些灰心丧气。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磨磨唧唧的,能做的事情当然多了,当兵打仗报效国家,行侠仗义帮助百姓,再不济你有手有脚,拿把锄头也能下地干活。”罗云意有些怒其不争地说道。

    元仲被罗云意说得脸上一红,但他也很快反应过来,思想片刻,突然直直跪在罗云意面前说道:“还请五姑娘出手相救,五姑娘若是不嫌弃,元仲自此甘愿为奴,为五姑娘鞍前马后、万死不辞,只望五姑娘在老王爷面前为青云寨余下的性命求个情,让他们能有个安稳去处。”

    “你真的甘愿为奴,不后悔?”罗云意看着他问道。

    “跟着五姑娘,元仲不后悔!”元仲已经下定了决心,留在流村虽有**的庇护,但只要魏纵在,他和青云寨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青云寨的老老小小他不能不顾。

    “好,我答应你,我会向老祖宗求情的!今天,玉净我就先带走了,她一个女孩子在你这里名不正言不顺的,我的人可没那么容易被拐走!”罗云意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道。

    元仲和玉净听罗云意这样说竟齐齐红了脸,怎么也没想到会被罗云意一个小姑娘调侃。

    从流村回来之后,罗云意直接转道去了山里,她失踪的这些天种在大棚里的那些土豆和蔬菜因为冬季骤冷寒流的原因,已经大半都冻死了,为此梁老王爷差点把看守大棚的亲兵给处死。

    “意姐儿,你来了!”现在梁老王爷脸上已经没了初见罗云意归来时的笑容,愁绪像浓厚的云层压在他日渐消瘦的脸上,看得罗云意也是一阵心疼。

    之前,她曾答应叶染修要好好照顾梁老王爷,只是没想到金玉空间的时间逆差会突然发生改变,想必这段时日老祖宗定是吃不好、睡不好又忧思过多。

    “老祖宗,您别着急,我先看看!”罗云意先来到了栽种土豆的大棚,进入大棚里面的确是很温暖,但因为自己失踪之后无人会管理这些土豆苗,又加上天气异常的原因,三分之二的土豆苗已经彻底冻死,另外三分之一虽然多多少少结了果实,但都成了小土豆,和她在空间里收获的那些土豆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至于罗云意后来栽种的那些蔬菜,也有大半因为保暖不力被冻死了,现在大棚里的蔬菜稀稀疏疏的看着很像营养不良,所幸那些大白菜是丰收,全都被罗家人依照罗云意以前交代的方法存放好了。

    “这地里的庄稼就像连着你的筋骨似得,你不在,它们也闹脾气不好好长了,这土豆今年是不是种不成了?”梁老王爷因为罗云意的归来心神终于能放松一些,这高产的土豆还是小事,明年的春耕才是大事,那高产的水稻目前可只有罗云意一个人会种。

    “老祖宗,天太冷了,今年还是算了吧,反正冬天很快就过去了,等到暖和一些再栽种。”罗云意查看一下土地已经被冻得硬邦邦的,重新翻耕也会很麻烦,尤其是自己手里没有可趁手的农具。

    “那你手里可还有种苗?”

    “有,我在山里藏着呢!”

    两个人相视一笑,梁老王爷也不问罗云意那些种苗的来处,而罗云意自己也没有明说,反正哪里来的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能造福百姓。

    “老祖宗,有件事情我想求您帮帮忙!”说完了田里的事情,罗云意就准备说青云寨的事情了。

    “说吧,什么事情?”梁老王爷似乎知道罗云意要问什么似得,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不好起来。

    “我想问您要一个地方还有一些人,不知道您——嘿嘿——”罗云意笑得有些讨好。

    “你这鬼丫头,说吧,什么地方什么人?”看着眼前小狐狸样的罗云意,梁老王爷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想要青云寨还有青云寨里的那些人,您能做主给我吗?”罗云意直接说道。

    “是**找你了?”梁老王爷脸色又变得沉肃起来。

    “郑伯伯是来信让我为青云寨和元仲求求情,他是怕魏副总兵公报私仇,反正青云寨的大当家已经死了,又何必为难那些无辜的寨民,您一向仁慈,就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了。最重要的是,我看上了青云寨里的一些东西,如果您老同意,就让那些寨民留在浮凉山发挥他们更大的作用,而不是在流村搬石头。”罗云意说道。

    “把话说明白!”梁老王爷知道罗云意不是在无的放矢,难道说青云寨里真有好东西?

    “是!”罗云意笑着答应一声,接着说道,“我被困浮凉山的时候,发现山上有很多草木之物非常适合做成染料,您也知道大禹朝的染色之术并不普遍,我听说就算是天下第一布商覃州许家也只是有两三种颜色的布不掉色,而且无论是麻布还是绫罗颜色都很单一,我打算提炼出各色染料,并且保证染成布料之后不掉色。”

    “可青云寨的那些人都是反民,你想要人,老祖宗我给你多找一些就是!”梁老王爷沉思之后说道。

    “老祖宗,浮凉山可不是谁说进就进的,但那些寨民就不一样了,那是他们常居之地,肯定比我们这些外来人要熟悉的多,要不然我也不会被困在浮凉山那么多天,就连破解了青云寨机关暗道的魏副总兵不也没在浮凉山找到我嘛,还是用当地人比较好!”罗云意继续游说道。

    “非要那些人不可?”梁老王爷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他心里很清楚,罗云意这就是在变相为青云寨的那些人求情。

    “老祖宗,那些人最好!”罗云意也不继续强逼,这件事情还是要看梁老王爷的意思。

    “行,回头我让魏纵把人给你送去,不过,意姐儿,老祖宗可事先把话和你说明白,这些人送给你可就是你的人了,日后他们有个什么过错,你这个当主子的可脱不了干系,这样,你还愿意吗?”梁老王爷一双锐利的双眼看向了罗云意。

    “您放心吧,人在我手上,出了事就是我的事!”罗云意也不是头脑一热就答应下来的,当日在路上看到那些青云寨的寨民,她心里也不好受,说起来青云寨的事情多多少少和她有些关系,不帮助那些寨民她自己也于心不安。

    而从山里出来之后,罗云意就直奔罗良承所在的地方,还有一件重要东西需要交给他老人家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