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我回来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八十二章: 我回来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也不知道今天城门还开不开?”来到城门口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了,但是城门依然紧闭,罗云意很担心今天进不了城。

    “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先歇歇脚!”牛得胜摸了摸自己早就咕咕叫的肚子,他都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也好!”罗云意也有些饿了。

    于是,两个人就走进了城门不远处的一家小客栈里,虽然罗云意身上有银子,但是客栈里最好的饭菜也不过是杂面馒头和咸菜。

    罗云意看着饥肠辘辘的牛得胜,就问店家要了两盘杂面馒头和一碗咸菜,又拿上一壶热茶,两个人吃饱喝足之后城门还没有开,他们就只好在小客栈暂住一晚。

    “我会把银子还给你的!”身无分文的牛得胜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罗云意说道。

    今天吃饭和住店的银子都是罗云意这个“俘虏”拿的,而他并不想占一个小姑娘的便宜。

    “好呀!”罗云意倒是不在意。

    现在牛得胜倒不担心罗云意会逃跑,为了省点儿银子,他向店家要了一间房间。进入房间之后,他让罗云意睡床,自己就守在门边。

    现在可是数九寒冬天,小客栈里是不会有什么暖炉的,罗云意就让店家多拿了两床被子,一床给自己,另一床给牛得胜,自从来到这大禹朝,虽然身体素质比以前好多了,但是她畏冷的老毛病却还在。

    转眼便到这天深夜,两个人正裹着被子一床一门睡得香甜,突然听到外边乱声四起,不但能听到官兵的追逐喊杀声,刀剑相撞之声,还听到有人大喊:“山匪来了,山匪来了!”

    因为城门的突然关闭,小客栈里倒是住了不少的客人,不过听到外边的喊声,大家都聪明地缩在屋里不出来,除了一听到山匪就有些激动的牛得胜。

    “山匪在哪儿?山匪在哪儿?!”牛得胜扔掉身上裹着的被子就拉开门奔了出去,临出门前还不忘提醒床上的罗云意,“小丫头,你在屋里待着别出来!”

    醒了的罗云意在黑暗中冲牛得胜点了一下头,她用于防身的武器电击器在青云寨的时候留给了玉净,空间里倒是有一些刀枪剑戟之类的利器,可她根本不会用,真碰上高手,不会武功的自己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

    外边的杂乱响声呼啦啦一阵就过去了,似乎是官兵追着那些山匪往别的地方跑了。

    正当罗云意暗松一口气,打算下床去点灯的时候,却听到了窗户边有了动静,她又赶忙缩回了床里大气也不敢出。

    突然,窗户被人从外边大力地推开,紧接着跳进两个黑影,他们肩头还各自扛着东西,等到“砰”地一声将东西扔到地上,随着“哎呦”两声的出现,罗云意才听清被扔到地上的是两个娇滴滴的姑娘。

    “大哥,现在咱们怎么办?娘的,这群官兵追的也太紧了!”其中一个黑影没想到进来的这间屋子房门会开着,赶紧把门给关上,小声地凑近另一个影子说道,

    “慌什么,要不是林诚那老家伙伤了我,咱们早跑出去了,先在这里歇会儿!”另一个黑影烦躁地走近桌边,抓起桌上的茶壶摇了一下,发现有水,虽然是凉的,但他太渴了,“咕咚咕咚”两口就喝完了一壶水。

    躲在床上的罗云意听到这声音就更不敢弄出一丝多余的动静了,她没想到这跳进来的黑影竟然是孙天龙和他的手下,两个人可能是逃得急,心思也都在别处,所以直到现在还没发现她也在这间屋子里。

    “那这两个女人怎么办?”孙天龙的手下转头看了一眼地上两个挣扎坐起来的女人问道。

    “先留着,看那些官兵如此紧张她们,想必她们的身份不凡!”孙天龙可不是在大街上随便抓个富家小姐就当人质的,他亲眼看到兴岭县的县令见到眼前这两个多管闲事的女子是弯腰行礼的,足见她们身份之高。

    “大哥,这次咱们损失惨重,兄弟们——兄弟们可就剩下七八个人了!”那手下恼恨地捶了一下桌子,青云寨一战,天龙寨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就剩下十几个死里逃生的兄弟,后来为了救孙天龙又有几个兄弟送了性命,如今那七八个兄弟还不知道能不能逃过官兵的追捕。

    “人少怕什么!”孙天龙有些凶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手下,这家伙今天真是话太多了,“只要我孙天龙还活着一天,天龙寨就还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到时候银子、女人要什么没有。”

    “是,是!只要大哥在,一切都会再有的!”那手下赶紧转变一个谄媚的笑脸说道。

    “嗤——”伴随着一声讥笑,原本坐在地上的两个女子竟然站了起来,其中一人还掏出了火折子,点亮了屋子里的麻油灯,而另一个接着说道,“原来房州的山匪这么废物,死到临头了还想着东山再起!”

    原本黑暗的屋子突然间有了光亮,这让屋子里的另外三人都愣了一下,孙天龙和他的手下更是一脸吃惊地看向那两名女子。

    昏黄的麻油灯下,一直躲在床脚的罗云意抬眼正好看到一位倾城靓丽的女子,含在她嘴角的讥讽笑意还未完全散去,一双略带些英气的水汪汪大眼睛里看着孙天龙和他的手下竟满是戏谑,站在她身旁的娇小女子也是一脸笑吟吟的样子,手里还把玩着一把匕首,而原本绑在两个人身上的绳索已经全都被割断了。

    “你们——”孙天龙感觉到不妙,一个起身就想朝着那两名女子扑去,他的手下却还有些傻愣愣地站着不动。

    谁知那两名女子也不惊慌,其中那娇小女子一声轻呵:“倒!”

    紧接着罗云意就看到孙天龙和他的手下像被人施了魔法一般,竟软软地倒了下去,同时还一脸震惊地不知发生了何事。

    “臭丫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孙天龙虽然被林诚打伤了,但是内力还在,而现在他竟然使不出内力了。

    “嘴巴这么不干净,早该让你尝尝追魂香的滋味!”那娇小女子气哼哼地说道,刚才这两个山匪一路上可是把她们颠簸的不轻。

    “追魂香?你是——你是尘一师太的弟子!”孙天龙这才大惊失色。

    尘一师太别看是个出家人,在江湖上的名号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与那些普度众生、慈悲为怀的出家人不同,武功高强的尘一师太平时就喜欢研究一些杀人暗器和害人的毒药,而这令人生不如死的追魂香便是其最令人胆寒的一种蚀骨毒药。

    “我师父的名讳也是你一个小小山匪能提的,香珠,让他闭嘴!”靓丽女子已经变得有些不耐烦了。

    “是,小姐!”只见那叫香珠的丫鬟走到孙天龙跟前蹲下,也不知道往他的嘴巴里塞了一颗什么药丸,孙天龙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小姑娘别害怕,姐姐是好人,他们是坏人,我们不会伤害你的!”罗云意没想到那靓丽女子会一脸微笑地走向床边看着她柔声说话,敢情一开始这女子就已经注意到自己的存在了。

    “小姑娘,怎么你一个人在屋里,你家人呢?”女子笑着继续问道。

    “我哥哥出去追山匪了,他让我躲在屋里不要动!”罗云意半真半假地说道。

    “你哥哥心还真大!”那女子听后皱了一下眉,又看了看天色,想了想继续笑脸温和地看着罗云意说道,“咱们今夜在这里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姐姐送你一份礼物可好?”

    “什——什么礼物?”罗云意轻声问道。

    那女子指了指瘫软在地的孙天龙和他的手下说道:“这两个是官府通缉的要犯,抓住他们可是有一大笔奖银,我把他们给你藏在床底下,等到你哥哥回来之后,你们把他们押送到官府交给官差就可以了。”

    “姐姐,我——我怕——”罗云意假装发抖地拉紧了身上的被子。

    “小姑娘你别怕,他们现在伤害不了你的,别怕啊!姐姐我还有事情要赶快走了,乖乖待在这里等你哥哥回来!”女子说完就给自己的丫鬟递了一个眼色,两个人把孙天龙和他的手下先后塞进了床板底下,然后又安抚了罗云意两句,就跳窗离开了。

    从这四个人进屋到屋子里又恢复安静,前后总共也就一盏茶的功夫,罗云意都觉得有些像做梦,而下了床踢了踢跟死猪一样昏过去的两个人,她才彻底清醒,这算不算天上掉个馅饼砸在她头上了。

    床底下突然多了两个人,罗云意是怎么也无法在上面安稳睡觉了,只好裹着被子坐在板凳上等牛得胜,也不知道这大个子追到山匪没有。

    过了有大半个时辰,小客栈由先前的小小骚动到再次无声,除了罗云意所在客房里点了麻油灯,其他房间全都是一片黑寂。

    “噔噔噔”“呼哧呼哧”大踏步回来的牛得胜喘着粗气推开了房门,看到罗云意没有逃跑而是安静地坐在凳子上等他回来,脸上闪过一丝不好意思,然后有些泄气地关上房门,也大力地坐在凳子上。

    “娘的,被山匪给逃了,俺差一点就抓住一个大山匪,听说还是天龙寨的二当家,可惜被一个路过的捕快给抓住了。”牛得胜悻悻然地说道。

    “你就这么想抓山匪?”罗云意没想到牛得胜立功之心还挺急切。

    “当然了!只要俺抓了山匪,俺就能回去见俺娘了,魏副总兵可是答应过俺的!”牛得胜大着嗓门说道,“对了,咱们不用进城了,刚才抓山匪的时候有官差对俺说,魏副总兵已经带人回丰县了,俺带你去丰县找他。”

    “好,不过,你要多带两个人一起去找他,说不定他还能多答应你一个条件!”可能是傻人有傻福吧,罗云意决定将别人送给她的“礼物”给牛得胜。

    “什么人?”牛得胜不解地问道。

    “在哪儿!”罗云意指了指床底下,“他们一个是天龙寨的大当家孙天龙,一个是孙天龙的手下,抓到这两个人,魏副总兵一定会奖励你的!”

    牛得胜腾地一声站起来朝床边走去,弯腰看到床板底下的两个人,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真的是孙天龙?”

    “嗯!”

    “你是怎么抓到他们的?”牛得胜奇怪地问道,他那么一个大个子都没抓到山匪,罗云意一个小姑娘怎么一下子抓到两个。

    “不是我抓的,是一个漂亮姐姐抓住送给我的,可能是看我长得比较可爱吧!”罗云意开玩笑地说道。

    牛得胜是一个憨直的性子,可听不出罗云意的玩笑话,而且他脑筋也不是十分灵活,不会思想太多,现在是罗云意说什么他就相信什么了。

    “嘿嘿,太好了,等我把你们都交给魏副总兵,他就能让俺回家了!”牛得胜傻呵呵地笑道。

    罗云意无奈一笑,牛得胜直到现在还把她当成小山匪呢。

    接下来的时间,牛得胜有些心不在焉,他着急想回丰县,可是天还没亮,要想带着三个人走可没那么容易,尤其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孙天龙在他的手上,因为罗云意说了,一旦有人知道孙天龙在他手上,这功劳有可能被别人抢了去。

    所以,天刚蒙蒙亮,他就听罗云意的话去雇了一辆驴车,然后又找来两个大麻袋将孙天龙和他兄弟分别装了进去,买了点儿杂面热馒头带上,两个人坐上驴车带着两个麻袋就往丰县而去。

    从兴岭县到丰县赶驴车也就一日的路程,到了这天傍晚,两个人就到了丰县县城。

    想着夜里走山路不安全,赶驴车的车夫就不愿意出城了,而且今日城门也关得早,罗云意他们只得在城内再暂住一晚。

    依旧找了家小客栈,牛得胜将两个大麻袋扔进房间,这么长时间孙天龙和他的手下除了有喘气声,其他什么声音也没有,倒是给罗云意他们省下了不少麻烦。

    次日一大早,他们赶着驴车就往城门口走,今日县城是旺集,此时城门口内外已经聚集了很多进城、出城的人,等到城门一打开,人流就会变得拥挤起来。

    穿过丰县县城往南再走二十里便能到永岭镇上,而到了镇上,想必家里人很快就能得知自己的消息了。

    一行人出了县城城门一直往南走,走了大概有七八里路程,发现前面有一排长长的队伍。

    走近一看,是一队官兵押着一百多名男女老幼往前走,这群人衣着单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而官兵手里的鞭子落到他们的身上毫不留情。

    “快走,快走,别磨磨蹭蹭的!”不时有官兵大声地怒斥着。

    道路比较狭窄,罗云意他们的驴车只得跟在这群人的后边,这群人看起来十分可怜,罗云意忍不住就问走在最后边的一位官差到:“差大哥,这些都是什么人?”

    “他们——”官差不屑地瞅了一眼这群人,“是山匪,青云寨的山匪!”

    “青云寨的人?”罗云意和牛得胜异口同声地反问道。

    “没错,他们都犯了死罪,原本是要处死的,是上官仁慈,放这些老弱妇孺一条活路,让他们去永岭服劳役。”官差哼了一声说道。

    “去永岭,那还不是死路一条!”驴车车夫小声地悲叹一声,他是兴岭县人,对于青云寨这个山匪窝子并没有什么恶感,与那些只知道烧杀抢掠的山匪不一样,青云寨里都是些普通的百姓,要不是山下没活路,他们也不会跑到山上去。

    “哪儿那么多话!”官差瞪了一眼车夫,“少管闲事,好好走你们的路!”

    “差大哥,魏副总兵在永岭吗?”牛得胜最关心魏纵的去向,他可是要把孙天龙亲手交给他的。

    “我怎么知道!”官差也瞪了一眼牛得胜,不再理会他们。

    罗云意看着眼前这长长的队伍沉思起来,她是在青云寨失踪的,梁老王爷会不会把自己失踪的这笔账算在青云寨的头上呢?他老人家原本就厌恶山匪,因为自己的突然不见,怕是怒气更盛了吧!

    驴车跟在队伍的后头缓缓地行进着,一直到这天中午才走到了山围村,牛得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车夫怎么就听了罗云意的话直接往自家村子走去了呢?

    没有人会料到事隔大半个月,罗云意会坐在一辆驴车上突然出现在山围村的村头。

    自从她在青云寨突然消失不见之后,为了找到她,梁老王爷、罗林两家的人、**、魏纵、司空家的人和莫三、钱如命他们几乎要把整个房州挖地三尺,直到有人说好像在覃州见过她,找她的人才转移了视线,这也是她为何一路上没发现有人寻找她的最主要原因,因为找她的人全都出去了,根本想不到她还在兴岭县。

    “雪姐儿,你——你没看错!”也顾不得家中还有客人,林菀清一听说罗云意回来了,慌忙就奔了出去。

    “娘,你别急,的确是小妹回来了!”罗思雪终于大松了一口气,罗云意不在的这段时间家里的气氛太怪了。幸好,幸好,小妹她没事!

    罗云意跳下驴车还没跑到自家门前就看到罗勇峰带着刘小光他们几个冲到了自己面前,然后罗勇峰一脸激动地抓着自己的肩膀说道:“意姐儿,你还活着!”

    “五哥,你这叫什么话,我当然还活着!”罗云意也有些小小激动。

    说起来虽然时间是过去了二十多天,但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两三天的事情,好在对于时间的逆转她也已经有了适应感。

    “意姐儿,你回来可太好了!”刘小光、马文博他们也非常高兴,意姐儿不见了,村子里的人都很担心和着急,很快几个人也发现了被眼前状况弄得有些懵的牛得胜,“牛大哥,你怎么也跟着回来了?”

    “哦!”牛得胜答应了一声,拍了拍脑门,这小姑娘不是山匪吗?怎么一转眼就和山围村的人那么熟悉了,难道说自己弄错了?

    “意姐儿,意姐儿!”越来越多的人围拢过来,梁老王爷更是直接骑着马就从山里飞奔到自己面前。

    “意姐儿!”梁老王爷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老祖宗,我回来了!”罗云意仰起脸看着骑在马上的老者笑着回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哈哈哈!”梁老王爷爽朗开怀的笑容引得众人脸上也都露出了微笑。

    林菀清站在一旁直抹泪,小女儿的再次失踪令她肝肠寸断,丈夫和大儿子都不在家,她总觉得是自己这个当娘的没有照顾好孩子。

    “意姐儿,这么多天你去哪儿了?”罗良承和林洪文也赶了来,两个人见她之后忙问道。

    “我困在浮凉山出不来了!”众所周知,浮凉山因为青云寨的关系一直是难出难进,关于自己消失的那段时间,罗云意已经想好了说辞。

    “那这段时间你是怎么过来的?”林菀清心疼地拉起了女儿的手。

    “饿了就打野物吃,渴了就喝山里的溪水,冷了就找个山洞烤火,娘,你怎么忘了,之前我可在荒岛住很多年呢,这点儿不算什么!”罗云意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赶快回家吧,外边冷!”林洪文也是长舒一口气,才和这个聪明的外孙女相处出感情,他可不想再有家人离自己而去。

    “对,快回家,家里还有客人呢!”林菀清抹了抹眼泪笑了一下说道。

    “好!”罗云意笑着答应道,“老祖宗,这是花大娘的儿子牛大哥,这次多亏他带我下浮凉山,另外那驴车上装着孙天龙,这次牛大哥的功劳不小,可不能让魏副总兵亏待了他。”

    “放心吧,这点儿小事魏纵能办好!快回家吧!”梁老王爷笑着答道。

    罗云意点点头,跟着林菀清、罗良承他们就往自家走,而且林菀清告诉她,陈老夫人因为担心她的安危,晚上滑了一跤,摔断了左腿,现在正躺在床上休息呢。

    听到这里,罗云意加快了回家的步伐,而等她进了陈老夫人所在的竹屋,看到除了负责照顾陈老夫人的陈嬷嬷、大姐罗思雨还有两名女子在屋内。

    “漂亮姐姐?”一看清那女子的面容,罗云意不禁出声惊呼道,而对方看到罗云意也是脸上一惊,旋即又露出了笑容。

    “原来你就是我表弟口中聪明伶俐的云意妹妹,我叫司空潭,是叶茗辰的表姐,前段时间来你家谈生意的大掌柜是我爹!”司空潭脸上笑容不减,打量罗云意的目光友好而亲切。

    “烧了许家铺子的那个?”罗云意想了一下问道。

    “没错,就是我!”司空潭倒是不介意人家知道自己的“丑事”,反正这件事情早就传遍大禹朝了,名声什么的她看得不太重。

    她这样坦率地回答反而赢得了罗云意的好感,这是个率直不做作的女子。

    陈老夫人见到罗云意归来自是欣喜万分,罗思玥她们听到罗云意回来的消息,也都从绣园急匆匆地赶回来了,就是在房州做客的郑嬷嬷和郑雪梅后来也都专程来山围村跑了一趟。

    “娘,玉净是不是——”罗云意并没有在自家发现玉净的身影,只有玉婷眼圈红红地站在屋外,当时玉净是和自己一起在青云寨的,如今青云寨已经被灭,她担心玉净也遭遇了不测。

    林菀清听罗云意提起玉净,幽幽一叹,说道:“玉净人倒是没事,她从青云寨逃了出来,只是那孩子是个死心眼,老祖宗说,她是你的贴身丫鬟,这事情应该怎么处理还要看你的意思。”

    “到底怎么了?”看林菀清的神情,貌似玉净的事情还有些棘手,罗云意心里一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