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突生变故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八十一章: 突生变故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雪后的永岭严寒阴冷之中又多了几许萧条的荒寂,安静异常的山围村里连狗都觉得气氛不对,畏畏缩缩地窝在屋里不出门。

    梁老王爷所在的竹屋前厅内,**、魏纵、霍进、任泽贤四人全都低着头跪在梁老王爷的面前,罗良承和林洪文两个人脸色难看地一左一右站在梁老王爷的身后。

    自从昨天罗云意和她的贴身丫鬟玉净消失不见之后,盛怒的梁老王爷几乎发动了房州所有的力量去找,却没想到她们会被房州通判的儿子抓走。

    原本高大宽已经找到了她们的踪迹,却被青云寨的二当家元仲早一步找到人给带走了,此刻罗云意和玉净就在青云寨里生死不明,而高大宽和林诚已经先一步去了兴岭县,不过却被浮凉山那里的机关给困住了。

    “**,这就是你要本王网开一面的山匪!他们胆子可真是够大的!”一杯热茶就朝着**的膝下砸去,落地变成碎片,而**吭都未吭。

    **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原本莫东和元仲已经答应他带领青云寨所有的寨民下山归顺朝廷,可谁知半路又变了挂,寨民们又不愿意下山了,非要留在山上,而莫东和元仲竟然也改了主意,甚至还把梁老王爷如今最在意的人给带回了寨子,这下子他就是想保他们恐怕都难了。

    “王爷,您先息怒,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先把五姑娘从青云寨带回来,他们就是要拿五姑娘来威胁您。您让下官去,我一定给您把人完好无损地带回来,再晚一些可就”魏纵脸色严肃地说道,语气有些急切。

    “莫东和元仲不会伤害意姐儿的!”**还是忍不住出声维护青云寨的人,实在是他太了解青云寨两位当家人的品性,元仲带走罗云意一定是无奈之举,而且他也很清楚魏纵此时着急去青云寨剿匪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三年前的杀子之仇。

    魏纵原本有一义子叫魏达很得他的宠爱,当年魏纵遵从魏太后的意思来到永岭担任副总兵监视罗林两家的人,魏达也跟了来。

    大概是三年前的夏天,魏达在房州府城的大街上瞧见一位美丽的妇人,当即就被迷得神魂颠倒,后来追那妇人到兴岭县浮凉山山脚下,结果那妇人的马车在山脚转个弯就消失不见了,这魏达也是有几分痴性,自此后竟害了相思病,整日里茶饭不思,这让爱子心切的魏纵很是着急。

    多方打听之下,魏纵查清了那妇人的身份,她竟是兴岭县有名的第一压寨夫人浮凉山青云寨寨主莫东的妻子柳三娘。此时,魏达也知道了柳三娘的身份,竟带着人硬闯上山要去抢人,结果被青云寨的人给捉住了。

    魏纵得知消息之后就赶快去青云寨要人,虽说被他人觊觎自己的妻子莫东也十分恼火,但他并不想和朝廷官员做对,再加上**也让他不要和魏纵对着干,所以他就打算把魏达给送回去。

    谁知,被关在青云寨的魏达偷跑出来,因为不熟悉寨子里的情况,竟然误闯机关被乱箭穿心而死。爱子死在了青云寨,魏纵怒恨交加,但青云寨的机关实在是太厉害,他闯了很多次都没闯过去,最后还是**在中间说和,他才暂时压下了怒火,但报仇的火焰一刻也没停息过。

    这一次,梁老王爷誓要将房州的山匪剿灭干净,正是魏纵期待已久的好时机,他三山十八寨里的头号目标便是青云寨。

    这三年来魏纵没少找高人研究青云寨的机关暗道,**也不知道现在魏纵对青云寨了解多少,一旦他破解了那些机关,又加上官兵的助阵,那么青云寨这次就真的完了。

    “**,你太让本王失望了!”梁老王爷没想到现在**还在为青云寨的那些山匪说话,现在没什么比意姐儿的安危更重要,“魏纵,霍进,听令,本王命你们即刻前往兴岭县浮凉山剿匪,务必将意姐儿安全带回来。”

    “是,下官听令!”魏纵和霍进领命答道,而魏纵的脸上更是一闪而过无人能懂的笑容。

    任泽贤张口想要说什么,最后也只得轻叹一声沉默下来,他现在是丰县县令,兴岭县的事情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即便他也了解一些青云寨寨民的情况,但此刻的梁老王爷可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

    罗良承紧握双拳,一得知罗云意出事,他就将会武功的罗一、罗二和香菱、香秀都派出去了,如今自己身边可用之人也就他们四个了,想当年自己麾下高手如云,藏龙卧虎的罗家将要想找一个人可是易如反掌,现在却是虎落平阳遭犬欺。

    同一时刻的青云寨里,罗云意和玉净吃过早饭之后,身体还很虚弱的玉净就躺回床上休息了,而罗云意则是无心睡眠,她打算在青云寨里逛一逛。

    或许是元仲之前交代过,罗云意一出门就有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跟着,好在那小姑娘话不多,只在罗云意逛寨子的时候提醒她哪里是禁区或者哪里有危险不可以去。

    一个能容纳两三千人的寨子自然不算小,可能是因为寨子内外都布置有机关暗道,所以寨民们居住的地方都相对集中一些。

    罗云意观察一圈发现,这青云寨虽然是有名的山匪窝子,但是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这么阴冷又有些潮湿的天,他们却只能住在简陋的竹楼里,而且竹楼外边还没有草甸子保暖。他们穿的也很单薄,吃的就更不用说了,不过是一些野菜加水的稀汤。

    走着走着罗云意就走出了寨民居住区,在寨子后方看到一大片的红杉树林,树下竟然还有绿油油的植物没有枯萎凋谢。

    “姑娘,这里有危险,不可以进去!”跟来的小姑娘见罗云意要往密林处走去,赶紧出声阻止道。

    “我不往里面走,就在这边上看看,对了,你能帮我去找一个背篓或箩筐吗,最好还有铲子,我打算采一些东西回去!”罗云意在树林边上蹲了下来,通过观察地上的植物她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这片红杉树林下的一些植物非常适合提炼出染料,就连红杉树的针都可以拿来提炼出绿色染料,有了这些染料植物,给麻布上色就容易多了,而且经过她的巧手,可是绝对不掉色的。

    小姑娘心思很单纯,之前元仲就对她说过,罗云意是青云寨的客人,只要她不乱跑乱闯就行,现在罗云意只是想采一些东西,而且她还答应了自己不乱走,所以小姑娘点点头就转身去找罗云意要的东西去了。

    罗云意也没想到元仲派来监视自己的小姑娘竟然真的离开了,不过陌生的地方她也不敢乱走,反正目前元仲是不会伤害她的。

    但她又想往树林里面走走看看,说不定这里也会有意外之喜呢。于是,一边慢慢往林子里面走,一边等着那小姑娘拿东西回来,谁知左等右等,那小姑娘还不来,而自己也不知不觉快走进了林子深处。

    走得有些累了,罗云意就靠在一棵大红杉树上休息一会儿。突然就在她前方不远处的几棵大红杉树间闪过一个红影子,然后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好奇心作祟的罗云意慢慢走到红影子消失的地方,在那几棵红杉树之间转悠半天,又低头查看了一下地上的杂草和雪印,杂草有被踩弯的痕迹,而且雪上有人的脚印,脚印是在其中最大一棵树前消失不见的。

    “咚咚!”罗云意拿手指敲了敲树干,细听之下,里面竟然有微微的回响,这说明里面很可能是空的,围着树摸了摸,在半腰处她摸到略微凹陷的地方,然后使劲一按,这树竟然开了一扇小门,刚好能容纳一个成人弯腰进去,而树门里空间很大,还能看到一排往下的台阶。

    进去还是不进去,罗云意有些犹豫,这里可是青云寨,有这些机关暗道并不奇怪。

    想了想,还是没忍住探索的好奇心,罗云意仗着有随时可躲进去的空间保安全,轻手轻脚地顺着树门里的台阶就往下走去。

    里面很黑,好在罗云意这双眼睛夜视能力很强,倒是一路顺利地走到了台阶的尽头,然后转进一条长道,顺着长道往里走,视野越来越广阔,到了长道的尽头有一扇石门,此刻石门没有关严,里面透漏出微弱的光,还有一男一女的对话声传来。

    “现在正是好时机,你不要一直躲在这里了,赶快去召集你那些兄弟,从后山的暗道过来。”一个娇柔的女子声音略显急切地说道。

    “三娘,你有把握吗?”一个粗犷狠厉的男声问道。

    “当然!哼,莫东那个蠢男人快不行了,单凭元仲一个人能做什么,这青云寨早就在我的掌控之中。这都要怪你没事做什么去绣园闹事,惹得那京里来的老王爷一怒之下要剿匪!”石门内,妩媚多姿的柳三娘凤眼微瞪,惹得对面的男子是一阵心猿意马,这女人一个小动作都能撩拨得他欲火难耐。

    “还不是他们欺人太甚,杀了我那么多兄弟不说,差点连我天龙寨都灭了,林诚那个老匹夫,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此刻,坐在柳三娘对面一脸凶相的男子正是壁冈山天龙寨的寨主孙天龙。

    “你急什么,不能忍便成不了大事!”柳三娘有些轻蔑地瞅了一眼孙天龙,如果不是元仲太重义气不受她的蛊惑,她怎么会找孙天龙这个只知道杀人的莽夫为盟。

    原本她是想借着天龙寨的人和青龙寨的机关暗道优势,牢牢地将两个寨子都握在手里,谁知孙天龙这个蠢货非要去惹罗家,还引来了官兵,只要再等一段时间,她就能让莫东亲手杀了元仲,然后两寨联合去吞并其他的山寨,要不了多久,整个三山十八寨都是她柳三娘的,而现在事情突然变得棘手,她也只能临时改了策略。

    “三娘,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孙天龙邪笑着站起来靠近柳三娘,一双大手开始在柳三娘的身上变得不老实起来。

    “啪!”柳三娘恼怒地打掉孙天龙在自己身上游走的爪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想这些,快去叫你的那些兄弟过来,今天晚上我便引元仲到莫东的房间,到时候就说是他杀了莫东,然后咱们就联合三山十八寨的人一起对付那些官兵,等到击退了官兵,整个寨子的女人都是你的。”

    孙天龙手一顿,脸上的笑容略微僵了僵,他没想到柳三娘的野心会这样大,这个女人不会是想造反吧?不过转头一想,他们这些山匪在朝廷眼里那就是造反之人,可他孙天龙也不傻,柳三娘想要利用他和他的兄弟,还不知道最后谁利用谁呢。

    罗云意在外头将二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看来青云寨内部也不是那么和谐,虽然她是局外人,但是想到万一被这对狗男女成了事,到时候整个房州乱起来,对她也没什么好处,况且她四哥还参加了剿匪运动,于情于理都不能让他们真的把三山十八寨给联合起来。

    听起来,今天晚上这女人要害青云寨的大当家,而且还要陷害元仲,她得赶快离开这儿,至少要提醒一下元仲。

    可能是转身有些着急,罗云意一不小心碰到了墙壁弄出了声音,就听到孙天龙在石门里呵斥道:“谁?!”

    跑是来不及了,打又打不过,想都没想,罗云意就躲进了金玉空间里。而就在她消失的那一刻,孙天龙猛地推开了石门,柳三娘举着火把照了照,长道里什么都没有。

    拍着受到惊吓的胸口进入空间之后,罗云意也没有进竹楼,而是绕过清河进了竹楼对面的山里。

    这几次进空间,她大多时间都在竹楼和竹楼不远处待着,这一次进来可不能这么快出去,否则遇到那对不善的男女,她的小命就要交代了,倒不如趁此机会进山逛逛,看看这山里有没有唐老头留下的痕迹或者惊喜。

    没想到还真有,罗云意一进入山的那边就看到两间比较大的石屋,推开石屋铁门走进去,她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在现代的实验室,各种实验器皿一应俱全,立着的大储藏柜里竟然摆满了各种生物培养液,罗云意看得眼睛都直了,唐老头究竟是如何把这些东西都弄进空间里的?!

    再去推开第二间石屋的门,里面是一些成品或者半成品的农业用具,房子角落里还立着一个书柜,柜子里放着好多关于农具制作以及改造方面的书籍,还有两排机械制造方面的书籍,罗云意翻开一本看了看,上面竟然还有唐老头的笔记。

    这老头把这些东西放进空间里,又把这金玉空间送给她,还把她弄到这样一个地方,他究竟想干什么呀?!

    罗云意脑袋有些懵,她赶紧走出来呼吸几口新鲜空气,顺手摘了一串石屋门前的葡萄吃了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空间里吃东西。

    紫色晶莹的葡萄犹如玛瑙般,正是他们农科院前段时间改良成功的新品种玉美人,没想到唐老头在空间里也栽种了不少,两间石屋四周到处都是枝枝蔓蔓的玉美人。

    味美可口香甜多汁的葡萄一下肚,罗云意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哪想到一阵晕眩上头,紧接着她的身体就瘫软在地,人也昏迷不醒,而原本明亮的空间也瞬间变得黑暗起来。

    当罗云意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天光大亮,她也闹不清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地就昏睡过去,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反正等她从空间里出来时,长道尽头的石屋门已经关严,再也没有那对男女的声音传出来。

    顺着长道往回转,上了台阶她发现树门已经被关上了,摸到里面的开关,重新从树里面走出来,此时外边竟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冬雨,地上的积雪早已经不见,红杉树针上挂满了冰珠。

    “我记得刚才太阳还出得挺好的,怎么这一会儿就下雨了!”罗云意疑惑地嘟囔一句,开始顺着记忆中的路线往回走,也不知元仲派来的那小姑娘来没来。

    走着走着,罗云意就察觉出一丝不对劲,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盯着她似得,让她后背一阵发凉,难道是孙天龙发现她了?

    “不许动!”突然,就在罗云意踏出红杉树林时,从一旁跳出来一个像是埋伏许久的官兵,“虽然是个小丫头,不过俺也算抓到山匪了!”

    山匪?她吗?罗云意狐疑地朝那官兵看去,怎么这人看起来有些熟悉呢?哦,想起来了,这不是当初刚进丰县的时候,半路打劫他们的那个憨大个,山围村花大娘的儿子牛得胜嘛!

    罗云意记得他现在应该在流村服役的,怎么跑到青云寨里来了,而且还穿着官兵的衣服?

    牛得胜只在流村听过罗云意的名字,并没有见过她,这一次他是主动要求跟着魏纵参加剿匪的,魏纵说了,只要能戴罪立功,他就会替他们求情,到时候他就能早点回家照顾娘亲了。

    可惜他是个运气差的,攻打青云寨的时候,他们这些流村的犯人是先头军,而他还没到地方半路就掉进一个深坑,等到从深坑里爬出来的时候,这剿匪已经结束了。

    不甘心的他扒了件死了官兵的衣服穿上,然后偷偷跑进青云寨猫着,就是想看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没想到还真被他给等着了,也不枉自己忍饥挨冻一天一夜。

    “小丫头,你乖乖走,我不会伤害你的,但你要是不听话,我手中的斧头可是不认人的!”牛得胜也不想吓唬一个小姑娘,可是魏副总兵说了,抓住山匪无论大小都是有奖赏的。

    “你——你是怎么到这儿的?”罗云意看到牛得胜直觉哪里太不对劲了。

    “走到这儿的!”牛得胜颇有些得意地说道。

    “青云寨什么时候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了?”罗云意追问道。

    “看你这小丫头是在林子里迷路了吧?也是你命大,要是早一点儿回寨子,说不定连命都不保了。青云寨已经没了,山上的山匪死的死、逃的逃、被抓的被抓,现在这里怕是连尸体都没了。”牛得胜有些不忍心地解释道。

    他从坑里爬出来的时候,官兵们已经差不多处理掩埋完山上的尸体,都准备下山回营呢,现在又过了一天一夜,想必山上不会有别的什么人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罗云意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难道说空间内外的时间又发生了异常的改变?

    “十一月二十七,嘿嘿,正好是俺的生辰!”牛得胜咧着大嘴笑笑说道。

    罗云意惊得差一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从她到青云寨那天算起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真没想到这一次进空间在时间上竟会发生这样大的变故,连易守难攻的青云寨都没了。

    “能不能告诉我这青云寨究竟发生了什么?”逼着自己冷静下来,罗云意问起了心中最想问的一个问题。

    牛得胜还以为听到青云寨没了罗云意这个小山匪会哭鼻子,没想到她只是一副被吓到的模样而且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于是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具体发生什么,俺也不清楚,俺就是跟着来剿匪的,但是半路掉进了坑里,等到俺爬出来的时候,这山匪都被剿灭干净了,就逮到你这一个小的!”

    罗云意看了一眼憨直的牛得胜苦笑地摇摇头,自己在青云寨失踪了大半个月,想必家人已经急疯了吧,唉,还是先赶快回家吧!

    “你是不是很想立大功?”罗云意看着牛得胜问道。

    “嗯!”牛得胜点点头,他立了大功就可以回家了,虽然在流村能够天天见到自己的爹,但是他娘一个人在山围村让他很不放心,家里都没人砍柴了。

    “这一次带兵攻打青云寨的是不是丰县永岭的魏纵魏副总兵?”罗云意又问道。

    “是!”牛得胜又点点头。

    “那你现在带我去见他,看到我他一定给你立大功的!”罗云意说道。

    “真的?”

    “嗯,真的!”

    “那——那好吧,俺带你去见魏副总兵!”

    牛得胜提了提手中的大斧头,带着罗云意下了青云寨,两个人直奔兴岭县县城而去。

    半路上,牛得胜将身上的官兵衣服脱了下来,虽然他是跟着来剿匪的,但他还是流村的犯人,不听长官命令擅自行动,回去以后肯定挨罚的,好在他还抓到一个小山匪,也算立了功。

    于是,他用手上的斧头砍了一些柴,和罗云意装扮成一对进城卖柴的兄妹。

    不巧的是,两个人赶到城门口,却发现兴岭县县城的城门紧闭,两队官兵举着武器严守在外,一些百姓离着远远的瞧热闹。

    “老伯,现在还不到午时,怎么城门就关了?还有这么多官兵?”两个人凑到百姓堆里,罗云意问一个伸长脖子往城门处瞧的老者道。

    “你们知道丰县壁冈山有一个大山匪叫孙天龙吗?”老者突然转头问道。

    “知道呀,听说那人很厉害,杀人不眨眼!”罗云意接口说道。

    “他可是房州有名的悍匪,不过再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官府给找到了。听说,他在城门里面抓了一个富家小姐,逼着当官的放他一条生路呢!啧啧,作孽哦!”老者感慨地说道。

    “孙天龙还活着?他不是在青云寨死了吗?”牛得胜不解地咕哝一句,惹得罗云意也是心中疑窦丛生,这一回有太多的事情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