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冤家路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七十九章:冤家路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吃过饭之后,罗云意先把沈天赐安排到一个安静的房间休息,并告诉他明日一大早就去城防营,然后她就开始为罗勇霆准备一些衣物和吃食。

    次日天没亮,心急的沈天赐就已经起来了,莹白的雪将天地照耀的如同白昼,冷冽的北风刮得树枝咯吱作响,人走在雪地里,冷的全身都在打晃。

    钱如命赶着马车,马车里坐着罗云意和玉净,高大宽骑着马随行,而沈天赐非说男女有别,硬和钱如命挤坐在一起不肯进入马车里。

    京城一行,罗云意觉得沈天赐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得,莫非京城真是龙潭虎穴,轻易去不得?!

    寂冷的冬日本就少行人,再加上山匪作乱朝廷正派兵剿杀,一路上罗云意他们竟见不到一个人,就连房州府城的城门口都是极为冷清的。

    “什么人?”马车到了城门口,守城门的士兵拦住了罗云意一行人的去路,一脸严肃地进行盘查。

    骑在马上的高大宽眼神微冷地看了一眼那士兵,然后亮出了一个令牌,那负责盘查的士兵看后一脸惊惧赶紧后退两步,卑微地说道:“小的该死,大人,请!”

    高大宽“嗯”了一下,率先朝着城门里而去,钱如命的马车跟在后边。

    城防营就在距离城门口三里处的地方,与往日热闹鼎沸的军营不同,今日显得尤为安静肃杀。

    有高大宽跟着,罗云意他们很轻松地就进入到了城防营里面,并被带进了一个大帐。

    不一会儿,罗勇霆一脸正色地跟着魏纵还有另一个中年男子走进了大帐,而当他看到大帐里的罗云意等人时,先是一脸不解,随后又看向罗云意脚下的那个大包裹,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和尴尬来。

    今日是正式剿匪的第一天,罗勇霆满腔热血正等着激情挥发呢,结果两位上官带着他来见自己的妹妹,这时候他可不想因为儿女情长耽误剿匪大事,可又很感动小妹这时候还想着他,能被家人时刻关心牵挂是一种无法忘却的幸福。

    “霆哥儿!”沈天赐最先忍不住喊了一声。

    这一喊,刚进大帐的三人都皱了皱眉,事实上,他们三个都认识沈天赐,那一同走进来的中年男子正是房州城防营的统领霍进,他和沈天赐的父亲还有些交情,只是他们一时都没认出此时的沈天赐来。

    “天赐?”霍进和罗勇霆不确定地异口同声问道。

    “是我!”沈天赐苦笑一声答道。

    “霍大人,魏大人,这沈公子是霆哥儿的朋友,以后就让他们一起在城防营效力吧,剿匪的事情刻不容缓,你们不要耽搁了!”高大宽看着霍进和魏纵淡淡吩咐道。

    虽说高大宽是梁老王爷的近身侍卫,但论品级却是比霍进和魏纵高上许多,即便魏纵有魏太后撑腰,本身也是个杀伐狠绝之人,但在高大宽面前,他还是会低下三分头颅的。

    高大宽的意思便是梁老王爷的意思,霍进和魏纵二人自然不敢反驳,不过是收下一个人,对于他们来说没什么为难和损失的。

    罗云意也知道现在军营里的气氛比较紧张,霍进他们的时间也比较宝贵,和罗勇霆匆匆说了两句话,将东西交给他带到住的地方,就和钱如命、高大宽一起离开了。

    “也不知道剿匪会不会很危险?”出了城防营走在房州府城的大街上,罗云意有些担忧地嘀咕道。

    “五姑娘,别担心,霆哥儿的身手我见过,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高大宽听到了罗云意的话,想了一下安慰道。

    “嗯!”罗云意点了点,其实她也是知道罗勇霆的能力的,只是想着他武功再高也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而且又是个火爆脾气,估计大开杀戒之后也是个煞神,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山匪窝窝里说不定也藏着高人,万一

    “姑娘,你不是说今天进城要看看胭脂水粉吗?”玉净浅笑盈盈地试图转移罗云意的不良情绪。

    “是呀,也不知道哪家铺子的好些。”在现代,罗云意几乎不用化妆品,她虽然整日里跟着唐老头风吹日晒,但实在是天生丽质,皮肤好得很,最重要的是她平时根本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打扮自己上。

    这一次进城买胭脂水粉,也是无意中听陈老夫人和陈嬷嬷聊天,说罗思雨、罗思玥、罗思容都已经是过了及笄的大姑娘了,尤其是罗思雨,今年都十七岁了,要是罗家没落难,她孩子说不能都过周岁了。

    在永岭的这几年,再鲜嫩的娇花也会被摧残的没了颜色,两位老人就想着给家里的姑娘们买些胭脂水粉,不求她们嫁王孙贵族,但怎么也要赶快找个称心的如意郎君才是。

    要是搁在现代,自家的这几个姐姐不过是高中生而已,谈婚论嫁实在是太早了,但在古代,她们在外人眼中都成大龄剩女了,更何况现在罗家还是罪奴身份,她们的婚事更是令家里长辈担忧和为难。

    罗云意两辈子也没往自己或别人的婚事上操过心,但现在为了几个姐姐日后能有个好归宿,她只好多上点心,力所能及的为她们多做一些事情。

    “姑娘,老王爷让我进城买点儿东西,你们先去胭脂水粉铺逛逛,一个时辰后咱们在城门口汇合,怎么样?”钱如命今日进城还带着任务呢。

    “行,钱大叔,你先去忙吧。”

    钱如命朝大街另一个方向离开之后,罗云意就和高大宽、玉净一起找胭脂水粉铺子,好在在街上一打听,便能知道哪家铺子的胭脂水粉最好。

    很快,三人就来到大街靠东的一家胭脂水粉铺子,对于这些女人用的东西玉净比罗云意会挑选,只是,她挑来挑去脸上都是不满意的神色。

    “怎么,不好?”罗云意走到玉净身边低声询问道。

    “比起覃州的流水香和京城的玉蝶翠是差上些,不过,这些姑娘们也可以先用用。”精心挑选出三盒胭脂,还有三盒女儿家常用的雪凝膏,玉净把它们放在罗云意面前说道。

    罗云意点点头,问店家道:“这些东西要多少钱?”

    “一共是四十两!”店家轻叹一声接着说道,“要不是这生意实在做不下去,姑娘这几盒胭脂和雪凝膏,少说也要七十两纹银。”

    “多多少?”罗云意觉得自己听错了,就这几盒闻着味道还挺冲,她这个外行人都觉得有些差劲的东西竟然要四十两,就这店家还说便宜卖?他怎么不去抢钱呀!

    “四十两!”店家又说了一遍,他可没撒谎骗人,房州繁荣兴盛的时候,他这铺子里的上品胭脂少说也要二三十两一盒,如今十两一盒他已经算是贱卖了。

    听到这个价格,玉净和高大宽神色没多少变化,玉净之前在覃州用过百两一盒的胭脂,而高大宽虽不是女子,却听说过京城那些名媛贵女们一次买胭脂水粉就能花上上千两,如今四十两买了六盒胭脂水粉,在他看来的确是不贵。

    罗云意依旧瞪大了双眼,不是她不识货,也不是她不舍得花钱买,而是这明显看起来劣质的东西太坑人了。就现在这饥荒年月,粮食贵的吓人,但一袋百斤的精米竟还没一盒胭脂贵,她知道什么东西都分三六九等的,胭脂水粉也不例外,但面前这几盒也太贵了。

    “姑娘,要不——咱们再看看别的?”玉净顿了一下说道。

    也怪她思虑不周,只想着罗家的姑娘们也都曾是贵女,女儿家用的东西自然不能太差,可如今罗家不比从前,即便姑娘手里有些银子也不能乱花。

    “不用看了,先不买了!”罗云意吐了一口气,猛然转身离开了,让她把钱花在这种低质量的东西上简直太折磨她智商了,算了,还是自己回去捣鼓一些东西,让姐姐们恢复倾世容颜好了!

    带着一丝道不明的怒气离开胭脂水粉铺子之后,罗云意逛街的兴致就不太高了,更让她觉得晦气的是,刚走没几步,竟然和李四升面对面撞个正着。

    “是你!”李四升阴沉着一张脸紧盯向罗云意,他后边跟着两名牵马佩刀的随从。

    感受到对方的不善,高大宽靠近了罗云意一步,他没见过李四升,但看得出对方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意,这人他也极度不喜。

    罗云意没想到李四升竟把她记得这么清楚,一眼就认了出来,大街上空荡荡的,想躲也没地方躲,只得硬着头皮假装不认识他,却没想到李四升三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大胆逆贼,竟敢青天白日在街上游走,来人,给我拿下!”李四升一声令下,他的两名随从就转瞬间掏出了武器对准罗云意三人。

    “哼!”高大宽冷哼一声看向李四升,就连皇上跟前的御前侍卫都不敢拦他的路,眼前的这人算个什么东西。

    高大宽眼中的轻蔑狠狠地刺激了李四升一下,他虽然是京城人士,但少小离家进军营,对于高大宽其人是只听闻并没见过,所以对于眼前这个看起来憨厚高大的男子也没什么畏惧,只想着待会儿一块抓起来。

    “还等什么,给我拿下!”李四升再一次命令道。

    两名随从提着刀就一脸凶相地走向罗云意三人,高大宽自然不会让他们接近两名女眷,抬起一脚就朝对方踢去,没想到对方也是练家子,竟猛然闪开了。

    看到高大宽出手,李四升眼中阴光更盛,眼神示意手下不要留情,他自己也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五姑娘,你们闪到一边去!”高大宽眉头难看地皱起,转身对罗云意和玉净说道。

    玉净点点头,赶紧拉着罗云意往后退,她也感觉出对方故意找麻烦,可不能让罗云意出事。

    罗云意也没有逞强,她是知道高大宽武功的,李四升三人应该不会是他的对手。

    只是,她到底是低估了李四升的能力,虽然他那两名手下被高大宽打趴下了,但是李四升却是个武功不弱的难缠角色,与高大宽就这样在大街上对打了起来。

    由于太专注看两人的对战,罗云意和玉净都没有注意到有两个畏畏缩缩的男子从身后靠近她们,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含有迷药的麻布捂住了她们的嘴,然后以更快的迅速拐进一个小胡同,再然后不见了踪影。

    只顾着对打的高大宽和李四升并没有发现罗云意已经不见了,而等到他们意识到人不见的时候,罗云意却已经被扔进了另一个地方。

    从混沌的迷茫中醒来之后,罗云意发现自己不但被绳捆索绑装在大麻袋里,嘴巴里还被硬塞着一块散发着异味的麻布,恶心的她直想吐。

    不安地扭动下身体,她发现身下冷冰冰硬邦邦的,就像躺在石板地上,四周静悄悄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如今在何处。

    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下来,双手虽然被绑着,但她手腕处可是有一把锋利无比的暗扣匕首的,使了一个巧劲儿,她就把匕首打开,并将刀柄反握在手心,然后开始隔断绑着双手的麻绳。

    好在她身子小,在麻袋里伸展的空间相对大些,等到把手上的麻绳隔开,拿掉嘴上的臭麻布,解开绑住双脚的绳子,她就用匕首在麻袋中间一挥,然后从袋子里钻了出来。

    外边光线有些昏暗,但罗云意还是能模糊地分辨出自己在一间相对宽敞的屋子内。轻手轻脚地摸到门边,仔细地侧耳细听,外边除了冬日冷冽的夜风似乎什么都听不到,好在门外不远处就是走廊,而走廊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挂着一个点着的灯笼。

    罗云意也不知道自己此时身在何处,她悄悄地从房间里出来,然后隐身在黑暗中,顺着走廊摸索。

    突然,从走廊尽头的一间亮着灯光的房间里先是传出一声女子的尖叫惊呼,然后就听到似有咒骂和淫邪的笑声传来。

    在迷雾海岛的经历让这具身体在夜色中对声响尤其敏感,几乎是一听到那女子的声音,罗云意就判断出是玉净的,所以她毫不犹豫地快速朝尽头奔去,奇怪的是,这四周竟没有其他人出现。

    “叫啊,你叫啊!哈哈哈,你就是扯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今晚这里连只苍蝇都不会进来,美人,你就好好享受吧!”房内,一个男子略显狰狞的阴笑声传来,在这寒冷的夜色中竟显得有些扭曲。

    “无耻,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碰我的!”房内女人的声音显得虚弱起来,但其中的悲愤羞恼却令人无法忽视。

    “不让我碰?哼!”“啪!”男子突然狠狠地朝着女子如花的容貌上抽了一巴掌,接着更为阴鸷地说道,“你也敢嫌弃本少爷!你现在这个样子只能任由我为所欲为,怕是咬舌自尽都没力气吧,放心,就算你死了,你的尸体也是本少爷的,我会好好疼惜的!”

    “你你简直就是个魔鬼!”

    “哈哈哈,是什么重要吗!美人,快让少爷尝尝你那**的滋味吧,嗯——”男子说完紧接着就是“刺啦”一声,女子肩头的衣服被撕烂了。

    正当这男子准备扑在裸露香肩的女子身上逞兽欲的时候,突然一阵强烈的“滋滋”声响起,而伴随这声音的出现是男子猛然圆睁的双眼和抽搐的身体,而等到他倒下去之后,在他的背后出现一个满脸愤怒的小人儿,正是手拿防身电击器的罗云意。

    “姑——姑娘!”原本万念俱灰的玉净在看到罗云意时,忍不住落下泪来,差一点她就清白不保了。

    别看玉净是林诚从覃州百花楼买来的,但她却是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在青楼里也是只卖艺不卖身,如果被人污了身子,她宁愿一死了之。

    “玉净,你没事吧?”罗云意赶紧将刚从空间里拿出来的电击器塞到自己上衣里,这东西还是当初一个小助理送她的礼物,说是像她这么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孩子走夜路肯定会有危险,就送她一个防身的东西,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这混蛋男人真是够变态的,竟然把玉净四肢分别绑在床上,还喂她吃一种浑身没劲的药物,这样一来,只能任由他想干嘛就干嘛了。

    解开玉净身上的绳子,又找一件干净的衣服给她穿上,罗云意把她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先坐下。

    “姑娘,我——我没事,咱们先赶紧离开吧,他是房州通判的儿子,说不定待会儿就有人来了!”玉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她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幸亏罗云意扶着她,不然她就栽倒在地了。

    “通判的儿子?”罗云意灵光一闪,转头仔细地又瞧了一眼被她电晕的男子,这才发现他右眼蒙着黑布,而且双腿倒下去的姿势也别扭,并且床边矮几上还放着一根粗粗的长鞭。

    今天还真是冤家路窄,先是遇到了李四升,接着又被害他四哥受罚的罪魁祸首捉来,这是上天先给她一个报仇的机会。

    “玉净,你先转过脸去!”罗云意阴森森一笑,敢打她四哥,哼哼,今晚也让他尝尝这鞭打的滋味。

    玉净并没有依言转过脸去,而是看着罗云意拿起鞭子朝着已经昏迷过去的通判之子身上狠狠抽去,很快,他整个身上都被抽的皮开肉绽,但因为罗云意又电了他两次,所以整个过程他只是痛苦地哼唧几声就又昏死过去了。

    心中的怒气少了些,罗云意就准备带着玉净离开了,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而玉净还觉得不解恨,但她现在身上没力气,恨恨地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和罗云意相互搀扶着离开了房间。

    两个人哪里知道,因为她们的突然失踪,尤其是罗云意的下落不明,整个房州城都进入了戒严的状态,就连剿杀山匪都被迫暂时中止了。

    罗云意本想背着玉净,别看她比玉净年龄小,但是力气大得很,再加上玉净瘦瘦弱弱的如扶风杨柳般,背她在身上其实很轻松。

    但玉净却死活不同意,且不说她和罗云意主仆有别,就是自己这个头也比罗云意高上不少,自己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姑娘背呢。

    “姑娘,我已经没事了,咱们赶紧走吧,出了这院子估计就有看守的人了!”玉净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和罗云意搀扶着往前摸索。

    “好吧!”罗云意只得点点头。

    说到底这里还是通判的地盘,要是有人发现通判之子被她弄昏死过去,到时候她们想走恐怕都来不及了。

    两个人很快就摸到了一扇门边,轻手轻脚地靠近,然后听到了微微的鼾声,估计是守门之人睡着了。

    就在罗云意打算从里面拉开门然后电那人一下时,就听到门外有人大踏步走过来,然后将那酣睡之人摇醒了。

    “喂!醒醒,醒醒,别睡了,一会儿少爷该叫我们了!”透过门缝,罗云意看到一个家丁模样的男子伸手推了推倚着门框的另一名男子。

    “娘的,冻死老子了!”被推醒的男子嘟囔道,“哼,他倒是在里面欲仙欲死,咱们可就倒霉了!”

    “谁让人家是少爷,咱们是家奴,别废话了,喝两口酒暖暖,说不定待会儿少爷玩腻了,咱们也能——嘿嘿!”家丁甲淫荡一笑,还摸了摸自己的裤腰。

    “竟想他娘的好事,我怎么觉得今天少爷让咱们带回来的这姑娘没那么简单呢,看着就像哪家大户人家的小姐,你没见跟着她们的那人武功高的很!”想起白天见识到的高大宽的武功,家丁乙心里就有一丝害怕,万一那人找来可怎么办。

    “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家丁甲瞥了一眼家丁乙,继续说道,“咱们少爷可是通判之子,就连知府大人都不敢对咱们老爷怎么样,这房州城的大小富户还不都得看咱们老爷的脸色。少爷自从瞎了一只眼,脾气越来越怪,他要玩女人,咱们做下人的只能想办法满足他,要怪就怪那些小娘子被咱们少爷看上了!”

    “也是!希望今天这个少爷下手轻点儿,别再玩死了,好歹是个大美人,咱们兄弟也享享艳福不是!”家丁乙笑着说道,“你先守着,我去撒泡尿!”

    “去吧,去吧!就你事多!”家丁甲瞪了一眼家丁乙,然后有些不耐烦地站在了门边。

    等到家丁乙一离开,罗云意毫不犹豫地从里面拉开门,然后摁下了电击器的开关,朝着家丁甲还来不及转过来的身子猛然击去,待他倒地,拉着玉净就往前快速奔去,但却与回转的家丁乙撞个正着。

    “你们——”家丁乙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罗云意和玉净二人,虽然夜色渐浓,但是眼前这一高一矮两名女子他却是认识的,就是今天在府城大街上被他家少爷看上的那大小美人。

    罗云意松开玉净,一个猛冲就把家丁乙撞翻在地,然后手中的电击器也没闲着,转瞬间家丁乙也被电晕了过去。

    虽然成功地过了第一道门,但接下来的逃跑并不容易,因为很快就有人发现两名家丁的异常,进而发现院子里被打得不省人事的通判之子,整个通判府变得炸锅起来。

    到处都是仆役、丫鬟和婆子们奔走的声音,罗云意和玉净只得躲藏在一处黑暗的假山后边,本想趁乱跑出去,但刚才就听到通判夫人已经下令守好家中的每一道房门,决不能放过任何一个陌生人。

    “姑娘,我去把那些人引开,你想办法逃出去!”如今被困在通判府,玉净最担心罗云意会出事,她心里很明白,罗云意的命比她重要,如果梁老王爷知道罗云意不见了,一定会想办法来救她的,自己不能拖罗云意的后腿。

    “不行,要走一起走!”罗云意从没想过丢下玉净一个人逃跑,她想好了,实在不行就躲进金玉空间里去,只是不知道除了自己和唐老头,这空间还能不能进去第三个人。

    “姑娘,我现在这样只会拖累你。”因为药物的作用,玉净几乎已经用尽了力气,现在她连往前挪动一步都困难,但是罗云意不一样,她在崎岖的山中行走都如履平地,说不定她一个人能更快地逃出去,“要不然你就把我留在这里,一个人逃出去,然后再找人来救我!”

    玉净最后这句话让罗云意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但很快她就又摇摇头表示不同意,现在整个通判府都在挖地三尺地找她们,相信很快这个假山也不安全,留下玉净就是要让她死,罗云意做不到。

    突然,“当”一声轻响,有人往假山两人藏身处扔了一粒小石子,紧接着一道男声在黑暗中不确定地问道:“五姑娘?”

    玉净和罗云意一怔,两个人绷紧了身体没回答。

    很快,又是一声石子敲击假山之后落地的声音,接着那男声继续疑惑地问道:“五姑娘,你——在这里吗?”

    “谁?”静等了一下,罗云意眼珠子转了转,决定赌一把,就问出了声。

    “真的在这里,呵呵,我还以为自己最近的听力有问题呢!”那男声轻笑出声,声音中有一丝莫名的放松,没想到这人被他先找到了。

    “你是谁?”罗云意手中的电击器一直没松开,有些紧张地问道。

    “在下昨天刚在姑娘家里吃过饭,快走吧,一会儿就该有人来了!”说完这句话,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借着府里昏暗的光线,罗云意依稀看出了此人的样貌。

    修长挺拔的身姿,含笑淡然的眉眼,略有些英俊的面容,眼前这年轻男子有些熟悉。

    “你是郑伯伯的朋友!”罗云意恍然记起昨天跟着**来到自家的那个年轻人。

    “不错,在下正是元仲,两位姑娘快随我走吧!”元仲微笑着说道。

    “我没力气了,还请这位公子把我家姑娘送回去,姑娘,你们快走吧,别管我!”玉净想了,无论如何不能让罗云意出事,现在好不容易有人来救她们了,而她必须要保证罗云意的安全。

    “别废话,我不会丢下你的!”罗云意皱着眉看了一眼玉净,虽然她知道玉净是不想连累自己,但她可不是那种贪生怕死没义气的人,更何况玉净算是她的人,自己怎么会允许她出事呢!

    “两位姑娘都别担心,在下还是有把子力气的,冒犯了,再不走可就真走不成了!”元仲扬起唇角轻笑,双手一捞,玉净和罗云意就被他一左一右夹在腋下,然后一个足尖点地就腾空而起,紧接着施展轻功就带着她们在这夜幕中飞出了通判家的院墙。

    虽然有几名下人看到了三人的身影,但慌慌张张去喊去追的时候,人早就不见了。

    元仲带着二人到达安全地带时,还不等罗云意一个“谢”字出口,她的脖颈处就挨了一个手刀,在昏过去之前,她看到元仲那张笑眯眯有些欠抽的脸。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