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移栽土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七十七章: 移栽土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站在雪地里的高大宽一开始有些疑惑,但很快就意识过来罗云意是拿他和梁老王爷做挡箭牌,但他也很识趣地没有揭穿罗云意的谎言,反正从今天开始,他就负责保护罗云意的安全。

    “好,我等着你!”顺便,高大宽还帮了罗云意一下。

    林菀清一听高大宽回话,虽心中还是不愿意,但也怕是梁老王爷真的让罗云意进山去做重要的事情,也就没办法再阻拦了,叮嘱了罗云意几句,忧心地看看天,也只得放行。

    背着一个大竹篓,罗云意高高兴兴地和高大宽一起往深山里走去,很快就与白雪覆盖下的层层远山融为一体,再也寻不见。

    也不知道两个人走得有多远,高大宽发现罗云意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寻找着什么,此时雪越下越大,他开始有些担心返程的山路不好走了,自己倒是无所谓,但罗云意这小身板可是能受得住?

    “五姑娘,咱们还要往里走吗?”再走,前面可都是大型野兽常出没之地了,也是无人进去过的山中禁区。

    罗云意前后左右看了一下,发现附近有不少天然形成的山洞,而且有的山洞是前后通透的,于是灵机一动,捂着肚子说:“高侍卫,我肚子不舒服,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女孩子要方便,高大宽自然不好意思跟着,他见罗云意转身跑进一个山洞,自己就背过身守着,但也没敢离得太远。

    罗云意几乎是一踏进山洞就快速地进入到金玉空间里,然后将那些育好的土豆苗用箱子搬到了山洞的另一侧,虽然她在空间里花费的时间较多,但对于空间外来说只是短短一小会儿。

    当高大宽开始忍不住喊道:“五姑娘,你好了没?”

    那时,山洞另一侧野草地里已经堆满了整整齐齐一地的土豆苗,种上两亩地的量是足够了,将箱子放回空间,罗云意就冲外边喊道:“我好了,高侍卫,你快来看看我发现什么好东西了。”

    高大宽皱了一下眉头,罗云意非要今天下着大雪进山本就透着不寻常,现在又发现了好东西,难道真如梁老王爷事先对他说的那样,这两天罗云意会给他们一个“惊喜”?!

    狐疑地看了一眼山洞,高大宽还是走了进去,然后他发现罗云意在山洞的另一侧冲他招手,就快走几步去看,自然也就发现了那一地不合时宜出现在山洞另一侧绿油油的种苗。

    “五姑娘,这是什么?”高大宽不解地问道。

    “这是土豆苗,你看下面这个就是土豆块,重新长成结了果就是粮食,绝对的好东西,而且这种土豆喜欢冷凉的气候,像永岭这种天气,只要在大棚里种植就可以了,到时候再冷都没关系。”罗云意笑嘻嘻地说道。

    看着那些还沾着土透着新鲜的奇怪种苗,高大宽心里是不平静的,这绝对不可能是罗云意刚刚发现并挖出来的,分明是有人从什么地方搬过来的,而这个人除了罗云意他想不到第二个人。

    这么多种苗从哪里出现,又怎么被她弄到这里的?这太诡异了,高大宽想问,但想了一下又咽了下去,他突然想起梁老王爷让他保护罗云意时那脸上意味深长的神情,莫不是老王爷早就猜到罗云意会做一些“匪夷所思”之事,所以才特意安排他跟着她?这个罗家五姑娘到底是什么人?会妖法?还是天上的小神仙?或者说世外高人的子弟本就不寻常?

    高大宽经常一副不温不火的憨厚老实脸,但遇到突发的奇异之事也难免变了神情,罗云意也知道自己这解释太牵强,稍微带点儿脑子的都不会相信自己的话,但这又怎样,只要彼此心知肚明,公开的秘密也能是秘密,摆明的谎言也能当成真话,就看对方怎么选择了。

    “五姑娘,这种苗真这么好?”很明显,高大宽避开了种苗的来处,询问起了别的问题。

    罗云意莫名松了一口气,笑笑说:“当然,而且种在大棚里,二十天差不多就能结果,你猜猜一亩能产多少斤土豆?”

    听着罗云意故意逗笑的声音,高大宽也放松下来,管它如何来,只要这东西能填饱肚子,就是和恶鬼去争去抢他都愿意。

    “这我可猜不出来,怎么也得有一千斤吧!”看看那些发出种苗的土豆块,高大宽想了一下说道。

    “高侍卫,你也太小看我找出来的种苗了!”罗云意故意委屈地瞥了一下嘴,然后又神秘地靠近他一些低声说道,“这种可是高产的土豆苗,一亩地能产至少六七千斤。”

    “你你说什么?!”高大宽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世上竟还有如此高产的粮食?

    “没听到就算了!”罗云意转身回到种苗旁,她现在得想办法把这些种苗运回去,“太多了,我这背篓根本装不了几个。”

    也怪自己一时太着急,唯恐种苗在空间生长太快就都搬了出来,这深山老林的,自己和高大宽两个人一次也拿不了太多,山中又冷,种苗冻坏了也是个事情。

    看着愁眉苦脸的罗云意,高大宽微微一笑说:“五姑娘别担心,我让人来帮咱们一起搬!”

    说完,高大宽从怀里掏出一个竹筒一样的小东西,然后找来一些干柴,把竹筒里的东西倒在干柴上点着,很快,一股细细的浓烟就往上快速升去。

    “这是什么东西?”罗云意很快明白高大宽这是在释放“信号”,但这种竹筒里的东西是什么呢?她闻了闻,有一种矿石燃烧的味道,但她一时也分辨不出其中的成分。

    “这是王府亲兵之间传递信息的烟粉,一会儿就会有人来的!”像这种信号烟粉十分难得,一般不到紧急时刻,亲兵是不会拿来用的,而高大宽觉得现在就是很紧急的时候,这些土豆苗可千万不能有事。

    比罗云意想象的还要来得快的王府亲兵,很快在高大宽的指挥下利用山里的树木藤蔓和枯草编好了一些结实的用具,然后把土豆苗运回了已经连夜盖好的大棚里。

    罗云意事先要求将这些大棚都盖在深耕过的松软土地上,并且水源要充足。土豆苗一运到大棚里,她就开始亲自移栽。

    外边雪花已经飘成了鹅毛状,谁都没想到,永岭的初雪会这样大,新盖的大棚上早已经铺上了厚厚的麻杆草甸子,八名王府老亲兵身姿笔直地站在雪中守在大棚四周,棚内罗云意专心致志地忙碌着,梁老王爷和高大宽也在一边仔细地观察她的动作,一边跟着小心翼翼地移栽土豆苗。

    气氛安静中又藏着一丝莫名的激动和紧张,自从听说这种高产的土豆粮食亩产可达六七千斤,梁老王爷就强自按压着胸口的澎湃,有救了,大禹朝有救了,大禹朝的百姓有救了!

    当把所有的土豆苗都移栽在大棚里,并且浇上了水,罗云意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田埂上,而这时高大宽适时端给她一杯热茶。

    “五姑娘,完事了?”高大宽对待罗云意的态度又恭敬不少,移栽土豆并不是一件轻省的活儿,但小小年纪的罗云意没有喊苦喊累,整整忙了一天。

    “嗯!”罗云意接过茶碗道了谢,又对高大宽点点头,“接下来只要好好管理,应该问题不大,我还得让张大叔抓紧把我需要的暖房盖出来,另外还得挖一个大地窖,到时候土豆成熟了,才有地方存放。”

    “意姐儿,这些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只管吩咐大宽去做,我已经给皇帝去了信,过段时间他会派司农官来帮助你一起管理这些田地,另外,老祖宗我还想求你一件事情。”梁老王爷也坐在了田埂上,这大棚里比较暖和,虽然劳作了一天,但他精力十足。

    “老祖宗,您这话就严重了,我是晚辈,有什么事情您就吩咐。”罗云意笑道。

    梁老王爷回她一个亲切的笑容,点了一下头,也就不再客气:“老祖宗观你不但有高产种子更懂得种田之法,经你之手种出来的东西又大又好,想必你师父在农事一事上也下了不少功夫,大禹朝虽有不少司农官,但现在看来真正懂种田的没几个,你可愿教教那些不成器的东西?”

    教古代人种地?这倒是一件新鲜事,不过,想想那些史书中总是记载古代官员如何迂腐无能,万一他们接受不了自己这超前的种地方式,到时候岂不是多找麻烦。

    “老祖宗,我虽然在种地上有那么几分本事,可在外人眼中我到底还是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您说的那些司农官员可会愿意听我的?再说,我还是罗家血脉,娘常说官场复杂,到时候会不会很麻烦?”罗云意问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想到了,放心吧,到时候那些人来,你看着顺眼的就教,不顺眼的老祖宗就让他走。至于官场上的事情,这些都不是你关心的了,自有人处理好的!”

    “那好吧,不过我先声明,我挑人和教人都是很严格的,到时候他们别受不了。”自己之前虽然没有带过徒弟,但也在乡野之间教过别人种地,到时候那些官员可别受不了。

    “我就怕你不严!”梁老王爷哈哈一笑道。

    “老祖宗,我听钱大叔说,房州的粮价又往上涨了!”说完了教人的事情,罗云意又想起一件事情来,这几日钱如命在镇上、县城、府城来回地转悠,就是在忙买粮的事情。

    现在山围村和绣园加起来好几百人,而这些人的吃食上是一个大问题,即便钱如命已经大量收购了很多黄豆,但是杂面粮食也要掺其他的面粉,据说现在市面上就是掺着砂砾的黑糠米都没几个人能买得起,好一点的粮食更是贵得吓死人。

    “今冬难熬,朝廷已经往下拨了钱粮,但前方有战事,钱粮的调拨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成,百姓们也只能靠自己了!”面对残酷的现实,梁老王爷也是没办法,就算他能筹到粮食,恐怕不到房州就没了,僧多粥少,有些地方也是鞭长莫及。

    罗云意也是无奈地点点头,她虽然能种出高产的粮食,但可不会点石成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此地环境里栽种出土豆,这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努力了,现阶段,她也只能顾得了自家这一亩三分地。

    “老祖宗,忙了一天饿了吧,我今晚给您做点儿好吃的!”人要是想起烦恼事来那是一件叠着一件,罗云意不想费那个脑子,事情总有办法解决的,与其愁来愁去,不如乐观面对,不想思虑过重的时候,她就喜欢下厨。

    “你也累了一天,就别费心神了,就让大宽去弄两个菜就行!”梁老王爷不忍罗云意再受累。

    “我没事,我也馋了,今晚我给你们做好吃的!”罗云意双手撑地站了起来,下这么大的雪,天又这么冷,正是窝在家里吃她独门秘制热锅肉的好时候。

    从土豆大棚出来之后,高大宽撑着伞把罗云意送到了罗家小院,然后又回去找梁老王爷,老爷子说什么都不舍得离开土豆大棚。

    一看见罗云意进了院门,手里忙着绣活的玉净就赶紧放下迎了上去,在院子里劈柴的玉婷也停了下来。

    “姑娘,你可算是回来了,老太太都问了好几遍了!”乡下地方可没什么暖手的东西,玉净见罗云意一双裸露在外的小手都冻红了,赶紧把它们捧起来放在嘴边哈暖气。

    “有事,晚了!我这就去见奶奶!”罗云意笑笑从玉净手里抽出自己的小手,然后走进了自家的竹屋内。

    房内,陈老夫人和林菀清正坐在桌边摆弄着原麻,陈嬷嬷和罗家的几个姑娘最近都在绣园,所以罗家的竹屋就显得有些安静。

    “奶奶,娘,我回来了!”罗云意一进屋就给两人行了礼,古代就这一点儿比较麻烦,动不动就是规矩,好在现在罗家也不讲究那么多了,但基本的礼仪还是不能忘的,“天这么冷,屋子里又暗,你们就别和这些麻线较劲了。”

    “闲着也是闲着,习惯了!”陈老夫人笑笑,招招手让罗云意走到近前,拉起她的手直接就放在了自己怀里来暖。

    罗云意还一时不适应这种亲密的行为,但又怕伤了老人的心,只得强忍着抽回手的冲动,也对陈老夫人甜甜一笑。

    “奶奶,你以后要习惯闲着,现在爹娘和我们在,您和爷爷就放宽心好好养身体,玉净给您熬的药有在喝吗?”以前没有与亲人过多相处的经验,但不代表自己不会与亲人相处,除了高智商,罗云意还有高情商,她可是很擅长讨老人家欢心的。

    “喝了,喝了,你这小小年纪也是够操心的。”陈老夫人慈爱地摸摸罗云意的脑袋,“下这么大雪,听说你在山里忙活了一整天,累了吧,让玉净和玉婷给你烧点热水,你先洗洗。”

    “奶奶,我没事!”罗云意笑笑,其实有个大家庭也不错,至少疼爱自己的人多了。

    最后,陈老夫人还是让玉净和玉婷给罗云意烧了热水洗澡,而等罗云意洗好出来,发现院子里放了一堆野物,有一头小野猪,五六只还在活蹦乱跳的野鸡以及三只已经没了生息的笨兔子。

    院子里,林菀清正在往大锅里添凉水,看来是打算做晚饭了。

    “娘,这些东西谁送过来的?”这院子里隔音效果并不强,但是刚才洗澡的时候,罗云意并没听到外边有什么说话声。

    “是你罗一叔进山猎到的,他放下这些东西就赶紧走了,说是京城那边有人来了,他和钱账房去接人了。”林菀清回道。

    “哦!”罗云意现在不太关心是谁来了,她双眼冒光地看着雪地上的猎物,正愁今晚的肉哪里来,这下子全都有了。

    “娘,今天的晚饭您别管了,我来做,让玉净和玉婷给我打下手就行,您去屋里陪奶奶吧!”罗云意摸了摸自己怀里的石头片,今天它又有用武之地了。

    “你累了一天了,还是娘来吧!”农活可不是那么好干的,林菀清虽不知道小女儿这一天都在山里忙什么,但梁老王爷如此重视,想必一定是好东西,而好东西往往更费心神,她可不想女儿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娘,我不累,而且我已经答应老祖宗今晚要做好吃的,就用这个大锅,我和玉净、玉婷三个人就行。”说着,罗云意就已经忙活开了。

    先把已经死了的小野猪和兔子快速地剥皮,剁成肉块,然后冷水入锅将肉的血腥味去除,之后将肉在锅里翻炒几下,然后倒上从空间里才拿出来的调料一起熬煮,很快,浓郁的肉香就四散飘逸,在这寒冷的冬日里把饥饿人群的心肝抓的牢牢的。

    “离着老远就闻到肉香了,意姐儿,你这是做什么呢?”林洪文和罗良承从外边一同走了进来,两位老人脸上都挂满笑容,看起来心情不错。

    “外公,爷爷,今晚咱们吃热锅肉贴杂面饼子。”罗云意已经在煮肉的大锅内侧贴了一圈杂面饼子,灶下火烧的旺,待会儿还可以边吃边放蔬菜或者鱼块,这热锅肉有点类似现代的火锅。

    等到肉差不多快好的时候,罗云意从自己厚厚的袖筒里掏出一个手掌心大小的全透明的小酒瓶,本想趁人不注意滴上那么两滴从空间里倒出来的白酒,她也没想到,唐老头竟然在竹楼厨房里藏了两箱好酒。于是,自己就打开其中一瓶,倒了二两小酒在一个透明玻璃小酒瓶里。

    谁知,小酒瓶一打开,那芳香浓郁的酒香就顷刻间散开,想藏都藏不住,罗家小院的人都闻到了。

    “好香的酒!”罗良承深吸一口气,由衷地赞叹道。

    “哪里来的酒香?”林洪文也是好酒之人,他开始用眼睛四处扫射酒香的来处。

    “姑娘,你——”玉婷正坐在锅前烧火,罗云意手中的酒瓶没有逃过她敏锐的眼睛。

    罗云意不好意思地一笑,这偷偷摸摸倒酒肯定是不行了,索性就大方地把小酒瓶露出来,当着几人的面滴了几滴白酒进锅。

    “意姐儿,你哪里来的好酒,快让爷爷看看!”罗良承急走两步到了罗云意的面前,并伸开了他厚实宽大的手掌。

    “意姐儿,你爷爷这大老粗不懂酒,快快,让外公瞅瞅!”林洪文也不落后,笑眯眯地走向了罗云意,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两位至亲老人都是一脸期待地看向自己,罗云意拿着小酒瓶有些为难,这酒瓶里现在也就剩下一两多点儿,也就够一个人抿两口的,她该把这小酒瓶给谁呢?

    “林老头,你才是不懂酒,想当年,我喝过的酒可是用缸称的。”罗良承已经急不可耐,他虽然身体大不如前,但这鼻子可是依旧灵的很,是不是上等好酒他还闻得出来,单凭这醉人的酒香他便可以断定罗云意这手里的酒乃是极品上等好酒。

    “说你是俗人你还不承认,好酒是要品的,你以为是喝水,好酒要让你用缸喝,那真是白白糟蹋了!”林洪文不无讽刺地说道。

    “你倒是会品,一坛好酒几乎要了一村的性命!”罗良承也冷哼一声说道。

    想当年,林洪文还是当朝丞相之时,有人为了巴结他,愣是为了一坛子百年陈酿差点儿灭了人家一个村子。

    “你也别说我,当年你不也是因为一坛酒要挖人家祖坟!”林洪文反唇相讥道。

    “我那是”罗良承老脸一红就要反驳。

    罗云意担心两位老人继续这样互揭对方短处就要打起来了,只得做起了和事佬:“爷爷,外公,你们就别争了,不过是酒而已,你们要是喜欢,我给你们酿!”

    罗云意的这句话成功地让罗良承和林洪文停止了互相攻击,全都诧异地看向她问道:“你还会酿酒?”

    “会,会,你们别争了,等到以后粮食充足了,我就给你们酿好酒喝!”罗云意赶紧回说道。

    “还等什么以后,现在咱们粮食就充足了,刚刚汝南郡王府的莫三就送来了十几车的粮食,足够咱们过冬了。意姐儿,你先去酿些好酒喝。”林洪文砸吧了一下嘴笑着说道,他是真馋好酒了。

    “那粮食可是要吃的,酿酒太浪费了,再说好多百姓都没吃的呢!”虽然也想喝上好酒,但是罗良承心中还念着日子苦熬的百姓。

    “汝南郡王府送粮食?”罗云意疑惑地问道。

    “没错,那些粮食梁王府的亲兵已经接收了,说是郡王府送给老王爷在永岭过冬的礼物。”罗良承说道,“另外,梁小王爷也让莫三一道捎来了几箱东西,我听莫三的意思,小王爷把回京之后皇帝赏给梁王府的那百亩良田给卖了。”

    罗云意一听满脑子都是黑线,她这边正忙着帮梁王府挣钱攒家底,叶染修那家伙竟把皇帝的赏赐转手就给卖了,他倒是败家败的快!

    “皇帝赏的东西也能随便卖吗?”罗云意撇了撇嘴,叶染修看起来可不是个傻子,他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皇家赏赐的东西谁都不能随意买卖,那是要杀头的,当今世上也就除了梁王府的两位主子敢这么做了!”林洪文摇头笑了一下说道。

    “这是为什么?”罗云意实在不解,梁王府的权利难道比皇帝的还要大吗?!

    “因为梁王府穷,太穷了,无论皇家赏赐多少,最后都被抵押或者转卖出去了,不过从梁王府出来的皇家东西也只有皇家自己人敢接手,其他人即使银子再多也不敢碰的。”林洪文对罗云意解释道。

    林洪文虽然之前和梁老王爷打交道不是太多,但他对皇帝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无论是谁坐上那把龙椅,对梁王府的“宠爱”和梁老王爷的“敬重”都没有减少,当今圣上更是如此。

    皇帝如此容忍梁王府的人倒卖皇家赏赐,不过是变相在周济穷困的梁王府罢了,毕竟梁王府之所以“穷”,府里的两位主子之所以败家,也全都是为了帮助百姓,是为了叶家的江山在做贡献。

    罗云意也很快想通了其中关节,不过她还是有些不解叶染修为何要卖地,毕竟土地和那些珍器珠宝不同,留着可比卖掉有用。不过又想了想这土地也不是自己的东西,自己又何必跟着瞎操心,他想卖就卖好了。

    “意姐儿,这酒”罗良承和林洪文还都在惦记罗云意手中的好酒。

    “外公,爷爷,不如——这点儿酒,你们两个分着喝了吧,过两天,我保证给你们弄一坛子好酒。”空间里就那么两箱子的现代好酒,她一时还不舍得全拿出来,不过把古代的酒重新蒸馏、提炼,应该能把纯度和口感提升上去。

    “真的?”两个人也不问罗云意这好酒是哪里拿出来的,只要日后有好酒喝,罗良承和林洪文不在乎多等几天,反正在永岭他们早就学会了“等待”。

    “真的,真的!”她在竹楼的房间里本就有一套蒸馏器具,原本早就放在床底积灰的东西现在倒有了用武之地。

    “什么真的?”三个人正说着话,门外又传来说笑之声,**、莫三和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一进院门,**率先朝热锅走去,鼻子直吸气,“我就说今天来这里准保有好事,意姐儿,待会儿可要给我盛上一大碗。”

    罗云意知道**是个好吃之人,忙行礼之后点点头,今天可是把罗一猎到的野物都做成了热锅肉,一个人一大碗是足够了。

    可巧,**也看到了罗云意手里的小酒瓶,贼亮的眼神死盯着说:“意姐儿,你手里的酒让伯伯尝尝!”

    “这酒是意姐儿给我的!”罗良承和林洪文异口同声地说道,顺便不满地看了**一眼。

    莫三和那年轻人都无奈一笑,这些人可都是曾经的“大人物”,什么好酒好菜没吃过,如今倒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争了起来,不过这还未飘散的酒香的确是挺诱人的。

    “见者有份,见者有份!”**没有厚着脸皮据为己有,即便现在在身份上他比罗良承和林洪文高上许多,但心中依旧对二人还是存有敬畏之心的,平时也多以晚辈之礼见之。

    “我看这酒也就一两多点儿,三个人怎么分呀!”很明显,林洪文不想这好酒多一个人分享。

    “林相,小的也想尝一尝!”这时,跟来的陌生年轻人突然笑着说道。

    “这位是?”林洪文上下打量打量这年轻人,疑惑地问道。

    “这是我一个朋友,叫元仲,今日跟着我来蹭饭的!”**笑呵呵地给几人介绍道。

    罗良承、林洪文和莫三都没有听说过此人,不过来者是客,既然是**的朋友,还带来了山围村,想必与他交情也不错。

    “五姑娘,小王爷有样东西让我捎带给你,可否借一步说话?”这时,莫三走到罗云意身边轻声说道。

    罗云意点点头,毕竟要在京城开盐铺也不是一件小事,想着叶染修定是让莫三说这些事。

    “我们进屋说吧,这酒——爷爷,你就先拿着吧!”罗云意直接将酒瓶塞进了罗良承的手里,然后快跑两步进了房间,反正她外公是不会吃亏的,还是先照顾自己的爷爷吧。

    “你这丫头——”林洪文无奈一皱眉,罗良承脸上那绽开的笑容实在是太讨厌了,果然还是人家嫡亲的亲呀,自己这个外公还得靠边站。

    一进屋罗云意就长呼一口气,看来以后好东西不能准备少了,否则分不过来呀!

    走在罗云意身后的莫三看着小姑娘略有些夸张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也难怪小王爷如此上心,这小姑娘的确挺有意思的。

    “五姑娘,这是小王爷给你的!”莫三从怀里掏出一个厚厚的大信封,然后双手递送到罗云意的面前。

    “谢谢莫管家!”罗云意接过信封掂了掂,也没有忌讳,直接当着莫三的面就打开了,而莫三也没有识趣地离开,只是站在那里一脸平和地看着。

    大信封里又有两个小信封,罗云意先打开其中较厚的那一个,里面竟然全是银票,又打开另一个信封,里面是叶染修写给她的一封信,苍劲有力地字体已显示出超乎少年人的沉稳与刚健。

    信纸只有薄薄一张,上面也只有简单的几行字:“见字如面,别亦良久,即赴沙场,不能聚首,思卿需之,倾吾所有。”

    “叶染修要上战场了?”罗云意有些吃惊地问道,他不是回京去开盐铺吗?怎么会

    莫三并不知叶染修写给罗云意的信中内容是什么,他之所以没有立即离开,是因为离京之前他家世子爷交代让他有些话要对罗云意言明。

    “是的,北疆告急,朝中无将可用,小王爷主动请旨带兵,圣上已经封他为镇北将军,命他亲率十万大军开赴北疆。”莫三回道,又接着说,“离京之前,小王爷委托我家世子爷将圣上赏赐的所有东西都变卖成了银票,就连梁王妃的嫁妆铺子也都抵押给了我家郡王妃,现在梁王府连个空壳子都不剩了,我家世子爷说,他帮着养梁王府的下人已经好几年了,既然小王爷把所有家当都给了五姑娘你,这养家糊口的事儿他以后就不管了,另外,梁王妃那几个嫁妆铺子搁在郡王妃手里也是亏本,您意思意思给几坛子黄豆酱就拿回去吧,他感激不尽!”

    说着,莫三又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里面是叶染修抵押给汝南郡王府的梁王妃的嫁妆铺子的房契文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