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要灭山匪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七十六章: 要灭山匪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我是说如果假设您先别当真,就是那么随便说说,想想——”罗云意没把话说死。

    其实,她说的这些都可以变成现实。她之前一直进行着作物改良研究,其中土豆和南瓜的生长期都被缩短了一半,而且耐寒性增强,即便在很寒冷的地方,只要经过简单的大棚增温,改良后的早熟土豆不到一个月就可以收获,南瓜不到两个月就可以摘取,而且悬吊南瓜亩产万斤以上。

    之前,她进过空间里的种子仓库,里面就有自己改良过的土豆和南瓜种子,而且唐老头放进去还不少,空间里有土地,温度正好适合育苗,最重要的是空间里的时间和外部时间是不一样的,例如她在空间里呆一个小时,空间外才消失一瞬间。

    只要她先在空间里育好苗,然后再挪到空间外盖好的大棚里,那么土豆的生长期就可以再一次进行缩短,二十天左右就可以收获。

    空间里的土豆种子至少可以育出五十亩土地的种苗,现在离过年还有近两个月,想要土豆大丰收,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她只是担心一旦开始做这件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对自己对罗家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也许她可以遇到什么危急拍拍屁股就走人,甚至可能消失在这个时空,但罗家人要怎么办,自己不能留一个定时炸弹给自己认定的亲人。

    “意姐儿,如果,假设你真能种出你所说的高产粮食,不要说你不是妖怪,就算你真是妖怪,我叶战鹰也会倾其所有护住你,不惜一切代价!”梁老王爷以无比郑重的语气目光炯炯地看着罗云意说道。

    罗云意突然就沉默下来,梁老王爷话里的认真令她动容,终于她也以一种十分真挚的目光看着梁老王爷说道:“我不管您和其他人怎么看我,我只要您答应我,会用您一切的力量保护我的家人,那么我便会尽力一试。还有,无论之后我做出怎样出格的表现,您都不要太惊讶,这世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亩产万斤不是什么神话。”

    “当然不是什么神话,你种出的白菘就足有万斤之多,你老祖宗我可不是那迂腐之人,孩子,你尽管放手去做,至于其他事情,你不用担心,一切都有老祖宗,就是皇帝也不能动你分毫。”假如罗云意真能种出高产的粮食和蔬菜,那么她便是利国利民的大功臣,如果当今圣上和太后还因为私仇为难罗家和她,那么皇家也是有自己的家规的,叶家江山要想永固繁荣,就绝不仅仅是一位皇帝的事情,而是整个叶氏家族的事情,更是整个天下的事情。

    “既然这样,您就在山围村多买一些田地,然后都按照我说的盖上大棚,一定要盖快点,说不定过两天我就会给您弄来一些高产的种苗,再过十年半个月,您就要用大马车拉好东西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意姐儿,你这次不诓我?”梁老王爷忍着激动也笑着说道。

    “那谁知道呢!”罗云意故意调皮地眨眨眼睛,既然决定了,那就去好好干吧!

    “好!你说怎么做,老祖宗就听你的!”梁老王爷豪气万丈地说道。

    罗云意笑着冲梁老王爷点点头,看来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又要突然消失那么一小会儿了。

    只是,罗云意这边正想着为解决紧缺的冬季粮食而煞费苦心时,那边绣园却突然出了问题。

    就在罗云意答应梁老王爷种出高产东西的当晚,一伙悍匪竟闯入绣园中烧杀抢掠,好在林诚事先得了消息,赶紧将那些女子藏在了绣园一处隐蔽的山洞内,并与几名**派来负责绣园保卫工作的亲兵和那些山匪大战一场。

    次日清晨起来罗云意才知晓这件事情,而此时山匪已经被击退,**的亲兵就剩下三名受了伤的,其余全部战死,而林诚也为了保护那些绣女不小心挂了彩。

    罗云意一听说就赶紧往绣园赶,她到的时候,那些绣女已经被郑嬷嬷派来的教养嬷嬷们安抚好,然后带到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继续学麻线钩织去了,绣园里也没见什么尸体和断手断脚的,就连血腥味都被山风吹得闻不到一丝了。

    绣园此时已经被**的兵全部保护起来,而梁老王爷就背对着匆匆赶来的罗云意像一座集聚着巨大怒气的高山稳稳地站在绣园空旷的地上,那冷肃的背影让罗云意不禁停住了脚步,老祖宗看着这次怒气可不小。

    **和魏纵都低着头跪在梁老王爷的面前,一动也不敢动,早就赶来的罗良承和林洪文则是静静地站在一侧,两个人也都沉默地没说话,此时天空依然阴冷,怕是今冬的第一场雪就要来了。

    “小妹,这里!”突然,罗思雪从一个石头屋里悄悄探出头来,有些怯怯地往梁老王爷一伙人身上瞅了一眼,然后小声地喊了喊罗云意。

    罗云意无声地冲她点点头,也没去给几位长辈问好,现在这种情况,她还是躲着为好。

    带着两个丫鬟玉净和玉婷进了罗思雪所在的石屋,她才发现林诚就在这间屋子里半躺着养伤,陈嬷嬷在一旁的炭炉上煮着热粥,罗思雪正在清洗刚剥完皮的野鸡,除了这三人,屋子里再没其他人。

    “诚爷爷怎么样?”一进屋见林诚双眼紧闭,罗云意立即担心地问道。

    陈嬷嬷一笑,忙说:“五姑娘别担心,他这是昨晚累着了,正睡着呢,只是受点皮外伤,不碍事的!”

    “小妹,你是没见昨晚那种情况,要是四哥在,准保杀个痛快,我还杀了两个呢!”罗思雪一脸自豪地对罗云意显摆道,却把屋内的女眷吓了一跳。

    “四姑娘!”陈嬷嬷忙出声制止罗思雪继续说,怕她吓着罗云意,“五姑娘还小,这打打杀杀的事情女孩子可别乱说。”

    “陈嬷嬷,小妹都十一了,不小了,再说,娘以前就说过,罗家的姑娘就没有胆小的,杀个人算什么,爹说罗家的烧火丫头都上阵杀过敌,小妹和我可是罗家的姑娘,怕什么!”罗思雪丝毫不在意地说道。

    “可现在不一样了!”陈嬷嬷也是无奈一叹,这罗思雪的性子那和陈老夫人年轻的时候是一模一样,当年陈老夫人也曾随夫出征,就是她也拿过刀剑杀过人,只是后来安居后宅多年,那杀伐的性子无论是陈老夫人还是她都被岁月和安稳的生活磨没了。

    “有什么不一样,罗家的儿女永远都是这样!”罗思雪虽然没在罗家大宅里生活过一天,但她从小就是听着罗震讲述罗家的故事长大的,骨子里流着的正是罗家好战的血液。

    “说得好,罗家的子孙就应该有罗家子孙的样子!”林诚睁开眼睛看着罗思雪笑着说道。

    “诚爷爷!”罗云意有些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我没事,老了,打不动了,几个小毛贼竟能伤了我,这说出去,我这‘诚爷’的名头可就毁了!”林诚故意开玩笑地说道。

    “诚爷爷,您可不老,孙天龙可直接被您砍下一只胳膊,我听四哥说过,他可是这三山十八寨武功最高的人了!”罗思雪一脸崇拜地看着林诚说道,昨晚她可是第一次见识到林诚出神入化的武功,无论怎样,她一定要跟着林诚学武功。

    “四姑娘,你今天的话可真多!”陈嬷嬷忍不住又出声了,平时也没见罗思雪这么多话,自从昨晚跟着杀一回山匪,她都快变成话痨了,自己越是不想让罗云意知晓昨晚那种事情,这四姑娘就说得越多。

    “嬷嬷,我这不是兴奋嘛!”罗思雪略有些委屈地撇撇嘴。

    林诚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罗思雪微微一笑,又看了看始终站在一旁脸上表情不多的罗云意,大小姐的这几个女儿各个都不凡。

    听到孙天龙的名字,罗云意就想出声问昨晚是不是天龙寨的人来报仇的,毕竟上次天龙寨的人要对付罗家,是叶染修和罗勇霆出手杀了他们的人。

    可这时,屋外却传来梁老王爷怒不可遏的声音。

    “羌吴国二十万大军你们挡不住,几个山匪你们也灭不掉吗!这些年你们在房州都干了什么,一个个安逸地都成了窝囊废,现在我给你们两个月的时间,把房州这三山十八寨给我清理干净,否则,就带着你**、魏纵的子子孙孙给我去守皇陵!”

    “老祖宗,您——先别生气,您不知道这房州山匪没那么好对付!”**有些为难地说道。

    “你给我闭嘴!”梁老王爷怒气更胜,“你在房州做了快十年的总兵,我看是到头了,既然如此,带上你郑家的所有人,明天就给我去守皇陵!魏纵,你可有话说!”

    “老祖宗放心,您只要给下官派兵,两个月三山十八寨下官一定给您灭掉!”魏纵话里透着狠绝。

    “老祖宗三思,此事需从长计议!”**知道梁老王爷现在正在气头上,但他必须阻止魏纵带兵,否则两个月房州将是一片血海,虽说三山十八寨都是山匪,但其中大半都是无奈落草为寇的普通百姓,他们甚至从没有杀过人抢过东西。

    如果让魏纵血洗寨子,一定会有无辜的百姓遭殃,魏纵这个人可是不讲什么情面,在他眼里,匪就是匪,没什么好坏之分,做了匪就一定要死。

    “此事就这么定了!”梁老王爷不容置疑地说道,“魏纵,本王命你即刻去房州府城与城防营统领霍进商议灭匪之事,年前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下官遵命!”魏纵一颔首,然后果断地起身离开,骑上快马就往房州府城的方向奔驰而去,这一次他就是杀也要把房州的山匪杀个干干净净。

    看着魏纵消失的背影,**有些颓唐地低下了头,他不知道梁老王爷这次为何如此生气,不过是山匪攻进了绣园,死了几个亲兵而已,就是当年战场上死了几千几万士兵,也没见他老人家这么着急生气过,这到底是怎么了?

    此时的**哪里明白,梁老王爷真正担忧的不是绣园安不安全,不是那些绣女有没有命在,他是在担心永岭不安生,罗云意就不能安心在这里种出高产的粮食,还有,万一那些高产的粮食种出来总是有山匪捣乱,这也是一大隐患,必须要尽早把山匪之祸连根拔起,还房州一个太平。

    “这一次怕是要死不少人呢!”梁老王爷的声音很大,陈嬷嬷他们都听到了,而听说要魏纵带兵剿灭山匪,陈嬷嬷就露出不忍的表情来。

    “当断不断,后患无穷!”林诚倒是很赞成梁老王爷的主意,而且这次孙天龙跑掉了,他一定会亲手把他捉住,然后把那个家伙千刀万剐。

    “不是说这里还算隐蔽吗?天龙寨的人怎么准确知道这里的位置的?”罗云意也赞成先除掉这些山匪,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她可不想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也没那个多余时间来应付这些额外的事情。

    “绣园里出了奸细!”林诚冷声说道,“看来,是对她们太过良善了!”

    林诚一直认为残忍冷酷的威吓管教才能让他人俯首帖耳的听命效忠,却没想到自己这次一心软,想着这几百名绣女都是罗云意雇佣而来的女工,与之前自己调教的人不一样,他也就不太上心,全都交给了陈嬷嬷和郑嬷嬷带来的教养嬷嬷,哪里想到就算是穷乡僻壤之地的乡野村姑,那野心也会膨胀起来,这些人如今可都是卖身给罗云意的,他绝对不允许她们再出现背叛主家之事。

    这天晚上就连山围村和流村都被重兵把守起来,镇上的滋味楼也多添了好几个军汉,大家被这种紧张的氛围弄得都有些草木皆兵了,就连不明所以的百姓们也都慌张地闭紧门窗,不敢外出乱走动了,寂静的冬日变得更加空荡无人了。

    晚饭的时候,一辆马车急急驶进了山围村,被守卫的士兵检查之后就直奔罗家的小院。

    马车还未停稳,就听见戚氏有些着急的声音从车内传来:“快让我下去!”

    “夫人慢点!”服侍她的丫鬟忙说道。

    “快点,快点!”说着,戚氏已经迫不及待地下了马车,然后直走进屋,“清妹妹,清妹妹!”

    “瑞芳姐姐,莫急!”戚氏闺名瑞芳,年少时与林菀清、郑雪梅同是育德苑郑嬷嬷教养出来的贵女,虽不是一起进的育德苑,但也有同门之谊,林菀清一听她的声音,便知道她是为了**被梁老王爷责罚一事而来。

    “我哪里能不着急,这下可如何是好!”戚氏一见到林菀清就慌忙拉住她的手说道。

    这一次梁老王爷对**是动了真怒,怕是要连累宫里的那位和自己刚刚封为淑妃的长女,这让一向冷静的戚氏也没了章法。

    “姐姐莫急,听意姐儿说,老祖宗是正在气头上下得令,总兵大人不会有事的!”事实上,戚氏刚到之前,林菀清正拉着两个女儿罗思雪和罗云意询问绣园的事情。

    “真不会有事吗?”戚氏还是有些担忧,**自从一脸凝重的回到家里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她也知梁老王爷不是个是非不分之人,但这次似乎真的恼了**。

    “应该不会有事的!”**毕竟是一方总兵,想想宫里的那位,再加上郑嬷嬷一行人就在房州,不看僧面看佛面,林菀清觉得老王爷也不会真的让**一家去守皇陵。

    面对林菀清不停地安慰,戚氏也渐渐冷静下来,其实来之前郑嬷嬷就对她说过自家不会有什么事情,但要想解决**遇上的难题,最好还是来一趟山围村,真正能劝说梁老王爷不派魏纵领兵的人或许就在这里,可这人到底是谁呢?罗老元帅?林丞相?还是眼前这个令梁老王爷一次次破例的罗家五姑娘?

    自打戚氏进了屋,罗云意就和罗思雪安静地站在一旁没说话,戚氏若有若无飘过来的打量神色,她也假装没看到。如今老祖宗正在气头上,她可不想触霉头。

    罗云意正打算给戚氏问个好就开溜,却没想到戚氏一把亲热地抓住她,语气很是诚恳地说道:“好意姐儿,伯母知道你和你娘一样是个心善的,老王爷如今最心疼你,为了那些可怜的百姓,你能不能去劝说老王爷改改主意,换个人去领兵剿匪。”

    林菀清和罗云意都没想到戚氏会直接说出来,林菀清有些为难地说道:“瑞芳姐姐,意姐儿还是个孩子,这件事情她去说怕不合适。”

    “不不不,清妹妹你不知道,这件事情怕是只有意姐儿能去说,换做他人,只怕要被说是别有用心!”戚氏说话一向直肠子,这也是**不让她去京城居住的原因,与京城那些成了精的夫人们相比,戚氏只有被生吞活剥的份儿,说不定一句话就能给郑家带来灾祸。

    “戚伯母,郑伯伯如此担心领兵之人,是不是也别有用心?”和什么人说什么话,遇上戚氏这种说话直来直去的,自己也不要弯弯绕绕,罗云意直接就看着她出声问道。

    “意姐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菀清和戚氏同时反问道。

    “戚伯母,您真的一点儿也不明白我话里的意思?”罗云意只盯着戚氏问道,“我相信郑伯伯是为那些山寨中一些无辜可怜的百姓担忧,但仅仅是如此吗?”

    据罗云意这段时间的观察,**可不是那种喜爱麻烦上身的滥好人,此人表面上看起来爽直热情,其实圆滑奸诈的很,这一次的反常定是有别的原因在其中。

    “意姐儿你”戚氏一下子被噎在那里,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搭话了。

    林菀清也瞬间明白了罗云意话里的意思,细想想的确如此,**一直安居此地,怎么这次对剿匪的事情如此上心,甚至不惜得罪盛怒中的老王爷,一定有问题。

    “瑞芳姐姐,是不是真像意姐儿说的,这其中还有别的原因?莫不是你家和山匪”林菀清灵光一闪说道。

    “不——这——唉,我,我还是直说了吧,这兴岭县浮凉山的青云寨大寨主是你郑伯伯的结义兄弟,对我郑家更是有救命之恩,实不相瞒,这青云寨从不做抢人财物、杀人性命的恶事,寨中之人都是自己耕作自己吃,他们真的是一群无害的百姓。可巧魏纵与青云寨有些积怨,这次若是他带兵剿匪,青云寨怕是不保。”戚氏也是多少了解一些魏纵那人的,是个忠心的,更是个狠得,而且还有些小心眼,谁得罪了他准保没什么好下场。

    官匪一家亲?罗云意皱起了眉头,这件事情她就更不想参与了,这只是戚氏的一面之词,谁知道这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事?罗家已经麻烦够多了,自己还是安安静静地种田去吧。

    “戚伯母,这件事情我看您不如去找找别人吧,我就是对老祖宗说了,他也不会改变主意的。”罗云意从戚氏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很是为难地说道。

    “意姐儿,你真的不肯帮忙?”戚氏语气有些低落。

    “瑞芳姐姐,如果能帮上忙意姐儿一定会尽力的,意姐儿,对不对?”不想戚氏如此失望,林菀清殷切地看了一眼罗云意。

    本想再次拒绝的罗云意看着自家娘亲眼中的祈求之色,终是无奈一叹,说道:“我试试看吧!”

    罗云意有些磨磨蹭蹭地来到了梁老王爷所在的竹屋内,此时阴沉的天空开始飘起初雪,虽然只是细细小小的雪粒子,但来势比较急,怕是待会儿雪花就成片成片地落下了。

    屋子里,梁老王爷依旧躺在那张藤椅上轻轻地摇晃,旁边炭炉上温着热茶,听到脚步声,他也没有睁开眼睛。

    罗云意也没有出声,想了想,就在门槛处坐了下来,然后看着屋外的雪粒子发呆,山匪什么的她真不想参与,现在她比较担心怎么把空间里育好的土豆幼苗移种到外边。

    从昨天到现在她有空就去金玉空间里育土豆苗,竹楼外的空地现在都是长得绿油油的秧苗,时间过长,那秧苗可就在空间里扎根结果了。

    “你是来做说客的?”等了又等,没听见罗云意说话的声音,梁老王爷就出声问道。

    “戚伯母上门来求,娘亲不忍,让我来试试。”罗云意淡淡说道。

    “你也觉得老祖宗我这次太狠了?!”梁老王爷话里透着一丝无奈,很多时候要想解决事情就必须快刀斩乱麻,无辜和牺牲也是在所难免的。

    “老祖宗,其实,我觉得杀人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罗云意转身朝着梁老王爷看了一眼,继续说道,“您还记得上次我说过‘下乱则上乱,下安则上安’吗,此时正值隆冬多事之际,百姓生活尚苦不堪言,又有外敌扰边,如果这时候房州突然大开杀戒,难保不会真的官逼民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您现在要做的是灭火,而不是点火,况且魏副总兵那个火把烧的又太旺,阎罗殿里怕是多添屈死的亡魂。”

    “你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知,只是如今内忧外患,哪里才能找到救国安民之策。”想想自己年事已高,很多事情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梁老王爷内心身处就一阵阵唏嘘感叹,有谁愿意看到自家的江山和百姓受苦受难走向毁灭,如今好不容易有高产粮食的出现,他决不能让其出任何差错,这也是他有生之年能为大禹朝的百姓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房州这边荒地、山地都挺多的,开荒之后可以先种上黄豆或者苎麻来改善土质,过个一两年荒地也能变良田,山上可以载果树,坡地也可以改造成梯田种水稻,而且这边也有很多田地适合种高产的土豆,大棚种菜也可以多多推广,这样冬日里就能吃到新鲜的蔬菜了。这每一项都需要不少人,其实如果百姓愿意回到山下安心种田,就没必要打打杀杀了,谁都想过安稳的日子,不是吗?”剿匪之事怕是梁老王爷势在必行之事,罗云意知道自己多说也无益,倒不如从另一方面入手,或许可以打动梁老王爷改变主意。

    “高产的土豆?”梁老王爷眼睛一亮。

    “嗯,这就是我跟您说的高产的种苗,不过独臂张他们人数有限,温室大棚还是盖得太慢了,不然的话,您就能快一点见到土豆结果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我知道了!”梁老王爷模棱两可地说道,罗云意也不清楚他这句话到底是几个意思,希望**这次运气够好。

    事实上,**的运气确实不错,或者说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就在戚氏从山围村回来不久,梁老王爷竟让他先去三山十八寨里“招安”,愿意归顺朝廷做良民的都可以开荒种地归家,而负隅顽抗的则都交给魏纵处理,这对他或者对所有三山十八寨的人来说算得上是好消息了。

    到了这天晚上,雪开始有些大,一直到清晨雪都没有停。罗云意开始有些着急了,她那空间里的土豆苗长势太好了,而且育苗期比她原先预估的还要短,最早育出的土豆种苗已经没办法移植出来,她只好任其在空间生长了。

    “娘,我进山一趟!”罗云意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必须要把空间里育好的种苗移植出来,但因为量很多,她要是突然“变出来”,怕是会吓到不少人,不如到深山里去,就说自己在山里发现的,多少能混过去一些。

    “下这么大雪你进山做什么?”林菀清不解地问道。

    “我有点事!”

    “不行!”想起昨天绣园进的山匪,林菀清可不放心罗云意现在进山,“有什么事情非要这时候进山不可,太危险了!”

    “娘——”罗云意撒娇中带着祈求。

    “不行!”林菀清态度很坚决。

    “五姑娘,王爷让我——”就在母女两个争执的时候,高大宽的声音从外边传过来。

    反应机敏的罗云意赶紧接口说道:“我知道,老祖宗让你陪我现在一起进山,咱们进山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对不对?”然后,又一脸堆笑地对林菀清说,“娘,这下你不用担心了,有老祖宗身边的高侍卫跟着我,没人能伤害我的!”

    “可是——”林菀清还是不放心。

    “哎呀,娘,没事的!我去去就回,真的有特别特别重要的事情,您就让我去吧!”说完,还对着外边喊一声,“高侍卫,你别急,咱们这就走!”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