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产量惊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七十五章: 产量惊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大禹朝民间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民谣:“清官难,难做官,做了官来就爱贪,千两金,万两银,谁管百姓无分文。”自古以来,大家都认为在官场上清官要比贪官难做,此时任泽贤的回答倒让人觉得奇怪。

    “下官以为,为官之道,心无杂念,则坦荡而行,反之私欲过多,倒活得负累重重,战战兢兢。”任泽贤解释说道。

    “嗯,任大人说得不错,正所谓‘公生明,廉生威’、‘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我也觉得贪官比清官难做,可能当官的都喜欢做难事吧!”罗云意不无调侃和讽刺地说道。

    任泽贤只是微微一笑,没多说什么,他也很意外罗云意小小年纪竟能说出“公生明,廉生威”和“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这样言简意赅的名句来。

    “姑娘的问题我回答了,那我问题的答案”任泽贤脸上的笑容始终未褪。

    “被用作‘以人代税’的女子今后将成为我家新开作坊里的女工,她们的工钱可用来充当税银,只要任大人把这些女子送来,签订文书之后自有账房先生将应缴的税银给官府。”罗云意说道。

    任泽贤听后猛然一惊,忙问道:“不知姑娘给这些女子多少工钱?你可知整个丰县又有多少女子家中无银粮缴税,这可是很大一笔钱!”

    “这个就不劳任大人操心了,咱们一手交人,一手交钱,你办好你的差,我做好我的事,各得其所。”罗云意与任泽贤说话的态度始终是站在平等地位上的柔和,同样的不卑不亢。

    任泽贤并没有因为他是官,她是民,或者她的说话语气而有所不满,只是罗云意的“各得其所”四字让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这明明是帮他解决了一件大麻烦,可他内心里总觉得这本是官员的分内事,结果却让一个局外人给帮忙解决了,显得官员也太无能了。

    不管怎么说,听说可以不出房州就能把这些女子换成银两,整个房州的大小官员自然趋之若鹜,不到三天的时间,罗云意的女子编织厂就签下了近四百张卖身文书。

    对于如何签订文书和管理这些女子都不是罗云意能帮上忙的事情,她还有最主要的事情,那就是让这些女子变得更有价值,让她们的双手能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五姑娘,这是陈嬷嬷先挑选出的二十名女工学徒,她们都是心灵手巧之人,而且多少都会一些刺绣手艺。”香菱让这些女工排成两排站在了罗云意的面前,这可都是陈嬷嬷精挑细选出来的,作为曾经将军府的管家嬷嬷,陈嬷嬷选人的眼光也是很毒辣的。

    罗云意大略扫了一眼这些女子,都是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只不过面色蜡黄,看起来就像营养不良,这年月农家女子能有一口吃的就不错了,珠圆玉润肯定是不可能的。

    罗云意让香菱把这些少女都带到一间已经打扫干净的大石头房子里,让她们都围坐在一起,然后发给她们每人一个竹制的小提篮,里面分别放着一对棒针和钩针,还有已经缠好的原色麻线团。

    “今天我先教你们钩鞋的几种基本针法和一些简单的图案,你们学会之后,每人再去挑选二十名学徒教会她们。”罗云意教学的过程中没有特意放缓手上的速度,如果这些人连眼力都没有,那也不值得她耗费任何心神了。

    好在,陈嬷嬷挑选出来的这些人也都是伶俐人,手上针线功夫也非一般,很快就能领悟罗云意所教的针法,甚至有三个心灵手巧的更会在针法花样上举一反三,这让罗云意大大松了一口气。

    四百名女工在大禹朝任何一个作坊来说都不是小数目,也都太过扎眼,更别说是房州这种落败的州城了,虽然很多人万分好奇梁老王爷一下子要这么多女子做什么,但无人敢问,也就任泽贤得到了答案,但他也被老王爷下令不要出去“胡说”,自然出了山围村就是三缄其口。

    作为丰县人人畏惧的捕头,范刚这段日子过得并不是很如意,首先他那位顶头上司的县令大人,看着弱不禁风柔柔弱弱很是好拿捏的样子,其实油盐不进,而且为人圆滑狡诈的很,还有他身边那位老管家也不是个简单人物,这让自己很多事情都无法顺利下手。

    好在自己也不是什么依仗都没有,至少想对付早已经不是名门贵族的罗家现在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了,壁冈山天龙寨的寨主孙天龙誓要血洗山围村,似是和罗家结下了血海深仇,府城布绣阁的曹掌柜好像也和罗家那位声名鹊起的五姑娘有了嫌隙,最重要的是那个一向不怎么看得起他的通判姐夫也恨上了罗家。

    罗家短短时间内就在永岭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迅速崛起,想想滋味楼每日的进账,范刚就觉得无数的金银在冲自己招手,什么大元帅、前丞相,即便是王爷、世子又如何,这里可是他的地盘,还是他范刚说了算。

    此时,范刚脸上露出贪婪而又狠厉的目光来,他可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早已经在那批送往山围村的女子中放了他的人进去,想来这两日他就能知道梁老王爷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了。

    只是,范刚还没等他的人把山围村的消息送出来,整个房州都知道了那些女子的去处,她们非常幸运地成了司空家在房州新开绣坊的绣女,统一住在绣园中,至于这绣园在何处众人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听说这些女子预支的工钱足以让她们抵税。

    很多对内情略知一二的人都觉得很奇怪,怎么司空家这一次开绣坊如此大手笔,一下子就是招收近四百名绣女,而且还是大禹朝最尊贵的梁老王爷出面,听说永岭总兵**和副总兵魏纵也是其背后的东家之一。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关于这四百名女工的猜测,而不管外人如何雾里看花,罗云意都没有丝毫在意,这家绣坊名义上是司空家的,其实真正的大东家是她。

    而对于罗家是这项生意的最大金钱受益者,林菀清一开始就有深深的不安。

    “娘,您这几日心神不宁的,是不是在担心爹和哥哥他们?”这天晚上临睡前,罗云意发现林菀清坐在灯前愁眉不展,还总是有轻轻的叹气声传来,她以为林菀清是在担心外出的罗震和罗勇瑄他们。

    “娘是不是吵到你了?!”自从丈夫离开之后,林菀清就和小女儿罗云意睡在一个房间里,罗云意的两个贴身丫鬟玉净、玉婷则睡在隔壁紧相连的小竹屋里。

    罗云意摇摇头,这几日天气越来越冷,独臂张他们盖院子的进度也缓慢下来,她都担心年前自家这院子不一定能盖好。

    自己和母亲林菀清所住的这间竹屋不算大,四周都用厚厚的麻杆草甸子围了个密不透风,但屋子里还是很冷,好在有自制的木炭烧着,多少能暖和一些。

    披衣下床,罗云意走到林菀清身边坐下,再一次问道:“娘,这几日你到底是怎么了?”

    林菀清深深地看了一眼小女儿,自从在海上遇到这个小女儿开始,她就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事实上十年前她就认为自己的小女儿不在人世了,十年来她虽然因此事郁郁寡欢,但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在荒无人烟的茫茫大海之上来个亲人重逢,当时的感觉激动、紧张、欣喜还有一丝陌生,而这丝陌生常常化作愧疚萦绕在她心间。

    这段时日与小女儿的相处让她渐渐从那丝陌生中走出来,可在永岭这短短时间内遇到的人和事又让过了十六年安稳孤岛生活的林菀清心忧不已。

    她很想找个人说说,可是丈夫罗震不在身边,老父虽尚在,但他们父女二人也甚少亲密谈心,几个儿女中虽大女儿贴心,但林菀清看得明白,唯有小女儿开智最早,心性也最为独立,或许能和她聊一聊。

    “意姐儿,你可知高产稻意味着什么?”林菀清眉间的愁绪轻聚。

    罗林两家的遭难本就透着不寻常,现在罗家又出了一个会种高产稻的人,即便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但在外人眼中,曾经作为重臣如今沦为阶下囚的罗家与此事牵扯上关系就处处显得异常了。

    “娘是在担心罗家再次成为众矢之的。”几乎在林菀清话一落口,罗云意就直指她话中的核心。

    林菀清听后微微一愣,小女儿比她想象的还要聪慧,她点点头,现在的罗家也好林洪文也好,早已经成为了他人唾弃的对象,如果此时贸然崛起,势必会引起他人的强烈关注,就是帝王也会疑虑重重。

    别看现在皇帝一副对罗林两家宽厚的样子,一旦高产稻失败或者发现罗林两家有什么不妥,林菀清相信等待自家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意姐儿,你在海岛长大,年纪尚幼,有很多事情还看不明白,虽说是因为海盐之事引来了老王爷他们,但事情远飞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千万不要认为手中有了所谓的筹码就万事大吉或者行事说话没了章法,不要轻易相信人心,当然也不要对人心失望,这世上总是好人多的。”林菀清慈爱地摸了摸罗云意的头发。

    “娘,我明白你话里的意思,其实我很清楚,不是因为我本事有多厉害才吸引人家王爷、世子、总兵和大富商上杆子和咱家做买卖,而是他们正好需要一个机会相互扯上关系进而结成同盟,罗家要想查出当年的真相,单打独斗肯定是不行的,这也是爷爷和外公为何赞成我与其他几家合作的最主要原因,罗家只有成为这个同盟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才会有更多的外力可以借用,这也是我目前正在做的事情。”罗云意很清楚自己做事的目的,想着总有一天她会离开这里,能为罗家多做点事情总是好的,权当她这个“外来者”补偿原主的血脉之情,要知道她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

    “你能看得如此透彻,娘的心就安不少!”林菀清欣慰地笑了一下,之前她就是担心罗云意会因为和几家的合作变得自负起来,因为她看起来太聪明,而太聪明的人往往容易把他人看成笨蛋,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聪明的被所谓的“笨蛋”耍的团团转,她的爹林洪文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梁老王爷、**、魏纵和司空绍那些人各个都是深不可测的老狐狸、笑面虎和得罪不起的煞神,绝对不可以被他们的外在表现轻易地迷惑了心神,否则罗林两家只会再次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拿捏和宰割。

    通过母女这一番话也让罗云意对林菀清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她这个古代娘亲的见识和睿智恐非一般寻常后宅妇人可比的,胆量也不小,要不然也不会堂堂的丞相府大小姐不做而和她爹私奔。

    **所说的人终于在初冬的最后一天来到了山围村,而这天也是那三分高产水稻意外收割的日子,就在半个月前,谁都没想到天空会放晴,并且接连十几天都是暖阳高照的好日子,水稻大棚里的那三分水稻和之后种上去的蔬菜在冬天的第一个月里就像喝足了营养水似得疯长,这也是罗云意没有想到的。

    按照她之前的预计,因为秋雨季和寒流期以及又临近冬天的原因,这三分水稻的生长期必定会延长,却没想到因为老天爷很给面子的放晴,高产水稻收割的时间和在现代所使用的时间是一样的,甚至还更为缩短。

    水稻成熟最高兴的莫过于梁老王爷,看着那沉甸甸压弯枝头的稻穗,山围村常常能听到他老人家爽朗至极的笑容,连带着对罗良承和林洪文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你们两个说说,这三分水稻能产多少稻米?”站在水稻大棚里,梁老王爷喜滋滋地问陪同在身侧的罗良承和林洪文道。

    经过这段时日罗云意有意的药酒治疗和食补,罗良承和林洪文的身体渐渐都恢复过来,又加上心情愉悦,早已经没了之前的灰败神色,而是红光满面。

    “老祖宗,这怎么也得有两百斤!”不擅农事的罗良承看着此时正被高大宽和罗云意用镰刀收割下来的稻穗笑呵呵地说道。

    “不止,不止!”林洪文略一沉思说道,“最起码也要有三百斤!”说完,自己也是吓一跳,这三分土地的产量可比大禹朝最好年景的亩产稻米量还要高了。

    听完林洪文的话梁老王爷很是赞同地点点头,这三分水稻的产量三百斤只会多不会少,当初罗云意说亩产千斤所有人都觉得是天方夜谭,现在事实就摆在他们面前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罗云意正在亲手收获自己这三个多月的成果,听着梁老王爷三人对于产量的预估,她颇有些得意地笑了,因为亩产千斤是她当初故意说低的,在现代一般水稻产量都能达到一千五百斤左右,而她改良后的高产水稻即便在秋冬之际也能达到近两千斤左右。

    最让她意外的是,也不知是不是那些稻种在空间存在过的原因,结出的果实竟比她拿出的现代原种还要饱满些,这产量说不定还会给自己一个惊喜。

    果不其然,当最后产量由高大宽亲口报给梁老王爷的时候,他老人家哪怕定力再强也忍不住昏了过去,竟然有七百多斤,比之前预估的多了一倍多。

    “老王爷不会有事吧?”这产量还好与罗云意想象的没有差太多,不过她也惊异于在古代这种贫瘠的山地中栽种产量会如此惊人。

    说起来就连她从空间里拿出来的普通蔬菜种子也十分适应这里的环境,无论是不是在大棚里试种,长势和产量都非常吓人,比如那三亩也快要收获的秋季大白菜,不过是当初罗云意随意从空间里拿出来的普通白菜种子,想着如今要养活的人多,罗云意就多种了些,没想到这些白菜如今各个长得又大又壮,亩产量估计要达到一万五千斤左右。

    高产稻的存在知道的人并不多,但那三亩大白菜就在罗家竹屋的不远处,山围村每天进进出出那么多人,早就吸引了不少人惊讶的热切目光,好在山围村有不少“名人”坐镇,倒没见什么人来询问,只是好奇的人越来越多了。

    “我没事,没事!”梁老王爷一晕倒罗云意就让高大宽赶紧做了掐人中的急救措施,很快他就醒了,醒来又问一遍稻米的产量,然后仰天大笑好几声,罗云意都担心是不是他被这个消息冲击的过大疯掉了。

    “老祖宗,您真没事?”罗云意可是答应过叶染修要好好照顾梁老王爷的,“您要淡定,这产量确实也在我的意料之外,不过全部脱壳之后产量估计就没这么高了。”

    “天佑大禹,这是天佑大禹!”梁老王爷眼神炽热地看向那些被高大宽装进麻袋里的稻米,“不,这产量太惊人了,就是全部脱壳之后这一亩稻米产量也会达到近两千斤,意姐儿,你诓我,你诓我!不过,你诓的好,太好了,自此后我大禹百姓终不受饥饿之苦了!”

    罗云意没说话,她觉得梁老王爷情绪现在太过激动不稳,高产的东西她种的多了,所以此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是等这位老爷子冷静下来再说她想先尝一尝这些稻米的事情吧。

    不过,看梁老王爷现在的样子,罗云意估计待会要说吃这些稻米,说不定老王爷会拿刀杀了她。

    高产水稻收割的整个过程都是在山里秘密进行的,而参与整个过程的人也都被下了封口令,三十名梁王府亲兵由高大宽亲自带领守着存放这七百斤稻米的竹屋。

    罗云意有些意兴阑珊地回到了村里,很显然她想吃新鲜大米的愿望被梁老王爷狠狠地拒绝了,老爷子说那是农神降下的祥瑞,是都要留作种子造福万民的。

    “我也是万民中的一份子,怎么也不先造福造福我,再说,什么农神祥瑞,还不是我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罗云意一路嘀嘀咕咕地往家走,这让早就等在路边的两个丫鬟疑惑不已,早上还高高兴兴出门进山的自家姑娘怎么回来的时候一脸郁闷之气。

    玉净、玉婷相视一眼并没有多问,赶紧迎了上去。

    “姑娘,郑大人请来的人到了!”玉净先一步走到罗云意面前出声说道。

    “什么人?”没有吃上新稻米,罗云意有些心情不爽,说话也没什么力气了。

    “是郑嬷嬷,育德苑郑嬷嬷!”说起来人,玉净显得有些小小激动,这让罗云意不禁侧目起来。

    她这两个丫鬟,玉净自来山围村之后就十分沉稳寡淡,即便是对她这个所谓的主子也只是在尽身为丫鬟的职责,并没有掺杂多余的感情在里面,但说起这位郑嬷嬷,她眼神发亮,唇角含笑,可见不是她与这位郑嬷嬷是旧识,就是这位郑嬷嬷名气不小。

    罗云意回到家中的时候,就看到一位五十岁上下仪容素雅整洁的老妇人姿态端庄地坐在自家客厅主位上,她的下首端坐着两位看起来气度不凡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只不过这两名妇人一个看起来温柔可亲,一个看起来冷漠严肃,而自己的祖母陈老夫人笑吟吟地坐在主位的另一侧正与那老妇人说话,自己的母亲林菀清则站在一旁在为那位老妇人恭敬地添茶。

    “意姐儿,快来见过育德苑的郑嬷嬷,她可是你母亲的师父呢!”一见罗云意小脚迈进来,就像唯恐她失礼似得,陈老夫人赶紧笑着给她介绍那名老妇人。

    罗云意没学过古代的礼仪,不过这段时间跟在林菀清和几个姐姐身边久了,一些基本的古代女子礼仪还是多少知道些皮毛的,所以她照葫芦画瓢地行了一个礼,虽无大错,不过那名严肃妇人看后不是很满意地皱了一下眉。

    “源哥儿没有说错,是个伶俐的孩子!”郑嬷嬷上下打量了一眼罗云意,这小姑娘见到生人镇定自若,神态自然中又藏着一丝谨慎与审视,的确与寻常同龄女孩有所不同。

    “嬷嬷说的是,夫君回到家中也总是夸赞这罗家五姑娘,说是个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妙人儿,来来来,快让伯母好好瞧瞧!”那名看起来温柔可亲的妇人很是亲切地轻手拉过罗云意笑着说道。

    “意姐儿,这是你**伯伯的夫人你戚伯母。”陈老夫人笑着说道,“旁边这位是你母亲在育德苑时的师姐,你要称呼一声郑姨母。”

    “云意见过戚伯母、郑姨母!”原来这位长相可亲的是**的夫人,怪不得和**一样是个自来熟,而严肃的这位竟是自己母亲的师姐,也不知那育德苑是个什么地方,怎么从未听自己母亲林菀清说起过呢。

    “师妹,这么多年你懈怠了!”郑雪梅眼神冷冷地瞟了一眼罗云意,又带些失望语气地对林菀清说道。

    林菀清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这个师姐十多年来挑剔冷然的性格倒是没变,而且对女子的规矩礼仪还是那么看重。

    “师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初就是个不听话的,可没少让师父和你头疼,更何况我早已经”林菀清顿了一下,又笑笑说道,“我这三个女儿性子虽不同,但住在海岛惯了,尤其是我二女儿和三女儿怕是野性难训,倒是我那大女儿和两个侄女是可塑之才,也不知师姐你现在收不收徒,你可一向最疼我了,如今我可是要厚着脸皮求一求的!”

    林菀清温婉的笑语里满是亲昵,但也能让郑雪梅听出她话中的请求,只是比起林菀清说起的那三个女孩,她对眼前这个林菀清嘴里所谓“野性难训”的罗云意突然产生了兴趣。

    陈老夫人和站在她身后的陈嬷嬷听林菀清这样一席话先是楞了一下,很快脸色就恢复了正常,她们从来没想过林菀清竟当面就让自己的师姐收徒的,要知道现在罗家的女儿还都是罪奴之身,根本没资格进育德苑,还有,她为何独独把罗思雪和罗云意撇开呢?!

    罗云意也有些不解,不过她很开心林菀清的说法,无论那育德苑是个什么地方,无论要跟着这位郑姨母学什么,她有种预感那一定不是她喜欢的。

    “你如今求她怕是不行了,她才被自己的徒弟摆了一道,是从京城躲我这儿疗伤来了,这徒弟再好她怕是也不敢收了。跟着我来的那几个老嬷嬷也都是育德苑出身的,就让罗家的几个姑娘先跟在她们身边学学吧!”郑嬷嬷慢悠悠地端起林菀清刚刚倒的热茶,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郑雪梅,又玩笑似得对林菀清说道。

    “师姐,怎么一回事?”林菀清诧异地看向郑雪梅。

    “没什么,不过是养了只白眼狼被咬了一口罢了。”郑雪梅看似无所谓的话语中还透着郁愤之气,可见她那徒弟把她伤的不轻。

    林菀清还想再问却被郑嬷嬷一个眼神制止住了,她也就换了一个话题:“既是如此,师父和师姐就莫要嫌弃这里简陋,不防在此地多待几天,也好让我弥补这多年亏欠。”

    “正是,正是!嬷嬷和雪梅妹妹既然来了永岭,自然是要多住几日再走的,怎么也要先尝一尝咱们意姐儿的手艺不是!”**的夫人戚氏笑道。

    罗云意很想撇撇嘴,她怎么感觉不但**好吃,就是他的夫人也有这种意向呢,没事总是惦记着吃的。

    于是,罗云意就被林菀清安排去厨房给客人做饭去了,好在,**答应的事情也已经办到了,这次郑嬷嬷过来带了十名老嬷嬷,都是育德苑出身,如今已经被戚氏送到了绣园那里。

    “玉净,育德苑究竟是什么地方?”在厨房做饭的时候,罗云意问给她打下手的玉净道。

    “姑娘,这育德苑乃是皇宫之中一处特别的存在,专门用来教授女子规矩礼仪之地,是太祖时德贤太后下旨所办,每三年选取一次佳女,每次只选出最优秀的三十名才能进入育德苑接受嬷嬷们的教导,而这三十名佳女一旦被选上日后前程自不必说,咱们大禹朝最尊贵的女人都是育德苑出来的,表现最差的佳女也能嫁给王孙公子成正室夫人。如果有机会得育德苑嬷嬷的教导,女子日后的婚事也会好说许多,就是夫家也会高看一眼。”玉净满脸的艳羡,当年她曾是官家小姐的时候也曾参加过佳女的考核,只可惜那时的自己太单纯,通往育德苑的路又岂非依靠美貌和才艺就能畅通的。

    “哦!”不过是个高级些的女子礼仪学院,而且估计还是个是非不少的地方,罗云意可对这个没丝毫兴趣。

    “姑娘万不可小看了育德苑!”听出罗云意对于育德苑的“不在乎”,玉净又立即多说道,“因为是天下女子闺德典范之所,名门贵女教养礼仪之地,所以育德苑出身的女子在外的名声都是极佳的,甚少有人敢诋毁育德苑嬷嬷教导出来的女子,这一次有这么多嬷嬷来到绣园,可是姑娘的大福气,更是那些女子的大福气。”

    “有这么夸张吗?”罗云意撇了撇嘴,三个女人都一台戏了,一个全是女人的地方,她就不相信会没有“异类”。

    “姑娘,育德苑可是天下女子人人向往之地。”玉净秀气的脸上有着一丝对罗云意的无奈。

    “她们向往的怕是进去之后能带来的荣华富贵吧!”连太后、皇后都出自育德苑,可见那个地方是有“专门用途”的,不然谁削尖了脑袋也要挤进去,罗云意倒是看得透彻。

    不管罗云意现在对育德苑有什么看法,郑嬷嬷一行人的到来可是令那些女工们欣喜若狂,虽然她们都是乡野村姑,但能得育德苑嬷嬷们的管教,就是为奴为婢她们也愿意。

    林菀清告诉罗云意郑嬷嬷冬日里最喜喝粥,于是她主要费劲熬了冬季养生暖身的杂粮粥,因特意放了山中采来的野蜂蜜,喝起来很是香甜可口。

    “没想到意姐儿小小年纪就有这样一手好厨艺,陈老夫人真是好福气!”一顿简单的饭食郑嬷嬷吃的很舒心,不由地再次打量了一下坐在林菀清身侧的罗云意,听说这小姑娘可是让梁老王爷破例不少。

    “嬷嬷夸赞了,意姐儿是个好孩子!”陈老夫人一脸慈爱地笑道。

    “嗯,是不错!”郑嬷嬷笑着点点头。

    郑嬷嬷、戚氏一行人并没有在山围村呆太久就离开了,不过她们暂住在**在房州府城的府邸,罗云意听林菀清说,郑嬷嬷她们打算在房州过了年才回去。

    对于郑嬷嬷带来的十个教养嬷嬷,不用其他人吩咐,林诚和陈嬷嬷就已经妥善安排好了,绣园也有专门的人管理,而且罗云意只需要在山围村将针法以及绣样教会自己的几个姐姐,绣园的其他事情就不需要她再操心了。

    只是,罗家在永岭的动作的确是有些过大,不但整个房州沸沸扬扬的,就是相邻的覃州和稍远些的浮州都有了不一样的动静。

    “听说最近司空家的人和房州永岭那边走得比较近?”覃州城内一处雕梁画栋的精美宅院内,坐在厅中主位的一名男子阴沉沉地看着站在面前低着头的另一名男子问道。

    “不错,前段时间司空绍专门去了趟永岭,和房州滋味楼定下了二十万斤的上等咸鱼,不过,据说那咸鱼百文一斤,这次他是看走眼了!”回话的男子有些幸灾乐祸。

    谁知,坐上男子冷哼一声,说道:“果真如此吗?我怎么听说那罗家出了个世外高人的弟子,引得梁老王爷都住在那里不回京了。”

    “这恐怕是世人谣传,也可能是罗良承和林洪文的不甘之举,不过是借此引得皇家与世人注意,好查当年旧案而已!”

    “这倒是有几分可能!”坐上男子沉思片刻说道,“昨日浮州巡海官李四升到了覃州,听说他在缉拿从海上而来的他国奸细,而那几个人和罗家也有些干系?”

    “大哥,那罗震一家正是从海上突然出现的,而李四升与罗家可是旧怨极深,你看咱们要不要推一推?”站着的男子抬起头露出奸诈的笑容。

    “不必,李四升是个有仇必报的小人,咱们许家就不要凑热闹了,只不过我听说房州那边山匪之祸严重,前段时间房州府城的一位指挥使被杀,如今那职位还空缺着。”坐上男子悠悠地说道。

    “小弟明白了,李四升也该换换地方了!”说完,那男子冷笑一声。

    远在永岭山围村的罗家人对于这些未知的危险自然是丝毫不晓的,罗云意更是无暇顾忌其他,虽说她打算这个冬季就窝在山围村与那些麻线打交道,却发现比起这些有个更严重的问题困扰着她,更确切地说是困扰着每一个人,那就是这个冬季严重的缺粮。

    她开办绣园的主要原因除了是帮助那些可怜的古代女人,就是希望能赚钱,但现在养活这些人都是很大的问题,因为就在大禹朝刚刚进入冬季开始,羌吴国就集结了二十万大军偷袭大禹朝的北疆驻地边城。

    如今的北疆与当年罗家军守卫的北疆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守疆的将领接连写了七封八百里加急奏折,请求皇帝出援军相助,而且粮草急缺,北疆军士快要挡不住了。

    曾经五十万羌吴国大军攻不进北疆一步,如今二十万敌军就已经连破北疆好几个城池,皇帝着急了,赶紧下旨派兵遣将,并派官员四处征粮,这让国内原本就高涨的粮价又急升起来,一时间民怨沸腾,渐有内乱之势。

    房州虽身处偏僻的南疆边陲,但因为今年东南沿海的那场大海啸,百姓们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永岭镇的滋味楼也不过是沧海中的一叶扁舟,能受益的人数也是有限的。

    罗云意手里的银两也是花的如流水一般,而且她现在就算拿着银子也不一定能买到粮食。

    永岭阴暗潮闷的天气笼罩在人的每一个毛孔里,冷冽的北风夹杂着冰凉的雪粒子砸在人的脸上,生疼极了。

    罗云意穿着厚厚的麻线编织的衣服,外边又套着麻絮做成的冬衣,像个圆滚滚的球一样窝在梁老王爷的竹屋门边,有些意兴阑珊的看着层峦叠嶂显得迷蒙蒙的远山,灰黑色的天空让她的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她身后不远处,梁老王爷正坐在藤椅上假寐,冒烟的炭炉上温着一壶茶水,淡淡的茶香怕是罗云意不愿起身离开的唯一原因。

    “唉——”罗云意再一次轻叹出声,她以前就最讨厌这种天气,不过在现代她可以窝在实验室里做实验,但是在这里,她什么都做不了,因为这边的冬天太冷了,就是有温室也和现代的差太多,前两天她实验栽种的蔬菜全都冻死了。

    “小小年纪哪里来的那么多忧愁!”梁老王爷眼未睁话先出。

    “老祖宗,我就不相信您不着急,听诚爷爷说,房州已经无粮可卖了,没有粮食,人还不得饿死!”没在现代经历大饥荒的年月,她倒是在古代有机会体验一把了。

    “你着急就有粮食了!”梁老王爷食指在藤椅上轻轻敲击了一下,“人各有命,我们只要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能做的、可做的,剩下的就只有看老天爷的意思了,是存是亡,自有天数。”

    “尽人事,听天命”?罗云意不清楚梁老王爷这会儿怎么如此看得开,但是她这个人一向信命不认命,唐老头用二十年的时间让她看清楚“命运”的存在,最后还把她弄到这么一个时空里,更给了她一个金玉空间,她不能就这样跟着命运的齿轮走。

    人生充满未知数和挑战才更有意思,这次她就偏要争上一争。

    “老祖宗,我小小年纪就种出了能在冬季收获的高产粮食,您——不觉得奇怪吗?或者,您心里认为我可能是个妖怪?!”罗云意有些试探性地转向梁老王爷笑着问道。

    躺在藤椅上的梁老王爷神色未变,只是笑笑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你是海外高人子弟呀!”

    “那您不会认为罗家有什么不好的企图?”罗云意又一次追问道。

    “这天下谁的忠心我都可以不信,但唯独罗家的我信,当年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罗家——是被冤枉的!”梁老王爷睁开眼睛语气坚定地看着罗云意说道。

    “那——如果我突然再种出来一些高产的东西,别人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会不会给我的家人再带来灾祸?”罗云意虽然不是个胆小鬼,但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出格表现”给罗家雪上加霜。

    “意姐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梁老王爷突然从藤椅上一跃站了起来,他相信罗云意这话不是随便胡乱说说,她一定意有所指,难道说她手里还有高产的粮食?

    “您先别激动!”罗云意也慌忙站了起来,“我就是那么一说,假设问问看,您想呀,我要是在这么冷的大冬天,不到一个月就种出亩产四五千斤的东西或者两三个月种出上万斤的瓜菜,别人会不会把我当妖怪烧了呀?!”说完,罗云意假装开玩笑式的嘻嘻笑道。

    没想到梁老王爷听后眼睛亮的吓人,直逼罗云意问道:“意姐儿,你你真能种的出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