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手工编织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七十四章: 手工编织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林诚见罗云意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想起之前自己作为丞相府大管家时在京城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人或事,他的心中就再也没有对禾苗他们这些老百姓的同情和对大禹朝官员的痛恨,现实就是如此,谁手中握有更大的权力,谁就更有机会决定事情的最终结果。

    世人都以为每日里高高坐在龙椅之上的那位手中握着无上的权力,殊不知当站在他下首的那些大贵族或者文臣武将们以各自的方式将彼此的权力相互结合时,他们的权力就比皇帝要大得多,虽然他们不是这个国家最高的拥有者,但这个国家的每一项决策如果没有他们的参与或者准许,到最后可能根本无法实施。

    皇帝只有一个人,而朝堂上明着暗着与他作对较劲的可不在少数,再说自从罗林两家出事之后,大禹朝的朝堂就开始被新帝大清洗,如今六七年过去了,他也不清楚现在的京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又是哪家欢喜哪家忧。

    林诚的沉默不答让张张嘴想说什么的钱如命又闭紧了嘴巴,论起政事,他一个闲散王府的小小账房先生可比不上曾经丞相府的大管家。

    “诚爷爷我不是一个小孩子!”罗云意看着神色幽暗的林诚说道,希望他多少能说一些皇帝为何如此做的理由,但换来的依旧是林诚的沉默,她也无奈一叹不再追问。

    现在罗良承和林洪文虽然知晓她聪颖过人,又跟着“沧游子”这位师父学了不少的本事,但因为她的实际年龄只有不到十一岁,所以他们还都把她当成一个小孩子,就连梁老王爷也只是把她当成一个聪明些的小孩子。

    这让身体里住着一个成人灵魂的罗云意极其无奈,虽然有时候她也会混淆灵魂与身体的落差,常常沉浸在十一岁小女孩的言行举止中“不可自拔”,但该理智的时候她就会变得清醒。

    从一开始她就很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时代会有很多让她无法认同的事情,她还想着自己接受能力很强,无论什么都能做到坦然面对,只是从在海上遇到那船远航的渔民开始,她的心中其实就已经种下了对这里百姓怜悯与同情的种子,而现在除了这颗种子,对于大禹朝的皇帝和那些欺压百姓的大贵族以及官员们愤怒的种子也在悄然萌芽。

    人一旦对某些人或事有了情绪,其心神自然会被其牵扯住,而罗云意一向又是个太过执着的人,只要她决定去做某件事,莫说是十头牛,就是千百个火箭也拉不回来,这次禾苗她们的事情她是要“多管闲事”了。

    只是,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管呢?且不论她如今实际年龄幼小,就是她罪臣之后的身份也让她在这个时空做起事情来颇为掣肘。直接与官府朝廷对着干肯定不是明智之举,而从银钱上直接帮助她们,虽能解决一时之困境,但并不是长久之计,再说就自己手里那些银子能救多少个禾苗呢!

    沉思了一会儿,罗云意猛然起身说道:“从现在起,你们三个就是我雇佣的女工,因为现在情况特殊,我可以先预支工钱给你们,别人问起来,就说你们是滋味楼的人。”

    禾苗三人没想到峰回路转罗云意会如此帮助她们,三个人感激地就跪下给她磕头,好在罗云意让玉净和玉婷把她们拉了起来,为了防止官差胡乱拉人,罗云意让她们先跟着自己回山围村。

    回到家之后,罗云意就去梁老王爷的竹屋去借稍好些的笔墨纸砚,梁老王爷也没问她要这些做什么,就让高大宽把自己常用的那套文房四宝给了她,而罗云意直接就在他的小书房里铺开白纸刷刷地闷头写了起来。

    玉净和玉婷都在外边守着,罗云意不许任何人进小书房,半个时辰之后,她拿着一封厚厚的信封走了出来,然后将这封信递给了林诚。

    “诚爷爷,可能要麻烦您去覃州一趟将这封信交给司空大掌柜!”这件事情交给别人去办罗云意还有些不放心,唯有交给林诚她才没什么担心。

    “好,我这就走!”林诚接过信转身就走了,并没有多问一句。

    走出梁老王爷的竹屋,罗云意又让钱如命去找**,希望由他出面给自己找一座足够大的院子,能住下千百人最好。

    很快,钱如命就回来了,**对他说就在距离流村十里远的地方有一处废弃的军营,虽然地方偏僻破落一些,但收拾收拾还是能住人的,而且莫说是千百人,就是上万人也住得下。

    “五姑娘,郑总兵说了,那个废弃军营虽然不是什么好山好水的风景之地,也不值什么银钱,但胜在地方足够大,相识以来他还没送过什么东西给你,这个地方就当个小礼物送给你了,地契他都已经让人去衙门办了,相信很快就会送到山围村。”钱如命虽然没见过那个军营,但想着能住下万人的地方肯定不小,这次**大方送礼,让他多少因为上次分成造成的心理伤害得到了微微地缓解。

    “那我现在可以去看看那个地方吗?”罗云意没有拒绝**的“礼物”,因为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对于**来说也算是名利双收的好事。

    “让大宽陪你去吧,他知道那个地方!”这时,一直坐在院中饮茶的梁老王爷对罗云意说道。

    “嗯!”罗云意点点头,她想快点看到**说的那个地方。

    此时,天色渐晚,但罗云意却等不到明日了,于是,钱如命继续做起她的车夫,高大宽骑马在前,玉净和玉婷陪着她,一行人往**所说的废弃军营而去。

    十里的山路走得磕磕绊绊,但因为钱如命驾车技术还算不错,倒没有颠簸的难受,只是马车到了一个巨大幽深的山洞口就无法前行了,因为地势的原因,山洞里积攒了很多的水,马车过不去。

    幸好,得到消息的**早让人在此准备了竹排,等候撑船的是位老者,见到罗云意下了马车,他恭恭敬敬地对几人行了一礼。

    上了竹排顺水而行,穿过狭长幽暗阴冷的山中隧道,豁然开朗的眼前是一大片杂草丛生的谷中平地,平地之上竟然是一排排看起来时间久远的石头房子,而且还有几条交叉的小河小溪纵横其间,虽然荒草几乎把石头房子掩盖住大半,但就像**说的那样,收拾一下这里可是能住不少人的。

    站在一处山坡上往远处望,罗云意觉得**把这个地方说小了,在她眼睛所能望到的尽头还能看到一排石头房子,真不知道当初是谁想到要在这个地方建立军营的,而且盖得还都是结实的石头房子,想着这一切从今往后都是属于自己的,没来由地罗云意一阵心潮澎湃,她还从没有拥有过这样大片的土地呢。

    “五姑娘,你要这么个地方干什么?用来种地吗?”钱如命好奇地看了一眼罗云意问道。

    罗云意摇摇头,闭上眼睛很是享受地深深吸了一口这里的空气,清清凉凉的沁人心脾,舒服极了。

    “钱大叔,你不觉得只开一家钩鞋铺子太单调了吗?”罗云意看着钱如命笑了笑,“既然要开店,那咱们就开一家更大的铺子吧!”

    从罗云意无比清亮的眼眸中,钱如命看到了一种无法比拟的耀眼的自信和坚定,这让他也感受到一种久违的热血在心中升腾起来,无论做什么似乎都有使不完的力量。

    “五姑娘,你说做什么咱们就做什么,老钱我愿意肝脑涂地,绝无怨言。”钱如命非常认真地看着罗云意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那咱们就开始吧!”罗云意欢快一笑,钱如命的信任让她对未来要做的事情更添了信心。

    “嗯!”钱如命也跟着很是豪气地笑着答应道,不过,很快他就微微苦笑一声问道,“可是,五姑娘,咱们到底要开始做什么呀?”

    “咱们就在这个地方开一家女子手工编织厂!”不是说大禹朝富人家的钱最好赚吗,那她就为那些整日里醉生梦死、歌舞升平又钱多的没处花的贵族老爷、夫人和公子小姐们找一个散钱的好去处。

    “女子手工编织厂?”钱如命、高大宽、玉净和玉婷都是一脸疑惑地看向罗云意。

    “没错,就是女子手工编织厂!”罗云意尤其强调了“女子”两个字,这个时空不把普通人当人,更不把女子当人,而她就是要为这些可怜的女子们谋一条锦绣出路。

    再次回到山围村,天已经完全黑了,虽然夜幕之上无星月相伴而且一路上山风也吹得凉凉的,但是罗云意的内心深处却因为即将要做的事情觉得暖暖的。

    回来的一路上,几人都很沉默,罗云意是在心中计划着之后要做的事情,而高大宽和钱如命他们则各自陷入沉思之中,玉净和玉婷都保持了安静,但不时偷瞄一眼罗云意,尤其是玉净,清润的眼眸中都是罗云意的身影,在她冰封许久的内心深处似乎也因为今日罗云意特意强调的“女子”二字注入了一丝温暖的活力。

    虽然早已经入夜,虽然寒流期的冷冽还在继续,但山围村却无人入眠,每个人都在井然有序地做着属于他自己的事情。

    梁老王爷、罗良承、林洪文还有刚赶到的**、魏纵五个人主次分明地坐在罗家竹屋的院中,一旁点燃的麻油灯在灯罩里随着夜风忽明忽灭地闪着,似是在为晚归家的孩子指引着方向。

    罗云意他们的马车一进村,五个人脸上的神情就各自不同地变了一变,等到他们一行人回到罗家院中,**最先忍不住笑着问了起来。

    “意姐儿,地契我给你办好拿来了。那个地方怎么样?你还满意吧?”

    “嗯!”罗云意笑着点点头,“多谢郑伯伯,这份礼物我非常喜欢!”

    “哈哈哈,好好好,你喜欢就好!”不知为何,**就是特别喜欢罗云意这个小姑娘,要不是他家那几个臭小子都被自己的夫人给定了娃娃亲,他早就来罗家提亲了。

    “五姑娘,你要那个废弃军营做什么?”魏纵的眼神依旧让罗云意觉得阴冷肃杀,即便他问出口的话平静至极,但就是能让人后背一凉,不寒而栗,像是含着刀子朝自己射过来,仿佛一个回答错误,自己就会有性命之忧。

    好在,罗云意两世为人,也算久经人事,虽然心中难免会有些惧意,但表面上依旧镇定自诺。她知道,不仅魏纵想知道她此次的目的,就是梁老王爷他们也十分好奇。

    “我打算在那个地方与司空家合作开一个女子手工编织厂。”罗云意淡笑一声回道。

    “司空家的生意又不在房州,你找他家合作干什么,我这流村有罪绣坊,要合作也是咱们两家合作呀!”**笑着说道。

    “五姑娘,你可不能把梁王府给忘了!”钱如命始终记得自己是谁的奴才,这时候还是要为自家的两位主子谋福利的。

    “这生意魏家也要参与!”魏纵看了一眼罗云意说道。

    罗云意很想出口问一句这几人,是不是无论罗家做什么生意他们都打算插一脚?难道他们不怕还未脱罪的罗家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吗?他们就这么缺钱?罗云意一时猜不透这些人究竟打得什么主意,但她很识趣地没有出声,一个手工作坊听起来摊子不大,但她想想自己和大禹朝此时的处境,单和司空家一家合作怕还是有些难度。

    “意姐儿,先说说这生意你打算怎么和司空家做?”梁老王爷不意外罗云意做生意会找上司空家,聪明的生意人自然希望能找个靠得住的合作伙伴,只是看罗云意话语中的自信,似乎司空家一定会和她合作一样,这手工编织究竟是什么呢?

    “老祖宗,我听说最近房州因为几千罪民的涌入,官府不但提高了三成秋季赋税,对那些缴不起税的百姓还采用了‘以人代税’的方式,尤其是以妙龄少女来代替赋税。现在的国情在座的各位长辈比我都清楚,别说是加税,就是减税,这个冬天房州的百姓也不一定能安全熬过去,粮油米面的价格一路疯涨,百姓们除了卖儿卖女就是被逼成为流民,到时候恐怕会更乱。我师父曾言说:‘下贫则上贫,下富则上富’,我觉得其后还可加两句:‘下乱则上乱,下安则上安’,百姓们安居乐业国家方能兴盛。我知道一人之力有限,但师父一心教我本事,就是希望我不要辱没了他的教导,将他所教的本事用来造福大众。我始终是红尘俗人,比不得师父他老人家的苍生执念,惟愿尽其所能去帮帮那些可怜的女子们。”罗云意没有故作高深地遮遮掩掩,她将心中所思所想全都说了出来,即便这在外人看来多像她一个小女孩不自量力地“伟大梦想”,但没人比她更清楚,只要她决心去改变,那么一切皆有可能。

    一个未满十一岁的小姑娘语气平静地说出这样一番令众人震撼不已的言语,满屋之人皆是沉默下来,意外、惊叹、顿悟、疑惑、欣慰……无数的情绪交织在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这一刻,在他们的眼中,罗云意不再是一个犹如朝露般青嫩温润的少女,而是化身仙岛高人子弟,将笼罩在他们心头的乌云一层层地剥去,然后期待那夺人炫目的阳光普照下来,驱散人世间一切的阴霾。

    “既然,我不可能让官府收回成命,那么我打算雇佣那些少女做工,预支的工钱可以让她们暂时用来缴税,而与司空家合作,可以让生意越做越大,到时候我能雇佣的人也就越来越多,而且编织作坊需要大量的苎麻,百姓们也可以种麻养家,对于当地官员来说,所管辖下的百姓有活干有钱拿,自然就不会生乱,民安国安!”罗云意很清楚自己现在是在给几人画大饼,单靠一种手工业的崛起是不可能改变一个国家真正的现状的,但这却是一个好的开始,古语说的好“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现在她就要让这个时空的齿轮因为她跟着变一变,这也不枉她来到这里走一遭。

    人总喜欢在未经开发的处女地上留下自己的印迹,罗云意也不例外,她也想在这个时空留下些独特的东西,而那些从未在古代出现过的属于现代的东西无疑是最合适的。

    “好一个民安国安!好一个民安国安!”梁老王爷猛地站起身大声激动地说道,“意姐儿,官府那里你就不要担心了,一切都有老祖宗给你撑腰!”

    梁老王爷的突然表态让**和魏纵眼中俱是亮光一闪,两个人竟然很是默契地对看了一眼,然后**笑呵呵地说道:“意姐儿,那这次你就更不能丢下郑伯伯了,我手里不但有会武功的军汉,也有一些不错的妇人,别的不好说,但绝保不会让你的女子作坊里传出不好的名声来。”

    罗云意原本这次的编织作坊并没想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但**的话也让她不得不考虑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这个时空女子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的名节问题。

    一旦自己的手工编织厂开起来,到时候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出现,而她既然决定是以女工为主的作坊,除了要解决她们经济上的问题,也要注重维护甚至提升她们的自尊和名誉,否则就违背了自己开办这个编织厂的初衷。

    “郑伯伯,你怎么就能确保那些妇人不会让作坊里传出不好的传闻呢?”据她所知,整个流村也只有罪绣坊里有几名严厉的妇人,听香菱说,这些妇人都是郑家的家奴,平时都是有**的夫人亲自调教的。

    **看着罗云意,故作神秘地一笑,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你就说同意不同意吧?”

    “如果伯伯你能说到做到,这门生意就有郑家一份!”其实单看**在流村对罗林两家的照顾,罗云意也不会在他提出来之后拒绝。

    “好!不过,人现在不在房州,最迟半个月,我会将人给你请过来!”**双手一拍,高兴地说道。

    请?罗云意疑惑地看他一眼,不过并没有立即追问,反正她关注的只是他的人能不能达到他此时所说的效果,至于那些人何名何姓住在何处,与她都是没有关系的。

    “魏家在京城福运街还有两间空铺子!”魏纵没看罗云意,而是瞟了一眼林洪文淡淡说道。

    “魏大人是打算送给意姐儿一间?”一听是京城最繁华富有一铺难求的福运街,林洪文脸上就露出了老狐狸似得笑容。

    “如果这生意有魏家一份的话!”这次魏纵是看着罗云意说的,他很清楚,罗家关于罗云意做生意这件事情是完全支持和放手的,而这个小姑娘也是个能做主的人。

    罗云意不清楚福运街是怎样一个存在,但林洪文看她那一眼意味深长的笑容,以及微微冲她点点头,让她明白这间铺子还是值得一个合作伙伴加入的,她不信魏纵,但她信自己的外公。

    “好呀,那就魏家也占一份好了!”罗云意说道。

    这样一来,原本只想和司空家合作的编织生意又添了梁王府、郑家、魏家三家,好在,她写给司空绍的信中并没有完全确定只有两家合作,相信他也会很欢迎这三家的加入。

    果不其然,司空绍一接到罗云意的信就和林诚快马加鞭地赶到了山围村,又听说梁王府和郑魏两家的加入,自然欣喜异常,很快五家就签订了合作文书。

    而此时丰县县衙后堂内,这段时日一直和上官因加税一事苦苦周旋的任泽贤接到了房州知府下发的公文,让他将所管辖之内“以人代税”的那些老百姓家的女子都送到山围村梁老王爷那里。

    一接到公文,任泽贤就和黎叔赶着驴车来到了山围村,他自是信任梁老王爷的为人,只是他也同时得知不但丰县“以人代税”的女子会被送到山围村,就是整个房州被家人代替缴税的女子都要送到这里来,人数足有三四百人之多,他只是不清楚梁老王爷要这么多农家女子做什么。

    将驴车停靠在村口大树下,任泽贤和黎叔步行到了梁老王爷的竹屋,他好奇地四周瞅了瞅,发现村子里的人数似乎并没有增加,那些送到这里的女子也不知被带往了何处。

    只是,梁老王爷此时并不在村中,而是在山里,因为那处水稻田一直都是禁区,所以任泽贤就被王府亲兵挡在了山外,直到梁老王爷亲自下令让他过去。

    任泽贤跟着王府亲兵到了山中,就看到一间很奇怪的大房子,房顶看起来竟是透明的,而且还有一排排卷起来用粗绳捆着的长草甸,罗家的小姑娘正从这所奇怪的房子里走出来,脸上还挂着不属于她的担忧表情。

    “意姐儿,怎么样?”跟在罗云意身后走出来的是同样一脸担忧的梁老王爷。

    “我没想到永岭秋雨季之后的寒流期会这样冷,水稻日照时间不够长,这样一来水稻势必会减产,而且成熟期怕是要延后。”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笼罩在迷雾之中的太阳,罗云意为自己的失算深深懊悔,怪她太过着急想要改变这里落后低产的粮食现状,幸好空间里还有其他品种的稻种,就算这亩高产水稻没有试种成功,她还能在来年春天种另一种更优质的稻种。

    一听到“减产”二字,梁老王爷心都纠在了一起,痛声问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罗云意苦笑一声,摇摇头说道:“除非老天爷大发善心将此地的温度升上去,太阳越毒辣,这亩水稻就会长势越好,产量也就会越高。”

    “老天爷?唉,老天爷!”梁老王爷长叹一声,就是因为老天爷不发善心,今年大禹朝的百姓才活得更加艰难,天灾**不断,想想即将到来的寒冬,他这心就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罗云意没有说话,老天爷的事情在科技落后的古代她也是一点儿办法没有,这里本就是靠天吃饭,虽然有温室大棚,但因为日照时间短弱,再加上这里的气候变化无常,如果再遇上大雪,恐怕到时候大棚里的东西也会被冻坏。

    虽然现实是残酷的,但她又很快重拾信心,只要有金玉空间在,只要空间里的那些种子不出问题,她就有办法改善这里落后的农业生产,一切种植计划也只能搁置在来年春天,这个冬季她决定主要做好女子手工编织这件事。

    任泽贤施礼向前,目光在罗云意身上短暂停留了片刻,这个小姑娘的本事在来丰县上任的路上他就从黎叔嘴里略知一二了,作为地方官,山围村和永岭镇上发生的一切,他自然关注的比较多,只是他做官这些年也很清楚,有些事情不是他想参与便能参与的,也不是他不想参与就不参与的。

    小小的七品县令虽然能做的不多,但他希望自己能护住一方百姓,只是丰县这里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光是县衙里一个小小的捕头和主簿,其身上就藏着不少的秘密,现在他不但要同上官周旋,更要和自己的下属玩心眼,还真是挺忙的。

    再说,丰县和房州其他的县镇不一样,它辖下的永岭本就是个特别的存在,这里有流放犯,有山匪,更有**、魏纵这样身份背景不容小窥的贵族,现在又因为罗林两家招惹来大禹朝的老祖宗和司空家这样富甲天下的大商贾,可以预见之后的永岭将不再平静,而这对他来说是挑战更是机遇。

    “任大人这时候过来有什么事情吗?”对于任泽贤,梁老王爷印象还是不错的,之前就在其他地方听说过此人清正廉洁、爱民如子的德名,只是因为得罪上官才被贬到丰县的。

    “回禀王爷,下官心有不明,今日特来解惑。”面对梁老王爷,任泽贤不谄媚不逢迎,不卑不亢,恭敬有礼。

    “哦?何惑?”梁老王爷走到竹屋前的藤椅上坐了下来,不等高大宽动手,罗云意熟练地给他倒了一杯热茶,梁老王爷端起来抿唇喝了一小口。

    “下官接到公文,知府大人让下官将无力缴税的百姓之女送到王爷这里,只是不知王爷要这么多女子做什么。”任泽贤态度诚恳,语气平和地说道。

    “老祖宗,不如让我来给任大人解惑!”罗云意给任泽贤搬来了一个竹凳子,梁老王爷示意任泽贤坐下,又对罗云意点点头,“那好,就让这孩子给你说吧。”

    “还请罗姑娘言明!”任泽贤说话的态度和语气并没有任何改变,在他眼中,罗云意也并不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姑娘。

    “为任大人解疑答惑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想先问问大人!”罗云意眼珠子转了一转笑着说道。

    “请问!”

    “大人觉得是清官难做还是贪官难做?”罗云意狡黠的双眼中看向任泽贤时有着点点戏谑。

    “自然是贪官难做!”任泽贤竟想都未想便答道。

    “这是为何?”面对任泽贤意料之外的答案,梁老王爷先忍不住问道。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