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大结局(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大结局(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秦观脸有些苦色地点点头,他告诉罗云意她离开刻州没多久,刻州就下了一场五十年难遇的大暴雪,谷地里的大棚全都被厚厚的积雪给压塌了,里面种植的冬季蔬菜也大多被冻坏了。

    “不过,今年刻州百姓大多种植的都是城主府的新型耐寒麦种,所以即便是暴雪,田里的冬小麦也没出大问题,而且还能缓解今春的旱情,想来今年小麦的收成应该不错”

    在秦观看来,虽然冬季蔬菜还有百姓的一些房屋因为暴雪受到了损害,但是最重要的冬小麦粮食却没出大问题,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也因此即便刻州遭遇了暴雪,百姓们也没有表现出过于悲观的情绪,反而感激上天让他们来年不用挨饿。

    “我先看看”罗云意听完秦观说完之后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如今已经是初春,但刻州到处还是积雪,山中谷地的积雪也不少。

    被暴雪压塌的大棚已经被长工们尽快地修复完整,大棚里也重新种上了各种蔬菜瓜果。

    如今天气已经回暖,隔着老远罗云意都能看到小麦地里那层惹人的绿色,不过麦地里还是能看到薄薄一层未化的积雪。

    罗云意仔细查看了破土的麦苗,幸亏这一季栽种的都是超级耐寒的麦种,否则刻州百姓就要饿肚子了。

    “我没想到刻州去年冬天会有一场大暴雪,虽然很多百姓种植了耐寒的冬小麦,但还有很多百姓种植的是以往的普通麦种,我会让城主府开仓放粮,另外你和周大人再将一批春小麦的麦种给那些受灾的百姓。”罗云意站起身拍了拍手上湿润的泥土对秦观说道。

    “老王爷说城主府和王府粮仓里的粮食现在都不多,已经给皇上写了折子,让户部调拨一批赈灾粮到刻州,而春耕在即,就算户部的粮食用最快的速度运到刻州,种植春小麦怕是时令上也来不及了”秦观有些担忧地说道。

    刻州这边的天气也是变化无常,说冷就冷,说热就热,虽然谷雨时节还没到,但已经快到了此地最佳的耕种时节了,现在好多农人都在翻耕土地,有的已经在田里开始栽种各种作物。

    “种子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来想办法,你现在就去找周大人,然后拿着我的城主令让刻州各地官员尽快统计出当地百姓需要的春季麦种数量,然后尽快来府城拉麦种”金玉空间里还有很多麦子,罗云意已经打算用它们来做刻州百姓春小麦的种子。

    “是”秦观应了一声就赶忙起身去找周大人了,他没有追问罗云意麦种从何处获得,既然她肯定地说有,那么就一定不会是空话。

    罗云意又巡视了一圈谷地里其他的作物,进了翻修之后的大棚里又看了看,这才走出了谷地重新回到了家中。

    “今天晚上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回到王府之后,罗云意找到叶染修说道。

    “什么事情”叶染修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罗云意,好久没见她这样如此正式的和自己说话了。

    罗云意轻声一笑,然后凑到了叶染修的耳边,低声地说了两句话,叶染修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笑着点点头,并趁机在她脸上偷了个香吻,罗云意则娇嗔地拍了他一下。

    到了晚上,叶染修带着罗云意消失在王府内,没人知道这夫妻两个一整夜去了哪里又干了些什么,但是次日一大早城主府的粮仓里就满是高产粮食的种子。

    秦观和周大人亲自负责春季小麦种的分派工作,在最佳耕种时节到来之前,尽量让更多的刻州百姓能拿到麦种。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罗云意将更多的心思放在了通宝码头的整修事情上,而环城河的建造则完全交给了叶染修来办。

    因此冬季里的一场暴雪,江水有些上涨,不过罗云意离开刻州之前就曾严令当地官员加固江堤,还派了专门的人盯着,天气回暖之后,加固江堤的工作便没有停止过。

    “王妃,这都是最坚固的石头,就算夏日里江水暴涨,也不会决堤淹到岸上的百姓的”这天,周正陪同罗云意巡视通宝码头看着已经加固好的一段江堤说道。

    就在罗云意和叶染修出使封峙国的时候,孝和帝已将将永良郡郡守周正升为了刻州知府,并命他全力协助罗云意和叶染修在刻州的一切事宜。

    “周大哥,加固江堤的事情有你负责我就放心多了,刻州春季干旱少雨,修建环城河的目的就是为了引流江水缓解旱情,但很多事情也要防患于未然,冬季有暴雪,夏季就怕有暴雨,老天爷的心情谁也猜不透,多一层保障总是好的。”自从知道刻州知府换了人,而且是换成了周正,罗云意对于刻州的很多事情就放心不少。

    “王妃说的是”周正点了一下头,跟着罗云意继续往前走,“通宝码头岸上的房子差不多已经修建好了七成,等到春季结束,码头这边就完成了”

    “现在码头上来往的船只多不多”罗云意瞅了一眼江面上,或许是春季的寒凉还未完全褪去,倒是不见有多少大型船只停靠。

    “因为冬日里那场暴雪,很多来刻州的大商船都被迫停在了稌州,现在天气已经回暖,那些商船正从稌州启程来刻州,过不了两日这江面上就会热闹起来”周正一边朝江面上远眺,一边笑着对罗云意说道。

    “等到这些商船到刻州之后,一定要把这些商人尽量留在刻州,让他们把刻州的货物带往大禹朝的各地,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些商人,刻州要想快速地发展是绝对离不开他们的。”罗云意对周正叮嘱道。

    “是,王妃”周正应道。

    从码头回来之后,罗云意又以刻州封主的名义给在东南浮州的北柳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尽快将浮州、刻州两地紧密地连在一条货物互通的商道上,只要这条商道真正地打通并活跃起来,那么不仅浮州、刻州两地百姓受益,这条商道经过的其他州县也会跟着繁荣起来。

    二月末的时候,涂凌带着桑玉儿从西南边疆辗转又到了刻州,当初两个人到了边城安和之后停留了一段时间,桑玉儿除了将桑家在边城的产业彻底变卖干净,又把自己父母的棺椁带回大禹朝桑家祖籍老宅安葬,在这期间涂凌一直和她在一起。

    患难见真情,两个人在运送桑玉儿父母棺椁的过程中也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感情自然也升温不少,等到刻州的时候,涂凌就笑嘻嘻地对罗云意说他有城主夫人了。

    “怎么玉儿姑娘已经答应嫁给你了吗”很久之前,罗云意一直担心涂凌的性子很难找个人真心相爱,但姻缘有时候就是这样奇妙,在这世间总有一个人出现得时机刚刚好。

    “还没有”说到这个问题涂凌就觉得有一丝头疼,“原本她是好好的,可是听说我是冰尧城的城主,如今还是大禹朝的王爷,在大禹朝还有封地,她就变得有些疏远我了,如果是因为这样娶不到妻子,那我就不要那些身外之物了。”

    “听得出来你是真的喜欢人家,我想玉儿姑娘只是一时过不了自己的心结,我找个机会和她好好聊聊,你以后有人照顾,我们也就放心多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姐姐,即便是我娶了别的女子,你在我心目中也是最重要的那个人,而且我没打算回冰尧城,也不想去稌州,以后就在刻州呆着。”涂凌一脸认真地看着罗云意说道。

    “都是要成家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任性,除非冰尧城有新城主,否则你还是要回去看看的,至于稌州那是你的封地,没人逼着你一定要住在稌州,你喜欢住在刻州就住下去,姐姐很欢迎,你是姐姐的家人,就算你娶妻生子,咱们依旧是一家人,家人自然是彼此最重要的存在。”罗云意同样认真而诚挚地看着涂凌说道。

    “姐姐,谢谢你”这是涂凌听过的最温暖的话,曾经以为他的生命中除了自己的母亲和罗云意不会再进驻其他的女子,但上天让他遇到了桑玉儿,让他为了她牵肠挂肚,甚至还让他喜欢上她。

    他从桑玉儿的身上感觉到了久违的快乐,还有男女之间的那些担忧与苦涩,如果这就是罗云意常常说起来的幸福,那么他便不想将这份幸福从自己手里溜走,而是要紧紧抓住,他涂凌也是能得到幸福的。

    知道了涂凌的心思之后,罗云意很快就把桑玉儿请到了王府的后花园,如今春暖花开,梁王府的后花园除了花香阵阵,还有一些春季蔬菜勃勃生长。

    “玉儿姑娘,来到刻州这两天还习惯吗”罗云意笑着让桑玉儿在亭中坐下,两人的桌子上摆着一壶花茶,罗云意亲自给桑玉儿倒了一杯,桑玉儿显得有些受宠若惊。

    “习惯”桑玉儿说道。

    自从踏上大禹朝的国土,这一路上桑玉儿听到最多的便是罗云意这位大禹朝“农神”济国安民的事迹,百姓们更是处处对她交口称赞,而且那些传闻中亩产千斤甚至万斤的东西在大禹朝竟然真的存在。

    她对罗云意早已经有了崇拜之心,而且又听涂凌讲了很多她在厨艺上的过人之处,自己这次之所以跟着涂凌来刻州,除了当初罗云意说的那个提议让她心动,还有她想拜罗云意为师更加专心地学习厨艺。

    “习惯就好”罗云意喝了一口花茶,清润爽口,然后又抬头看向桑玉儿,“听涂凌说你打算在刻州开一家酒楼东西大街上倒还是有两间空铺子,不过店面有些小,你可以先看看,如果觉得还行,就先开一家小点儿的酒楼,租金我可以算便宜些给你,东西大街上的生意还是不错的”

    “回王妃的话,民女是有这个打算,只是不知租金是多少”桑玉儿手里其实没多少现银,为了将父母的棺椁拉回祖籍安葬,又不愿接受涂凌钱财上的帮助,所以她变卖所有家产后如今剩下的银子已经不多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恐怕你要问府里的账房先生了,他应该会给你一个公平合理的价格”罗云意并没有直接说要把铺子直接给桑玉儿,也没说要低价卖给她,因为她很清楚桑玉儿有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无论是她还是涂凌在钱财上的帮助都不会接受的,“玉儿姑娘,今年芳龄几何可曾许配人家”

    桑玉儿听到罗云意这样问,明显一愣,但随即便明白了些什么,抿了一下唇,说道“回王妃的话,民女今年十六,未曾婚配”

    “玉儿姑娘,你这次回到大禹朝祖籍老家还有什么亲人在吗”罗云意紧接着又问道。

    “没有了”桑玉儿有些伤感地摇了摇头,如今这世上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人了,但即便这样,她也会好好活着的。

    “很抱歉,我无意提起这些让玉儿姑娘你伤心,只是我那不成器的弟弟也到了该成家的时候,玉儿姑娘是聪明人,这一路上你们也共患难同生死,应该清楚涂凌对你的心意。我这个人觉得拐弯抹角说话实在太累,如果你们郎有情、妾有意,那么就不要辜负了大好的时光,赶紧成家吧”罗云意直接对桑玉儿把话挑明地说道。

    “王妃,民女配不上他”桑玉儿有些自卑地低下了头。

    “先不说配不配得上,你对我说句实话,你喜欢涂凌吗”罗云意让桑玉儿把头抬起来,她希望桑玉儿能看着她的眼睛说。

    “喜欢”桑玉儿这次没有犹豫目光坚定地看向罗云意,“可是”

    “没什么可是”罗云意直接挥手打断了她,“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就会排除万难和那个人在一起,反之因为身份、地位、财富而衡量喜欢价值的人,这喜欢就有了杂质,会让人错失真正的幸福,玉儿姑娘如果你真的喜欢涂凌,希望和他过一生一世,而他也喜欢你,那么就不要在意他是城主还是王爷,是普通人还是乞丐,喜欢就喜欢,管他是谁”

    不知为何,听到罗云意这直爽又霸道的话,桑玉儿情不自禁地笑了,而这番话似乎打开了让她痛苦的心结,或许自己也应该痛快地活一回,不为什么别的,只为了自己的幸福。

    “你笑了,是不是代表就同意了”罗云意从桑玉儿的脸上看到了她的释然。

    “民女单凭王妃做主”桑玉儿羞涩地说道。

    “看来咱们王府又要办喜事了”罗云意笑着说道,顺便瞅了一眼不远处的某一个地方大喊一声,“臭小子,以后可不准欺负人家姑娘”

    “知道了,姐姐”远处传来涂凌畅快的大笑声,而听到他的笑声,桑玉儿的脸就更红了。

    三月初的时候,司空绍、吴宝和罗勇峰、彭钊、司空绍一行人也先后从京城来到了刻州,同时孔若飞和郭林也游历一番归来,而随着这些人到来之后,还有一人也来到了刻州,那就是太子叶祁,随同他一起来到刻州的还有巡查御史任泽贤。

    “修哥儿,意姐儿,咱们又见面了”叶祁和任泽贤这次是微服出巡,叶祁也只带了两名贴身侍卫,任泽贤只带了一个贴身小厮。

    “不知太子殿下和任大人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快请进府”罗云意站在王府大门外,一边说着客气话,一边笑着请两个人进门,这两位还真是稀客,不知这次是专门到刻州,还是路过呢明日周末有事,请假一天,谨请见谅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