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以利诱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以利诱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接下来的两天,封峙国的国君狄莽并没有立即接见罗云意等人,而是派封峙国的大臣到了驿馆,告诉他们在封峙国的除夕宫宴之上才会正式接见罗云意等人,这期间希望使团在上京能够玩的愉快。

    来到人家的地盘上便是客人,自然客随主便,罗云意一行人也趁此机会在上京城里开始了自己的赚钱计划。

    “这盏八宝玻璃莲心灯我出价一百万两”夜幕降临之后,在封峙国一处隐蔽的地下黑市里,几个男人围着一盏正在点燃的玻璃灯叫着自己的价码。

    “我出价一百五十万两”另一个人说道。

    “两百万两”第三个人狠声说道。

    “我只要金银珠宝不要银票”这时,屋内身影隐藏在暗处的一个声音说道,“而且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没问题”叫价的几人看看那盏灯又看看暗影里的人说道。

    最后,桌上的八宝玻璃莲心灯以三百万两的价格被人买走,而很快暗影里的人又拿出来另外一件更为精美的玻璃制品。

    与此同时,封峙国皇宫一处大殿之内,烛光有些幽暗,一位身穿内侍大总管衣服的男子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他看起来五十多岁,面目白皙的有些异常,神情冷厉地看向跪在地上有些战战兢兢的小内侍,此人便是封峙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内侍狄明奇。

    “你说最近这几天那位大禹朝的梁王妃都在黑市里卖玻璃制作出来的东西”狄明奇声音有些尖利但并不刺耳,但说出口的话很有威压感,让小内侍头都不敢抬。

    “回大总管的话,正是仅仅三四天的工夫,她在黑市就已经赚了几千万两的银子”小内侍手有些发抖,不知是被眼前的狄明奇吓得,还是被罗云意赚钱的可怕程度给吓得。

    “几千万两”狄明奇脸上同样闪过不可思议之光,对于大禹朝这位“农神”梁王妃他可是做了很多调查的,当然也知道她在大禹朝本就是一个很会赚钱的人,“有喜欢的东西就好”

    等到那位小内侍哆嗦着走出去之后,狄明奇又喊了一个内侍进来,让他将一张请帖送到驿馆之内。

    罗云意接到狄明奇请帖的时候刚从黑市回来,她倒是不担心自己财物会有失的问题,哪怕是把封峙国的银子都赚完,金玉空间也可以放得下。

    “狄明奇要单独见你”叶染修拿起狄明奇让人送来的请帖看了看,上面只邀请了罗云意一人。

    “你觉得我该不该去”罗云意看向叶染修问道。

    也不知道狄明奇这个老太监是怎么想的,把持朝政也就算了,还操心那么多不该操心的事情。

    “他既然下了请帖,应该不会对你怎么样不过还是要小心一点儿,我陪你一起去”叶染修终究是不放心罗云意单独去见狄明奇。

    “也好”罗云意回道。

    就在封峙国国君狄莽举行宫宴的前一天,罗云意和叶染修在上京城内的一处宅院内见到了封峙国大名鼎鼎的内侍大总管狄明奇,而这处宅院正是封峙国的皇帝狄莽赐给狄明奇在宫外的宅子,有谁能想到,这位大内侍还是封峙国的国公爷。

    “梁王,梁王妃请坐”狄明奇今日穿得并不是内侍衣服,而是符合他国公爷身份的衣袍。

    “多谢狄国公”叶染修也表现得很客气,罗云意则跟着轻轻回了一礼。

    三人分宾主坐下之后,狄明奇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位在封峙国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并没有罗云意之前想象的盛气凌人或者因为是内侍给人阴骘的感觉,反而表现得平静自然。

    不过,罗云意也感觉得到这种平静只是表面的,眼前这位狄国公绝对不像他表面表现的这样,最初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她只觉得后背有些凉凉的,这绝对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

    “两位都是大禹朝最尊贵的人,此次能来到我封峙国真是我国之荣幸,听闻梁王妃乃是农神转世,一双巧手能种出万斤高产之物,即便是在严寒冬日也能让百姓种出无数的蔬菜瓜果,乃是真真正正的大司农,令人佩服不已”狄明奇开口就是对罗云意的一顿夸赞,说起这些时,他的眼中闪过亮光,如果罗云意是他封峙国的司农官那可真是太好了。

    “狄国公谬赞了,不过是多看了一些农桑方面的书籍,又在田里多试验了那么几次,我哪里是什么农神转世,都是大家过赞了”罗云意谦虚地说道。

    “不不不,梁王妃的本事天下人有目共睹,现在诸国谁不知道大禹朝粮仓丰盈,旧粮未完又添新粮,我封峙国若是有梁王妃这样的高人相助,百姓们冬日里何苦要饥饿难耐。”狄明奇眼有深意地看向罗云意说道,同时脸上还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

    “狄国公说笑了,我哪里算什么高人”狄明奇这是要公然挖大禹朝的墙角呀,罗云意已经认定自己是大禹朝的人,所以“卖国贼”这样的事情她可是没打算做的。

    “不,我没有在说笑”狄明奇脸色一怔,然后对外边喊了一声,“把东西抬进来”

    随着他这句话落音,就见有人抬着几个大木箱子走了进来,然后把箱子都放在了屋中间,一共是十个大箱子,排成了两排。

    “打开”狄明奇对抬箱子的领首之人吩咐道。

    叶染修和罗云意对视一眼,就见十个箱子打开之后,第一排五个箱子全是闪瞎人的金条,第二排五个箱子全是各种珠玉宝石,一般人见到这些肯定都被惑了心智,但他们夫妻心中警惕感却是同时上升了。

    “狄国公这是何意”叶染修只扫了一眼那些金条和珠宝就淡淡地看向狄明奇问道。

    “梁王,梁王妃别误会,这不过是我对两位的一点儿敬意,小小薄礼算是交个朋友,以后免不了有麻烦到两位的地方。”狄明奇别有深意地看着叶染修说道。

    “狄国公这份薄礼恐怕我们夫妻不能收,咱们日后似乎也没有彼此需要麻烦的地方,此次出使封峙国结束之后,我们夫妻便不会再过问朝中之事,所以你选错了朋友”叶染修直接拒绝道。

    对于狄明奇这种阴损的人,叶染修认为既然不打算和他假意周旋,那么直接说明白比较好,做明面上的敌人或对手比笑着捅对方更节省彼此的时间和精力。

    “我倒是不这么觉得”叶染修的拒绝并没有让狄明奇变脸色,他反而露出了笑容。

    紧接着狄明奇又让人抬了十个大木箱子进来,这次直接就是十箱金条,而且他自己还掏出了一个铁制的长木盒子,然后打开让人放在了叶染修和罗云意的面前,里面静静躺着三枚赤金令牌,令牌上刻有“吴”、“吉”、“察”三个字。

    罗云意不明白这三枚令牌是什么意思,但叶染修却是知道的,这是封峙国吴州、吉州和察州的城主令牌,封峙国以“城主”治理州县,而代表城主最高权力的便是城主令,有了这三枚令牌,这三个州无论大小官员和百姓都要听手持令牌之人的号令。

    “梁王觉得这份礼可厚一些”狄明奇虽然请帖上邀请的是罗云意,但他今日最大的目标却是叶染修,只要拿下叶染修这块最难啃的骨头,罗云意这个女流之辈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狄国公,你是不是忘了我乃是大禹朝的王爷,你拿出封峙国的城主令是何用意”叶染修的脸色冷了下来,狄明奇的这种行为他觉得是在羞辱他,即便他不是大禹朝的王爷,也不会到封峙国来为他们卖命。

    “梁王何须生气,你在大禹朝的处境我还是知道一些的,虽说梁王府深受帝王恩宠,但你有志难申,做事情难免会畏手畏脚,外人都说你经过一场江湖厮杀人废了,但我可不相信,只要你和梁王妃愿意助我一二,这封峙国的天下便是你我两个人的,等我们百年之后,这封峙国便可以是你儿子的,做皇帝可比做臣子要有趣的多”狄明奇一双眼睛紧紧锁住叶染修说道。

    “狄国公,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就不怕你们的皇帝砍你的头吗”罗云意觉得狄明奇真是太嚣张了,竟然毫不顾忌地说出这样的话来。

    “哈哈哈哈,我怕什么,即便是当着皇帝的面说又如何”这时的狄明奇恢复了他身为封峙国最高掌权人的霸气和自负,有些不屑地看了一眼罗云意。

    “狄国公是觉得我叶染修看起来很傻吗”叶染修语气也变得冷硬起来,“你在封峙国位高权重,封峙国国君尚在,他膝下更有不少皇子,你不选择那些容易被你掌控的皇子却选择我一个敌国的王爷,这不免会让人生疑”

    “那些废物不配坐上那把椅子,这天下我看来看去,就你最合适”狄明奇看向叶染修的目光带着浓厚的兴味,然后又看了罗云意一眼,“更何况你还有一个世外高人教出来的妻子。”

    “狄国公今日这番话我当没听过,我对做皇帝和皇帝的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事实上,我连这个梁王都不太想做,天下事和我关系不大,我现在只关心我自家事。如果狄国公没有其他的事情要说,我们就先告辞了”叶染修现在不清楚狄明奇今日这一番“以利诱之”真假试探有几分,不过他说的这些话却都是真的。

    “两位请便吧”听得出叶染修语气里的坚决,狄明奇的神色也只是变得更加幽暗而已,不过他也没有继续强留两个人,也没有逼着他们收下自己的“薄礼”。

    走出国公府的大门上了马车,罗云意还有些一头雾水,她不明白狄明奇干嘛要把她也拉进来,像这种商讨着“谋反”的事情他不是应该和叶染修私下里说吗难道是越明显的地方越不易被人察觉

    “这个老太监怎么知道你会和我一起来见他今天他明显是冲着你来的,而且一张口就有些吓人,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难道不是应该他想做皇帝吗如果他真的了解过你,就应该很清楚用金条和珠宝是诱惑打动不了你的,就算给你做三个州城的城主,你也不会背叛大禹朝的,他是有什么更大的阴谋还是太异想天开,脑子出了问题”罗云意这还是第一次有些猜不透一个人的心思。

    “就像我们之前查过他一样,狄明奇肯定也查过我们,而且看来了解得还比较透彻,他肯定猜出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单独来见他,而且今天他以重利诱之,目的绝不单纯,一个能把封峙国大权握在手里的内侍,他的心思绝对不简单。”经过今天这一番对话,叶染修就更不敢小看狄明奇了。

    “你说的对,他的提议看起来天方夜谭一般,但似乎又处处藏着危机和陷阱,一旦我们大意,很可能就掉进他设计好的圈套里。他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罗云意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想不通就不要想,暂时和他划开界限,不要招惹就是”叶染修笑着说道,其实他已经隐隐猜到一些原因,只是还需要证实罢了。

    “我知道,我不会主动招惹这个人的”

    罗云意现在只想着怎么捞银子,罗勇峰他们的商团早已经进入封峙国内,苍无念也已经带着人到了上京,现在整个上京城的富人们都知道了大禹朝的人带来了很多稀罕的货物,尤其是那种透明的玻璃制品,是他们从未见过的珍宝。

    回到驿馆之后,罗云意发现涂凌带着桑玉儿正在房间里等她,而且此时的桑玉儿眼中已经没了呆滞,而是变得清明起来。

    罗云意奇怪地看了一眼两个人,然后问涂凌“有事”

    “是这丫头有事找你”涂凌看了一眼桑玉儿,“我姐姐已经回来了,你有事就说吧”

    桑玉儿突然走到罗云意面前跪了下来,然后磕了一个头说道“民女桑玉儿恳请梁王妃助我,来世做牛做马玉儿报您恩情。”

    “你不是哑巴”罗云意诧异地看了一眼桑玉儿。

    “她身上的毒我已经给她解了,所以她现在能说话了”涂凌在一旁说道,他这句话引来了罗云意的侧目,也引来了桑玉儿的感激,涂凌假咳一声,显得有些尴尬起来。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叶染修说得没错,涂凌是真的看上人家了,“玉儿姑娘你让我助你做什么”

    “王妃,民女已经知道桑柔儿根本不是我的亲姐姐,她是封峙国的奸细,是内侍大总管狄明奇的养女,更是间接害死我父母的凶手,我不会放过她,也绝对不会放过害死我父母的真凶狄明奇,我只恳求王妃明日能带我进入封峙国的皇宫。”桑玉儿满脸恨意地说道。

    “玉儿姑娘,就算我带你进宫,你也未必能杀得了狄明奇,而且无论你成不成功,大禹朝的使团都会跟着受到牵连,所以你这个要求我没办法答应。你要报仇的急切心理我可以理解,但这世上要报仇的方式不是只有杀人一种,从你刚才的话中,我听出了你的决绝,但你的命未必能换来狄明奇的命,明日你不应该进宫。”罗云意很诚恳地看着桑玉儿说道。

    “王妃,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是明天或许是我接近狄明奇的唯一一次机会,宫宴过后使团就会离开大禹朝,而他的国公府我根本进不去,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接近他,然后杀了他。”桑玉儿带着哭声说道。

    “我都说你以后做我的专职厨娘,我就帮你杀了狄明奇,可你非要自己动手,你真以为杀人那么容易,就算让你进了宫,你打算用什么办法杀他你可不会武功”涂凌看着眼前这个傻傻的丫头不知为何又气又无奈又心疼,这种感觉之前还真没有过。

    “我会让他喝下毒酒的”桑玉儿已经想好到时候在宫宴上装扮成倒酒的宫女,然后亲自喂狄明奇喝下没有解药的毒酒,她已经为此准备很久了。因复查身体暂停一周更新,谨请见谅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