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生了生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生了生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十月二十二这天,京城飘起了今冬第一场雪,虽然只有细细的雪粒子,但是打在人的脸上也是冰冰寒寒的。

    京城繁华的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福运街的听书茶楼里依旧人满为患,不过一大清早的梁王府却有些人仰马翻,只因为不言不语大半个月的梁王妃出门不小心摔了一脚,幸好人没事,而且这一摔还把她给摔醒了。

    “意姐儿,你可是吓死娘亲了,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眼看还有一个多月罗云意就要生产了,林菀清整日里以泪洗面,她就担心女儿因为姑爷的昏迷也陷入魔障中出不来。

    “娘,我没事,这段日子让你跟着担心了,对不起!”罗云意是真心对眼前的林菀清还有那些不明真相关心她的人充满歉意。

    “说什么对不起,你和孩子没事就好,意姐儿,你可要坚强起来,整个王府还要靠你撑着!”林菀清疼惜地摸摸罗云意消瘦的脸庞,她这个小女儿太过命运多舛了。

    “娘,项爷爷已经给我诊过脉,孩子很健康,有谷雨在我身边怎么会让我摔着呢!”罗云意微微一笑对林菀清说道。

    “没摔着就好,你爷爷奶奶在家里听说你摔了一跤,都担心的不行,你四哥他们也非要吵着来看你,都让你爷爷给阻止了,说你现在最需要静养。”林菀清说道。

    “娘,你回去告诉大家,我真的没事,不管阿修什么时候醒过来,我以后都会好好活着的,我会等他的,他才舍不得把我和孩子还有太爷爷独留在这个世上呢!”罗云意平静地说道。

    “阿修是个好孩子,老天爷不会这么残忍的,他一定会醒过来的!”林菀清拍拍罗云意的手安慰道。

    之后的几天,又有好多人来探望罗云意,而罗云意始终表现得很自然正常,甚至在空闲时间里她开始处理户部的事情。

    “意姐儿,你快要生了,户部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朕暂时派别的官员代替你。”这天,孝和帝亲自身着便服来到梁王府,同行的还有身体渐渐恢复的太子叶祁。

    “皇上,就算您今日不来,明日臣也会前往宫中,臣现在的情况皇上想来已经非常清楚,阿修不知何时才能醒过来,就算是醒过来他的身体怕也是要休养很久,臣如今已经不想别的,只想守着阿修和肚子里的孩子过日子,所以,臣请皇上恩准臣辞官,自此只做这梁王府的女主人。”说着,罗云意将早就写好的辞官折子双手递向孝和帝。

    “意姐儿,朕知道你现在无心其他事情,只是这辞官折子你还是拿回去,户部和天下百姓还需要你,大禹朝还需要你这个‘农神’!”孝和帝拒绝了罗云意的请求。

    “皇上,我只知道现在我的丈夫需要我,我也需要他,我终究是一个女人!”罗云意苦涩一笑,“如今户部已经走上正轨,司农司里的司农官也能自己培育良种,我在与不在作用都不大了,即便强留我做户部尚书,以后我也没那个心力做好了,不能因为臣一个人坏了朝纲与规矩,皇上,您还是放了臣吧!”

    “意姐儿——”看着明显心灰意冷的罗云意,孝和帝如鲠在喉不知要说些什么了,明知罗云意说的没错,但准她辞官就是让这样一个传奇大才自此隐没在后宅之中了,这将是大禹朝最大的损失。

    “臣恳请皇上恩准臣辞官!”罗云意再一次请求道。

    “父皇——”太子叶祁看了看态度坚决的罗云意,又看向了孝和帝,“如果这是意姐儿现在所求的,您——就允了吧!”

    “你也觉得朕该准?”孝和帝挑眉看了叶祁一眼。

    叶祁没有回答,但他的沉默便是答案,孝和帝的眉头不由地皱了起来。

    “意姐儿不想做户部尚书,皇帝还在犹豫什么,以后她只是我梁王府的梁王妃,其他的事情莫要再来寻她了,国家大事自有你这个皇帝和百官管着,等到意姐儿生产之后,我会带着她和孩子还有修哥儿去刻州封地,以后没什么事情别来烦我们了!”梁老王爷从外边大踏步走进来直接对孝和帝说道。

    “皇爷爷,这怎么可以!”孝和帝似是被梁老王爷的话吓了一跳,就是叶祁也不由地抬眼吃惊地看向梁老王爷。

    “有什么不可以的!”梁老王爷态度威严地看向孝和帝,目光如电,“本王决定的事情什么时候更改过,修哥儿和意姐儿为大禹朝该做的都已经尽力做了,我梁王府也无愧于皇家与百姓,以后我们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又有什么问题!”

    “皇爷爷,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孝和帝出声解释道,但被梁老王爷挥手给打断了。

    “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总之,你准了意姐儿的辞官,年后开春我们便会离开京城前往刻州,以后朝堂事、江湖事再与梁王府没有瓜葛,我老了,也累了,只想享受一下这最后的天伦之乐,皇帝你连这个心愿也要剥夺本王的吗?!”梁老王爷突然目光一冷地看向孝和帝。

    “皇爷爷,朕可以准了意姐儿的辞官,但您没必要带着他们去刻州,刻州那个地方穷困之地不适合您居住,京城这里什么都有,宫中还有御医,朕已经广告天下招揽名医为修哥儿诊病,修哥儿一定会醒过来的!”孝和帝觉得梁老王爷带着叶染修和罗云意前往罗云意的封地刻州并不是明智之举,那个地方也不太适合养病和归老。

    “修哥儿能不能醒过来就看天意和他自己的造化了,你不用再说了,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好了,京城是好,但比不得刻州清净,我在刻州呆过几年,比皇帝你知道那里是什么情况。”梁老王爷以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

    这天下只有两个人说出口的话孝和帝现在不能拒绝和反驳,一个是他的生母魏太后,另一个就是眼前的梁老王爷,最终他这个帝王也只能妥协。

    “太子殿下,看来我们之间的赌局没办法进行了!”孝和帝离开梁王府之后,太子叶祁和罗云意私下又单独见了一面。

    “赌局已经不重要了,现在重要的是修哥儿能快点醒过来!”叶祁真心说道。

    “阿修一定会醒过来的!”罗云意看着他坚定地说道。

    “我也相信!”叶祁同样看着她说道。

    转眼便到了数九寒冬,两场大雪将京城变得银装素裹起来,罗云意将自己穿成一个球坐在床榻上悠闲地,自从辞去了户部尚书一职,又加上梁老王爷命令长风紧关梁王府的大门,很快整个王府又重新变得寂静起来,罗云意很怕到了开春,王府门外又会像当初一样长满荒草。

    “不知道眨眼,对眼睛可不好!”总是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装病,叶染修觉得这是他二十多年来做得最艰难的一件事情,他走近罗云意摸了摸她的肚子,“你什么时候才能从你娘的肚子里出来?”

    “你这个当爹的不用着急,快了!”罗云意算得预产期就是这几天,不过现在她的身体还没任何反应,吃喝正常。

    令罗云意没想到的是,她说“快了”还真就很快,当天晚上她的肚子就开始一阵一阵地痛,然后羊水就破了。

    好在莫娘早就找好了接生婆,项老也一直没离开梁王府,产房也是早就预备好的,罗云意那边一有动静立即便有人将她送到产房。

    “你干什么?!”房间内,叶染修一听到罗云意喊疼就腾地起身了,但是却被一旁守着的涂凌给摁回了床榻。

    “意儿要生了!”叶染修心急地看着涂凌说道。

    “我当然听到了,不过姐姐交代了,你必须是在听到孩子的哭声之后才能醒过来,然后我再把醒来的你送到她的面前。”涂凌笑呵呵地说道。

    罗云意将产房就安置在叶染修所在的房间不远处,现在隔壁产房里的各种杂乱声音他们这边都可以听得到。

    “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叶染修已经能清晰地听到罗云意在产房里的喊叫声,他突然想起上次晗影公主生产时凄厉的惨叫和危险场景,他很怕罗云意也会如此,所以全身都变得紧张起来。

    “等不到也得等!”涂凌出手阻止叶染修再次起身。

    “涂凌,别逼我动手!”叶染修又急又怒。

    “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涂凌挑衅地看了他一眼。

    就在两个人摆开架势想要动手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传来罗云意一声痛苦的叫喊,然后就听到有人惊喜地大喊道:“生了,生了!”

    “生了?”叶染修和涂凌相互对视一眼,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两个人脸上又同时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生了,生了!”寒冷的天气里,梁老王爷一直站在产房外边,听到屋内喊出的婴儿哭声,他激动地笑道。

    “恭喜老祖宗,贺喜老祖宗,是位俊俏的小世子!”莫娘亲自跑出来报喜,因为外边风大寒凉,孩子已经先抱到了产房隔间之内。

    “哈哈哈,好!意姐儿怎么样?”梁老王爷高兴之余还不忘问罗云意的情况。

    “王妃这胎生得很顺利,没受什么罪,现在正喝着补身的汤水!”莫娘笑着说道。

    “老祖宗,老祖宗,王爷醒了,王爷醒了!”这时,长风大叫着从外边跑进来。

    “修哥儿醒了?”梁老王爷脸上有惊喜,但仔细看这种惊喜可没有刚刚听到罗云意生了的惊喜大,似是他早有预感叶染修会醒过来一样。

    “是的,老祖宗,王爷好像是听到王妃的喊声和小世子的哭声就睁开了眼睛,涂凌少爷正带着他来这里呢!”长风急急说道。

    “胡闹,他身体还很虚弱怎么能来这里,快让他们回去,就说意姐儿这边没事,待会儿再让他们夫妻见面!”梁老王爷脸色一变冷声说道。

    “是,老祖宗!”长风转身又往外跑,却与背着叶染修的涂凌差点儿撞上。

    “老王爷,您还是让他们先见一面吧!”涂凌也不管梁老王爷怒瞪的眼,背着叶染修就直接进了产房,莫娘阻止都来不及。

    次日清晨,梁王妃寒夜生产、梁王醒过来的消息就在京城迅速传开了,原本冷清安静几日的梁王府又变得宾客盈门起来,就连魏太后、孝和帝和王皇后都亲自来了,想当初太子妃北雀生下小世子的时候也只是得了宫中这三位的诸多赏赐而已,人可是没到太子府的。

    “修哥儿,你终于醒了!”此时的罗勇霆一点儿看不出大病初愈的样子,外间传闻他身受重伤,全身多处骨折,但现在谁看他都比猛虎还要强壮精神。

    “是呀,终于醒了!”叶染修与他相视一笑。

    “项神医怎么说?”太子叶祁也在屋内,听到叶染修醒来的消息他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叶染修为了救他狠挨了江湖七煞两掌,救命之恩他是不会忘得。

    “五脏六腑受损,内力耗去大半,身体再想恢复之前那样怕是有些难了,要想长命百岁以后就不要太过费心神,更不要劳累身体,看来我是真的废了!”叶染修带些自嘲意味地笑道。

    “你本来就是个败家王爷,以后继续做你的败家王爷算了,富贵闲散人不比什么都强,反正意姐儿现在已经不是朝廷官员,你们正好去游山玩水,做一对人人称羡的神仙眷侣岂不快哉!”罗勇霆略带调侃地看着叶染修笑着说道。

    “你这个建议不错,只不过要等我儿子大一些才行,你觉得意姐儿现在舍得丢下孩子跟我去游山玩水吗?!”叶染修一扫脸上的失落之气笑着说道。

    “太爷爷开春可是打算带你们一家三口去刻州居住,那个地方虽不是游山玩水的好地方,但听说也有不少美景。”叶祁在一旁接着又说道。

    “你们要去刻州?那不是意姐儿的封地吗?”罗勇霆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叶染修他们要去刻州。

    “太爷爷一直对刻州很有感情,当初意姐儿失踪之后,要不是我前往东南之地,他就一个人去刻州了,京城虽好但一直不是太爷爷想养老归根之地。”叶染修对两人说道。

    “刻州有什么特别吗?我听说那个地方穷得很,不过因为意姐儿的关系,刻州百姓今年不用交税,想来生活会变得好一些吧!”叶祁是知道早些年梁老王爷带着年幼的叶染修曾在刻州住过一段时间,只是他没想到梁老王爷对刻州的感情会比京城还要深。

    “特别倒也谈不上,只是太爷爷很喜欢那里!”还有一点儿叶染修没有说明,那就是刻州曾是梁老王爷夫妇的定情之地,这也是梁老王爷一直念念不忘那个地方的最主要的原因。

    “那你们也不用开春就这么急着走,现在快要过新年了,孩子还没有满月,这么小就带着他东奔西走的,太辛苦了,再过一两年去刻州也不晚。”罗勇霆现在以重伤为由打算留在京城长一些时间,只要边疆无大事,他就打算以后做个闲散侯爷,其实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有神鸟在还怕什么路程和时间,刻州和京城也不过短短两三个时辰,大家以后见面并没有那么麻烦的!”叶染修笑着说道,他也觉得刻州是个不错的地方。

    “我怎么把神鸟给忘了!”罗勇霆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地说道,然后又看向叶染修,“你快点儿养好身体才好驾着神鸟带我们再去空中转一圈,对了,我那里还有一颗意姐儿让人送的续命药丸,待会儿我就回去给你取来。”

    “我那里也有一颗!”叶祁也想再坐一次神鸟。

    “续命药丸我也有!”叶染修瞅了一眼两人道。

    他们好像忘了这珍贵的续命药丸是谁给他们得了,自己可是罗云意的丈夫,又怎么会少了他的“灵丹妙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