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被人劫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被人劫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随着立冬的到来,天气渐渐变得寒凉,农忙时节已经过去,今年的大禹朝南方水患造成灾民无数,但北方的大丰收又让人看到无尽的希望。

    这天,谢霄、罗勇瑄和董敏儿三人神色严肃地来到梁王府,见到罗云意和叶染修之后,谢霄便对两人说道:“这几天我们会暂时住在梁王府内,江湖上已经有传言,江湖七煞似乎要从意姐儿下手,逼迫孟家主交出金玉牌,这七个人武功极高,一般人很难对付得了他们!”

    “大姐夫,江湖七煞的武功真的很厉害吗?”罗云意凝着眉问道。

    其实自从孟冬生到尚书府的第一晚就有不明人士在暗中偷袭,不过都被暗卫给击退了,等到孟冬生身体好一些之后,罗云意便把他安排在一个十分安全隐蔽之地,外界人便再也寻不到他的踪迹,只知道冰尧城的孟家主在京城神秘失踪了。

    “传闻十分厉害,无人是他们的敌手,我也没与他们交手过,不过还是小心一些为好!”谢霄郑重地说道。

    “意姐儿,这几日让你三嫂贴身保护你,等我们处理好江湖七煞的事情,你再去做其他的事情,或者你也和孟家主一样先躲起来!”罗勇瑄看着罗云意说道。

    “三哥,你和我说实话,你们几个加起来是不是都不一定是江湖七煞的对手?我和孟家爹爹难道都要躲一辈子吗?这个我做不到,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罗云意可不想躲躲藏藏过一辈子,再说就算没了江湖七煞,只要金脉在也会有其他的抢夺者,现在大家都认为自己是孟冬生的弱点,抓到自己就可以威胁孟冬生,所以自己怎么躲都不会安全的。

    罗勇瑄沉默了,他和谢霄一样都只是听闻过江湖七煞,但是他的岳父南琴山庄的庄主董新鹤却是曾经和江湖七煞交过手的,据妻子董敏儿回忆,她五岁那年江湖大乱,二三十名武林高手都没有打过江湖七煞,她的爹爹董新鹤更是在那一战中身受重伤,修养三年才缓过来。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江湖七煞的武功想必又精进不少,这次金脉之事竟引得他们重出江湖,这可是很多江湖人都没有料想到的。

    “意姐儿,为了慎重起见,你还是找一处安全之地先躲起来,先把江湖七煞的事情处理结束之后你再回来,毕竟你现在怀有身孕而且很快就要生产了,为了孩子着想也不能冒险!”董敏儿也在一旁劝罗云意道。

    “意儿,你就听大家的话吧!”叶染修神色同样严肃至极。

    “那——好吧!”罗云意也不想在这个紧要关头给大家添负担,她倒是可以躲进金玉空间内,可她怕自己在空间内就把孩子给生出来了,到时候空间内外时间发生逆差,她要是过了几天带个直接会走路的娃娃回来,不吓死这帮古人才怪,想想还是算了。

    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罗云意决定去找孟冬生汇合,她把他藏在千觉寺山中七华书院后院一处隐蔽院落之中,那个地方甚少有外人知晓,而且里面机关重重,又被她设置成迷宫,可是不好进去。

    立夏、立秋和谷雨、夏至以及无闻带领的暗卫全都跟着她一起,董敏儿也随行,一行人很是低调,选择出行的时间也是破晓时分。

    “意姐儿,别想太多,忍耐两天你三哥他们说不定就把事情给解决了!”马车上,董敏儿安慰罗云意道。

    “三嫂,如果事情真的这么容易解决,你们也不会让我躲起来了!”罗云意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哄骗住的人,这次事情明显很棘手。

    “我们都不希望你出事!”董敏儿握着她的手说道。

    “我知道,你放心,我会安心呆在安全的地方!”罗云意对着董敏儿笑了一下。

    马车继续前行,快行到千觉寺山脚下的时候,山林中突然刮起轻微的风来,然后马车帘子微微动了一下。

    “不对劲!”谷雨、夏至和董敏儿同时警惕起来,只是她们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马车内的罗云意就被人像老鹰捉小鸡似得抓走了,那人的速度比风比电还要快,就连轻功最高的无闻都只是看到了他的后背而追之不及。

    “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想要这女娃娃的性命,就要拿金玉牌来换!”空中只留下一句飘忽很远的尖利嗓音。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罗云意先是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人轻轻一按,然后瞬间就失去了知觉,明明前一刻还在马车内和董敏儿在说话,再后来就眼前一黑,等到自己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身处一座竹屋之内的竹床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安详地坐在床边不远处的椅子上,极为认真地缝制着一件小衣衫。

    “咳——”嗓子还是有些不舒服,罗云意忍不住轻咳一声,引来老婆婆侧目。

    “丫头,你醒了!”老婆婆将衣衫放下,然后从桌子上倒了一杯水,接着走到床边递给罗云意,“喝点儿水润润喉,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儿东西?”

    眼前的老婆婆看起来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步伐矫捷,罗云意一时也猜不透她的真实年纪,但从她和蔼可亲的眼神中实在看不出她对自己有什么恶意,相反还透着亲近可爱。

    “谢谢!”罗云意接过水,但却没有喝,只是有些疑惑地瞅着老婆婆,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怎么?怕婆婆给你水里下毒药,呵呵!喝吧,这水没毒,你不渴,肚子里的孩子也该渴了!”老婆婆笑着说道。

    “婆婆,你到底是谁?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水依旧被罗云意端在手上,她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我叫七婆婆,这里是我和六个哥哥暂时居住的地方,至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当然是我们把你劫过来的,要拿你当人质换那块金玉牌,听完怕不怕?”七婆婆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对于罗云意来说一点儿威胁性都没有,反而让她忍不住跟着也笑了起来。

    “婆婆,你是在开玩笑吗?”她还没见过这么像好人的绑匪,难道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眼前这七婆婆很明显就是江湖七煞中的一个,但自己从她身上煞气倒是没感觉出来,反而觉得是位可亲的长者在逗弄晚辈。

    “你这丫头,婆婆哪里是同你在开玩笑,婆婆这双手杀得人可是数都数不过来,而且婆婆笑得越开心,那人就死得越惨!”七婆婆笑意盈盈地看向罗云意道。

    “是吗?”罗云意嘴角这才僵硬地扯了一下,这世上怪人多,可能自己感觉真的出了错,那这杯子里的水自己就更不敢喝了。

    七婆婆见罗云意只端着水杯不喝,也没有再劝她,而是笑着转身又回到桌子前缝衣服。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又走进来一个满头白发的矮个子老头,他放下一只烤鸡冷冷地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罗云意又轻哼一声离开了。

    “吃吧,三哥这人很少把自己的食物分给别人,你可是第一个!”七婆婆又抬眼看了罗云意一下笑着说道。

    水都不敢喝,更别说是吃烧鸡了,这江湖七煞不但武功高,性格还都这么奇怪,原以为各个凶神恶煞的,没想到和自己想象的又不太一样,竟然是七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而且自己真的从他们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儿杀气。

    “婆婆,我想去方便一下!”身为孕妇的罗云意摸着自己的大肚子对七婆婆说道,她得进空间一趟让文真道长给她诊脉看看,也不知道孩子有没有事情。

    “去吧,这房间屏风后边就可以!”七婆婆指了一下屋子角落里放置的那架有些破旧的屏风,“丫头,你可不要耍花招,你是跑不出去的,也不要想着使用什么毒呀药呀,这些对我们可都不管用,就不要白费力气了。”

    “婆婆,你看我现在大着个肚子,就算要跑我能跑多远,我有自知之明的!”罗云意微微一笑起身来到了屏风后边。

    屏风虽破,但是却不透,外边的人也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做什么,封闭性还是很好的,就趁着这短短的时间,罗云意进了金玉空间内。

    “你说什么?你现在被绑架了?”金玉空间内,当听到罗云意被江湖七煞劫走了,唐老头很是焦急地问道。

    “是呀,我现在就在他们暂住的竹屋内,不过,爷爷,我没从他们身上感到什么危险,这真的太奇怪了!”罗云意对唐老头说出了心底的疑惑。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在现代不常听人说‘一孕傻三年’吗,你的感觉退步也是很正常的,不是你感觉不到危险,是他们把对你的危险隐藏的太深,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高手,让你放松警惕,然后杀人于无形!”人生阅历更为丰富的唐老头很有预见性地说道。

    “是这样吗?”罗云意在现代是没见过什么江湖高手,在大禹朝倒是见过一些,但是像江湖七煞这种高手中的高手,她也是第一次见。

    “当然是这样,不信,你问老道!”

    文真道长此时也已经到了罗云意身边,给她诊了诊脉,孩子很正常,身体也没什么异常,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她吃了一颗保胎药丸。

    “情况复杂,还是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照你所说这七个人武功极高,很难应付,我这里有一种无色无味的挥发性药水,只要散在空中,任何生物都会被迷晕,有一定的毒性,不到非常时刻,我也不建议你用,同时这也有解药!”想着罗云意是孕妇,但又想着她此刻处境危险,文真道长最后还是决定将新炼制的迷药和解药都给了她。

    “谢谢道长,我会谨记的!”罗云意将两个小药瓶放在了贴身不易觉察之处,又在空间里补充了身体所需的营养和能量,这才出了空间,耽搁太久被江湖七煞发现就不太妙了。

    从屏风后边走出来之后,七婆婆似乎并没有觉察到罗云意刚才消失了那么短暂的一些时间,她还在全神贯注地缝制着手里的小衣服,上好柔软的棉缎,这可是大禹朝最昂贵的布料了,只有皇宫里才有,没想到七婆婆手中竟也有,罗云意想着难不成她是从宫里偷的?

    只是,这七婆婆看起来年纪可不小了,这小衣服是给谁做的呢?肯定不是她儿子,说不定是她孙子或者重孙子。

    “她怎么不吃?!”刚才那个矮老头又走了进来,看到桌子上的烧鸡纹丝未动,脸上带了一丝怒色,冷冷地瞅了一眼罗云意,“你嫌弃?”

    “我——”罗云意被矮老头问得一时愣在那里,她不是嫌弃,她是怕!

    “三哥,这丫头谨慎着呢,她是怕咱们下毒,我的水都没喝!”七婆婆轻声一笑说道。

    “哼!”矮老头又是气哼哼一声,抓起桌上的烧鸡就啃了起来,还故意瞪了罗云意一眼,那意思很明显,这烧鸡没毒看到了吧!

    罗云意总觉得七婆婆是故意在调侃自己,矮老头也像是一片好意,反倒是自己把人家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心里竟生出了一丝罪恶感和羞愧来,但很快又被另一丝理智替代。

    自己可是被他们给劫持来的,他们是要拿自己换有藏宝图的金玉牌,而且想到孟冬生和无闻他们差一点儿都死在江湖七煞手里,她就极力说服自己不要被假象迷惑了双眼,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不能让江湖七煞的阴谋得逞。

    “小妹,把那丫头带出来吧!”门外突然传来一位老者洪亮的声音,然后就见七婆婆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针线,然后走向了罗云意。

    “丫头,大哥在叫我们呢,走吧!”七婆婆轻轻扶住了罗云意的一条胳膊,但被罗云意给巧妙地躲开了。

    “没关系,我自己可以走!”罗云意笑了一下,别人没有对她恶语相向,她也没必要当即甩脸色,作为人质如果能暂时不与绑匪闹翻还是最好的。

    “那你慢一点儿!”七婆婆柔声说道,先朝外走了出去,罗云意随后跟上。

    到了屋外,罗云意才看清这竹屋建在一处山清水秀之地,四处都是桃园,屋外有竹篱笆,院内种满了花花草草,六个白发苍苍高矮胖瘦各不同的老头儿或坐或站散在院中,她走出去的时候,六个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她身上。

    一个笑起来犹如弥勒佛般的胖老头上下打量着罗云意,尤其是看向她圆鼓鼓的肚子,然后问道:“丫头,知道我们是江湖七煞,你就不害怕?”

    “害怕!”罗云意老实回道,只是她没想到江湖七煞会是七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罢了。

    “那你怎么不哭呢?”另外一个老头似是有些奇怪,江湖上有些七尺昂扬的汉子听到他们的名字就被吓哭了,罗云意一个大肚子的孕妇竟然在得知他们的身份之后还能镇定自若地与他们交谈,难道退隐江湖这么些年,江湖七煞的名头已经没多少人知道了?!

    “我害怕一般不哭!”罗云意笑了,“你们是真的想要金玉牌?还是有人给了你们好处让你们去抢金玉牌?”

    “哈哈哈,你这女娃娃问的实在好笑,有什么好处是能与金山相比的,除非有人出得起比金山更重的价码来,否则哪请得动我们江湖七煞出山!”一个眼睛细长一脸精明的老头大笑着说道。

    罗云意想想觉得他说得很对,与庞大的金山相比,其他的又算的了什么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