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受了重伤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受了重伤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孟冬生是在一个深夜被人抬到罗云意的尚书府的,叶染修将项老请了过去,而罗云意也得知了这个消息,自然也赶往了尚书府。

    “不是说只受了一些皮外伤吗?怎么会伤这么重?”看着床上脸色苍白还在昏迷的孟冬生,罗云意眼睛都红了。

    “王妃,是属下办事不利,没有保护好孟家主!”同样受伤的无闻捂着流血的左臂半跪在罗云意的面前自责道。

    “无闻,你武功这么高也受了伤,到底是谁把你们伤成这样?”罗云意赶紧让无闻起来,让一旁的谷雨给他先止血,现在可不是问责的时候。

    “是江湖七煞,他们本在江湖上已经消失匿迹很多年,没想到这次为了金脉会重出江湖,这七个人武功极高,他们联手在一起江湖上甚有敌手。”无闻对罗云意说道。

    一旁的叶染修眼中也变得幽深起来,江湖人知道江湖七煞名号的人很多,但真正见过江湖七煞或者与他们交过手的极少,能在江湖七煞手里逃脱性命的那更是少之又少,这次若不是无闻几人及时赶到,孟冬生恐怕就要凶多吉少了。

    “项爷爷,怎么样?我孟家爹爹可有事?”此时项老已经给孟冬生诊治结束,罗云意赶忙上前询问道。

    “内伤过重,五脏受损,有我这神医之术,也要有灵丹妙药才成!”项老意味深长地看着罗云意说道。

    “项爷爷放心,无论什么药我都会弄来,请您一定要医治好我孟家爹爹!”罗云意一脸恳求地看着项老说道。

    她自然明白项老的意思,当初梁老王爷几乎一脚踩在了阎王殿门口,是她拿出了“灵丹妙药”才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出来,项老自是知道她手中有些续命药丸,只要喂孟冬生吃下一颗,想来再由他医治就好很多了。

    “就凭他这张与你极为相似的脸,我也不会袖手旁观,放心吧!”项老脸上露出了笑容,孟冬生虽伤得严重,有他这个神医在,也不会让他有事的。

    “多谢项爷爷!”罗云意决定一会儿就进金玉空间找文真道长要药丸去,反正他在空间里炼制了好几颗续命药丸,拿出来救命最合适了。

    孟冬生吃下罗云意拿来的药丸,又经过项老连夜的针灸治疗,第二天虽然还在昏迷,但呼吸已经变得正常些,也能喂进去一些汤药。

    “金脉之事竟然惊动这么多的江湖高手,也不知他们是真的对金脉有兴趣,还是受了什么人利用或指使?”孟冬生脱离了生命危险,罗云意这心才算放一半在肚子里,但事情还仅仅是开始,连最厉害的江湖高手都出动了,如果不想出个彻底解决的法子,事情就会没完没了,她的孟家爹爹也就永远处在被人追杀之中。

    “江湖七煞的事情我会找人追查的,这几日意儿你也要安心呆在王府,我担心那些江湖人会把主意打到你身上!”叶染修已经让无闻在暗中加派了人手保护罗云意和孟冬生,江湖七煞不容小窥,就是他出手也未必是那七个人的对手,他现在最担心那七个人会对付罗云意这个不会武功的孕妇。

    “阿修,你不用担心我,就算他们真的要对付我,只要他们不立即杀了我,我就有办法保护自己,如果这什么江湖七煞真的把我抓走了威胁你和孟家爹爹,只要不看到我的尸体,你们就不要相信他们的任何话,而且我一定会没事的,就像当初在十里荒漠那样,我会逢凶化吉的!”自己现在是个孕妇,只要一遇到危险,罗云意就想好了,别管是不是要在人前暴露,她都会第一时间躲进金玉空间内,现在宝宝和她的安全同样是很重要的。

    “意儿,不要瞎说!”叶染修的脸色猛地沉了下来,虽然罗云意说这些都是在安慰他,但听她说起“尸体”两个字他的心就忍不住颤抖起来,他不想再经历一次失去她的痛苦,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会保护好她和孩子,而罗云意也不是每一次都那么幸运,毕竟她的师父和师叔都已经死了,“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出事的!”

    罗云意不相信这世上有“绝对”的事情,但她相信叶染修这句话,这个男人会用尽一切来保护她和孩子,这一点她毫不怀疑,看来自己也要想个好办法来彻底解决掉金脉带来的麻烦。

    孟冬生是在三日后的清晨睁开眼睛的,他看到的第一个场景就是大着肚子的罗云意依偎在他的床边,丫鬟翠儿和谷雨守护在她身后不远处。

    “家主,您醒了!”翠儿惊喜地喊出声,罗云意也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孟冬生。

    “爹爹!”看到孟冬生终于清醒,罗云意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意儿,你身体都这样了,怎么还守在爹爹这里,爹爹没事,快回去休息!”孟冬生很是心疼地看着罗云意说道,然后慢慢地想要坐起身,但因为躺的太久又损失了太多内力,此时身体极为虚弱,最后还是在谷雨和翠儿、罗云意三人的帮助下才勉强半坐起身。

    “我也没事,爹爹你肯定饿了吧,我去给你熬些粥!”罗云意扶着肚子起身就要往厨房而去。

    “意儿,意儿!”孟冬生赶紧喊住了她,“爹爹不饿,你还是坐下吧,陪爹爹说会儿话。”

    “爹爹,你三日未尽粥米,怎么会不饿,要说话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去给你熬粥,其他人熬的粥我不放心!翠儿,好生看顾家主,谷雨,跟我去厨房!”罗云意难得态度强硬地看着几人说道。

    “是,大小姐!”翠儿乖乖地站在了孟冬生身边,而谷雨则走到了罗云意身边扶着她去了后厨。

    “唉——这孩子——”孟冬生无奈摇摇头,但眉眼之间却添了笑意。

    “大小姐对家主是真的关心与孝顺,家主受伤昏迷的这几天,都是大小姐亲自喂汤喂药,谁劝都不听。”翠儿看了一眼孟冬生便说道。

    翠儿的这些话让孟冬生脸上的笑容多了心疼与欣慰,他就知道老天爷还是厚爱他一些的,不然怎么会送这样一个可心可意的女儿给他,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份孝心抵得上十个百个金脉,也值得自己这一条命。

    喝下罗云意亲自熬的粥,孟冬生又躺下休息了一会儿,罗云意也被他命令回去歇着,到了这天下午,两父女才开始有了一些谈话。

    “爹爹,当初不是说冰尧城城主府内有一张金山藏宝图吗?我记得阿修说过,图上显示城内有一处天生龙眼,龙眼下便藏着金脉,孟家守护的就是这处金脉,怎么现在又变成金玉牌上有地图,还说金玉牌是打开金脉的钥匙?藏宝图真的存在吗?”罗云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通往金山龙眼的地图是真的存在的,不过那张地图如今已经不在城主府,而是被我找人刻在了金玉牌上,所以现在你爹爹我手里的金玉牌上是真的有藏宝图,而且金玉牌便是打开金山石门的钥匙,只要打开石门就可以派人进去挖山采金。”孟冬生将实情告诉了罗云意。

    “爹爹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还把消息散布出去,你和孟家都会变得很危险?那什么江湖七煞不就是为了夺你的金玉牌!这世上为了金子有些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不然金奇怎么会率大军压城,太子又如何会亲自跑一趟冰尧城,金脉虽是烫手山芋,可你现在将这个烫手山芋裹成金灿灿的模样拿在手里招摇过市,这会让你成为众矢之的的!”罗云意有些想不通地看着孟冬生问道。

    “哈哈哈,意儿,你怕什么,爹爹我都不怕,只有这样,孟家才有机会摆脱掉这个烫手山芋,只要我把手里的烫手山芋扔掉,谁爱捡谁捡,你们那位和你要赌一局的太子不是很想要吗,转手送给他不就行了!”孟冬生大笑着说道。

    “爹爹,你觉得他现在会要吗?”罗云意脸上有了一丝苦笑,叶祁是何等聪明之人,这金脉他原本就没打算接手,而是让她接手然后把金脉的效用最大化,现在金脉成了江湖人和其他人拼死争夺的目标,他就更不会想要与金脉沾染上什么关系了。

    “他现在不会要,可不代表他心里不想要,就像你刚刚说的,这世上为了金子什么事情都愿意做甚至变得疯狂的大有人在,我们要想彻底落个清净,就要学会置之死地而后生,意儿,你可明白?!”此时的孟冬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这让罗云意恍惚觉得在别人眼中那个冷酷粗犷的便宜老爹其实是个极具智慧之人,他眼中狡黠的笑意耐人寻味,只是罗云意一时还猜不透想不明他对自己说这段话的真实用意。

    罗云意没有再继续追问孟冬生关于金玉牌和藏宝图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有关金子的事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孟冬生的身体和他的安全。

    接下来的两天,她都一直呆在尚书府亲自照顾孟冬生,而有了她的照顾,再加上项老的针灸和文真道长的“灵丹妙药”,孟冬生的身体也在渐渐恢复之中。

    这天,罗震带着妻子林菀清来到了尚书府,他们被翠儿请进屋子的时候,正看到罗云意和孟冬生谈笑风生的样子,而看到两个人极为相似的脸庞,他们心里不知为何都有一股酸涩异样之感,仿佛是女儿被人抢走了一样。

    “这位便是罗贤弟吧,久闻大名,这位是弟妹吧,快坐下,翠儿,看茶!”刚才就听翠儿禀告说罗云意的爹娘来了,所以见到罗震和林菀清,孟冬生很是热情。

    “孟兄客气了,早两日便知你来了京城,只是你一直昏迷之中我们也不便打扰,听意姐儿说你已经大好,我们便来看看,现在身体可好?”罗震关心地问道。

    “劳烦贤弟挂念,意儿这孩子孝顺,非要亲自照顾我,有这个乖女儿在身边,多重的伤病都好了!”孟冬生笑着说道,但罗震怎么觉得他都有一丝炫耀的成分在其中,这女儿可是他的。

    “这孩子是孝顺,以往我有个不舒服,她也总是嘘寒问暖的,自己不会做衣服,到了冬日里就会抽时间给我打个毛衣钩个暖鞋什么的,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只要我无意说一句,这孩子都记在心里!”罗震笑呵呵地说道,但孟冬生怎么听他都像故意与自己较真一样,亲爹和半路认的便宜爹还是不一样吗?!

    “之前一直听意姐儿说她和孟大哥长得很像,今日一见,的确是极为相似,这世上的事情有时真是奇妙,当时我们与意姐儿相认,也是因为她与我犹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后来历经波折,九死一生,脱胎换骨之后又与孟大哥亲如父女,这可真是世上最难得的缘分了。”林菀清自动忽略了两个男人之间的“交锋”柔声笑着说道。

    “弟妹说的是,这是上天对我的厚爱,我孟冬生无妻无子原本注定孤独一生,没想到会得了这样一个乖巧懂事的好女儿,我也真是要感谢你们生了这样一个好孩子!”孟冬生真心实意地看着罗震和林菀清说道。

    “孟大哥快别这样说,你对意姐儿的好我们都知道。意姐儿能多一个爹疼她宠她,这是她的福气,我们做爹娘的也是真心高兴,你就安心在京城住下,等你身体好了,咱们两兄弟好好畅饮一番,以后,你就是我亲大哥,我就是你亲兄弟。”罗震本就是豪爽之人,他见孟冬生也是那种直爽之人,原本因为自家女儿被抢走的醋意和不快也就很快消失不见了,继而起了与孟冬生结交的意思。

    “哈哈哈,罗贤弟果然不愧是将门子弟,爽快至极,为兄正有此意,若不是此时身体不便,我定要与你喝个三天三夜,不醉不休!”孟冬生之前还担心罗震夫妇会对罗云意认下自己这个爹爹不情愿,现在已经不会有这种担心了。

    “大哥且等些时日,等你身体养好,咱们把意姐儿这尚书酒坊里的好酒都喝一个遍,你可不知道这丫头最近把她新酿的好酒都藏得很严实,我想喝上一坛都难得很!”罗震故意苦着脸看向孟冬生说道,顺便微微瞪了一眼一直坐在林菀清身边笑着的罗云意。

    “你这孩子,怎么连自己亲爹也不给酒喝!”孟冬生也故意嗔怪地瞪向罗震。

    此时,两个爹倒是成了同一阵线联盟里的人。

    “亲爹,爹爹,你们两个这话可是冤枉我了,我不是舍不得新酿的好酒,而是这好酒需要一段时间的珍藏之后味道才更纯正好喝,等到爹爹你身体养好之后,这酒珍藏的时间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你们想喝多少想喝什么样的酒都可以!”罗云意已经把新酿的酒都放进了金玉空间内,而每次从空间里拿出来的酒味道都比放在外边的要好。

    “真的是想喝什么样的酒都有?”罗震和孟冬生齐齐看向罗云意问道。

    “当然了,你们是我的爹,我怎么会骗你们呢,只要是我手里有的,你们都能喝!”罗云意笑着说道。

    “荣家陈酿呢?”两个人又齐声问道。

    “有!而且五十年的,百年的,我都给你们留着呢!”罗云意说出口的话让罗震和孟冬生眼中狂喜,但她接下来的话更让两个人连狂喜都忘了,“我还有比荣家陈酿更好的酒,世上只有一瓶,谁都不给喝,就给两位爹爹留着怎么样?”

    “好好好,留着,留着!”两个人不住地点头,还是女儿好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