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 正文 第二十章:亲人相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 正文 第二十章:亲人相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低矮破旧的茅草房里,四处都能听到从周围二十八峰和十三岭里吹来的阴冷山风,曾经大禹朝威名赫赫的三军老元帅罗良承揉着肿胀的双腿坐在昏暗的麻油灯下。

    年迈的发妻正带着她的陪嫁丫鬟陈嬷嬷坐在自己对面缝补着衣衫,花白的头发被山风吹得有一丝凌乱,憔悴消瘦的苍老容颜哪还有当初大将军府老夫人和管家嬷嬷的气势。

    透过破败的房门看着远山那仅剩余晖的落日方向,罗良承在内心深处重叹一声,罗家的横祸,亲朋部下的死亡,七年的流放生涯,已经渐渐把他心中无处诉说的冤屈、愤懑和不甘消磨掉了。

    他也曾想过以死证清白,可冤死之人的仇要报,当年的真相要查明,罗家将的名声要找回来,否则他死不瞑目。只要还想起这些,消沉的意志就会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支撑着他在永岭一天天苦熬下去。

    “爷爷,我们回来了!”

    安静的茅草房里变得热闹些,罗良承看到自己曾经最引以为傲当初京城里众人称赞的神骏少年罗家的长子嫡孙艰难地拄着拐杖,护送着两个从罪绣坊完工回来的孙女进了院门。

    “今天怎么是你接她们回来,香菱和香秀呢?”罗良承站了起来,并没有看到罗勇泽和罗思雨、罗思容身后有旁的人。

    “江哥儿说,罗一叔和罗二叔今天进山收获颇丰,猎到了两头大野猪还有好多兔子,郑总兵说那些兔子咱们可以带回来几只,香菱姨和香秀姨从罪绣坊出来就进山了,说是把兔子带回来,顺便再采些野菜,今晚咱们炖兔肉吃!”弱冠之年的罗勇泽露出了开朗的笑容。

    每次看到孙子罗勇泽脸上故作灿烂的笑容和他右腿空空的半截裤管,罗良承就扎心窝子的疼,这可是他为罗家为大禹朝培养的战将啊,如今……唉!

    他与发妻共有四子,如今老大夫妇和老二夫妇都死了,最疼的小儿子十几年前也葬身大海,唯一活着的逆子老三如今在羌吴国也下落不明。

    罗家子孙现在就剩下老大的两个儿子和老二的两个女儿,身边忠诚跟随的仆人也就剩下年迈的陈嬷嬷和誓死不愿离开的罗一、罗二和香菱、香秀。

    罗思雨和罗思容一进房门就懂事地硬接过陈老夫人和陈嬷嬷手中的针线衣物,一边说着不让她们二老费眼缝补,一边快速地穿针引线。

    之前,罗家的儿女都是拿刀枪棍棒的,可在永岭的这些年她们闭着眼睛都能在粗麻布上绣成一朵花。

    罗勇泽将拐杖放下,坐在了门边的矮凳上,开始拿起一把锋利的匕首在一块厚木头上雕刻花纹,他刻出来的这些东西还是能换几文钱的。

    罗良承再一次出神地看向远山的方向,夜幕降临之前,永岭总像被裹在如烟似雾的迷帐里,似是透不出让人心头清亮的空气来,更会让人变得恍恍惚惚的。

    也许自己今日真是太累了,也许是太过思念那些早已经逝去的人,罗良承有些浑浊的双眼定定地看向门外,他竟然看到了小儿子那双坚毅闪光的双目。

    错觉,一定是错觉,那个罗家鲜衣怒马的少年郎,那个总是把他气得半死又让他无比骄傲的臭小子,多年前已经带着林家姑娘魂逝他乡了,为此林老狐狸可没少找罗家的麻烦。

    “爹!”

    这一声划破迷帐的沉重男声直直地刺进罗良承的耳朵里。

    “爹,娘,孩儿回来了!”罗震大踏步冲进茅草房,“扑通”一声重重地跪在罗良承的面前。

    刚站起来准备去外边烧水的陈老夫人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陈嬷嬷赶紧扶住了她,也是一脸呆愣地看向此时跪在房中之人。

    “你——”罗良承一个“你”字之后哽咽难言,眼泪不受控制地顺着依旧刚毅的面容流了下来。

    此时的陈老夫人猛地推开陈嬷嬷一步就冲到罗震的面前,双手颤巍巍地捧起他的脸,泪流满面。

    “震哥儿,真是我的震哥儿,真是我的震哥儿!”陈老夫人抱着罗震放声悲哭。

    “爹,娘!”这时,林菀清也红着双眼流着泪带着自己的六个孩子跪在了罗良承和陈老夫人的面前。

    小小的茅草屋瞬间就变得拥挤起来,罗云意一直跟在最后面,她和罗勇峰只能跪在门槛外,抬头就能看到被眼前这一幕弄得蒙了的罗勇泽。

    “这些年你去了哪里,去了哪里!”大哭之后,陈老夫人就是大怒,使劲儿捶打着罗震,而罗震只是流泪挺直肩膀不说话,任由老母亲发泄,“你知不知道你大哥二哥都死了,他们死的冤呀,你到底去了哪里,你为什么不在?!”

    “娘,对不起!”罗震也恨不得时光能倒流,只要能换回大哥二哥他们的命,自己做什么都愿意。

    “你个混账!”这曾是陈老夫人当年笑骂小儿子的口头禅,如今再喊出这四个字,少了当初的宠溺,却多了一份亲情母爱的厚重。

    罗家茅草屋里传出来的哭声很快就在流村引起了强大反响,毕竟这里太过孤寂难熬,为了排遣这种长年累月的孤寂苦痛,犯人们总是把茅草屋建的很近,一点儿风吹草动都能引起他们的好奇心,更别说是罗家传出来的大动静。

    很快,罗家稀疏的木头栅栏围起的低矮院墙外就站满了三三两两满带疑问的人,而入了夜,负责看守的官差是不会过问村里情况的,即便是有人杀人放火他们也会睁只眼闭只眼,反正这里的人命比草贱。

    陈老夫人因为年迈又在永岭遭受了这么多年的罪,一时激动之下就昏倒在罗震怀里,林菀清赶紧上前和陈嬷嬷一起把她扶在旁边的床板上。

    罗思雨和罗思容早就放下手中针线,脸上已有了泪痕,她们明白过来此时跪在房中的男子正是她们死而复生的四叔,而四叔身后跪着的六名少男少女想必就是她们的堂弟堂妹。

    “雨姐儿,快去烧些热水!”陈嬷嬷慌张地拿出帕子要给陈老夫人擦擦脸,却发现热水还没来得及烧呢。

    “嗯!”罗思雨赶紧快步往外走,正与莽撞往里冲的罗勇江撞在一起。

    “家里出什么事了?”一头雾水的罗勇江抓住罗思雨的胳膊就着急地问。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