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 正文 第十八章:丰县县令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 正文 第十八章:丰县县令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林菀清第一时间把罗云意和罗思玥拉在身后护了起来,罗勇瑄则扯过了罗勇峰在身边,比起妻子和儿女们的紧张,罗震倒是一脸镇静。

    “这位官爷休怒,不过是一锅粥,端去便是。霆哥儿,雪姐儿,不得无礼!”罗震轻声一笑,自带的气势和威仪成功地震慑住两名官差。

    罗勇霆冷哼一声松了手,那官差“哎呦”叫了声疼也转身冷冷地瞪了一眼罗勇霆,这个健壮魁梧的半大小子差点把他肩膀给捏碎。

    如果遇到的是识情知趣的普通百姓,两名官差吓唬吓唬也就过去了,可眼前这一家怎么看都不普通,他们也是常在江湖上走的人,自是知道遇到什么样的人该适可而止。

    “一两银子一锅粥,今天是你们的好造化遇到我家心善的县老爷,莫惹事,官家的刀可是不长眼的。”也不想多惹是非的官差没有多做纠缠,重新端起那锅粥就气哼哼地走了,船家则在一旁陪着小心。

    忍着饥饿馋嘴好不容易等来的鱼片粥被人抢去,罗勇霆一肚子郁闷恼怒之气,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两名官差的背影。

    罗云意甚至在他眼中看到一闪而逝的杀意,她二哥今年才十四岁,这少年就像被困的猛虎,一个不慎,惹他的可没有什么好下场。

    罗震和罗勇瑄也察觉到罗勇霆身上隐忍迸发的嗜杀气势,只不过罗勇瑄只是淡然地瞥了一眼罗勇霆,似是见惯不怪,而罗震则告诫罗勇霆在外边不可意气用事。

    “鱼片多的是,我再给你们煮一锅。”罗云意觉得现在只有吃饱才能让自家二哥消消气。

    锅已经被端走了,罗思雪决定再去找船家借一个,结果刚踏出房门就和去而复返的官差碰个正着。

    看着官差手中依旧端着的热粥锅,罗思雪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这次官差身边跟着的不是船家,而是一位精神不错的老者。

    老者温善地对着罗思雪笑笑,罗思雪想了一下让开了道儿。

    老者道了声谢就进了房门,先是对于刚才两名官差的无礼行径表示歉意,又对罗震说明自家老夫人久居北地,初来阴冷潮湿的南方水土不服,近段时日更是食不下咽,身体状况堪忧,没想到刚才闻到粥香,老夫人竟有了进食之意,自家老爷是个孝顺子,但又知晓现在百姓生活不易,于是就吩咐手下人拿着一两银子来买两碗粥,谁知下人办事不利,把罗家一锅粥都给端走了,县老爷已经训斥了两名官差,并特派老者过来赔礼道歉。

    听了老者的解释,又见他言语恳切真诚,罗家人心中的怒气减去大半,对那位未见过面的县老爷也多了好感。

    现在不想与官家多有接触的罗震与老者寒暄几句,留下了刚才官差扔下的一两银子,让他们把那锅粥又端走了。

    只是,同坐一条船,即便罗家人闭门不出,但罗云意运用简单食材每日熬煮出的热粥还是把县老爷家的老管家黎叔一次次吸引上门。

    没办法,县老爷的老娘亲每日只能喝下罗云意煮的热粥,旁的东西不是吃了吐,就是难以下咽,后来黎叔还厚着脸皮特意带着自家厨娘来学,结果煮出来的味道依旧让老夫人吃不下。

    最初,面对黎叔的两次上门讨粥,罗家人还有些顾忌,黎叔也觉得十分不好意思,可后来次数多了,双方也熟悉起来,豪爽正直的罗震遇上善谈厚道的黎叔,没过两天,两个人竟似忘年好友一般。

    从黎叔的嘴里,罗家人知道了与他们同坐一条船的县老爷正是即将上任的丰县新县令,这位县令姓任,原本是一州知府,因为得罪了巡察御史被贬官到了最苦寒的丰县做县令。

    罗震只对黎叔说自己叫罗四,是去丰县寻亲的,并没有告知自己的真实身份。

    黎叔也没有追根究底地询问,他心里明白,丰县那都是流放犯呆的地方,穷山恶水之地加上一帮罪大恶极的囚犯,去那里寻亲的不是犯人的家属就是仇人,应该不会有第三种人了。

    山水悠悠,万物静默。当大禹朝北方的人们已经开始感受初秋的微凉时,南方的人们似乎还在抓住夏季潮湿闷热的尾巴。

    双脚踏上房州城外的码头,看着远方那些一块块浸泡在水中的农田,罗云意眉头皱的和不远处扶着老母亲上马车的任泽贤一样紧。

    古语云:“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者不失时,故五谷不绝,而百姓有余食也”。从浮州一路行来,罗云意很难看到一块完整的农田,秋收已经是不可能,更别说是冬藏了,接下来的秋冬两季,将会是这里的百姓最难熬过的。

    心中好似着了一团火,面对大禹朝南方受灾百姓的凄惨状况,罗云意很想要用尽全力帮忙,可她初来乍到,虽然最擅长的便是农事,但种庄稼是要讲究“时”的,更何况这里不是文明发达人人讲求平等自由的现代社会,而是一个阶级分明、人心混乱的封建王朝,所以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只凭所谓的“好心”,必须三思而行。

    此时,还有一位心火越烧越旺的官员是满腔愁思,此人便是任泽贤,他很早之前就知道房州是个穷地方,丰县更是个又穷又荒又乱的地方,上官把自己贬到此地受罚,虽心生苦闷但此时面对百姓惨状,他只想赶紧上任为百姓排忧解难。

    上岸之后,罗震雇了一辆驴车,在房州这个地方,马车牛车是不常见的,驴车倒是挺多。

    任家因为行李多些,黎叔雇了三辆驴车,其中一辆拉人,另外两辆拉行李,同行的犯人早由官差押解着先行了。

    虽然同船同行,也同喝过一锅粥,但罗震一家并没有和任泽贤这位丰县新县令有接触,一直是和任家的老管家黎叔打交道。

    此时,同去丰县的四辆驴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官道上也很是壮观,毕竟大灾之后,原本人气儿就不旺的房州简直快成空城了。

    官道上除了任罗两家的驴车前后都是空荡荡的,官道两旁的高山密林形成了巍峨的屏障,将窄窄的官道拥挤在中间,偶尔能从山岩缝隙间传来野兽的嘶吼声。

    当地人都很清楚,房州的深山一般人是进不得的,那里的野兽吃人不吐骨头,凶得很。

    就在驴车离着丰县界碑还有三四里地的时候,行驶在最前头的任家的驴车猛地停住了,紧跟着的三辆驴车车夫也都猛地拽住手中套驴的绳索,眼中也多了惊慌之意。

    罗云意不解地撩开驴车帘子往外伸头探看,脸上不禁露出兴味的苦笑,得,前头遇到打劫的拉!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