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联手坑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联手坑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倒是辛苦娘亲和几位姐姐了!”罗云意很是不好意思地道。

    “你现在身体不便,这都是她们该做的!”罗良承笑着道。

    罗良承这样,罗云意就更不好意思了,她哪里有身体不便,现在能吃能睡,身体壮的和牛似的,人家怀孕都是难受想吐,她却时时都想着吃喝,玉婷这几日每顿都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她觉得自己一都胖了一大圈。

    几人坐下之后又了一会儿话,罗云意作为梁王府的女主人,也不能总不露面,因此在宴席之前她还是出去逛了一圈,见了见客人,最后直接被梁老王爷下令回房休息。

    原本好多人想见到罗云意多几句话,但梁老王爷都亲自下令了,连罗云意和叶染修都不敢反驳,更别是他们了,最后只得看着叶染修扶着罗云意回后宅休息去了。

    从这之后,人们就很少见到罗云意这位梁王妃外出,她虽然成了大禹朝第一位二品的女尚书,但日子比之前过得更加清闲自在,户部官员有事也会直接到梁王府去见她,皇宫她也极少去,都是太后、皇帝、皇后往她这里送赏赐,有时太子妃、汝南郡王妃、旻王世子妃等人也会到梁王府找她聊解闷。

    看似好命的日子罗云意却过得一比一郁闷,主要是她太闲了,每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要不是在空间里能活动活动,她都要觉得自己废了。

    “不行,不行,我得出去走走,我都大半个月没出过门了!”罗云意觉得这已经是她能忍受的最大极限了,她倒是宁愿这孕期过得辛劳一些,也不要无聊致死。

    “意儿想去哪儿?”叶染修自从掌管皇城安危之后倒是变得更加忙碌了,但他每都会抽出时间回府陪伴罗云意。

    “去哪儿都行,只要能出去!”罗云意可怜兮兮地看着叶染修道。

    “那我陪意儿去听书茶楼逛逛!”叶染修笑着道。

    “太爷爷会同意吗?”罗云意赶忙追问了一句。

    “今日太爷爷外出会友,大概会有两三日才回来,所以意儿想去哪里都行!”叶染修笑着道。

    “你不早,快走,快走!”罗云意赶忙催促叶染修道。

    于是,叶染修就带着罗云意来到了听书茶楼,今日里老池头讲得正是罗云意之前给他的有关包青的故事,他们进门的时候恰巧讲到包青怒铡庞昱,听客们正在拍手叫好。

    “这庞昱身为太师之子又是侯爷,本是奉命到陈州放赈救灾,但他却强征劳工,强抢民女,克扣赈灾银,将陈州百姓欺压得苦不堪言,包大人铡他真是大快人心!”故事讲完了,听客们也都没舍得离开,坐下饮茶开始议论开来,这也是听书茶楼的每日一景。

    “没错,像庞昱这样的坏人就该杀,哪怕他是皇亲国戚,犯了国法也应该严惩!”有人附和道。

    “包大人能不畏惧庞太师的权势和贵妃的请求而铡了庞昱,他是一个好官,一个清官,真正的包青!”有人对故事里的包青敬佩不已。

    “你们不觉得咱们大禹朝的户部尚书和这位包大人有些像吗?前段时间户部门口闹事,咱们梁王妃罗大人当众惩治了那些闹事的人,听那些权贵少爷们都被家里人赶着去给户部的官员赔礼道歉,他们欠下的税银也都一个个主动交到户部去了,而户部把这些税银都当成了赈灾银子送到了各州穷困之地,可是救了不少老百姓。”有听客一脸兴奋激动地道。

    “罗大人哪像包青了!”有个人忽然喊了一句引起全场人的注意,他立刻便又大声道,“罗大人根本就是罗青,要不是她,咱们田里能收那么好的庄稼,要不是她,咱们这些人能悠闲地来茶楼里听书谈地,要不是她,百姓们的日子能越过越好,包青是铡贪官污吏,咱们罗大人是解救万民苍生,是青中的青!”

    “明君出名臣,无论是包青还是罗青,他们都遇上了一位好皇帝,若是那位皇帝听信谗言包庇庞昱,最后受苦的恐怕还是包大人。”有位身穿儒衫的中年男子一边饮茶一边语气沉静地道。

    此时,罗云意已经站在二楼,楼下众人的议论她也听了不少,这位中年男子的话倒是引来了她的侧目,“明君出名臣”,此人能出此句话,想来学问也一定不差。

    “走!”叶染修也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然后带着罗云意进了二楼雅间内,很快就有人端来了一盘盘的干果点心和茶水。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老池头歇息之后又上场了,刚刚得知罗云意的到来,他决定临时多讲一场,这次要讲的还是包青的故事,不过是新故事《乌盆记》。

    一见老池头又上场了,还要多加一场新故事,听客们瞬间又激动起来,喊着要茶水点心的人又多了起来。

    罗云意坐在雅间内一点儿都不影响她听老池头讲书,正听得有味的时候,忽然楼下有人喊了一句:“哎,你们听了吗,逍遥王府的叶二少爷上吊自杀了!”

    “什么?什么!”原本听书的客人们都被这个消息惊爆了,这叶二少爷上次因为大闹户部在京城早就名气旺盛了,现在竟然自杀了?难道是因为补交的那些税银引起的?

    罗云意脸上也诧异起来,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逍遥王府和汝南郡王府那边也都频频示好,自己也没有再做什么令他们为难的事情,而且她听叶存补交的那些税银都是逍遥王爷自掏腰包出的,没让叶存拿一文钱出来,他怎么还想不开要去自杀呢!

    “这件事情我会尽快查清楚的!”看出罗云意眼中的疑惑,叶染修便对她道。

    “嗯!”罗云意点了一下头,无论叶存是因为什么要寻死,她和户部可不想背黑锅。

    很快,叶染修就查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告诉罗云意,叶存的确是想要上吊自杀,不过被人给救下了,现在正躺在逍遥王府他的院子里昏睡着,暂时无性命之忧。

    至于他上吊自杀的原因,倒不是因为补交税银的事情,而是因为他被人坑了,一下子没了几万两银子和几千亩的土地,不止是他,经常和他在一起吃喝玩乐的那些权贵子弟也都联合被人坑了,有的被坑得什么都不剩,还倒欠别人几千两的银子。

    “谁这么有本事能把这么一帮人给坑了?”罗云意瞪大了眼睛,依她看来叶存也不像真的没脑子的那种人,一文钱都舍不得往外掏的人,能被人坑去几万两还有几千亩的地,这还真有些稀奇。

    “你认识!”叶染修忍不住一乐道。

    “我认识?谁呀?”这下子罗云意就更好奇了。

    “你的马夫郑晨,彭钊还有你大嫂的同胞弟司空弘,他们三个联手做了个局引叶存那些人上钩,然后把叶存等人的银子、田产全都拿到了手,并且在衙门备了案,就算是告状打官司叶存等人也是输,这次京城这帮纨绔子弟是遇到了对手,他们是血本无归有苦不出了!”叶染修越脸上笑容就越大,看来他很是欣赏郑晨四人之举。

    “郑晨他们这次会不会有些过分?这可是把叶存大半条命都坑没了!”听叶茗辰讲,叶存这个人心眼儿不坏,就是太“吝啬”,逍遥王府明明自没短过他的衣食银两,但他就是看自己的财物比较紧,真的是一文钱都要省下来存起来,也因为这样逍遥王爷平时都会多给他一些银两或铺子,补交的税银也没有让他自己拿。

    “这也怨不得别人,他若是不想贪更大的,也不会丢了自己手里的!”叶染修道。

    “话是这样,但他们三个怎么想着要去设这么一个局呢?”罗云意问完就想到他们这样做是不是因为自己,于是就让人把郑晨请到了自己面前。

    “云意妹妹,你找我有事?”郑晨名义上是罗云意的马夫,但现在真正担任她马夫的是立秋,郑晨在梁王府是出入自由,而梁王府的人也都没拿他当下人,只当他是暂居的客人。

    “叶存的事情是你和彭钊、司空弘一起干的?”见到郑晨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罗云意眼中有着疑惑,自己去北疆这段时间,听长风郑晨在府里挺老实的,每出去游逛一圈就回来了。

    “嘿嘿……”郑晨傻笑一声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这事情可不能怪我们,是他们自己蠢非要拿着银子往我们这里送,那我们也没办法。”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罗云意无奈问道。

    “云意妹妹,事情是这样的!”郑晨干脆坐下来竹筒倒豆子,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罗云意和叶染修。

    起因还要从彭钊和司空弘的一场打赌起,大概半年前彭钊酒坊生意越做越红火,司空弘在京城也有一家酒坊铺子,而且巧的是两家酒坊是一条街两对门,一个主要卖的是高麦美酒,一个主要卖的是君子酒,更巧的是这两种酒还都是出自罗云意之手。

    与旁的同行是冤家不同,两家与罗家、与罗云意关系都极为亲密,再加上司空弘常年在京城与彭钊这位曾经的纨绔世子也打过交道,所以两位东家倒是成为了好友。

    一日两人拼酒、比酒,各各的酒好,酒兴上来之后便打赌看谁的酒能换更多的金子,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位世家子弟,他们也起哄各占一方,并且还都愿意拿银子参加这场赌注,他们约定谁在冰尧城卖得酒换的金子最多谁就赢,输的一方还要给赢得一方一箱冰尧城特制的足金。

    那时候司空家的关系虽然与冰尧城城主府的关系不太好,但因为司空图还在冰尧城内,所以司空家的货物还是能进入冰尧城的,而且彭钊和司空弘还真的拿酒换到了不少的金子,这让京城的这帮纨绔子弟又是惊讶又是兴奋,他们只出了一部分银子就换回来一大块金子,这样的好事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于是纷纷都找上彭钊和司空弘,希望能让他们再带着自己大赚一笔,其中这些人中就有叶存那些人。

    不过后来北疆出事,冰尧城又封城,拿酒换金子的事情也只好作罢,可随着北疆大捷,冰尧城换了新城主还对四方客商大开方便之门,司空家还成了新城主的座上宾,从半个月前便有不少司空家的商队往冰尧城的方向而去,京城的这帮尝到甜头的权贵子弟又都动起了心思。

    原本彭钊和司空弘也没想着坑什么人,虽然他们自认和那些只知吃喝玩乐不干正事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不同,但也没无聊到闲着没事耍他们玩,是叶存带着这帮人先去闹了罗云意的户部,事后这帮人气不顺暗中筹谋着想要给罗云意这个新上任的二品女尚书一个难看,结果被郑晨给知道了。

    郑晨在京城的这段时间和彭钊、司空弘成了莫逆之交,罗云意对郑晨和彭钊算是有恩,司空弘的姐姐司空潭又是罗家现在的当家主母,与罗云意更是关系匪浅,三个人一合计就决定给叶存等人一个教训。

    于是,彭钊和司空弘出面假装组建一支最大的商队要往冰尧城送货物,并且冰尧城内已经有大商家要接收他们的货物,两人虽然没有明,但得知这个消息的京城那帮权贵子弟都从他们暧昧不明的暗示中猜出这一次肯定会大赚一笔,所以很多人都主动拿着银子送到他们两个人手上,有的甚至变卖名下田产换成了银两入股。

    彭钊和司空弘却是默契地谁的银子都不收,只他们才是第一次组建商队,要是出什么事情不好对其他人交代,但他们越是拒绝,那些人送银子就越主动积极,很多人更认为这两个人是不愿意让他们分一杯羹,有的甚至动用家族的势力威吓他们,最后两个人无奈答应他们,但需要写好合作文书并到衙门里备案,以免真出什么事情这些人秋后算账。

    能多一层保障自然大家都愿意,于是呼啦啦一群人就写好了合作文书到衙门里备了案,而且这商队里每家还都出了自己人。

    谁知道还真就这么倒霉,原本郑晨是打算化作山匪抢一些货物让这帮想要欺负罗云意的纨绔们尝尝苦头,哪想到真有一伙山匪半路杀出来,货物抢的抢,烧的烧,最后所剩无几,商队也只好打道回府。

    银子打了水漂,所有人都叫苦不迭,但他们都是自愿的,彭钊和司空弘也损失不少。

    “云意妹妹,真不算是我们坑他们,只能他们运气不好,谁让那帮山匪太凶残,抢了东西还不算,见东西太多拿不走一把火还给烧了,官府现在正四处抓他们呢,不定还能挽回一些损失!”郑晨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这山匪出现得如此蹊跷,真和你们没关系?”罗云意有些怀疑地看着郑晨问道。

    “地良心,真的和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郑晨立即道,显得极为真诚认真。

    罗云意听后还是有些不信,就算山匪和他们没关系,她就不信三个人会对山匪的事情一点儿都不知道,就算是不知道,事后也不可能对山匪的行踪和那些货物会一无所知。

    郑晨被罗云意盯得有些心虚,好,在内心深处他承认消息是他透漏给山匪的,房州呆了那么些年,在江湖上认识几个有名望的山匪,对于他郑家公子来事一件,至于那些货物权当江湖上交个朋友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