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关于群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关于群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罗云意被梁老王爷强令着立即闭眼休息,不让任何人打扰她,就连叶染修都被他老人家给赶出了房间,至于之后得到罗云意回京消息的其他人登门求见,也全都被梁老王爷给挡了回去。

    “娘,您怎么来了?”罗云意躺在床上还真的睡着了,不过她醒来之后,就看到林菀清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意姐儿,你醒了?饿不饿?渴不渴?”林菀清见罗云意醒了脸上当即堆满笑容,关心地询问她道。

    罗云意笑着摇摇头,起身从床上下来,穿上鞋走到了林菀清的面前,而此时林菀清已经吩咐了门外守候的丫鬟去端些点心,自己又给罗云意倒了一杯温水。

    母女两个坐在椅子上,林菀清拉着罗云意的手不住地打量,每一次罗云意的离开她都有些担惊受怕,这一次北疆之行还以为她很快就回来,哪想到又是耽搁了那么长时间,怀着身孕还要东奔西走的,真是太辛苦了!

    “瘦了!”林菀清心疼地摸了摸罗云意的脸道。

    “娘,我明明是胖了,您都不知道最近我有多能吃!”罗云意忙道,“对了,您一个人过来的?”

    “不是,还有你郑姨母和你二嫂,不过老王爷不许任何人来打扰你,所有上门的人都被拒了,娘是个特例,如今你郑姨母和你二嫂,对了还有宫里的栗公公都在王府前厅等着呢!”梁老王爷对于罗云意的看重,林菀清自然是满心安慰和高兴,之前她还担心罗云意一回来又扑在户部的事情上,如今看来有梁老王爷在她是想受累都受累不上了。

    “老祖宗就是太紧张我的身体了,其实我一点儿事情都没有,能跑能跳的,谷雨,去前厅将郑姨母和我二嫂请到这里来,再通禀栗公公一声,明日一早我便进宫述职。”罗云意直接对门外道。

    “是,王妃!”谷雨的声音响起又落下,没过多久,郑雪梅和黄若心便被请到了罗云意和林菀清所在的房间内。

    两个人一进屋就是先恭喜罗云意有喜,然后又问了她身体有无异样,之后四个人就围坐一桌听罗云意了北疆和冰尧城发生的事情,然后林菀清她们又了一些家里和京城发生的事情,好在惊惊喜喜一切都过去了。

    栗公公回宫不久很快又来了一趟梁王府,这次他是带着皇帝的口谕来的,因念罗云意怀孕辛劳又为国事奔忙,自今日起便免了她的早朝,而且日后她随时可进宫,进宫可乘坐轿撵到大殿门外。

    “烦劳栗公公替我谢过皇上体恤!”不用早起当然是好了,罗云意虽没打算孕期停止工作,但也知道现实状况和身体状况会越来越不允许她把更多的时间分派在朝政上。

    “这都是老奴该做的,王妃还是好好休息,老奴这就回去了!”栗公公笑着转身离开了,要是依照梁老王爷对皇帝的要求,罗云意这位户部尚书自今日起就只能在家休养了。

    因为有皇帝的口谕,所以第二罗云意是睡足了吃饱了才起来换了朝服进宫,而叶染修这位兵部尚书虽然打了大胜仗还是要按时参加早朝的。

    坐在前往宫中的马车上,罗云意不时掀开车帘往京城繁华热闹的大街上看去,这里和冰雪地的冰尧城简直像两个世界一样,一个还在下着春雪寒气逼人,一个已经是温暖明媚、百花齐放。

    马车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赶车的立秋告诉罗云意,前面道路因为两辆相撞的马车堵了,要是进宫得从另一条道走。

    “改道!”罗云意在马车里道。

    于是,他们的马车往后退了退拐进了一条巷,又从巷绕进了另一条通往宫里的中街上,而且这条街正好从户部门前过。

    平时,这条中街过往的行人并不是很多,但今罗云意发现马车外的脚步声似乎有些多,再过一会儿,她坐在马车里就听到外边路过的人不时喊那么一句:“前面在打架呢!”

    “谁打架呢?谁打架呢?”有爱贪热闹的人笑着追问道。

    “是一帮富贵人家的子弟堵住了户部大门,将那些想要出门的户部官员都给打回去了,现在双方都拿着家伙,看来是要打群架!”知道一些情况的一个乞丐好心地给大家道。

    “还有人敢打户部的人?!”听到乞丐这样,更多的人是吃惊谁这么大胆子连户部的门都敢堵,而且还明目张胆地打人,难道他们不知道现在的户部尚书可是大禹朝的“农神”堂堂的梁王妃罗云意吗!

    “这可是京城,什么人没有!”乞丐了一句就往前跑去,也不知道群架打起来没有。

    罗云意坐在马车里将外边的谈论声全都听了进去,眉头不由地轻轻皱了一下,吩咐立秋继续往前走,她也很想看一看到底是谁敢打她户部的人。

    人流在前方越聚越多,而且以户部大门为中心形成了半圆式人圈,此时户部大门紧闭,不过门外站着很多户部官员和手持兵器的护卫,而且这些官员脸上大多有伤,看起来很是狼狈,倒是此时站在他们对面的一群光鲜亮丽,明显是纨绔子弟的年轻人显得十分嚣张傲气,嘴里更是骂骂咧咧,不可一世的样子。

    “告诉你们,爷我可不怕你们,今出来一个我就揍一个,打得你们爹娘都不认识!”

    立秋将马车就停在人圈的最里层,从掀开的车帘缝隙里,罗云意看到那群纨绔子弟的最前面还放着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衣着与其是简单不如是简朴,长得也斯斯文文的但出口的话可不那么好听。

    “叶二公子,你不要欺人太甚,这里可是户部,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今日你打了我们户部的人,就等着皇上治罪!”被打的户部官员怒视着面前的年轻人道。

    “爷我不怕,有本事你就让皇上现在治我的罪,哼,你们户部的人抢我的房子、抢我的地,还不许我讨个公道了,就是到皇上面前,我也有话!”年轻人听完冷笑一声,反而更加理直气壮起来。

    “叶二公子,你少血口喷人,我们户部从来都是依法办事,你名下田产土地众多,这些年光是逃税漏税就有十万两之多,我们户部向你追讨并没有错,你却带人上门闹事还打伤我们户部官员,这已经是重罪!”话的正是户部赋税司此时的主事人费大人。

    “这位逍遥王府的叶二公子可是京城有名的‘一毛不拔’,别是十万两,就是一文钱也休想从他手里抠出来,这次户部算是惹上一个难缠的了!”围观的人群里传来低低的议论声。

    京城里的人对于逍遥王府嫡二少爷叶存那是知道的不少,毕竟“吝啬二少”的名头是从他三岁开始就有的,这位叶二少爷对于自己财物的看重那胜过这世上的一切。

    “你少污蔑爷,爷什么时候逃税漏税了,每年爷都给朝廷缴税了!”叶存气势很足地反驳道。

    “叶二公子,本该缴一千两,可你却只缴上了一两,其他的自然是要补上的!”费大人是在罗云意担任户部尚书之后才接任赋税司的,几个月来他将京城所有皇亲贵族和富贵人家的赋税都按照罗云意教的新方法进行了统计整理,从统计的账册上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哪些人在赋税上做了手脚。

    在这些人当中,有明目张胆不缴税的,有之前买通户部官员逃税漏税的,还有像叶存这样仗着身份只缴一两银子敷衍了事的,赋税司之前怎么样费大人无权过问,但现在罗云意将赋税司交给他管,而且这次又是针对京城最有权势地位的一批人,他自觉身上担子很重、压力很大,不过却从没想过妥协和退让。

    今,叶存带人闹事,还当众棒打户部官员,他十分气愤,这些贵族纨绔平时只知吃喝玩乐,无论是对于家族还是对于大禹朝都没什么贡献,在费大人看来,他们就像是蛀虫一样毫无用处,只会给人带来麻烦。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也敢让爷我补银子,告诉你,还有你们户部所有人,爷我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有本事你们今就打死爷我,不然休想从爷我手里拿走一文钱,不过爷我就算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现在就让爷我过过手瘾,兄弟们,给我打!”叶存脸一阴瞪向费大人,夺他银子犹如取他性命,什么也不能让户部这帮人得逞。

    “叶二公子,你——”费大人看到那些原本站在叶存身后的纨绔们又要领着手下挥棒而进,他的脸就更难看了,这些人虽然在他眼中都是“草包”、“废物”,但他们的身份非富即贵,真要是伤了其中一个,自己有事是,怕是会给户部带来更大的麻烦。

    “好狂的口气,不知我给你做垫背的够不够格!”突然,围观的人群中响起一个冷冷的响亮女声,而听到这个声音,原本站在户部门口的户部官员们脸上都闪过喜,他们的尚书大人终于回来了!

    “什么人?”叶存扭过身子往后看去,就看到一个娇俏轻灵的女子被人扶着下了马车,而围观的人群自动给她让开了一条道,并且很多百姓看到她都很激动,还主动给她行礼问安。

    “二公子,这就是户部尚书梁王妃!”有知道罗云意身份的跑到叶存身边声地道。

    “尚书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个女人!”叶存嘟囔了一句,不过他也没敢太大声,无论是逍遥王府还是汝南郡王府尤其是刚回京的他的祖父老逍遥王爷对这位梁王妃可都是亲近的很,想着几家的关系,她这个户部尚书也该给自己几分薄面。

    叶存嘟囔的这句话可没逃过罗云意的耳朵,而跟在罗云意身后的谷雨更是冷眼扫了一下叶存,叶存冷不丁后背一凉,禁不住缩了一下脖子,这丫鬟看起来很不好惹呀!

    “大人,您终于回来了!”费大人等人赶紧将罗云意迎到门外,以前还没怎么觉得,这次再见到罗云意,他们心中都觉得有了依仗般底气也足了。

    “咱们户部又不是见不得人,关什么大门,给我把大门打开,也给我搬来一把椅子,今日这门外风景不错,还能顺便看看打群架,倒是新鲜!”罗云意淡淡一笑扫了一眼自己对面站着的那些纨绔子弟们对费大人道。

    “是,大人!”费大人恭敬地对着罗云意施礼之后便转身大喊道,“快把大门打开!”

    “吱呀——”一声,门内立即有人将户部的大门快速地打开,而门后也同样站着很多户部官员,刚刚罗云意在门外的话他们都听到了,此时他们全都站出来给罗云意行礼,然后和费大人一起站在了罗云意坐着的椅子后面。

    罗云意坐在户部台阶之上的大门外,而叶存坐在台阶之下的空地上,单从气势上来看,罗云意便已经压了他一大截,而且因为罗云意的归来,所有户部官员颓废为难的气势一扫而光,此刻全都身板挺直、昂首直视着所有人。

    叶存身后的那些纨绔子弟一见双方的阵势因为罗云意的归来发生了如此逆转,都不自然地产生了怯意,到底他们算不上各自家族的真正掌权者或者继任者,即便是在家里受长辈们的宠爱,但和罗云意这样有权有势的人对抗,他们自知还没有那个能力。

    “二公子,不然今咱们先回去!”有人在叶存身后声劝道。

    “是呀,二公子,这位梁王妃可不好惹,听梁老王爷很喜欢她,梁王更是把她当成掌中宝,她还是罗家最器重的女儿,咱们今还是走!”另外一人也上来低声劝道。

    “就是,就是,人咱们也打了,气也出了,走!”又有人对叶存劝道。

    “你们怕什么,刚才打人的时候不还是力气很足的,今我倒要看看户部有没有人敢管我要银子。既然你这位尚书大人回来了,那就好好教训一下你手底下的这些无用官员,别老是专找爷我的麻烦!”叶存瞅了一眼罗云意口气依旧很狂地道。

    罗云意听后却是面柔和一笑,转身问身后的费大人:“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专找这位爷的麻烦了?”她特意将“爷”两个字咬的重了一些。

    “回大人的话,您不在的这段时间下官等人全都是按章办事,不敢逾矩,赋税司上下更是尽忠职守、勤勉认真,无一人敢徇私枉法、偷懒耍滑,大人若不信可事后详查,至于——至于这位‘爷’,皆因他有逃税漏税之举,户部才向他追讨税银,而他不但不愿意还带人上门闹事,更打伤了我们户部的官员,下官等人也是迫于无奈才还手的。”费大人对罗云意道。

    “原来是这样,你们伤得怎么样?有没有人出什么事情?”罗云意关心地又看了他们一眼问道。

    “回大人的话,下官等人无大碍,不过是一些皮肉伤,不过有两位大人年纪大了,被狠敲了几下骨折了,刚才御医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好,倒是没性命之忧!”站在罗云意身后的一位官员躬身禀告道。

    “是吗?”罗云意话音拖得有些长,顺带着将目光转向了叶存和他身后的那些人,而此时她看向他们的目光冷意中带着薄怒,威压中带着责怪,在她的地盘伤了她的人,这些人还真是胆子够大!...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