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踏上归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踏上归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佛跳墙又名‘满坛香’和‘福寿全’,做这道菜工序非常繁琐,这次单单原料食材我就选了近三十种,里面还加了高汤和好酒,文火煨制好几个时辰,这才有了如此醇厚的味道和口感。这道菜我可是轻易不做的,你们算是真赶上了!”罗云意笑着对众人道。

    “我就意姐儿你偏心,做你哥哥这么久,知道你厨艺好,也吃过你做的其他美食,但像今日这样的极致佛跳墙可是听都没听你过!”罗勇峰满是酸味地道,顺便瞪了一眼一直在吃的涂凌,而涂凌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眼十分得意地笑了。

    “哼!”罗勇峰又忍不住对他轻哼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罗云意可是他亲妹妹,比涂凌和她的关系近多了。

    “五哥,下次我也给你做一道谁都没听过没吃过的极致美食!”罗云意一脸好笑地看着罗勇峰道。

    “我也没听过!”坐在罗云意身边的叶染修也冷不丁地了一句,惹得在座的好几个人都偷笑起来。

    罗云意无奈看他一眼道:“放心,以后也单独给你做一道谁都没听过没吃过的美食!”

    一道佛跳墙满足了众人对食物的最高期待,每个人面前的酒坛最后连滴油汤都不剩,而酒足饭饱之后,大家并没有立即离开孟家,而是商议着何时回京。

    “修哥儿,你们决定何时回去?”叶祁是决定和叶染修、罗云意一起回京的,北疆的事情已经完结,剩下都交给罗勇霆来办就好,他这个太子此时留在北疆已经没什么大作用了。

    叶染修则是将询问的目光转向了罗云意,何时离开冰尧城要看罗云意的意思,其实若不是叶祁的到来,他们此刻怕是已经到京城了。

    “我想再去北疆看看四哥和大哥他们,然后从北疆再回京城,殿下和我们一起!”知道叶祁是对“神鸟”有兴趣,罗云意也没打算让他失望,虽然她现在是个孕妇,但开“神鸟”还是没问题的。

    “好!”叶祁自然满口答应。

    罗勇瑄他们也打算跟着一道先去北疆,然后从北疆再乘坐快马回京,众人商议的启程时间便是后日清晨。

    等到叶祁和孔若飞他们从孟家离开之后,罗云意和叶染修又来到了孟冬生的房间内,三个人坐下之后,罗云意也没有隐瞒,就将自己和叶祁的赌局也同样告诉了孟冬生,毕竟这场赌局就是有关孟家的,而她不想瞒着孟冬生这个便宜爹。

    “意儿,金脉的事情我已经和梁王过了,那几座金矿孟家守护了几千年,开采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但即便是这些也够孟氏子孙吃喝不愁几辈子了。不过金矿是福也是祸,孟氏族人一直把这些金矿当成消磨摧毁孟氏族人意志的‘祸端’,所以族人真正知道含金矿山具体地方的人并不多,大禹朝的太子让你做孟家家主这件事情很好办,只是一旦矿山在手,你又打算怎么办呢?”孟冬生已经秘密和孔家老爷子见过面,他得知真正的金脉就在罗云意的手中,而且金脉的主人很可能就是他未来的外孙,所以自己手里的金矿也应该归罗云意和她的孩子所有,即便是孟氏族人都知道他们也会选择这样做,因为这便是他们世代守护金矿的意义。

    “爹爹,这个我还真没想过,太子也让我看着办,手里一下子有这么多金子,我得把它们用在更有意义的地方!”罗云意笑着道。

    有些人是因为没钱而发愁,而她现在是因为钱太多而发愁,这么多的金子落在自己手里,她一下子都不知道该如何花了。

    “冰尧城不需要这些金子,你可以想办法把它们都运出去,这一点孟家可以帮你,不过,你得答应我,其中一部分金子要给我的外孙留着,可不能都给别人!”孟冬生手里不缺金子,但金矿里的金子更多,这些金子依照他的意思那是都要留给罗云意肚子里的孩子的。

    如今罗云意已经和叶祁打了赌,那么这些金子最大的可能就是用在大禹朝的百姓身上,而孟冬生听梁王府还有位梁老王爷,那是个心怀下黎民疾苦德才皆备之人,有他在,无论是罗云意还是叶染修都不可能拿着这些金子“胡乱挥霍”。

    因此,他才会有这样一,自己可以将金矿交到他们夫妻手上,同时作为附加条件,他希望其中一部分的金子能留给他们的孩子,这是自己这个做外公的“私心”。

    “好!”在罗云意开口之前,叶染修便已经先答应下来。

    叶祁是个精明人,他与罗云意的赌局看似赌注的筹码在罗云意这一方,但他也知道无论是梁王府还是罗家甚或是罗云意本人,都不会真的将这些金矿据为己有,相反会把它们用在下百姓身上,大禹朝越繁盛,他这个太子将来继位下就越太平,这便是帝王术,叶祁比孝和帝更善于运用。

    都人不为己诛地灭,无论是为公为私还是为了将来长远考虑,金脉之事都不能处理得太过简单急促,叶染修认为他们“贪贪”金矿里的金子反而更容易让叶祁放心。

    “爹爹,虽我与太子已经定下赌局,但这赌局何时真正开始也不是全由他了算,孟家现在还是金矿的守护者,我这一离开可是把孟家的金条仓库快搬完了,您总不能让它空着!”罗云意别有深意的话语令孟冬生和叶染修都忍不住笑了,她的意思他们都懂,不过孟冬生并没有告诉罗云意,即便孟家守护的这几座金矿都归了她,孟家也不缺金子,金矿从来都不止一处。

    不过,他还是很感动这时候罗云意会为整个孟家考虑,他们做父女的时间很短,但感情已经建立的很深厚,能用这些金子换孟氏族人世代一个心安和一个女儿,他觉得非常值。

    “意儿放心,孟家没缺过金子!”孟冬生笑着道。

    “嗯!”罗云意也笑着点点头,“爹爹,那我们后日便离开了!”

    “好,你们走!”孟冬生也不再多什么,离别总是会到来的,不过相聚也同样会很快,他可是很期待罗云意肚子里的那个孩子的到来。

    转眼便到了罗云意一行人离开冰尧城的日子,涂凌和孟冬生站在城门高楼之上看着他们的车队朝着北疆大营的方向缓缓而行,冰尧城的春雪在暖阳的照耀下已经渐渐融化,道路虽然泥泞了些,但大地回暖,万物复苏,一切都显得生机盎然。

    “孟家主不后悔吗?”涂凌转眼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孟冬生,他的目光还锁在罗云意乘坐的那辆马车上,眼中是不舍之情。

    “哈哈,不后悔,我反而要谢谢你!”孟冬生爽朗一笑,如果不是因为涂凌想要利用罗云意拿到孟家的金玉牌,那么罗云意也不会来到冰尧城,自己就不会有机会认下一个好女儿,这是意也是缘分!

    “不用客气!”涂凌理所当然的语气又引来孟冬生的一阵大笑,很快,城楼上都能听到孟家主那畅快的笑意,就连走得很远的罗云意都撩开车帘往身后的冰尧城城楼上望了望,似是听到了她孟家爹爹的笑声。

    一行人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便到了北疆,而此时的北疆大营刚刚接到皇帝的嘉奖圣旨,罗勇霆正准备犒赏三军将士,听到罗云意、叶染修和叶祁他们来了,心情更是好极了,原本三日的赏宴变成了六日。

    “四哥,你这里的粮草还够不够?”这在北疆大营暂住的营帐内,罗云意便问起了罗勇霆有关粮草的事情。

    自从来到北疆大营,自己这个孕妇便被罗勇霆当成了重点保护对象,外边热闹的赏宴也只许她参加一会儿,然后便回到营帐内休息,还要让叶染修一刻不离地守着她,之前罗云意觉得叶染修这个当爹的就已经有些过于紧张了,现在来看她四哥这个做舅舅的似乎比他们这做爹娘的还紧张。

    “当然够了,你们户部往这里送的粮草再过两年北疆大营也用不完,而且好酒好肉这里可不缺,现在你这个户部尚书在将士们的心目中可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一个人,以前他们当兵吃不饱、穿不暖,就连军饷都无法按时发下来,可现在吃喝不愁,手中的兵器更是厉害非常,就连军饷都涨了,这次北疆大捷你们户部功劳也不!”罗勇霆与有荣焉地道,他能打胜仗也有他妹妹的大功劳。

    “看来这次回去我得好好奖励一下户部的官员了!”听到罗勇霆这样,罗云意也很开心,她不在京城主事的这段时间看来户部的内部运作还算正常,至少没有拖后腿。

    “你们打算明就走?”今日是赏宴的最后一日,刚刚叶染修告诉罗勇霆,他们明日一早就坐神鸟离开。

    “嗯,这次出来时间不短了,眼看春都要过去了!”现在大禹朝已经是三月晚春时节,好的很快就回京,结果自己这一趟出来又是这么长时间。

    “行,那你们路上心点儿,你这身体尤其要注意,好在有神鸟在路上倒是免了很多颠簸。北疆这边事情安排好,我和大哥、二哥他们也会立即回京的!”北疆大捷,这一次孝和帝要在宫中设宴为他们接风洗尘庆贺战功,罗勇霆倒是不在乎这些,他只想回家和家人在一起。

    “好,我在家里等你们,到时候美酒佳肴为你们准备好!”罗云意也期待一家大团圆的那一刻。

    “美酒佳肴少不了,但四哥最想吃你做的大肉包!”罗勇霆笑着道。

    “四哥要是回京,我给你做大肉包吃!”罗云意也笑了,无论罗勇霆变成什么样子,拥有什么样的成就,似乎还保持着最初的那份喜好。

    “好!”

    只是罗勇霆没想到的是,不等他回京,在罗云意离开的那清晨,他就吃到了自家妹妹亲手做的大肉包,而且是满满三笼屉的包子,都是罗云意瞒着他晚上偷偷包好的,在他们几人乘坐神鸟离开之后,才让大营里的厨子给蒸上,而闻到包子的香味罗勇霆才知道他妹妹为他做了什么。

    神鸟升上空,坐在舱里的叶祁才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与脆弱,似乎一切的雄心壮志在看到眼底下那一片片急速变化的景时突然瓦解又急速地升腾起来,江山如此壮丽,他又怎么能懈怠呢!

    叶染修就坐在叶祁的旁边,他脸上的细微表情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或许通过这次乘坐神鸟,叶祁的心境也会发生变化,至于会朝着哪个方向变就要看他自己了。

    午时不到,罗云意一行人就回到了京城,进了城门之后,叶染修直接就带着她回了梁王府,而且一回到府内就把项老给拽了来,让他给罗云意诊脉。

    “意丫头怎么了吗?”梁老王爷一听叶染修回到府里就急着去找项老,也连忙来到了罗云意的院子。

    “老祖宗,您怎么亲自来了?都怪阿修,我都先去给您请安了!”罗云意有些嗔怪地瞪了一眼叶染修,她只是因为坐在神鸟上时间有些长,所以起身的时候有些头晕,从神鸟上下来时又没走稳,这才让叶染修紧张起来。

    “给我请安有什么要紧,你的身体才最重要,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在北疆受伤了?”梁老王爷人在京城对于北疆的战情也知道的不少,尤其是听叶染修去了冰尧城,还帮助冰尧城的人击退了羌吴国的二十万大军,而罗云意当时就在城内。

    “老祖宗,我没事,我没有受伤!”见梁老王爷一脸担心的样子,罗云意忙道。

    “老王爷,丫头身上没伤,就是肚子里多了个宝贝!”项老给罗云意诊完脉笑着对梁老王爷道。

    “宝贝?什么宝贝?”梁老王爷被项老的话一时有些蒙了。

    “当然是梁王府的宝贝,您终于能听到这府里有婴儿的哭声了!”项老满脸笑容地道。

    “真的?你没有骗我!”梁老王爷脸上布满狂喜,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我的医术您还不放心,虽然丫头月份还,但的确是身怀有孕!”项老肯定地道。

    “太爷爷,是真的,意儿真的怀孕了!”叶染修这时也在一旁道。

    “老祖宗,是真的,我真的要做娘了!”罗云意也紧跟着又道。

    “哈哈哈哈……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哈哈哈……”梁老王爷止不住地大笑道,那笑声感染的在场的人都跟着笑起来。

    不过,很快梁老王爷这笑声便停止了,然后又一脸忧心地看着项老问道:“意丫头的身体没事?”

    “没事,只是有些劳累,好好休息一下就可以了!”项老道。

    “没事就好,从今日开始,你不要进山采药,也不要去御医院了,七华书院那边也不要去了,就留在梁王府,什么时候意丫头把孩子健健康康地生下来,你什么时候再去忙自己的事情!”梁老王爷有些“霸道”地看着项老道。

    “老祖宗——”罗云意想表示反对,毕竟项老是行医治病的神医大夫,不能因为她一个人而耽误了其他人的救治,再项老现在还是七华书院的老师,跟着他学医的徒弟可不少,怎么能把他困在梁王府呢。

    “这件事情我做主了,你们都不要了!”人老了,他有权利任性一回,现在没什么比罗云意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的了。

    “一切都听老王爷您的安排!”项老倒是没有反对,而且还眼神示意他没问题,倒是让罗云意顿时不好意思起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