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太子来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太子来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嗯!”罗云意对着他点了点头,又让他离自己近些,然后在他耳边将白玉幻镜的秘密了出来,最后还告诉他,自己昏睡时已经进去过金脉空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金子。

    “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秘密?”叶染修听完罗云意的话喜悦感并不是很多,照着罗云意的意思,别人就算拿到这面镜子因为不是镜子的主人,所以就算是金脉他们也无法从中取出一颗金豆子,但这世上总会有几个“我得不到就要毁掉”的人,一旦秘密外泄,自己的孩子将来岂不是很危险。

    “白玉幻镜的秘密目前只有孔家主、我、你,还有爷爷和文真道长知道!”罗云意决定把两个幻镜的秘密都告诉叶染修,不然她总觉得自己和他之间隔着一层什么,“爷爷和文真道长目前住在我脖子里的墨玉幻镜内,故事很长,我慢慢讲给你听!”

    这一夜,冰尧城和孟家大宅一直喧闹到明,而房间内,罗云意和叶染修两人在床上相偎相依同样夜话到明,而罗云意讲完了也讲累了便在叶染修的臂弯里沉沉睡去,叶染修看着她却久久没有睡意。

    原来,她不是她,她又是她,原来两个人的相爱跨越的不止有时间还有时空,原来为了再次回到这里她付出了那么多,而想到有一她可能还会回到她原来的地方,叶染修的心便不安疼痛起来。

    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守护好她守护好他们的孩子,绝对不能让他们受到任何的伤害,自己必须更加强大才行,强大到这世上再无人能威胁到他们的安全。

    罗云意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叶染修已经不在她的身边,而午时的太阳已经透过窗棂洒在锦被上,这一觉她睡得不算太长,只有两三个时辰,不过肚子咕噜噜叫,好想吃东西。

    “翠儿,厨房还有鸡蛋糕吗?”罗云意翻身下床先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然后便对门外喊道。

    “大姐,谷雨姐姐刚做好的鸡蛋糕,奴婢这就给您去端来!”翠儿在房门外道,然后罗云意就听到她急急离去的声音。

    谷雨做的鸡蛋糕?罗云意还真是有些意外,在她的印象中,谷雨自从跟了她之后,一般只有她进厨房的时候她才会跟着进去,而且谷雨这个人平时话不多,为人也比较冷漠,只有面对自己时态度才会变得亲和一些。

    最重要的是,谷雨和无闻他们一样武功高强,主要是来保护自己的安全,像针织女红之类的从未单独让她沾过手,而这次她竟然下厨去**蛋糕,还真是有些稀奇。

    很快,翠儿就端着一大盘的还冒着热气的鸡蛋糕来了,谷雨在她身后端着另一个托盘,盘子上有一罐冒着热气的汤粥。

    “大姐,这是谷雨姐姐特意为您做的,她您起来一定会饿的!”翠儿笑嘻嘻地将托盘放在桌子上笑着道,而谷雨放下了汤粥,脸上的表情始终平静,和往常一样。

    “谷雨,谢谢你!”罗云意感动地看向谷雨,她的贴心和努力自己看得到。

    “王妃,快吃,凉了对身体不好!”谷雨微微一笑,她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只希望作为丫鬟能尽心尽力地照顾好罗云意。

    “嗯,我快要饿晕了!”罗云意洗了手拿起鸡蛋糕就吃了起来,谷雨的手艺在自己的调教下还是很不错的,再加上此时饿的很,这鸡蛋糕吃起来真是美味极了,汤粥也是清淡爽口,两者搭配起来罗云意又吃撑了,“继续这样吃下去,估计以后我会胖得走不动!”

    “大姐,人家怀了孕的女子想吃什么就要吃什么,能吃多少就要吃多少,可不能委屈了自己,否则一辈子都是个遗憾念想!”翠儿怕罗云意为了保持身材不敢在孕期吃东西就忙劝道。

    “你这丫头懂得还不少,放心,我是不会委屈自己的,吃,才是最重要的!”罗云意笑着又拿起一块鸡蛋糕,翠儿和谷雨见她调皮的样子也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听罗云意还有两就要离开冰尧城,孟家族人都很舍不得,郭林更是嚷着要跟罗勇峰一起去大禹朝的京城逛逛,郭老爷子被他吵得没办法只好同意了,孔若飞见两位好友都要离开,他自己也在冰尧城待不住了,于是也要跟着一起去。

    冰尧城换了新城主,又赶走了羌吴国的大军,四方城门重开,司空家的各种铺子一夜之间又重新在城内开了起来,司空图自然是要留下来,不过他托罗云意给司空潭带去了不少礼物。

    原本罗云意是打算开着神鸟飞去北疆然后再飞京城的,可还没离开跟着的人数就增加不少,神鸟根本坐不下,而且孟冬生硬是让人给她准备了四十箱的金条,是要送给罗家众人的礼物,头次见送礼送金条如此大方的。

    站在孟家金条仓库里,罗云意瞅着那准备让自己带走的四十个大箱子就头疼,她这次回去是替孟冬生送礼还是去显摆的,估计这些金条一到京城就会引起轰动。

    “爹爹,我家人不需要这么多的金条,不然送几件金首饰或者金器就行,再,这么多金条在路上也太打眼了!”罗云意对站在自己身边的孟冬生道。

    “放心,我让咱们家的人给你送到京城去,路上保准不会出问题,要不是怕太多给你惹来麻烦,爹爹就给你送满一百箱金条。”这四十箱孟冬生还觉得少了,整个金条仓库他都是要留给罗云意和她的孩子的,而且以后这仓库里的金条只会越来越多。

    “别,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带去!”要是有人知道孟家往京城送金条,这一路就不要太平了,反正她有金玉空间,先把金条放空间里好了。

    “随你的意思!”自己抢了人家的女儿,总要有点儿东西补偿才是,而自己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这些金条了。

    叶染修不知又去忙什么了,罗云意已经决定一日后启程先去北疆大营见罗勇霆他们,然后从北疆大营开神鸟带着叶染修、苍无念和春芽还有谷雨、立秋五人回京,至于其他人则自行赶往大禹朝的京城。

    四十箱金条放进金玉空间,又将冰尧城的“特产”买回不少也放进去,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罗云意就等着次日离开了。

    “大姐,您真的不带奴婢吗?”翠儿眼神恳切地看向罗云意问道。

    “翠儿,我不是不带你,而是这次没办法带你一起回京城,下次我来接爹爹的时候,一定把你也带上,你在府里要替我好好照顾爹爹。”她是很喜欢翠儿这个丫鬟没错,但神鸟每次最多只能带六个人,她也不想翠儿一个姑娘家万里迢迢地去大禹朝的京城。

    “翠儿谨遵大姐吩咐!”翠儿一笑不再强求,难得遇上一个好主子她会期待再次重逢的。

    “启禀大姐,家主请您去前厅一趟,是您的一位朋友来了!”这时,门外传来通禀丫鬟的声音。

    朋友?她在冰尧城还有什么朋友没见吗?心里带着疑惑,罗云意来到了前厅,而在前厅看到正与孟冬生、叶染修对坐饮茶的太子叶祁,她脸上闪过讶异之,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笑着走了进去。

    “我还当是哪位朋友来访,原来是太子殿下,臣见过太子殿下!”罗云意以君臣之礼对着叶祁拜了一下。

    厅内三人听到罗云意以“臣”自居,每个人脸上都划过不同的表情,不过也都很快隐去,叶染修更是起身将罗云意扶到厅内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现在是双身子,快坐下休息!”叶染修温柔地扶她坐下之后,又让丫鬟端来事先备好的对孕妇好的汤水,也不管是不是有外人在,就亲自要喂她喝下。

    “阿修,我自己可以的!”罗云意脸上有不好意思的红晕,这样当众秀恩爱会不会太过了,可叶染修满脸发自内心的真诚和傻乎劲儿,她也只好接受了,看来以后是要被当成重点保护对象了。

    “恭喜意姐儿你要当娘了,修哥儿看来以后是个好父亲!”等到罗云意喝完汤水,叶祁笑看着他们夫妻两个道。

    “阿修现在是个好丈夫,以后肯定也是个好父亲,看来还是我会选人嫁!”罗云意用自夸的语气故意道。

    “你这孩子——”孟冬生无奈一笑地看了一眼罗云意,不过谁都能听得出他是很赞成罗云意的自夸的。

    叶祁脸快速一僵,他却是能从罗云意的话里听出她对自己依旧存在的怨怼和讽刺,因为庄氏的死,因为自己当初没有调转马头回京,让她始终认为自己对庄氏和两个孩子无情冷漠,但当时那种情况自己只能往前进不能往后退。

    罗云意的确是这世上与众不同的奇女子,她的才智胆略都令人极为欣赏,但终究她还是个女子,女人的想法和男人是永远不一样的,而且身在帝王家儿女私情只能摆一边,要走上至尊高位,势必要抛弃很多,被人误解也是不可避免。

    他不会像叶染修为了一个女人不要江山社稷,他也许成不了这世上的好丈夫、好父亲,但他会努力做一个好君王,让大禹朝变得更加繁荣昌盛,让下百姓都能安居乐业。

    “太子殿下,您怎么想着这时候来冰尧城了?”北疆大捷的消息才刚传到冰尧城不久,叶祁人就已经到了冰尧城,罗云意不得不疑惑他此时来这里的目的。

    “意姐儿,我这次是微服出巡,你就和修哥儿一样喊我‘三哥’就行!”叶祁和颜悦地看着罗云意道,“北疆那边有你四哥在,我这个太子就清闲多了,听冰尧城这边危局已解,我对冰尧城也是好奇许久趁着人在北疆,便顺道过来看看,看一看这冰尧城的繁华热闹。”

    罗云意抿嘴笑笑,恐怕不是“看看”这么简单的事情,羌吴国的国君金奇亲自领兵攻城,结果兵败被擒,如今大禹朝的太子又“微服出巡”到此,想来目的也都差不多。

    “冰尧城的确有很多可供观景之处,太子殿下不妨好好逛一逛!”孟冬生笑着接话,他最高兴的是大禹朝的太子叶祁一来,罗云意就能在冰尧城多留两了,至于叶祁来此的目的,想来叶染修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他只要配合就好了。

    叶祁点点头,几人在厅内又了一会儿话,然后叶祁和叶染修就一起离开了孟家,而罗云意也回了内宅休息。

    到了这晚上,叶染修才回到房中见罗云意,他看到罗云意拿着一张地图在思考着什么,走近一看,那张地图自己从未见过,似乎是某人绘制的海上地图。

    “这是什么?”叶染修在铺着地图的桌子前坐了下来。

    “这是孟家爹爹曾经花高价买下的海域图,我在孟家珍宝仓库里翻到的,绘制的还算详细,我觉得这一片海域不错,这次回去让苍氏一门的人在海边建几艘海船,到时候我们可以先去这个地方探探路。”罗云意指着地图上的一片宽广海岛对叶染修道。

    “探路做什么?”叶染修抬眼看向罗云意问道。

    “做海盗呀!”罗云意脱口而出,然后自己先忍不住乐了,“我打算京城这边的事情安顿好,等孩子生下来大一些,就找个海岛做岛主去,是不是想得太远了?!”

    “是有些远,不过未雨绸缪也没错,意儿是担心太子?”叶染修也笑了。

    “其实无论谁做太子,谁做将来的皇帝,人心都是一样的,身居高位者又怎么会允许有臣下能时时威胁到自己,梁王府和罗家都是忠心耿耿一心为大禹朝,但至高的荣耀和权势是一把双刃剑,稍有不慎就会伤到自己,人活着勾心斗角、争名夺利太累,我只想我以后的孩子做个简单正直的人,过简单快乐的生活,可现在他一出生注定就要被卷入各种阴谋诡计和危险中,这绝对不是我要看到的,与其如此,我宁愿带着他去不知名的海岛过悠闲的生活。”这些想法是罗云意怀孕之后才产生的,而叶祁的到来更坚定了她的这种想法,她知道自己真正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所以她的为以后早作打算。

    “我没想到太子的到来会让你有逃离这里的想法,意儿,你不必如此忧虑,我们即便是哪里都不去,依然可以过简单快乐的生活,我是你的丈夫,你孩子的父亲,你们想要的生活我会做到的!”叶染修握住罗云意的双手看着她深情而专注地道。

    “阿修,可以吗?”罗云意不怀疑叶染修所的话和诚意,但现实会给他们设置重重障碍,人再强大有时也会妥协在现实的漩涡中。

    “意儿,一定可以的!”叶染修坚定地看着她道。

    “嗯!”罗云意点点头,可内心深处的忧虑并没有就此消散。

    如今北疆事定,羌吴国怕是很长时间都不敢再轻易对大禹朝动兵,冰尧城也新换了城主,最主要的是金脉的事情怕已不再是秘密,叶祁能亲自到冰尧城来,就明他已经对冰尧城“势在必得”,而叶染修和自己却被夹在中间。

    罗云意转脸看着桌子上的那张海域图,她当然不想真的去某个不知名的海岛做什么岛主,她想和自己的家人、朋友在一起,不过选择留下来就要应对更多的纷争和麻烦,什么事情都是有利有弊的,全看你自己如何选择,而时局又会推着她走向哪个选择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