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先安内城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先安内城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别急,有人会来找咱们的!”涂凌笃定地看着雅居房门的方向,四大家族的人应该快到了。

    果然,没过多久万聚楼的掌柜山青就来了,身后还跟着孔若飞和郭林,两个人进到屋内,看到除了涂凌和罗云意还有一个陌生俊朗的男人,不禁疑惑地对视一眼,此人他们并不认识。

    不过,他们现在也无心探究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冰尧城被羌吴国的大军围困,现在涂凌手里的金玉牌才是最重要的。

    “表哥,你把郭家的金玉牌还给我,等爷爷用完之后我再给你!”郭林一脸讨好笑容地看着涂凌道。

    “二公子,还请把马家的金玉牌也一并归还,现在冰尧城急需金玉牌调兵守城!”孔若飞也看着涂凌道。

    “金玉牌现在是我的,还不还要看我的心情!”涂凌撇了一下嘴道。

    孔若飞见涂凌此刻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不由地抿起了唇皱起了眉,而郭林也是一脸苦相。

    “二公子,只要你愿意将金玉牌归还,孔家愿意拥护你为冰尧城的新城主!”孔若飞看着涂凌语气严肃地道。

    “郭家也愿意!”郭林赶紧笑着道,然后又接了一句,“马家也没什么意见!”

    “我孟家也愿意!”就在这时,孟冬生的声音从孔若飞和郭林的身后响起,然后他便大踏步走了进来,“二公子,如今冰尧城的四大家族都愿意拥你为新城主,还请你领兵御敌!”

    “爹爹,城外的情况很不好吗?”罗云意见孟冬生进来,忙起身问道。

    “不好也不算最糟,不过城里的情况就有些复杂,玢阳公主和李家正在城主府闹事,那位乐夫人和马家姐妹也不老实,还有个南培林,我倒是觉得城内比城外更麻烦!”孟冬生这些的时候眼光不由地看向一直稳坐在一旁的叶染修身上,这个男人是谁?

    罗云意见孟冬生将打量的目光放在叶染修身上,忙给两人介绍道:“爹爹,这位是我的夫君大禹朝的梁王叶染修,阿修,这是我在冰尧城认下的爹爹孟家的家主!”

    孟冬生和孔若飞、郭林一听叶染修的身份神立即一怔,而此时叶染修也已经起身,他先是恭敬地和孟冬生行了一礼,又对着孔郭两人点了一下头,依他大禹朝梁王的身份见到孟冬生是不必行礼的,但现在孟冬生既然是罗云意的“爹爹”,那也是他名义上的另一个“岳父”,所以该有的规矩和礼节他还是懂得。

    “二公子,还请你快做决断!”孟冬生见涂凌一直坐在那里不动,就变得有些不耐烦了,不过现在的涂凌武功在他之上,打是打不过的。

    “涂凌,既然四大家族愿意拥你为新城主,那么现在冰尧城就是你的管辖地,你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地盘被羌吴国的人给霸占,快去!”罗云意冲他使了一个眼,现在可不是装模作样的时候。

    “行,姐姐你都发话了,那我就走一趟,对了,先把城主令给我!”涂凌站起身却朝着孟冬生伸出了手。

    “给!”孟冬生并没有犹豫,而是真从怀里掏出了代表冰尧城城主最高权力的城主令递给涂凌,而涂凌拿到之后在手掌心里把玩一下就转手给了罗云意。

    “姐姐,梁王,你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先帮弟弟我安安内城,别让那些跳梁丑坏了我御敌的心情,回头儿我给你们送份大礼道谢,怎么样?”涂凌一脸商量的口吻看向罗云意和叶染修。

    “阿修——”罗云意则是看向了叶染修,并没有接涂凌手里的城主令。

    “好!”叶染修答道,而涂凌也将城主令放进了罗云意的手里。

    孟冬生、孔若飞、郭林都跟着涂凌离开了,他们都是冰尧城的一份子,守护冰尧城是身为冰尧城人的责任,而内城的安宁交给罗云意和叶染修这两个外人,他们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

    “司空图见过梁王!”罗云意和叶染修刚走出万聚楼,司空图就一脸笑意地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他是来帮他们安定内城诸事的,“咱们先去城主府!”

    于是,三人骑着快马先来到了城主府,而此时的城主府大门已经紧闭,所有人只能进不能出,外边守卫的都是四大家族最精锐的侍卫。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大禹朝的玢阳公主,你们不能关着我!”城主府后宅一处院落内,玢阳公主头发有些凌乱,她使劲拍打着房门,而在她的脚边,东华公主依旧一身血衣目光呆滞地跪坐着。

    “吱呀”一声,门突然就开了,然后玢阳公主就看到有两男一女三个人走了进来,而其中一个人她很熟悉,那就是梁王府的叶染修。

    “修哥儿,我是你玢阳姑姑,你出现在这里真是太好了,我听你已经是大禹朝威名赫赫的梁王了,快让他们放我出去,这些贱奴竟然敢关我,他们还想着杀东华,东华可是你妹妹!”玢阳公主满脸喜地看着叶染修道。

    “司空图,依照冰尧城的规矩,杀了城主是什么罪?”叶染修一脸冷酷地看着玢阳公主问司空图。

    “王爷,自然是死罪,而且是全家一起的死罪,公主府的人都被抓住了,只要城主令一下,他们便会人头落地!”司空图一本正经地道。

    四大家族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玢阳公主原本是想带着东华公主逃出冰尧城,他们一家能从大禹朝躲进冰尧城,就能再从冰尧城躲去别的地方,只是玢阳公主没走出城主府就被关起来了,而驸马府李家在冰尧城的所有家眷也都被抓起来了,这其中似乎那位乐夫人的功劳不。

    “不,修哥儿,你不能杀我,我可是你皇姑姑,咱们是一家人,你怎么能帮着冰尧城的这帮外人!”玢阳公主有些慌了,她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似的瞪大双眼看着叶染修急急道,“只要你放了我和李家离开冰尧城,我就告诉你冰尧城最大的秘密!”

    “我对冰尧城的秘密没兴趣!”叶染修冷冷道,然后又看向司空图,“就照这里的规矩来办!”

    “是!”司空图应道。

    “不,修哥儿,我现在就告诉你,冰尧城有金脉,一条非常巨大的金脉,只要你放过我们,我可以帮你寻找到金脉!”玢阳公主当初之所以躲进冰尧城,最大的目的也是为了寻找这条金脉,只是在冰尧城多年,她还是没有一点儿具体线索,这里的山山水水她都让人翻遍了,还是没找到。

    “我对金脉同样没兴趣!”叶染修再一次冷漠道。

    当年太子逼宫造反时玢阳公主和李家就应该获罪被罚,只是他们狡猾地放弃了大禹朝的食盐生意跟着东华公主来到了冰尧城,这才躲过一劫,如今也是他们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看着玢阳公主那张绝望到变了形的脸,罗云意一直保持沉默,再看东华公主那张失了魂的脸,罗云意也只是摇头一叹,“做孽尤可恕,自做孽不可活”。

    玢阳公主和东华公主以白绫赐死,这是冰尧城对大禹朝“公主”和皇家赐婚的一种“礼遇”,而李家众人无论男女老幼皆是斩刑,这是冰尧城自己的规矩。

    “真的都死了?”乐夫人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看着前来禀告的丫鬟问道。

    “是的,夫人,都死了!新城主将城主令交给了大禹朝的梁王和梁王妃,让他们代为安定内城,这梁王和梁王妃与东华公主、玢阳公主和李家在大禹朝本就有过节,这一次又怎么会放过他们!”丫鬟低声道。

    “哼,东华那个蠢货,仗着公主的身份和李家的财富以为在冰尧城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若不是留着她帮我对付西院那两个贱人,她真以为这些年我是怕了她。不过,有大禹朝的梁王在,这冰尧城的城门就有些难打开了!”梁王叶染修的出现是个意外,乐夫人也是没想到,看来她得再想想办法,而且四大家族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新城主,现在唯有羌吴国的大军破城,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有可能成为冰尧城的新主人。

    “夫人,咱们快趁着新城主无暇顾及这里离开!”丫鬟建议道。

    如今已经有了新城主,而乐夫人肚子里怀着的可是上一任城主的孩子,听这位新城主就是之前冰尧城的二公子涂凌,他的性子整个冰尧城没有不知道的,更何况他和他大哥涂磊还有仇。

    “知道了,什么都不必拿,离开!”乐夫人点头道。

    “夫人,马夫人要见您!”就在乐夫人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门外又传来禀告之声。

    乐夫人目光一冷,对外道:“让她进来!”

    现在整个城主府后宅都乱成一锅粥,马夫人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到自己这里来?

    很快,马夫人莫青青就坐在了乐夫人的面前,而她浅笑盈盈地一直盯着乐夫人的肚子看,脸上不时有讽刺闪过。

    “马夫人这时候不忙着逃命,来我这里做什么?”在乐夫人看来,眼前的这个女人和东华公主一样愚蠢,倒是她那位姐姐心计手段很是了得,这些年自己可没少在她身上吃亏。

    “逃命?我有马家护着逃什么命,倒是乐夫人你,这肚子里想必不是城主的孩子!”马夫人莫青青用一种肯定的语气道。

    “你什么?!”乐夫人美目一冷。

    “乐夫人,实话了,你这肚子里是有羌吴国皇室血脉的孩子,根本不是涂磊的孩子,咱们做个交易如何?”马夫人莫青青想以此要挟乐夫人,可她错估了目前的形势和乐夫人的阴狠。

    “好呀!”乐夫人眉眼堆满笑意,冲着门口的丫鬟使了一个眼,那丫鬟出手就要一掌劈死马夫人莫青青,可乐夫人也同样低估了莫青青,她是山匪出身,拳脚功夫也不差,乐夫人和那丫鬟想杀她,没想到反被她给杀了,不过她也没有走出乐夫人的房间,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老婆子又结果了她。

    城主府的血腥味越来越浓,早就跟着叶染修、司空图来到四城赌坊的罗云意是没有闻到,她也是事后才知道莫青青杀死了乐夫人,然后又被别人所杀。

    “咱们来这里做什么?”李家已经被处理掉了,新城主的存在也安了城内百姓的心,四块金玉牌齐出动,如今整个冰尧城都在团结一致对抗外敌,至于城内的骚乱,叶染修也已经利用自己手中的城主令镇压下去了,冰尧城内城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了井然有序。

    “王妃,您别忘了还有南培林和柳三娘!”司空图对罗云意道。

    “他们在四城赌坊?”南培林的确是个祸害,但罗云意不知道柳三娘和他还有关联。

    “没错,他们现在就躲在这里。南培林一直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在四城赌坊有马家专门的雅居,他和柳三娘现在就在那间雅居内。”司空图指了指四城赌坊三楼的一间雅居门道。

    在司空图看来,柳三娘也真是个人物,利用她的美与手段将马家掌控在自己手里,而南培林又掌控了她,两个人将马家视作囊中物,更想夺取冰尧城取而代之,岂不知马家老爷子当初选择将柳三娘和莫青青送进涂磊的床榻,也不过是利用她们作为棋子来牵制涂磊和为马家谋取更多的利益罢了。

    这么多年,马家真正的权力中心事实上柳三娘并没有走进去,她所自认为掌控的马家不过是表面的空壳而已,四大家族从来都不是单独存在的,他们相辅相成明则各分一处实则紧联在一起,一家便是四家,四家便是一家,这就是四大家族长存冰尧城的关键所在。

    “那咱们是现在把他们抓起来吗?”罗云意看向两个人问道。

    “这些事情不用你我操心,交给他去办就好!”叶染修牵着罗云意的手进了另一间雅居,而他嘴里的那个“他”自然指的是司空图。

    司空图苦笑摇头看了一眼两个人的身影,并没有跟着进雅居,这次他若是再不处理好南培林的事情,单凭涂凌那家伙的脾性,以后司空家在冰尧城的生意怕是做得又不那么顺当了。

    叶染修和罗云意留在雅居内饮茶聊,顺便等待司空图那里的结果,大概两个时辰左右,司空图就推门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罗勇瑄、董敏儿和罗勇峰。

    “修哥儿,你真的来了,我还以为司空图这家伙开玩笑呢!”见到叶染修,罗勇峰便笑着道。

    “五哥,你受伤了?”罗云意看到罗勇峰肩膀上有血迹,忙担心地站起来问道。

    “没有,没有!”罗勇峰赶紧摇头道,“这不是我的血,是刚才和南培林那家伙打斗的时候,被他的血溅上了!”

    “南培林怎么样了?”罗云意又问道。

    “死了!”罗勇峰弹了弹自己肩膀上的血迹,好久没活动筋骨,他这内力真的退步了,不然哪需要其他人帮忙,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对付南培林。

    “那柳三娘呢?”

    “柳三娘也死了!”董敏儿和罗勇瑄在雅居内坐下对罗云意道,“真没想到风流浪荡的柳三娘也有痴情一面,竟然为了保护南培林甘愿赴死!”

    想起刚刚几人在缠斗之时,为了给南培林争取生的机会,柳三娘竟然主动扑到自己的剑前,董敏儿还是一阵唏嘘感叹,相反南培林对她的死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可怜,可悲也可叹!...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