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四城赌方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四城赌方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爹爹饿不饿,我做的清汤面可是很好吃的!”罗云意脸上的表情依旧亲热如常,手下的动作也没有停止。

    “好,也给爹爹做一碗!”孟冬生脸上露出笑容,顷刻间神也恢复了正常。

    “那爹爹稍等片刻,很快就好的!”罗云意笑着道。

    孟冬生点了一下头,然后便又转身出去了,过了一会儿,罗云意从厨房里端了两碗热气腾腾的清汤鸡蛋面,放在了厨房不远处的凉亭内,此刻孟冬生正一个人坐在那里。

    “面好了,爹爹请用!”罗云意将筷子双手放在了孟冬生的面前,然后自己也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两父女相对无言吃了这顿饭,吃完后谷雨将碗筷收去,又端上一壶泡好的热茶,分别给罗云意和孟冬生各倒了一杯,便退到远处守着去了。

    “爹爹是不是有话想问我?”罗云意看着孟冬生微微一笑,她正愁找不到机会和孟冬生明真相,或许今晚正合适。

    “意儿知道我想问什么吗?”此刻孟冬生也不知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他希望南培林所的猜测是假的,但若仔细想想,另外一种可能也不是没有。

    “我不是您的亲生女儿!”罗云意直视着孟冬生的眼睛回答道,她看到孟冬生听到答案后瞳孔猛地一缩,心略有不忍,但有些话还是要出口,“我叫罗云意,是大禹朝罗家的五姑娘,也是大禹朝的清平公主、户部尚书,如今梁王叶染修的妻子。”

    “你——原本就长这样吗?”孟冬生看着眼前这张酷似自己的脸有些艰难地问道。

    “这个——可能来有些话长!”现在这张脸才是自己原来的那张脸,但却不是初来大禹朝的那张脸,罗云意脸上也有了苦笑。

    “没关系,我可以慢慢听!”孟冬生道。

    罗云意也没有隐瞒,从海上荒岛讲到永岭,又从永岭讲到京城,然后又从大禹朝的京城讲到羌吴国的十里荒漠,直至讲到她来到冰尧城假冒孟家大姐。

    这一夜漫长而又短暂,罗云意了很多话但她并不觉得累,相反还很轻松,或许是因为与孟冬生长得相似,对于这位孟家主她内心深处总会产生一种亲近感,这似乎和血缘又没什么关系。

    孟冬生听完之后并没有什么,只是笑着让罗云意回房休息,然后便回了自己的院落。

    “家主——”一直跟随在孟冬生身边的男子之前也听到了南培林对孟冬生的那些话,而刚刚孟冬生又和罗云意单独了那么长时间,真相似乎不言而明。

    “九神灵或许是看我孟冬生孤苦无依,怜我痴心一片,所以赐给我一个宝贝女儿,罗家人有福气,我孟冬生福气也不差,传令孟家所有人,从此刻开始,罗云意便是孟如意,是我孟家唯一的大姐,是我孟冬生的亲生女儿,敬她当如敬我!”孟冬生语气坚定果决地道。

    既然罗云意的那位师叔是隐士高人,能用脱胎换骨之术救下罗云意,那么他给罗云意换了一张酷似自己的脸,就明罗云意和自己会有一段特殊的缘分,自己这辈子无妻无子煞星一个,现在有个可心的女儿,又怎么会生生往外推呢!

    “是,家主!”

    一大早,罗云意便收拾行囊准备和董敏儿离开孟家,翠儿见她要走,慌忙去找孟冬生,很快孟冬生就大踏步急急而来。

    “意儿,你这是做什么?”孟冬生略有不悦地看向罗云意手边的行李。

    “孟家主,很感谢你这几的厚爱,实话,做你的女儿真的很开心也很幸福,这是金玉幻镜,现在物归原主,还希望你能原谅我,真的对不起!”罗云意将放有金玉幻镜的盒子递给了孟冬生,反正她也验证了自己不是幻镜的主人,留不留着它对于自己来用处也不大。

    “意儿,我不管你是谁,现在你就是我孟冬生的亲生女儿,既然做我的女儿很开心很幸福,那你就一直做下去,爹爹养得起你,也养得起罗家和梁王府!”孟冬生又将盒子推给了罗云意,“这本就是爹爹送给你的礼物,你现在才是它的主人,意儿,你永远都是孟家的大姐,在冰尧城没人敢质疑你的身份!”

    “可我毕竟欺骗了您,我进孟家的目的也不单纯,很惭愧我可能并不配做您的女儿!”罗云意真心再次道歉。

    “哈哈哈,傻孩子,堂堂的大禹朝梁王妃做我的女儿怎么会不配,更何况你还是大禹朝的‘农神’,百姓们爱戴的户部尚书,忠臣罗家的姑娘,真要起来是我孟冬生高攀了,你不要嫌弃我这个爹爹才是,也别不要我这个爹爹!”孟冬生先是大笑着道,然后着着眸就变得沉痛和可怜起来,看得罗云意是一阵揪心,她这个“女儿奴”的便宜爹扮起可怜无辜来还真是令人心疼。

    “那您真的不怕我别有居心?”罗云意脸上已经忍不住露出笑意,原本她就对孟冬生这个便宜爹有好感,也看出此时孟冬生话里的真情实意。

    “哈哈哈,我孟冬生这一生什么都不怕,如今只怕你不要我这个爹爹,意儿,留下来,孟家就是你的家!”孟冬生眼神恳切地看着罗云意道,但却见她摇了摇头,脸上顿时失望不已,声音也极为苦涩,“我就真的不配做你的爹爹吗?”

    “爹爹,您误会了!”罗云意这一声“爹爹”再出口,孟冬生的脸上立即便有了喜意,接着又听她道,“我现在已经嫁人了,而且还是大禹朝的户部尚书,怎么能常呆在冰尧城呢,如今春耕在即,我得回去,爹爹放心,有您今日这番话,只要您不嫌弃,以后我就是您的女儿,孟家就是我的另一个娘家!”

    “回去也不急于一时,你再多留两日,到时候爹爹亲自送你回大禹朝的京城!”孟冬生笑着道,“再,你来冰尧城怕也是有别的事情没办好,放心,爹爹知道你想要什么!”

    “爹爹——”罗云意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同时也很开心,这一趟冰尧城没白来,多了一个疼她的“女儿奴”爹。

    罗勇瑄和罗勇峰得知孟冬生已经知道了罗云意的真实身份,也就不再隐藏自己的身份,两个人摘掉面具正式拜见了孟冬生。

    孟冬生见到罗家兄弟也非常高兴,他不止多了一个女儿,还多了很多优秀的侄子,见面礼更是送的大方。

    “姐姐,你真的要离开冰尧城吗?”万聚楼内,苍无念和春芽看着罗云意问道。

    他们也知道了罗云意的身份如今已经被孟家揭穿,但孟冬生不但没有责怪她,反而真的将她认作女儿,要不是罗云意已经是罗家的女儿,他就要把她的名字写在孟家的族谱之上。

    “是的,我很快就会离开,你们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跟我回去?”罗云意看着两人问道。

    苍无念和春芽对视一眼,然后笑着道:“我们跟着姐姐回去!”

    “那好,无念,冰尧城这边有关苍氏一门的事情你交代好之后就和春芽一起跟我回去!”如今神医项老正在京中,再加上空间里的另一个神医文真道长,罗云意希望他们能帮助春芽调理好身体。

    “意姐儿,待会儿我要去四城赌坊,你去不去?”待苍无念和春芽离开雅居之后,罗勇峰问罗云意道。

    “你去找大嫂的哥哥司空图?”罗云意反问道。

    “是那家伙知道我来冰尧城,让我去见他,对了,还有孔家的孔若飞和郭家的郭林,他们也会去!”罗勇峰道。

    “孔若飞我知道是谁,郭林也是五哥你的朋友吗?”罗云意又问道。

    “不错,郭林也是我朋友,而且他和孔若飞一样都是家里的嫡子嫡孙,最有可能继承家主之位的那个人,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身份在冰尧城会如此显赫,我还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世家子弟呢!”罗勇峰笑着道。

    “那我也跟着去凑凑热闹!”罗云意笑着回道。

    于是,罗勇峰带着罗云意还有罗勇瑄夫妇一起来到了冰尧城内最出名的四城赌坊,这间赌坊无论是白还是黑夜都十分喧嚣热闹,而且这里同万聚楼一样也是三层,每一层赌的方式都不一样,在这里有赌钱的,有赌人的,也有赌命的。

    一踏进四城赌坊,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热浪,夹杂着各种汗臭味,罗云意走进去,发现来这里赌的不止有男人也有女人,而且大家赌的都是金银玉石。

    上了二楼就变得安静一些,不过楼上人比楼下还多,好多年轻的男男女女低着头站在某个看似是管事的后头,他们是被自己的主人用来赌人的。

    到了第三楼反而比二楼要喧闹一些,不过三楼都是雅居,喧闹的声音也都是从雅居内传出来的,而这声音里有调笑声、怒骂声、哀求声、惨叫声……听得罗云意皱起了眉头,在三楼这里是用来赌命的。

    “峰哥儿,真的是你呀!”四城赌坊最大的一间雅居内,孔若飞笑着打开门将罗勇峰几人迎了进去,里面已经坐了两个男子,一位看起来和罗勇峰年纪差不多,另外一位样貌上和司空潭有几分相似,罗云意想着此人应该是司空潭的亲大哥司空图。

    双方互相做了介绍见了礼,司空图、孔若飞和郭林全都将目光转向了罗云意,短短几这位大禹朝的女尚书在冰尧城也是掀起了不的风浪。

    “我还当你是个普通的厨娘,没想到竟是大禹朝的公主,峰哥儿,你妹妹可真不简单!”孔若飞打量着罗云意的同时眼中也有精光闪过,这位女尚书难道就是爷爷的那个人?!

    “切,你少装模作样了,在大禹朝的时候,你不就知道我是谁,我妹妹的名声比我要响太多,你会不知道她不简单!”罗勇峰故意带些轻嘲意味地看着孔若飞道。

    孔若飞尴尬一笑,道:“峰哥儿,我可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再我也没觉得作为孔家的少爷有什么了不起的!”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兄弟,好不容易见次面,你们就别吵了,我可听罗家妹妹厨艺好得很,上次在万聚楼的夺宝大会,若飞你可是尝过的!”郭林抿了抿嘴,他对于吃可是很热衷的,不然也不会为了一口吃的进了覃州的君悦楼,最后和罗勇峰不打不相识成了莫逆之交。

    “林哥儿,我看你为了吃能把自家都给卖喽!”孔若飞对于这个吃货好友也是无奈了。

    “嘿嘿……你怎么知道!”事实上,他为了吃的真的把整个郭家都给“卖了”,好在也没卖给别人,而是自己的表兄,反正他对郭家的家主之位也没兴趣,自他便觉得冰尧城是困住他的牢笼,如果能逃脱这一切,卖了又有什么关系。

    “王妃,潭姐儿还好?我听她现在在北疆?”司空图看起来比罗勇峰、孔若飞和郭林都要成熟稳重,有些让人看不透,而且他问话时明明听起来很自然,罗云意却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嗯,大嫂和大哥在一起,司空公子不用担心!”罗云意笑着道。

    “那就好!”司空图点了一下头,又将目光转向了在笑的罗勇峰几人。

    接下来,郭林就是想尽办法央求罗云意能给他做一顿好吃的,而罗云意也笑着答应下来,于是几人约定明日在孟家聚。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求饶之声,“我可以用钱买命,多少金条马家都出得起,你要多少?”

    “马二爷,咱们赌之前可是签了生死令,只赌命不赌钱,既然输了那就要认账!”一个冷冷的邪气男人的声音响起,罗云意挑了一下眉头,是涂凌的声音。

    屋内的其他人也听到了这个声音,而且似乎不止她一个人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其他几个人也听了出来,同时孔若飞目光一闪,紧紧盯着门外。

    “不,生死令不算数,我给你金条,不然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除了这条命,你是知道的,我马家在冰尧城不是谁都惹得起的,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也跑不掉!”求饶的马二爷似乎又添了胆气,但跪下的双腿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实在是他的对手太厉害了。

    “我要什么你给我什么?”涂凌邪气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还含有几分诱惑。

    “不错,你要什么我给什么,只要不是我这条命!”看到生的希望,马二爷自然要紧紧抓住,无论如何先保命最重要。

    “好,那你就用别的东西来换你这条命!”涂凌笑着道,同时看了一眼他旁边的那间雅居,脸上的笑容就更为灿烂了。

    孔若飞和郭林听到涂凌这最后一句话又是相视一眼,两个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而司空图则是目光变得深沉起来,同时又快速地扫了一眼罗云意。

    两日后,马家老爷子突然病逝的消息在冰尧城引起了轩然大波,而且马家的家主之位没有落到马家嫡子马大爷手里,新家主竟然成了马家最草包无用的纨绔马二爷,整个马家都炸开了锅乱成一团。

    罗云意本没想着马家的事情会和她有什么关系,但是这晚上涂凌却带着她又一次来到了四方赌城,他们同样进了一间雅居,不过从这间雅居里又进入一间密室,在密室里罗云意看到了司空图。

    “王妃,咱们又见面了!”司空图笑着看向罗云意道。

    “你们早就认识?”罗云意看看司空图又看看在密室里坐下的涂凌问道。...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