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爹爹在上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爹爹在上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淡淡的晨风透过半开的窗棂轻飘进来,一丝暖阳洒在罗云意的肩头,她安静地坐在精美的梳妆镜前,有些发呆地看着镜子里那个被打扮得华美精致的年轻女子。

    “姑娘,好看吗?”罗云意的身后,不对,现在她有了一个新名字——孟如意,站着一个稳重机敏的丫鬟,这是孟冬生为她这个女儿精挑细选的大丫鬟——翠儿。

    “嗯,好看!”罗云意微微一笑,从昨开始,她就已经是孟家的姑娘孟如意了。

    自己这张脸经过翠儿的巧手原本与孟冬生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容,这下子就有九分了,只不过孟冬生更偏阳刚一些,两个人走出去,任谁都觉得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父女。

    “姑娘,家主来了!”谷雨走进来扫了一眼翠儿,然后默默走到罗云意身边禀告道。

    “知道了!”罗云意点了一下头,下一刻孟冬生就已经踏了进来,而罗云意慌忙起身,朝他福礼请安道,“意儿见过家主!”

    听到自己的女儿还在称呼自己为“家主”,言语之间满是冷淡和疏离,孟冬生很是失落,他觉得自己的女儿虽然没拒绝回孟家,但内心深处还是没有接受他这个爹。

    “意儿,我是你爹,这是你家!”孟冬生得有些心翼翼,冰尧城谁也没见过堂堂的孟家家主会极力讨好一个人。

    “我知道,只是我——”罗云意有些欲言又止和为难,她不是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只是这一声“爹”她现在怎么也叫不出声,明知是在演戏,但看着孟冬生那张与她极为相似渴望父女亲情之爱的恳切眼神,她就像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口一样。

    “爹明白!”一见自己女儿为难,孟冬生立即便挥手让她不必再,反而满脸歉意,“都是爹不对,一切都是爹的错,如果爹早点儿找到你和你娘,你娘也许就不会死,你也不会过这么多年的苦日子,爹一定会加倍补偿你的,你想要什么就,爹什么都可以给你!”

    “我——”罗云意张张口,孟冬生对她越是情真意切地好,她心里就生出越多的愧疚来,她能感觉出来孟冬生是真的拿她当了亲生女儿想要百般宠爱,但自己始终是个冒牌货,无论是罗云意还是孟如意,对她来不仅仅是这个时空的两个名字、两个身份、两家的女儿,还有同样的两份愧疚,她最渴望的是亲情,最不想利用的是亲情,她不想用亲情来伤害任何人,即便是眼前这位传中冰尧城最狠辣的家主,此刻在她面前也只是一个想要疼爱自己女儿的父亲。

    “意儿,爹不为难你,爹能等!”他已经等了十几年,不在乎多等一段时间,只要他的女儿能原谅并接受他,孟冬生脸上带着笑容又问罗云意,“意儿,涂凌你看上了孟家的一件东西,是什么?你告诉爹,爹这就让人拿给你!”

    罗云意楞了一下,她没想到孟冬生会直接就这样问,想了一下,很认真地看着孟冬生道:“孟家主,我这次进孟家,是为了您手里的那面金玉幻镜,实不相瞒,我对那面镜子很感兴趣。”

    孟冬生听得出来罗云意这话里的距离和坦诚,而且正如涂凌对他的那样,她进孟家是看上了他手里的那面金玉幻镜,只要有所求就好,有所求他才能知道怎样让自己的女儿与自己亲近。

    莞尔一笑,孟冬生心里有了计较,他看着罗云意也同样认真地道:“你是我孟冬生的女儿,我的就是你的,你喜欢金玉幻镜,爹送给你就是,喏,拿着!”

    完,孟冬生就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正是夺宝大会当晚盛放金玉幻镜的那个盒子,而面对伸到自己眼前的盒子,罗云意诧异地看了孟冬生一眼,她就这么容易达成了目的?

    “您真的愿意就这样送给我?它可是您花了三百万根金条买下的,而且您就没想过我不是您的女儿,我进孟家是另有图谋?孟家主,您——想好了吗?”罗云意眼中有着怀疑,她不是特别了解孟冬生,这两日的相处也只感到他是一个想要极力弥补女儿的愧疚男人。

    “哈哈哈……意儿,这下能用金银买到的东西从来都不是最贵重的东西,无论你进孟家的目的是什么,你现在都是我孟冬生的女儿,哪怕你另有图谋,想要整个孟家,爹现在也可以把孟家的家主令交给你,只要你不辱没了咱们孟家列祖列宗!”孟冬生大笑着道。

    “为什么?!”罗云意实在有些难以理解。

    “因为我是你爹,你是我孟家的大姐,爹想要给你的是这个世上最贵重的东西,对于爹来,现在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了,哪怕是孟家!”孟冬生十分坦率地道,“这个镜子你拿着,爹不是它真正的主人,不定我的女儿会是呢!”

    孟冬生的话令罗云意久久地沉默下来,她看着孟冬生那张原本冷漠刚毅的面容在她面前卸下防备,就像这世间万千做父亲的人那样露出慈爱亲和的笑容,她的心忽然变得有些疼痛起来,这是一种被人真心疼爱又夹杂着不明情绪的感受,之前她在罗震身上体验到过,如今又在孟冬生的身上重新体验了一遍。

    “无论我之前是不是您的女儿,也许从现在这一刻开始,只要您不嫌弃意儿,意儿就是您的女儿!”孟冬生以诚待她,她也不必虚情假意,上辈子父母亲缘情薄,这辈子老爷给她了双份儿,这是厚爱,她接着!

    “爹怎么会嫌弃意儿,你可是我的女儿!”孟冬生心里松了一口气,女儿这算不算是原谅他了?

    “爹爹在上,请受女儿一拜!”罗云意忽然起身,郑重其事地给孟冬生行了一个大礼,这比她初进孟家行的礼还要恭敬真诚,孟冬生眼神激动地看着她笑了,慌忙起身弯腰将她扶了起来。

    “快起来,在爹面前不必如此多礼,以后在孟家,不,在整个冰尧城,你见到任何人都不需要行礼,谁要是敢欺负你,爹帮你出气!”孟冬生扶起了罗云意,顺手把金玉幻镜的盒子放在她的双手上,“这镜子你拿着玩,咱们孟家还有很多奇珍异宝,你喜欢什么就拿什么,想要什么就和爹,哪怕是上的星星月亮,爹也可以给你去摘!”

    “爹爹,您宠我可以,可也不能把我宠到上去,否则我会掉下来的!”不管这段“虚假”的父女亲情能够维持多久,罗云意希望至少在这期间,她竭尽全能让孟冬生能够感到一个女儿对父亲的关爱,就当是自己作为补偿替涂凌那位早夭的表姐尽尽孝心了。

    想开了之后,罗云意整个人都变得轻松随意起来,而且她也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了金玉幻镜,等到孟冬生一离开她的房间,她便找个机会拿着这面镜子进了自己的金玉空间,然后将白玉雕龙的金玉镜拿给唐老头和文真道长看。

    “两面镜子除了玉的颜不同,其他的竟然一模一样?”唐老头和文真道长看到罗云意手里的白玉金玉镜也都很震惊,难道这世上有两面金玉镜?那么这面白玉的是不是也会有另一个空间呢?

    “这镜子的确是有些奇怪,一面在咱们那个时空,这另外一面在这个时空,是不是因为这两面镜子的关联,你们两个的灵魂才会入了这个时空的某个人的身体呢?”文真道长可是玄学中人,很多奇异之事他知道的比唐老头和罗云意更多一些。

    “很有可能,不然为什么不是别的地方偏偏是这里呢!”唐老头也因为是两面金玉镜将两个时空联系在一起,又因为机缘巧合,他和罗云意的灵魂才分别到过这个时空。

    “这面镜子也是需要眉间灵血才能开启!”罗云意对两个人道。

    “如果是一样的金玉镜,那么开启它的方法就应该是一样的,不仅需要眉间灵血,还需要麒麟钥匙,自然认主的方式也是一样的,丫头,你在自己手指上刺出一滴血来!”唐老头看看白玉的金玉镜又看看罗云意道。

    这面镜子如此巧合地又落入罗云意的手里,而她原本就有墨玉的金玉镜,麒麟钥匙也在这空间之内,虽然唐老头不太愿意罗云意失去一滴眉间灵血,但白玉金玉镜现在藏着的秘密就更为吸引人了。

    “好!”其实就算唐老头不,罗云意也打算用自己的血试一试,所以她直接在指头上刺出一滴血,然后将金玉镜打开,可遗憾的是,三个人等了等,那滴血最终流散干枯了,“看来我不是这面金玉镜的主人!”

    罗云意倒没有多少遗憾和失落,能有一面金玉镜守护着自己她就已经很幸运了,至于这另一面镜子还需要等待它真正的主人来开启,只是不知它的主人又会是谁呢?!

    唐老头和文真道长脸上都闪过遗憾之,好在他们也都看得开,既然罗云意不是白玉金玉镜的主人,那就明这镜子和它真正的主人缘分还没到,而只要镜子在罗云意手里,不定他们也有机会见一见这镜子的主人,再或者能知道这另一面镜子里的秘密。

    罗云意将白玉金玉镜留在了空间内,而她虽然已经达成了目的,但没有立即离开孟家,一是她决定在冰尧城的这段时间尽心尽力做好孟家的女儿,二是冰尧城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城主涂磊竟然决定让四大家族贡献财力支持羌吴国攻打大禹朝,而四大家族的财力在这片大陆上绝对是不容窥的,罗云意又岂会看着这种事情发生,她要留下阻止涂磊的计谋得逞。

    “什么味道?好香呀!”这清晨,孟家大宅内,好多人还都在惺忪的睡梦之中就闻到一阵阵饭菜的香味,原本清晨饥饿的肚子“咕噜噜”叫得更响了。

    孟冬生不亮就起来带着府中的几个孟家子弟在练武堂练武,香味袭来的时候,正是他们感到最疲乏最饿的时候。

    “好香呀!”大家都吸着鼻子想要寻找香味的来源。

    “好饿,我闻到了肉香、粥香还有饼香!”原本在专心练武的几个孟家子弟很明显动作慢了下来,这香味太馋人了。

    “这肯定是大姐在做饭,味道和当日在夺宝大会时闻到的一样!”一个年轻人干脆声地对身边人挤挤眼睛道,万聚楼的夺宝大会他也跟在了孟冬生的身边去参加了,而且还有幸吃过罗云意这位“卖饭姑娘”做的包子。

    “之前就听闻大姐厨艺了得,一道饭菜可是卖二十根金条,今这么香,她肯定是在给家主做饭?”年轻人身边的另一个年轻男子也声道。

    “大姐做的饭菜岂是什么人都能随便吃上的,也是那些人有福气能吃上咱们孟家大姐做的饭菜,别是二十根就是两万根金条也值得!”孟家人生都护短,尤其是罗云意现在还是孟冬生的心头宝,孟家各个都敬着她、宠着她。

    “二百万根我也不愿意!”这时,孟冬生的声音冷冷地从这些孟家子弟身后响了起来,他的女儿才舍不得让她整日下厨呢。

    练武堂立即便安静下来,大家一动不敢动,惹了家主生气,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爹爹!”就在这时,罗云意的声音在练武堂外响了起来,而原本冷着一张脸的孟冬生脸立即变得柔和起来,在场的孟家子弟僵硬的后背也都莫名一松,看来他们的“惩罚”不会有了。

    “意儿,你怎么来这里了?”孟冬生有些不悦地瞪了一眼跟在罗云意身后的翠儿和谷雨,现在还早,他是知道罗云意一大早就进了孟家后厨忙碌,心里喜悦的同时也心疼自己的女儿,但女儿不能怪,要怪就怪她身边的丫鬟不知道规劝。

    翠儿被孟冬生看得低下了头,而谷雨只是和孟冬生很自然地对视一下,然后目平静地又看向了罗云意,两个丫鬟的表现让孟冬生在心里做了比较,看来自己还得为女儿找个更得力的丫鬟才是。

    “爹爹,这是我做的早饭,也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就各样都做了一些,再有翠儿她们帮忙做得就有些多了,大家一起吃!”罗云意这后半句话是对练武堂里的那些孟家子弟的。

    孟冬生见罗云意主仆三人身后跟着三四个粗实的厨娘,她们身边的大竹筐里都冒着热气、香气,罗云意何止是做得多了,她是做得太多了,不过想想孟家人的大饭量,估计这些也只够练武堂这几个孟家子弟一顿饭吃的。

    “意儿何必如此辛苦,这些交给厨娘就是,你是孟家大姐,以后像这样的粗话累活就别再自己做了!”孟冬生不忍责备懂事的女儿,同时也越发对她内疚,肯定是做饭做多了手艺才会这么好,郭家到底对他女儿都做了些什么,一定要再找郭家主和涂凌问个清楚明白,绝对不能让他的女儿再受委屈。

    “爹爹,为自己的家人做饭,我不觉得是粗活累活,反而觉得很开心,你们喜欢吃,我以后就经常做,而且我还会酿酒,我酿的酒还没人难喝呢!”罗云意笑着对孟冬生和他身后的孟家子弟们道。

    “意儿还会酿酒?哈哈哈,你爹爹我可最喜欢喝酒了!”“有女万事足”的孟冬生心情从来没有这么畅快过,他虽然失了心爱的女人,但却有了一个贴心懂事的乖巧女儿,这份幸福等来的不易,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破坏的。

    ------题外话------

    家里王子连续得两次疱疹,紧接着又是肺炎,这十几过得真是一言难尽,希望我家宝贝能尽快好起来,对于这段时间的断更和不定时更新倾情只好抱歉了,希望大家能多多谅解,倾情会更加努力的,大家也都要注意身体,尤其是老人和孩子的身体,现在我得喝点儿枇杷膏止咳去o(n_n)o~...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