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死前痛饮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死前痛饮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活着?叶黎轩的三名部下已经对此不抱任何希望,野狼的战斗力他们刚刚已经领教过了,在他们身体和精力最佳的时候也未必能逃过群狼的攻击,更何况是现在受伤心力交瘁的时刻,而且眼前可是上百只的野狼,他们一共也只有四个人,今夜注定是要葬身此处成为野狼口中的美味了。

    人一旦失了活着的信念,那么不用敌人动手,自己就会丧失战斗力,从可以对抗的野兽变成对方待宰的羔羊。

    叶黎轩也已经无暇顾及自己部下的情绪,过多的鼓励与安慰现在都显得无力至极,无论如何他也要闯出去。

    “王爷,我们三个护你!”毕竟是跟随在叶黎轩身边许久的忠心之人,三名部下也知眼前的情况他们是闯不过去的,但他们可以用最后一点儿力量帮助不甘心的叶黎轩,至于他能不能逃出群狼的包围,最后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和运气了。

    就在距离群狼围杀叶黎轩等人的不远山峰之上,叶染修轻搂着罗云意站在山顶高处朝这里望着,他们手中各拿着一个望远镜,虽然浓黑的夜色中一切都看得模模糊糊,但望远镜另一方惨烈的厮杀与血腥味似乎能通过小小的镜筒清晰地传到他们面前。

    “像这样的情况,就算叶黎轩不死在狼口,也会把大半条命送在这深山里,他死了,便把他的尸体带到叶祁的面前,他要是还活着,你就让你的那些部下捡个便宜把他捡回去吧,谁让他运气不好,在深山里躲着遇到野兽了呢!”罗云意话里有话地说道。

    叶染修只是在黑暗中微微点了一下头,没有说任何话,叶黎轩从一开始就选错了路,想岔了道,他的确心机深沉又有谋略,但他的性格不够果断,犹犹豫豫中错失了太多能够成功的机会,这也是他和叶祁最大不同的地方。

    “结束了,走吧!”罗云意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人与兽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这次依旧断不出输赢,因为叶黎轩在三名部下舍命相护下一个人逃出了群狼的包围圈,不得不承认,叶黎轩这个人无论是信念还是能力的确是很强的,恐怕这也是叶祁和叶染修这次都不愿意留他性命的最主要原因。

    次日清晨,叶染修进山搜人的一个小队在一处溪水边发现了昏迷不醒浑身伤痕的叶黎轩,并把他带到了叶染修的面前,然后叶染修又将他送到了太子叶祁的面前。

    叶祁本就打算让叶黎轩死在陔州城,所以自然也不会给他找大夫诊治,只把他暂时关押起来,就算要叶黎轩死,也要他死的对自己有价值一些。

    “意姐儿,他——现在情况是不是很不好?”罗勇泽听说叶染修的人在山里找到了叶黎轩,终究还是没忍住找到了罗云意询问情况,自小的好友成了阶下囚,很快就会成为刀下魂,说实话他的心里并不好受。

    “大哥想知道的话,为什么不亲自去看一看呢!”罗勇泽是重情重义之人,即便叶黎轩做了太多对不起他的事情,即便两个人朋友之谊已断,但到了生死离别的时刻,他终究还是不忍了吧。

    “就算见到又能说什么呢,我们——似乎已经无话可说了!”罗勇泽有些轻嘲一笑。

    “那就什么都不说,送他一杯酒,当是对你们曾经纯真美好的友情最后的祭奠!”虽说叶黎轩现在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但说到底他也曾是受害者,也是个可怜人,为了让罗勇泽的心灵负担减轻一些,罗云意觉得给叶黎轩最后一点儿的怜悯与仁慈也没什么不可以,毕竟人之将死,所有的恩恩怨怨也都该消了。

    “唉——”罗勇泽轻叹一声转身离开了,罗云意说的没错,至少该给他送上最后一杯酒。

    叶黎轩幽幽醒转的时候,微微抬头看到的不是浓密的枝叶,而是透着点点光亮的屋顶,手腕脚腕处传来的沉重感让他立即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嘴角流出的一丝笑容复杂难辨。

    逃出了狼群却躲不开叶染修的人,到底他还是落到了朝廷的手里,等待他的也只有一条路了。

    彻底的绝望,悲凉,不甘,抱怨,愤怒似乎一切都不足以表达他此刻心里的感受,有时他忍不住会想,如果当初他的父亲明王像他的母亲明王妃一样对至上的皇权充满野心的话,那么他的人生也许不会走到如今这落魄的一步。

    现在什么都晚了,他不想像他仁德的父亲那样只做个辅助君主的贤王,他要做那个被无数人尊崇拥有至高权力一统天下的千古帝君,只是这个梦做了很多年,筹备了很多年,却在一夕之间被打得稀碎,真是天不助我,显得太可笑了!

    “哈哈哈”叶黎轩很想大笑几声,但他已经没多少力气了,就连笑都透着无力。

    或许就是这种无力与预感到命不久矣的结果,让他变得又有些释然,败了就是败了,成者王败者寇,这可能就是他的命运!

    “吱呀——”一声,囚室的门被人从外边轻轻推开,叶黎轩忍不住扭了一下头,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外边的光亮里走进有些暗黑的房间,待那人影走到近前,他才看清是谁。

    “没想到,你还愿意来见我最后一面!”面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罗勇泽,叶黎轩露出了笑容,这样的狼狈还真不想被昔日的好友看到。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罗勇泽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对于叶黎轩这位他曾经愿意付出性命守护的好友此时心中或许仅剩下对他的那丝怜悯与痛心。

    “不,这当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叶黎轩脸上的笑容始终未退,“阿泽,你应该知道的,我想要的是什么!”

    “权力与地位对你就那么重要吗?!”罗勇泽忍不住质问出声,如果叶黎轩不是出于对帝位的野心,他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阿泽,你是臣之子,你们罗家世代忠君爱国,所以你永远不会明白权力对于生长于皇室之中的我意味着什么,只是现在再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只会显得我愈加可笑与愚蠢,我现在只是个失败者。”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叶黎轩也不会期待再有什么转变了,结局已定,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罗勇泽也知现在多说无益,因为即便到了此刻,叶黎轩也只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而不承认他错了,死不悔改,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你饿了吧,我去让人给你准备一些吃的喝得!”罗勇泽看了一眼叶黎轩,准备起身离开。

    “阿泽——”叶黎轩喊住了他,“你家意姐儿应该也来陔州了吧,能不能让她给我做几个拿手的小菜,她的手艺可是天下最好的,我有许久没有吃到她亲手做的饭菜了,就当是我最后的请求,这些年真是太累了,好想在这最后一刻吃好喝好,或许走得也就不那么遗憾了!”

    “好!”罗勇泽没有犹豫地答应道,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叶黎轩盯着他离去的背影看了许久,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愧疚与自责,他的确是做错了很多事情,尤其是对自己的好朋友罗勇泽,如果有下辈子,再让他来偿还今生欠下的债吧。

    罗勇泽找到了罗云意,说出了叶黎轩最后的请求,而罗云意同样没有犹豫地答应下来,不过是做几个小菜又有什么难得呢!

    很快,八菜一汤就端到了叶黎轩的面前,还有三坛上好的万仙醉。

    罗勇泽搬来了一张大桌子,三把椅子,他把叶黎轩扶着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自己和罗云意坐在了另外两把椅子上。

    “齐王殿下,这些饭菜你还满意吗?”罗云意笑声中带着调侃之意,但绝对没有嘲讽,就像和一个普通朋友闲聊开玩笑那样。

    “非常满意!”叶黎轩对着她笑了一下,罗云意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让人如沐春风,轻松随意,仿佛此刻三人不是在死别前的囚室里,而是在君悦楼的雅间畅谈对饮一般。

    罗勇泽打开一坛万仙醉,先给叶黎轩倒了一碗,又给自己也倒了一碗。

    “大哥,我也要喝!”罗云意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面前的空碗,怎么不给她倒呢?!

    “修哥儿说你们准备要孩子,项神医告诉他你们最好在有孩子之前都戒酒,所以你喝茶!”罗勇泽让谷雨拿来了一壶泡好的玉美人,这是叶染修让人事先就准备好的。

    “那好吧!”罗云意只得放弃喝酒改喝茶了。

    “也不知意姐儿将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可惜我已经看不到了!”叶黎轩扯着嘴角一笑,又专注地看向罗云意,“其实我没想到你会愿意坐下来同我饮酒吃饭!”

    “当初你在覃州没有狠下心来杀我,后来你在太子叶鸾逼宫之前又试图逼我离京救我,这份情谊我没忘,今日这酒菜权当是谢礼。”罗云意把自己面前的那坛万仙醉又送到了叶黎轩的面前,“想喝多少好酒我都拿得出来,这些菜不够吃,我去给你再烤只鸡去!”

    “你这是打算要把我撑死呀!”叶黎轩笑着说道,脸上的神情比之前更轻松释然了一些,“那好,我就好好喝上几杯!”

    “我陪你!”罗勇泽端起面前的酒碗,一饮而尽,明明是难得的美酒入喉却觉得有淡淡苦涩。

    “好!”叶黎轩积攒力气高声一笑,也端起酒碗一仰脖喝了个干净。

    接下来,两个人你一碗我一碗,最后干脆对着酒坛子痛饮起来,罗云意也不管他们,悠哉地喝着她的茶,偶尔用筷子夹上一些菜吃着,这是离别的盛宴,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两个男人心里都不痛快,最好都喝醉,醉了或许就不觉得痛苦了。

    “意姐儿,再拿酒!”罗勇泽对着罗云意大声说道。

    三坛万仙醉已经被罗勇泽和叶黎轩两个人给喝光了,罗云意都怀疑叶黎轩这一身重伤是不是装的,他怎么越喝越精神,而自己大哥也是眼神清明,竟是一点儿醉意也没有,难不成是她的酒有了问题?无奈一笑摇摇头,罗云意让门外的谷雨又拿来了三坛万仙醉,这一次她从空间里拿出了十坛,足够这两个人喝得。

    “好酒,真是好酒!”叶黎轩又打开一坛万仙醉痛饮起来,畅快,他感觉到了许久不曾有的畅快,酒解千愁,果然说的不假。

    “喝!”罗勇泽也打开一坛,他也是许久不曾这样痛快畅饮了,之前他从不曾允许自己大醉过,但今天他想要让自己真真正正醉一回。

    “喝!哈哈哈”叶黎轩对着罗勇泽大笑说道。

    “喝!”罗勇泽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两个人一直将十坛万仙醉全部都喝光,最后罗云意又拿出了六坛七华泉和两瓶荣家陈酿,一直喝到日暮西山,一桌热菜早就凉透,这场宴席才以两个男人的醉倒为结束,而灌个水饱的罗云意早就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等她微眯睡醒之后,天都已经黑了,一盏灯在她床边亮着,叶染修正坐在一旁看着书。

    “我睡了多长时间?”罗云意坐起来揉了揉还有些发懵的脑袋,她可是滴酒未沾,或许是酒气闻得多了,她也醉了?

    “一个多时辰,要不要起来喝点儿粥?”叶染修放下了手中的书册看着她问道。

    “不想喝!”罗云意摇了摇头,“今天喝太多茶了,对了,大哥和齐王现在怎么样?”

    “都醉了,你大哥还在昏睡!”叶染修答道。

    “太子打算怎么对齐王?”罗云意也知道叶黎轩难逃一个“死”字,但该让他怎么死也是一个问题,太子叶祁可是和孝和帝不一样,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明天,太子会在白州用齐王的血祭旗,北疆之乱,齐王是祸因,北疆百姓和将士遭受战乱之苦也都是因为他造反,这算是给北疆受此灾祸的人一个交代!”叶染修用一种极为平静的语调说道。

    罗云意却听得微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脸上也恢复了平静,叶祁这样做没有一点儿错处,相反他采用的方式很好,不但以此宣告齐王兵败朝廷大获全胜的结果,还起到了鼓舞北疆军民、威慑羌吴国的效用,对于稳定北疆局势很重要。

    只是,到底是显得薄情了一些,可现在的齐王又有什么值得同情的呢,他终究是带兵造反给大禹朝百姓带来了灾祸,这样的死亡方式对他来说可能也是最好的吧!

    “我们也要去白州吗?”想来叶祁已经带着叶黎轩离了陔州城去白州了吧,罗云意从床上下来,现在她和叶染修还在陔州城暂住的院落内。

    “不,我明天一早启程去关州,齐王已经兵败,羌吴国那边是箭在弦上,就算现在金奇愿意罢兵休战,恐怕你四哥也不愿意!”叶染修也站起身走到罗云意身边说道。

    “不愿意的又何止我四哥一个人,太子他也是不愿意的吧!”罗云意露出嘲然的笑容,北疆的局势会以齐王兵败、罗勇霆归来和太子叶祁领百万大军亲征而彻底发生逆转,羌吴国接下来只会被动挨打,只要罗勇霆和太子叶祁直攻而下,那么羌吴国很可能就再也不存在了。

    想着接下来会有一场更加惨烈的战争,罗云意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即使有可能是站在胜利一方,想到无数的百姓要为此付出生命和家园,她并不好受。

    大禹朝的百姓是百姓,羌吴国的百姓也是百姓,没有谁愿意看着自己的家园被毁,成为国破家亡的亡国奴,但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