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打开好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打开好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转眼梁王府迎亲的人就势如破竹快速走到了最后这一道门——罗云意待嫁的房门外,而罗勇峰看着那道已经打开的房门,心中最后一点儿“希望”也化为泡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爷,请进——”谷雨、夏至、立春、立夏四个一等大丫鬟笑意盈盈分站房门两旁,手里各拿着一个红布覆盖的托盘。

    长风赶紧上前笑着将早就准备好的四个精致红木盒分别放在托盘里,这也是大禹朝婚嫁的一种特有习俗,叫“相见欢”,即大婚当日新郎第一次见新娘,一定要准备进门礼,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这最后一道门的“相见欢”,这份礼物新娘可以自己留着,也可以就势赏给下人。

    罗云意事先就已经对谷雨四人说过,今日这相见欢礼便是她们四人的开门礼,而她也为辛苦的下人们都准备了礼物。

    叶染修一步一步走近身穿嫁衣安静坐在床上的罗云意,等了这么久,他和她终于要成婚了,从今往后,她便是他此生此世唯一的妻,他便是她此生此世唯一的夫,今生结缘来生再续,生生世世,他和她都会遇见、相爱直至相守到老。

    罗云意以为自己不会紧张,事实上,从准备大婚到待嫁一直到梁王府迎亲的队伍到了府门外,她内心还是平静的,只觉得开心欢喜,并没有什么不安紧张感。

    她觉得自己和叶染修已经很熟悉了,即便两个人相爱结婚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比起新嫁娘的期待与到婆家之后的惶恐,她反而显得更轻松一些。

    可是,当叶染修的脚步声踏进房门的那一刻,不知为何就像有一把小锤在一下一下敲击着她的心脏,而且越来越快,让她忍不住脸颊泛红、手心冒汗,紧张,她好紧张,紧张的一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意儿——”叶染修直接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将她轻轻拉带起来,红盖头顺着风势微微掀起,她和他的双目在空中短暂相会,两个人都是甜蜜一笑。

    叶染修一个公主抱就将罗云意抱出了房门外,等在门外的罗勇峰看着他那架势,真怕他一个纵身跃上房顶,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带着自己的妹妹走了。

    “意儿,五哥送你出嫁!”罗勇峰赶紧上前弯下腰,露出了自己坚实强硬的脊背,罗云意作为姑娘家在罗家的最后这一段路是要他这个哥哥背着她一步一步走完的。

    叶染修将罗云意放在了罗勇峰的背上,罗云意双手搂着罗勇峰的脖子,一直都觉得五哥是几个哥哥中最活泼调皮又最弱的那一个,但现在趴在自己五哥的后背上,她第一次觉得她家五哥踏实的让人极有安全感。

    “意儿,好了吗?”罗勇峰低着头,他的声音带着笑意,但没人看到他的双眼已经微红。

    “嗯!”罗云意轻声答应道,她却能真切地感受到罗勇峰细微的情绪变化,搂着他脖子的双手又紧了紧。

    “那咱们就走了!”罗勇峰站起身背着罗云意在众人喜庆热闹的围观下朝着大门的方向而去,他没有再说话,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极为认真和不舍,从今天往后,他的妹妹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了。

    从罗云意的院子到罗家的大门路并不算长,但罗勇峰走得很慢很慢,叶染修知道他是不舍自己的妹妹,就安静地跟在一旁,其他人也都感受得到罗勇峰和罗云意兄妹之间不舍的情谊,但送嫁的路终究是短暂的,即便万般不舍罗勇峰的双脚也得踏出罗家大门,妹妹的幸福自然是最重要的。

    原本娘家哥哥把新娘背出府门外,新郎就会牵着新娘走到花轿里,意味着嫁出门的女儿自此有了丈夫相依相伴,而叶染修则是直接从罗勇峰的背上又将罗云意抱了下来,然后直接抱进了花轿里。

    八抬大轿又重新被抬了起来,喜庆的锣鼓也欢快地奏出最美妙的乐曲,罗家众人站在大门口各个脸上都是笑意与不舍,他们罗家最尊贵的女儿今天嫁人了。

    “怎么还没回来,吉时都快到了!”梁老王爷在高大宽的陪同下与已经来到梁王府观礼的魏太后、孝和帝和王皇后等人坐在主院正厅之内,一向冷静沉稳的大禹朝老祖宗今日也显得有些急切。

    “皇爷爷,您别急,快了,快了!”孝和帝龙目含笑地说道。

    “哀家好像听到了锣鼓声!”魏太后的眼疾在项老和御医们的诊治下已经渐渐好转,不过看东西还不是很清楚,耳力却依旧强于旁人。

    果不其然,很快梁王府的宾客们就都听到了锣鼓喧天的声音,然后就有人报喜,说是新娘子迎到了。

    “哈哈哈哈,好好好,太好了!”梁老王爷大笑着站起来,他的修哥儿今日终于成婚有家了。

    未免误了吉时,迎亲的队伍一回来,梁王府这边就准备好了行礼,梁老王爷和魏太后、孝和帝、王皇后以及叶染修的生母王雨琪五人并排坐在了主位,叶染修的师父皇家寺庙的任一大师则是今日的主婚人。

    大禹朝拜堂的礼仪并不繁琐,但因为罗云意今日是依照皇家公主的规制出嫁,所以她先要拜过叶氏祖先宗祠,然后再转到梁王府行拜堂之礼,紧接着便会被送进洞房。

    成婚时的程序和礼仪她记得一清二楚,每一个环节她都做得极为完美,就连行礼时的角度也丝毫不差,看得观礼众人是频频点头称赞。

    如今在育德苑早已经传开,罗云意这位荒岛出身的清平公主仅仅用两天的时间就将所有的佳女和名门淑媛比了下去,无论是她的言行举止还是气度风范都更胜一筹。

    当然,罗云意也不是万能的,虽然作为大禹朝百姓心目中极为崇拜的“女农神”和朝廷最为看重的户部尚书,她种田、酿酒等等看似无人能及,但却不善针织女红,人无完人,就是这样的清平公主才更让大家觉得她并不是真正的神人,而是同他们一样的凡人,显得更加真实而有人情味。

    “饿了就先吃些东西,我很快就会回来的!”热闹而又庄重喜庆的拜堂结束之后,叶染修将罗云意送回了他们的洞房,扶着她在床边先坐了下来,揉了揉她的小手。

    “今日你我大婚,前来贺喜的宾客不少,我准你多喝几杯,只要不误了良宵即可!”罗云意在盖头下红着一张小脸笑着说道,紧张感竟然现在还没有消除。

    “放心,你家夫君心里有数!”叶染修隔着红盖头就先吻上了罗云意的脸颊,眼神炙热发烫,如今虽是腊月里,又隔着红盖头,罗云意还是因为这一吻心跳又加快了。

    明明之前吻过好多次,为何独独今日不同,似是带着千万年的诱人醇香,令人想要一尝再尝。

    “修哥儿,快出来,快出来,快把你家好酒拿出来!”叶茗辰已经在门外大声地笑着叫嚷起来。

    “快去吧!”罗云意娇羞地推了一下叶染修的胳膊。

    “知道了,娘子!”叶染修又趁罗云意不注意隔着红盖头偷亲了一下,然后起身笑着走了出去。

    谷雨四个丫鬟目不斜视地站在一旁,这样亲昵的场面她们假装看不到,而且以后也要经常习惯,这可是考验她们定力的时候。

    今日梁王府的重头戏除了拜堂观礼,那就是喜宴了,据说这喜宴上的菜单都是罗云意和叶染修两个人拟定的,而且今日的大厨全都是罗云意带出来的徒弟,吃的喝的也都是罗云意田庄里现取的新鲜蔬菜瓜果和尚书府的酿酒坊酿出来的美酒。

    梁老王爷这一桌坐着孝和帝、逍遥王爷、老廉国公、旻王爷、汝南郡王爷、雷驸马、丞相韩信祖、大学士年乙庸和王谦,三皇子叶祁、越王北柳、叶昱、叶茗辰等人则坐在旁边一桌。

    喜宴摆在梁王府内一处温暖的大殿内,一开席先上的便是精致的点心、喜糖和干果,这可都是滋味楼出品,味道绝对有保证,尤其是喜糖,不但外表包装好看,里面的糖块更是有多种口味,小孩子最喜欢了。

    “皇祖母,这个桃子味的糖糖菱溪最喜欢了,姨母说,菱溪不可以多吃,不然牙齿就会坏掉的,就不漂亮了,菱溪今天只吃两颗,可以吗?”菱溪公主坐在王皇后身边抬起一张小脸满含期待地问道。

    “今日你姨母出嫁是大喜,皇祖母允许你吃两颗!”王皇后摸着菱溪公主的头笑着说道,又看向坐在菱溪公主身边的玲珑公主说道,“也允许你吃两颗!”

    “多谢皇祖母!”两个小姑娘显得很开心。

    北雀看着叶祁的两个女儿同王皇后的亲昵状态,又听她们言语之间对罗云意的亲近之意,面上露着得体的笑容,心中却是轻轻一叹,庄氏的死虽然和她没有一点儿关系,但叶祁前往东南是带着她一起同行的,就连庄氏的葬礼都没有参加,外边的人对她这位北侧妃可是误解不少,甚至好多人都说是她阻止叶祁回京的。

    她其实也担心罗云意会误会她,但哥哥北柳告诉她,罗云意绝对不是那种不明是非之人,或许对于三皇子叶祁会略有不满,对她却绝对不会,她只要真心与罗云意相交,罗云意也必定会真心待她的。

    “老祖宗,这是王妃让奴婢给您送来的一百年年份的荣家陈酿,这是钥匙,需要奴婢现在给您打开吗?”谷雨从后院拎着一个红木酒箱来到了梁老王爷和孝和帝这一桌,而荣家陈酿世上尝过的人还不多,却已经在半个月前名扬天下,只因黄生一时忍不住宴请宾客时打开了那瓶酒,酒香怡人,酒味醇美,又加上稀少,更被黄生这个大禹朝最有名的“酒鬼”赞不绝口,现在的荣家陈酿比万仙醉还要出名。

    黄生喝得那瓶据说是五十多年的陈酿,而罗云意今日拿出来给梁老王爷的却是百年陈酿,而且还是一箱,如此珍酒,令整个喜宴都开始有些沸腾了。

    “皇叔,今天梁王府办喜事,此等好酒自然是要开的!”逍遥王爷已经开始砸吧嘴了,他惟恐梁老王爷舍不得,先有些急得要问谷雨要酒箱钥匙。

    “皇爷爷,听说这荣家陈酿珍贵非常,酿酒师傅已经不在了,外边都传闻此酒与万仙醉不相上下,不过存了一百年的陈酿这世上可真不多,就是不知道味道是不是和传闻中的一样!”孝和帝脸上也露出希冀之光来,罗云意还真是偏心,在覃州就开了一箱五十多年的荣家陈酿,如今又拿出了百年陈酿,好酒她都偷偷留着不舍得拿出来,他这个当皇帝的可甚少从她手里得到好酒。

    “想知道味道打开尝尝便是,开吧!”好酒梁老王爷也舍不得,不过今天是叶染修和罗云意大喜的日子,既然罗云意让丫鬟把酒送到喜宴上,那就是让大家喝得,他又怎么会吝啬呢。

    得了梁老王爷的命令,谷雨点点头,随着她开酒箱的动作,众人的目光都凝聚起来,而当酒箱一打开,看到里面透明清澈可见的酒杯、酒瓶,好多人眼中都发出复杂的光芒来。且不说这里面的酒是好是坏,单看这一套酒瓶和酒杯就珍贵异常。

    “老祖宗,赏给我们桌两瓶吧!”叶昱和叶茗辰都凑了上来,这荣家陈酿他们只听过可没喝过,尤其是叶昱特别后悔没跟着叶染修他们一起回京,不然在覃州的时候,他就有机会喝到这荣家陈酿,真是便宜了吴宝那小子。

    “去去去,有你们什么事情!”逍遥王爷直接瞪了一眼叶昱和叶茗辰,这酒瓶里也就一斤酒,酒箱里是六瓶酒,算下来也才六斤,还不够他们这桌十个人塞牙缝的呢,要是其他人再开分一瓶,自己喝到嘴里的可就更少了。

    “梁王府不是每桌都给你们备了万仙醉和七华泉嘛,这箱荣家陈酿你们就别想了!”孝和帝直接发了话,他也觉得这一箱酒可不多。

    “老祖宗!”叶昱和叶茗辰此时很有默契地可怜兮兮地看向梁老王爷,谷雨可说了这酒是罗云意给梁老王爷的,只要梁老王爷愿意给他们喝,就是皇帝也不能阻止。

    “哈哈哈,今日老祖宗高兴,酒尽管喝够,意姐儿常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打开好酒大家都尝尝,大宽,你来分酒!”梁老王爷对坐在另一桌的高大宽笑着说道。

    一共就六瓶荣家陈酿,光是前来参加喜宴的男宾客就有三四百人之多,每个人都尝一口也不够,所以高大宽先给梁老王爷这一桌每人斟满了一杯酒,然后将剩下的酒分别倒在一百个小酒杯里,每个酒杯只有半杯酒,但这也只够十桌客人喝得。

    “高侍卫,这酒你准备怎么分?”荣家陈酿一打开,浓香的酒味就让宾客们忍不住了,大家全都盯住了高大宽分酒的双手。

    “能不能喝到这百年陈酿就看大家的运气了,长风已经准备好了幸运签,里面一共有十支写有‘喜’字的福签,你们每桌派一个人出来从里面抽签,抽到福签就能喝上这半杯百年荣家陈酿。”高大宽笑着说道。

    “这很公平,赶紧抽吧!”叶茗辰看他祖父盯着荣家陈酿如狼似虎的眼神,真怕他里子面子都不要,当场就耍赖把那些酒都给喝了,好在高大宽给看着呢。

    “各位,请吧!”长风笑着拿着一个签筒走了出来,摇一摇,晃一晃,眼睛眯成了一条缝。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