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重审案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重审案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姑娘,元仲和玉净来了!”罗云意和叶染修从茶馆走出来的时候,夏至走到她面前回道。

    罗云意一行人从峪州出发的时候便先给元仲和玉净传了消息,两个人从兴岭县早早便来了府城等候,刚才听百姓们说知府大人接到了封主令,郑家小公子的事情要押后再审,他们便知道罗云意已经到了府城内。

    “先找个地方住下吧!”因为郑晨的事情,他们可能要在房州府城多呆两天了,罗云意觉得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

    “姑娘,城内有咱们的铺子,铺子后面有两进的院落,姑娘和王爷可以先住到那里去!”元仲和玉净来到之后,玉净便对罗云意说道。

    “行,就先去铺子吧!”

    于是,一行人就去了罗家在府城开得布坊后院,而此时罗勇峰已经先去见了**,与他在府中密谈许久之后,便来到了布坊找罗云意和叶染修。

    “意姐儿,听说你来了,郑伯伯和戚伯母都很高兴,不过为了稳住晁治,他们暂时还不能来见你,我也去见了房州知府,他说整件事情从大禹朝律法上来说,晁瑞鹏是咎由自取,郑晨是救人自卫,他和风华楼的那几个姑娘都应该是无罪的。”对于郑晨的事情,罗勇峰还是很上心的,毕竟是一起喝过酒的朋友,自己不能见死不救。

    “既然知府都这样说了,他按照律法来办就是,怎么还让郑伯伯杀郑晨?”罗云意带些疑惑地看向罗勇峰道。

    听他的意思,这房州知府也不是个糊涂官,既然案件如此清晰明白,为什么不能爽快地结案呢?!

    “这还不是因为晁治这个城防营统领,这些年他在房州作威作福,连郑伯伯都不是他的对手,更别说房州知府了!”罗勇峰有些气愤地说道。

    现在房州可是罗云意这个清平公主的封地,晁治在这里已经成为了一霸,此人不除,房州百姓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不过一个小小的城防营统领,这晁治还能翻了天!”罗云意冷哼一声。

    “晁治在这里有持无恐除了他手里握有城防营的兵马,应该还和房州此地的守备大营主帅范由有关。”叶染修对罗云意说道。

    自从房州三山十八寨的山匪被灭之后,朝廷便在房州建立了守备大营,里面的兵士有一半都是当初归顺朝廷的山匪,另外一半大多也都是从此地百姓家中征收的壮丁。

    现在守备大营的主帅是范由,此人本是**一手提拔起来的勇猛悍将,没想到这几年他被晁治拉拢过去,已经站在了**的对立面。

    “守备大营现在有多少兵马?”房州现在虽然是自己的封地,之前自己也在房州待过,但罗云意对于房州各方情况其实了解的并不深。

    “郑伯伯说,现在晁治手里的城防营有三万兵马,而守备大营有近六万兵马,晁治和范由加起来近十万可调动的兵马,他这个永岭总兵手里勉强算起来有一万兵马,双方兵马实力相差太大了,所以他才没有轻举妄动!”**似乎猜到罗云意会问这些一样,已经提前将城防营和守备大营的情况告诉了罗勇峰。

    “这么多人——”罗云意不禁皱起了眉头,若是此时晁治和范由联手,还真是不好对付。

    “意儿不用担心,晁治和范由还没有那么大的权力一下子调动这么多人,除非他们想要九族尽灭!”叶染修冷声说道。

    没有皇帝的命令,无论是晁治还是范由即便身为统领和主帅也是不能轻易动兵的,否则便等同造反,是要诛其九族的。

    “留着这两个祸害在房州,我怎么都觉得不安心!”虽然还没机会见过晁治和范由,但罗云意对于他们的印象已经很差了。

    “回京的时间还充足,我帮你把他们换掉?”叶染修带着笑意地看向罗云意询问道。

    “换掉?朝廷命官可以轻易换掉吗?”罗云意也只是顺嘴一说,真要对付晁治和范由,她可不能草率。

    “只要意儿想,当然可以!”叶染修笑道。

    不过是一个偏远州府的城防营统领和还不成气候的守备大营主帅,叶染修根本没把他们两个放在眼里,但现在他们的存在让罗云意觉得不舒服,他就要考虑将这两个碍事的家伙除掉了。

    “如果他们在房州给百姓带来危险和灾祸,我觉得不能再留他们在此地,至少也不能让他们手里有那么大的权力,一旦小毒瘤长成大毒瘤,再除掉就要费劲多了,还不如趁他们有所顾忌的时候,将这些毒瘤给割掉!”罗云意果决地说道。

    那晁瑞鹏在房州到处作恶,晁治身为他的父亲却不多加管教,纵子行凶这一条就足以撤了他的统领之位,更何况自己刚刚进府城没多久,就听到了不少百姓对晁家的怨言,想来这晁治在房州也不得人心,此人绝对不能继续留他在这里。

    至于守备大营的主帅范由,他若是和晁治一丘之貉,那么自己这个封主不介意一起办了他们。

    “意姐儿你说的没错,郑伯伯现在手里有不少这些年晁治和范由做恶事的证据,原本他想把这些都上交给朝廷,然后让皇上处置两人的,现在你来了,他说这些证据都可以交给你这个封主!”罗勇峰对罗云意笑着说道。

    “有证据那就名正言顺好办多了,只是咱们现在刚到房州,不能操之过急,以免打草惊蛇,要是逼得晁治和范由狗急跳墙,那就不太好了!”罗云意想了一下说道。

    “我可以用最快一天的时间从峪州、覃州、稌州调来二十万兵马,晁治和范由就算真的动兵,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叶染修这话是让罗云意根本不用担心房州的安危,有他在,房州不会有事。

    “叶染修,你应该很清楚这对敌的上上策便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如果不用一兵一卒就能让晁治和范由这两颗毒瘤割掉,对于房州百姓才是最好的,所以咱们能不动刀就不动,免得人心惶惶的,反而不好。”罗云意不喜欢打仗,也不喜欢制造战争,如果能采用更为和平的方式解决,那么是最好的。

    “那意儿你打算怎么办?”叶染修笑着看向她问道。

    “咱们给晁治和范由来个先礼后兵,实在不行就杀个回马枪,让他们防不胜防。”罗云意眼中跳起了兴奋的火焰,不过很快她又想到一个问题,看着叶染修说道,“要是咱们成功地把晁治和范由都拉下马来,那么扶谁再上去呢?我可不想自己的封地刚捉住了蛇又来了狼!”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人选!”房州以后就是罗云意的封地,叶染修自然是希望这里能安稳牢固,所以城防营统领和守备大营主帅的人选很重要,即便现在不换掉晁治和范由,他也会尽快派来值得信任之人来房州的。

    “那就好!”罗云意笑着说道,她可是很信任叶染修的,既然他说不用自己担心,那么自己就不用再操心后续人选的事情了。

    “那咱们现在需要做什么?晨哥儿的事情怎么办?”罗勇峰见短短的时间内罗云意和叶染修已经商量好对策,就知道事情越发好办了,但眼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郑晨的杀人案。

    “咱们现在就去办郑晨的事情,去知府衙门!”罗云意冲着叶染修和罗勇峰眨眼一笑说道。

    两个人对着她都是宠溺一笑,每次见到罗云意眼眸灵动,闪过调皮算计人的笑容,就知道有些人又要倒霉了。

    等到罗云意几人到知府衙门的时候,房州知府正满头大汗小心地应对着怒气冲冲的晁治,而**也带着夫人戚氏来到了衙门后堂,与晁治相对而坐。

    “郑总兵,这午时就快到了,你是不是要去监斩台了!”晁治看向**的眼睛喷着恨意与怒火,他就一个宝贝儿子竟然死在了郑晨手中,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忍不下去。

    “晁统领难道刚刚没听知府大人说吗,他接到了封主令,清平公主要重审此案,今日斩刑暂缓!”现在有了罗云意和叶染修来到做靠山,**说话的底气又足了些。

    “还需要重审什么!你儿子杀了我儿子,这是好多人都亲眼看到的,杀人偿命,谁来也不管用!”晁治口气冷硬地说道。

    “两位先稍安勿躁,一切等清平公主到了再说!”房州知府又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明明是寒冷的冬天,他却热得坐立难安,早知道这个知府不易做,他宁愿去别地当个知县。

    “哼,清平公主不过是房州的封主,衙门里审案她懂什么,就算她来了,你儿子也要给我儿子偿命!”晁治根本没把罗云意这个封主放在眼里,不过是个会种几亩地的女流之辈,要不是身上流着罗家的血,又救过当朝太后的命,她以为她能有那么大的权力和荣耀。

    “我不懂,难道晁统领懂?”晁治说话声音那么大,罗云意刚踏进衙门后堂就听得一清二楚,脸上冷冷一笑,果真是不讨喜的人。

    “下官见过王爷、公主!”房州知府心里莫名就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迎了上去行礼,**和戚氏也都眼光热切地看向来人,晁治虽然不情愿,但也站了起来,他可以不在乎罗云意这个封主,但却不能不在乎叶染修这个梁王爷,这可是在大禹朝跺一跺脚就让人胆寒的人物。

    时隔多年,**和戚氏看着眼前陌生的女子面容都有些不敢认,这真是当年的罗云意?不过两个人也都知道罗云意失踪的这些年经历了什么,知道她已经改换容貌。

    “云意见过郑伯伯、戚伯母!”罗云意笑着走上前对**和戚氏行了晚辈礼。

    “公主,这可使不得!”戚氏赶紧上前一步扶了一下,现在的罗云意可是有封地的公主,该是他们见到她行礼才是。

    **倒是不见外,笑着看了看罗云意,点头说道:“意姐儿还是老样子!”

    “是吗?”罗云意抬眼笑看了**一眼,她样子都已经变了,又怎么可能还是老样子呢,不过她也知道**说的是另一层意思。

    晁治见罗云意和叶染修进来之后根本没搭理他,反而和**、戚氏热络起来,就知道郑晨的事情怕是不好办了,眉头不由地皱了起来。

    “公主,郑晨杀了我儿子,杀人偿命,这案子不需要重审,还是请郑总兵赶紧给我一个交代吧!”迟则生变,晁治觉得要速战速决,无论如何今天也要杀了郑晨。

    “晁统领急什么,既然本公主说了重审案子,那么这案子就押后两天,还是晁统领觉得我这个房州封主、户部尚书手握御赐金牌、潜龙剑、清龙剑的人没资格?”罗云意语调淡淡地瞥了一眼晁治,这次她还真要以权压人了。

    罗云意这话一出,当场再无人出声,她说的这三件皇家御赐宝物任拿出一件都可要了晁治的性命,别说是救一个郑晨,就是十个也没有任何问题。

    晁治明白了,今天他注定无功而返,而且只要罗云意和叶染修在房州,他就动不了郑晨和郑家,但等他们一离开,那可就不好说了,谁不知道腊月里眼前这两位要大婚,他们在房州可待不了几天。

    不就是再忍两天吗!好,他忍,他倒要看看这名满天下的清平公主,当朝户部尚书,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下官不敢,还请公主重审此案,还我儿一个公道!”晁治有些憋气地说道。

    “晁统领放心,本公主也是朝廷命官,自然会依法办案!”在郑晨这件事情上,罗云意可没打算徇私舞弊,有了之前房州知府对罗勇峰说过的话,她想郑晨即便受罚也不会是死刑这么严重,“明日在房州知府衙门公开审案,全城百姓都可观看。”

    晁治听到罗云意这样说,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眼眸深沉,而且总是能感到叶染修身上传来的无形压力,让他即便有异议也不敢张嘴提出来。

    到了次日,房州府城比前一日还要热闹,百姓们听说他们的封主清平公主要在知府衙门审案,一个个全都来瞧热闹,房州本地人谁不知道罗郑两家关系好,当年**和罗云意还合伙开了滋味楼,这一次看来晁治要倒霉了。

    罗云意昨夜已经问过房州知府有关郑晨杀人案的详细经过,而且此案人证物证俱全,**那边也有很多不利晁瑞鹏的证据,再加上有不少百姓甘愿出面做证人证实晁瑞鹏的恶行,其实这件案子好审的很。

    “知府大人,这件案子你还是做主审,当着全城百姓的面,该怎么审就怎么审,务必做到公平、公正,让所有人无话可说!”罗云意本打算做主审官的,但想着自己很快就要离开房州,现在这位房州知府看起来还不错,就是胆子有些小,再用一段时间也是可以的。

    “是,公主!”房州知府也不是个傻子,他平时和**走得近,自然知道这位清平公主别看年纪小其实很有手段,更别说她身边还站着叶染修这样一尊大神,而且昨天**话里话外的意思他一点就透,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个机会,谨小慎微走到今日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就看今天这一案了。

    晁治作为原告自然也来到了大堂上,看着衙门外乌压压的百姓,他心里越发没底,晁家在房州不得人心他又岂会不知,自己儿子什么德行,他比别人更清楚,看罗云意胸有成竹的样子,他有些不好的预感。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