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郑家出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郑家出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五妹妹,你们路上要小心,你成亲的时候,我和你四哥可能赶不回去了!”次日清晨,大将军府门外,晗影公主依依不舍地拉着罗云意的手含泪歉意地说道。

    “四嫂,没关系的,你在这里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爷爷奶奶和爹娘他们要是知道你已经怀孕了,一定非常高兴!”罗云意反手握住她说道。

    罗云意之前问过晗影公主是否愿意跟着自己回京,如果她跟着自己就不去房州了,直接开着“神鸟”一两个时辰便到家了,但晗影公主并不愿意,经过这次罗勇霆的失踪,她现在一时一刻也不愿意和他再分开。

    “修哥儿,意姐儿我就交给你了,如果你让她伤心,就算是最好的朋友,我也不会放过你的!”罗勇霆重重地拍了一下叶染修的肩膀,语气郑重而恳切,“好好照顾我妹妹,给她最想要的幸福!”

    “我会的!”叶染修同样郑重回道。

    “峰哥儿,路上照顾好意姐儿,回家告诉祖父祖母和爹娘,我们在南疆一切都好!”罗勇霆叮嘱罗勇峰道。

    “四哥,你就放心吧!”罗勇峰对着罗勇霆一笑道。

    “四哥,四嫂,战虎哥,廉家三姐姐,那我们就走了!”说再多离别不舍的话终究还是要分开的,好在还有相聚的那一刻,“我会在京城等着你们的,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及时通知我,相信我,我真的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飞过来的!”

    “知道了,走吧!”罗勇霆大手一挥让几人上马离开,很快他们就能再见面的。

    从峪州到房州府城门外,罗云意一行人只花了两天不到的工夫,而此时叶昱和谢霄已经快马过了房州走官道到稌州边界了。

    “意姐儿,你这马真不错,就是性子太烈,可不好驯服!”罗勇峰一看到阿吉就喜欢上了,本想借来骑两天,谁料阿吉根本不让他靠近。

    “我们家阿吉根本不需要驯服,它乖得很,对不对,阿吉?”罗云意掀开马车帘笑着对外说道。

    “咴——”阿吉仿佛回应罗云意一般,展现的极为温顺可人。

    骑在马背上的叶染修听到罗云意说“我们家阿吉”,突然便想到那天她对晗影公主和廉三小姐说的那句“我家阿修”,现在比起“叶染修”他更喜欢“我家阿修”这样的称呼。

    “你这马真不可爱!”罗勇峰撇了一下嘴,这小畜生还挺通人性的。

    罗云意对着罗勇峰不满地撅了一下嘴,她觉得阿吉比她五哥可爱多了!

    一行人赶到房州府城城门外的时候,发现人群十分拥挤,好多百姓把城门口挤得水泄不通,他们的马车根本过不去。

    “这位小兄弟,今天府城怎么如此热闹?”罗勇峰翻身下马拉住一个过路的年轻人问道。

    “你们不知道?”年轻人诧异地看向罗勇峰,然后便说道,“今日永岭的郑总兵要在知府衙门刑场亲斩他的小儿子,大家都是去求情的。”

    “求情?”罗勇峰不解地看了年轻人一眼,他口里的郑总兵应该就是**,而**的小儿子郑晨和他有过几面之缘,两个人在覃州和城防营统领黄生的嫡三子黄克在一起喝过酒。

    “五哥,怎么了?”罗云意干脆从马车里走了下来,照城门口这架势,马车半天也过不去,他们直接走着进城还快一点。

    “郑家好像出事了!”罗勇峰松开那年轻人然后走到罗云意面前说到。

    罗云意重新回到这个时空之后还没有见过**,而**因为当年青云寨的事情便一直安稳地呆在永岭做他的总兵,就连宫里的淑妃娘娘都不怎么在宫宴上出现。

    不过,得知自己失踪回来之后,**派了亲信之人去京城看望过自己,还给自己带了很多礼物,而这些年郑家和罗家也一直走得很近,戚氏和林菀清更是往来有信件常话家常。

    这一次,罗云意特意从峪州到房州,主要也是来看望**一家,顺便去青云村看看罗布的染织情况以及当初建好的希望村成了什么样子。

    没想到自己还没进城就听到郑家出事的消息,**的小儿子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要让**恼得怒杀亲子,要知道**一向护短,这次是怎么了?!

    “五哥,叶染修,咱们先进城打探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吧!”罗云意看了一眼人越聚越多的城门口说道。

    “好!”叶染修和罗勇峰点点头,让非影带着立秋、立冬在后边赶着马车慢慢走,他们几个牵着阿吉先进了城。

    好不容易挤进了城里,几人找了一间茶馆先坐下来,罗勇峰出去打探消息,叶染修便带着罗云意在茶馆坐下来喝茶休息一下。

    此时,茶馆里倒不是太多人,客人们也都在谈论今日**要杀亲子的事情,但听不太真切,似乎是郑晨为了几个风尘女子杀了房州一位重臣的儿子,但大家好像都更站在郑晨这一边,觉得他杀人并没错。

    很快,罗勇峰就急匆匆地进了茶馆,然后坐在两个人面前说道:“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三日前郑晨为了风华楼的几个姑娘把驻守房州的城防营统领晁治的独子晁瑞鹏给杀了,这晁治是京里一品大员晁储光晁大人的二儿子。”

    七年前,房州的城防营统领霍进因为剿匪有功被皇帝嘉奖升官,如今已经是驻守渺州的将帅,而房州的城防营统领也换成了晁治,这些年郑晁两家在房州相处似乎并不愉快。

    身为户部尚书,罗云意对于一品大员晁储光并不陌生,他与丞相韩信祖在朝堂上一直是死对头,为人也比较圆滑。

    前段时间她在京里就觉得奇怪,晁储光一向对自己无感,甚至对于自己这个女尚书还有些反感,不过自从被魏太后和孝和帝封为清平公主并赐房州为封地之后,晁储光对自己的态度就有了很大的转变,看来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二儿子晁治。

    “具体原因查到了吗?”叶染修看向罗勇峰问道。

    “其实事情很简单,郑晨和晁治的那个纨绔儿子晁瑞鹏早就不对付,两个人经常斗来斗去,郑晨好打不平,晁瑞鹏这些年在房州仗着他爹和他祖父的名头没少做欺男霸女的恶事。风华楼的那几个姑娘原本都是好人家的女儿,因为得罪过晁家,就被晁瑞鹏给害到了青楼里做姑娘,那几个姑娘已经家破人亡,对晁瑞鹏极为怨恨,就打算联手报复他,谁料计划失败晁瑞鹏反而要杀了她们,是郑晨救了她们,并失手把晁瑞鹏给杀了。晁治就这一个儿子,平时宝贝得很,现在他爱子被郑晨所杀,自然气不过,要杀了郑晨偿命,还逼得郑伯伯今日要亲手杀了郑晨。”罗勇峰对叶染修和罗云意详细说到。

    “郑伯伯可不是那种能轻易被人逼迫的人,这晁治官阶与他不相上下,郑家宫里还有人,就算晁治是一品大员的儿子,郑伯伯也不会怕他的!”罗云意自问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他比不得魏纵心狠手辣,没有霍进的积极进取,一心只想在永岭过安逸闲适的生活,但并不代表他会任由旁人欺负。

    “郑家已经今时不同往日!”叶染修淡淡说出了原因,引得罗云意看向了他,“当年**能安守永岭是因为宫里的郑太妃,后来郑太妃过世,本就不喜后宫争斗的**长女淑妃除了每日给皇后姨母请安,平时甚少在人前出现,再加上郑家其他子弟没什么作为,**又不许他的几个儿子出房州,所以也就有越来越多的人不把郑家放在眼里了。”

    听完叶染修的解释,罗云意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人各有志,当年**就不愿出永岭,在别人眼中房州永岭这个地方是大禹朝最苦寒之地,但在**眼中,这里却是他觉得最舒服最安逸的地方。

    “意姐儿,郑晨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豪爽讲义气,武功也不弱,就是年少气盛些,那个晁瑞鹏百姓们都说该杀,咱们真的要看着郑伯伯杀他儿子吗?”罗勇峰看看罗云意又看看叶染修,目前来说能救郑晨性命的怕只有眼前的这两个人了。

    “大禹朝的律法可不是讲究一命抵一命的,这房州是我的封地,出了命案自然不能草草了事,谷雨,拿着我的封主令牌去知府衙门,告诉房州知府我要重审此案,今日郑晨的斩刑暂缓,等到案子审清了,我自会给百姓和郑晁两家一个交代!”罗云意对谷雨吩咐道。

    “是,姑娘!”谷雨接过罗云意的封主令牌快步走了出去。

    “意姐儿,你这是打算救郑晨了?”罗勇峰脸上一喜,**平时可是很宠这个小儿子的,要是他真的被晁治逼得杀了郑晨,想来房州以后因为郑晁两家结仇也不会安稳了。

    “现在还不好说,不能光听一面之词,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还需要更多的人证和物证!”罗云意喝了一口茶,耐人寻味地说道。

    “你们先坐着,我再出去转转!”罗勇峰听到罗云意的话音,眼珠子机灵地转了转,然后笑着又走出了茶馆。

    而此时,房州府城一家大宅内,戚氏死死地抱住丈夫**的大腿不放,脸上是流不尽的眼泪与哀求:“夫君,你不能杀了晨哥儿,不能!”

    “慈母多败儿,早让你好好管教他,不要让他出去惹是生非,他若是安稳地在府中读书习武,也就不会有今日这样的事情了!”**带些怨气地看了戚氏一眼,他也知道自己这火发得没有道理,但晁治欺人太甚,在房州又掌握了大部分兵马,他现在若是和他硬碰硬,只会给郑家带来更大的灾祸。

    “夫君,你心里明白的,这次晨哥儿是冲动了些,但他罪不至死,晁治那个儿子才是最该死的,房州谁不知道他坏事做尽,百姓对他恨之入骨,你若是今日杀了自己的儿子,失去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孩子,还有百姓的信赖!”戚氏不是后宅里的无知妇人,她虽然此刻慌乱着急,但也懂得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服**。

    “夫人,你说的这些为夫岂会不明白,可晁治对晨哥儿有了杀心,就算我今日保住了晨哥儿,往后他的性命也会时时受到危险!”晁治是个睚眦必报的阴险小人,做事又极为狠绝,这些年自己和他小心周旋,也才保持势均力敌,但这次自己的儿子杀了他的独子,他可是把郑家都给恨上了。

    “夫君,一定有别的办法可以保住晨哥儿的,我已经快马给宫中的淑妃娘娘写了书信,让她在皇上、皇后面前求个情,看在老太妃的面子上,先保住晨哥儿的性命最重要!”戚氏哭着说道。

    “已经来不及了,你以为晁治会想不到你去送信吗?说不定那些送信的人根本就到不了京城,这一次没人能救得了晨哥儿!”**心中也是悲痛,若真正论靠山和实力,晁治根本没法和他比,不说别的,他郑家和罗家、梁王府、雷家、汝南郡王府和魏国公府都是有生意上的往来的,与这几家私交也不错,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听说南疆大营那边也出了事,连允国又变得不安分,他怎么能这个时候因为家事去烦扰罗勇霆和雷战虎他们。

    听到**这样说,戚氏脸上露出了绝望的表情,难道这次她的晨哥儿真的没救了?

    “那我去求晁治,求他高抬贵手饶晨哥儿一命,我愿意把自己的命给他!”戚氏突然松开紧抱**的手,猛地站起来说道。

    “糊涂!”**反手拉住了她,“晁治现在恨不得拉整个郑家给他儿子陪葬,你去只会是徒劳一场,除了被羞辱根本没有任何帮助,你在家等着不要出去,晨哥儿的事情我自有打算!”

    “打算?什么打算?”戚氏看向**的目光中又露出了希望。

    “实在不行,就让暗卫在法场把晨哥儿劫走,以后断了和郑家的联系,能躲多久是多久吧!”说到底,**才不舍得杀自己的儿子。

    “那我去给他准备一些东西!”别管是用什么办法,只要能保住自己儿子的性命就行,戚氏起身就要回屋。

    “总兵大人,外边有官差求见!”下人前来禀告的这句话让戚氏又停住了脚步,难道又有什么变故?她不安地看向**,却发现**也是眉头紧锁。

    很快,房州知府衙门的官差来到了**的面前,恭敬施礼过后,对**说道:“郑总兵,我家大人刚刚接到封主令,郑小公子的案子清平公主要亲自审理,今日斩刑暂缓,待公主重审案件之后再做定夺。”

    “什么?清平公主到了房州?!”**和戚氏一脸惊喜地对视,然后有些激动地看向官差问道。

    “这个小的就不清楚了,大人怎么吩咐的小的便怎么传达!”那官差回道。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意姐儿来了,意姐儿来了!”戚氏忍不住喜极而泣,有罗云意这个房州封主在,郑晨这命说不定就能保住了。

    “你家大人可说清平公主此时在何处?”**紧紧追问道。

    “回总兵大人,这个我家大人没说,小的也不清楚,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小的就先回去了!”官差对**说道。

    房州知府和郑家关系一向不错,而且郑家在房州多年,与当地百姓关系都不错,府衙里的官差平时也得过郑家的好处,对**的为人也都是很敬佩的,所以这次郑晨出事,大多数人都是站在**这一边的。

    “好,你先回去吧!”**脸上有了笑容,罗云意来了事情就有转机了。

    还在茶馆的罗云意可没想到此时**夫妇已经把她当成了救郑晨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打算先把这件事情弄清楚再说,是非对错也不是她一个人说的算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