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做笔交易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做笔交易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罗爱卿,既然留着南氏还有更大的用处,又不能打草惊蛇,为了暂时安抚住东南王府的人,朕总要找一个人出来迷惑对方。”孝和帝看着罗云意耐人寻味地说道。

    “所以皇上选中这个迷惑对方的‘凶手’就是我!”罗云意心情立即不爽地说道,“皇上,臣现在每日里要应付的事情已经很多了,秋收在即,紧接着就是秋播,臣可没那么多心思再背一条杀人罪名。”

    “朕也知道罗爱卿公事繁忙,责任重大,不过种种证据都冲着你而来,可见背后之人的目的就是要陷害你,只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你,顺着这些证据才能顺藤摸瓜找到那些背后的人,只好委屈爱卿了!”孝和帝说道。

    “皇上,其实有比我更合适的人,这件事情完全可以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嘛!”罗云意本不想多费心思在争斗之上,只是这次孝和帝将主意打到她的身上,为了自己能轻松一些,她也只好另选一个比她更合适的“凶手”了。

    “比你还要合适?”孝和帝几人都一脸不解地看向罗云意,现如今谁还能比罗云意更合适迷惑对方呢?

    “罗爱卿,你说的这个人是谁?”孝和帝问道。

    “李四升和——卫家!”罗云意现在只要想起因为卫家叶染修自小遭受到的一切以及庄氏的死,她就非常生气,这次就当先讨回一点儿利息吧。

    “李四升?罗大人有他的消息?”一听到李四升的名字,沐阳最先反应激烈,他现在可是刑部通缉的要犯。

    “嗯,他现在在汝南郡王府的世子手里,当初在海沧码头的时候,李四升曾和南培林大战过一场,想来李四升对南家也是有怨恨的,当然这中间也少不了卫家和二皇子的事情,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把当初那些消失的两船兵器给你们找到,至于这中间该怎么做,你们自己想个完美无缺的计策吧。”自己已经提供了“凶手”和“道具”,至于如何编造一个没有破绽的案子,那就让孝和帝和沐阳他们去烦恼吧。

    罗云意一脸悠闲地从皇宫里走了出来,沐阳和林岩还有魏纵则被孝和帝留下商讨案子的事情。

    罗云意没有直接回府,而是让人给叶茗辰送了消息,请他到听书茶楼一叙。

    “云意妹妹,你急着找我什么事情?是不是因为修哥儿来信的事情?”叶茗辰刚刚拿到叶染修让人从汇州快马送来的书信,罗云意就约他在茶楼相见了。

    “嗯,拿来我看看!”罗云意嘴角一笑,叶染修又给叶茗辰来信了吗?

    “你既然知道信的事情,想必修哥儿也给你写了,你干嘛还非要看我的!”叶茗辰有些怀疑地看了罗云意一眼。

    “我想看看他对你和对我说的是不是一样,快拿来让我瞧瞧!”罗云意朝他伸出了手。

    “信我没带着,不过内容我可以告诉你,修哥儿说他找到了青杏的消息,极有可能他娘还活着。”叶茗辰有些激动地说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罗云意也希望叶染修的亲娘还活着,当年死了那么多人,卫家一定要付出代价才行。

    “云意妹妹,你找我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叶茗辰觉得叶染修的来信上并没有说什么紧要的事情,也不必瞒着罗云意,而罗云意也不是那种追根究底的人,所以她今天找自己应该是还有其他事情。

    “是为了南湘郡主的案子,我知道李四升现在在你手上,皇上对这个案子另有打算,李四升会作为杀死南湘的真凶出现,具体应该怎么做,我想很快刑部尚书沐阳会找到你的,我就是提前通知你一声,让你做好准备,另外兵部会多出一些兵器,叶染修这个兵部尚书不在,这件事情你办妥就好!”

    “你们这是打算干什么?!”叶茗辰有些不解地问道。

    “皇上要捉鬼,准备排一场大戏给别人看,你我配合就好了!”罗云意笑了一下说道。

    “捉鬼?皇上可真是有闲情逸致,好吧,我会全力配合你们的,李四升和兵器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叶茗辰冲着罗云意眨眼笑了一下说道。

    两个人在听书茶楼分开之后,罗云意又去了一趟城南书院,见到了林洪文和玉山先生几人。

    “外公,秋闱很快就到了,咱们书院是不是应该招收学子了?”这段时间新书院的筹建工作已经渐渐接近尾声,而且因为玉山先生几人的加入在京城也有了些许名声,但就像年乙庸和王谦担心的那样,并没有多少学子来询问过书院的事情。

    “招收学子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户部秋季是最忙的时候,你把主要心力放在农事上即可。”林洪文现在是书院的山长,招收学子的事情是他需要负责的,既然应下了这个差事,他就一定会做好,“对了,既然今天你来了,就把书院的名字定下来吧。”

    “外公,您和玉山先生几人学问都在我之上,您又是书院的山长,这书院的名字您来取吧。”罗云意笑着说道。

    “书院所在的山叫七华山,以后这书院的名字就叫七华书院吧,书院的课程你来定。”林洪文之前也和玉山先生几人商讨过书院名字的事情,七华书院是他们几个商讨后的结果,而关于书院应该教些什么,罗云意当初就说过她来制定课程。

    “好,过两天我会把书院课程的内容写好让人给您送过来!”唐老头在金玉空间已经帮自己制定好了书院的课程,而且连教材都帮自己写出繁体版了。

    “不急,先忙你自己的事情。南湘郡主的案子有没有新进展?”林洪文虽在人在千觉寺,但是对于京城里发生的事情,他知道的并不少。

    “很快就会有的,外公,有件事情我想问问你!”罗云意略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林洪文说道。

    “有什么就问吧,不必吞吞吐吐的!”林洪文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七年前,我被羌吴国的太皇太后巴雅掳到密室之后,她曾说过在大禹朝安插了不少人,您做丞相的时候,有没有查出朝里有羌吴国的奸细?”自己的外公林洪文之前称不上是什么好人,甚至还有通敌叛国的嫌疑,罗云意总觉得还有很多事情他并没有选择说出来。

    “你等等!”林洪文没有回答罗云意的话,而是转身回到自己的禅室,过了一会儿再见罗云意时,手上多了一本书册,“这个送给你吧!”

    “外公,这是什么?”罗云意接过书册,但书册上并没有名字,翻开看里面的内容,只是很普通的账册记录。

    “这本账册是我做丞相之时意外所得,里面藏着一份名单,据说名单上记录着羌吴国在大禹朝的奸细名字,只是这本账册我翻过很多遍,却怎么也没发现那份名单,林家当初之所以被扯进明王之死的案子,其实真正的原因应该是和这份名单有关,当年我想了一个计策让对方以为名单已经烧毁,这才保住你舅舅和我的性命。”林洪文很清楚自己现在就算找出名单也已经没能力再做些什么,羌吴国也是害他林家被灭的真凶,之所以一直没有将名单的事情告诉他人,也是不希望再惹出其他的麻烦。

    不过,现在那些人明显是冲着罗云意而来,他们在暗处,罗云意在明处,这对罗云意太不利了,如果罗云意能够找出这份名单,那么谁在暗处就不好说了,能把他们一网打尽自是最好的。

    罗云意快速地翻看了一遍账册,还是没从里面发现什么特别之处,难道这是密码本?大禹朝已经有人想出这么复杂的保密方式了吗?看来自己需要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意姐儿,这本账册暂时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否则会给你带来祸端的!”林洪文叮嘱罗云意道。

    “外公,我知道了!”罗云意回道。

    罗云意回府之后又翻看了一遍林洪文交给她的账册,还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为了保险起见,她把账册放进了金玉空间交给了见多识广的唐老头。

    接下来的几天,罗云意一心忙着户部的事情,因为高产春小麦和旱稻的大丰收,百姓们尝到了与户部签订耕种合约的好处,虽然现在合约文书内容有所更改,但还是有很多人跑到户部衙门门口要求签这份合约。

    其他地方官员也纷纷上奏皇帝,要求皇帝一视同仁,能将高产种子分给其他州县的百姓。

    很快,一批批高产粮食种子被护送到附近的几个州,司农司还派了司农官随行,只是这样一来,京城内司农司的人手又有些不够了。

    与此同时,南湘郡主的案子也有了新进展,虽然很多证据都指向罗云意有重大杀人嫌疑,但刑部很快又有了新的证据,有人看到在南湘郡主死的当晚,被通缉的要犯李四升出现在京城之内,并且在荒宅附近露过面。

    “什么?李四升出现了?”京城一家宅院内,南培林阴沉着脸问自己的属下道。

    “回公子,正是!只是属下无能,没有追上他,他怕是冲公子而来!”那名属下说道。

    “哼,本公子会怕他,只是他为何会杀了湘儿?”南培林对于外边传说的南湘是李四升所杀还有些心存疑虑,李四升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公子,会不会是因为上次海沧码头的事情?”那属下抬眼问道。

    南培林没有说话,李四升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上次海沧码头他已经和南家决裂,想来对南家也有些忌恨,但真正让他恼怒的应该是威远侯府李家的覆灭,只是这笔账不是应该算在卫家头上吗?

    除非,卫家已经有人见过李四升,然后将笔账推到了南家头上,所以李四升才会这么恨南家,恨得先杀了他的妹妹南湘,算是给南家给自己一个警告吗?现在他是不是又要来杀自己呢?

    南培林不断在脑补着李四升的所作所为,最后自己得出的结论也慢慢清晰,眼中升起的狠厉之光也燃烧起来,他也要布个局先刑部的人抓到李四升,不过在这之前,他还要再见罗云意一面。

    因此,第二天一大早,南培林又去户部请见罗云意,这一次罗云意依旧在衙门偏厅见了他。

    “南三公子又是来警告我的吗?”罗云意挑眉看了一眼南培林,还不知道皇帝和沐阳他们排的这出戏南培林信不信呢。

    “罗大人误会了,今日在下来,是有事情求尚书大人相助!”南培林露着笑脸说道。

    “南三公子客气了,不知是何事?”罗云意没想到南培林这次来态度会这样不错,脸上也有了笑容。

    南培林冲自己的随从使了一个眼色,然后随从就将一个四方木盒子放在了罗云意和南培林坐着的桌子上,并且把盒子打开之后退了下去,而里面是满满一盒子的银票,罗云意估摸着得有几十万两。

    “南三公子这是何意?”罗云意也只是惊讶一闪而过,之后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她这样的表现倒是让南培林有些意外。

    “这是一百万两的银票,南家和罗大人换五十万斤的高产粮食,不知够不够?”财帛动人心,南培林就不信打动不了罗云意。

    罗云意只是看他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也没有接话,南培林似是意会过来,也对她笑了笑,然后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并且打开之后从里面掏出几张房契。

    “这是福运街和京城其他两条街上的六间铺子,就当是东南王府给清平公主的添妆贺礼!”南培林相信这次罗云意一定会心动的。

    罗云意看了看桌子上的银票和房契,又看了一眼南培林,然后笑着说道:“五十万斤的高产粮食?”

    “不错,南家只要五十万斤的高产粮食!”南培林眼中是得意的笑容,早知道用这些东西就能打动罗云意,当初在东南的时候他就应该采取这种方法,说不定美人早就是他的了。

    不过,现在也不晚,就算她嫁给叶染修也没关系,妩媚的少妇不是更吸引人。

    罗云意可没错过南培林眼中的淫邪之光,她强忍想要踹过去的冲动,笑了笑,将银票盒子和房契都往自己这个方向稍微拉了一下,看起来像是默认了这桩与南家的交易。

    南培林带着有些张狂的笑意离开了,罗云意却拿着这些东西随后就入了宫,第二天南培林就被皇帝召进宫中接旨。

    “朕真没想到东南王会如此体恤百姓,竟然甘愿出一百万两为东南百姓购买高产粮食,此番爱民之心朕绝对不会辜负。传朕旨意,令户部调出五十万斤的高产粮食运往东南,并派户部官员前往与当地百姓签订耕种合约,另巡查御史任泽贤一同前往,确保粮食种子全都种在百姓的田里,如若发现有徇私舞弊之事,可先斩后奏,绝不姑息。”孝和帝说完这些,跪在地上等着接旨的南培林脸已经黑得如锅底,罗云意竟然敢耍他。

    昨天在户部他以为她已经默认了他们私下的交易,五十万斤高产粮食是南家用一百万两和六间铺子换来的,但孝和帝今日当殿说了出来,就变成了南家是给东南百姓买的了,而且南家还动不了这些高产粮食,好一个罗云意!

    南培林这次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虽然孝和帝也给了东南王府一些赏赐,但这些怎么和一百万两和那六间铺子相比,真是亏大了,都怪他太心急了,不应该把银票和房契都留下的。

    一向聪明的自己竟然犯了如此愚蠢的错误,南培林很生气,但他更恼怒罗云意,都是她让他误以为他们之间的交易达成了,没想到那个臭丫头是在故意耍他!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