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南湘之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南湘之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我练了!”一听罗云意不给自己饭吃,涂凌立即说道。

    “好呀,你还学会撒谎了,明天后天也没饭吃!”罗云意说完拿手狠狠敲了一下涂凌的脑袋,而原本能躲开的涂凌却笑嘻嘻地被打。

    “不疼!”被打之后,他还不忘冲着罗云意做个调皮的鬼脸。

    “臭小子!”罗云意白了他一眼,“以后我会来检查的,要是你没有练那套功法,我会让高侍卫打断你的腿,让你哪里都去不了。”

    “知道了!”涂凌应道,他能感觉出来罗云意有些生气了。

    “休息吧,我先出去了!”罗云意有些无奈地看着涂凌摇了一下头,然后走出了房间。

    两日后,罗云意便收到宫中传出的消息,说是魏国公魏纵已经奏请孝和帝赐婚,将佳女青冉赐魏国公府为世子妃。

    赐婚的圣旨很快便到了魏国公府,谁都没想到,最后能入魏国公府的竟然会是育德苑里并不显眼的一个佳女,而且她只是西南之地一个知府的女儿。

    “意姐儿,这桩婚事真是你说成的?”罗勇峰听到赐婚的消息之后,来到了罗云意的院落找她,这两天罗云意都没有回尚书府,而是住在了罗家。

    “算是吧!”罗云意正在看叶染修让人送来的信,他人已经到了汇州,正在四处查探当年救他出来的那个奶娘侄女的下落。

    “你把那个叫青冉的佳女送进魏国公府,是不是因为当初她给我通风报信?”罗勇峰微微皱了皱眉头,这种报恩方式会不会有些太过了?

    “不全是,魏以林想要个聪明的妻子,我觉得这个叫华青冉的佳女就很聪明,只是我没想到魏纵也会同意,看来魏纵已经知道我们和华青冉的那点儿关系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关系?我们和那个佳女有什么关系?”罗勇峰目光一紧,魏纵请求皇帝下得这道赐婚圣旨难道是另有所图?

    “就是恩人和救命恩人的关系,想来他以为我救过华青冉的性命,华青冉也救过你,让华青冉嫁进魏国公府是我私心所致,而我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私心的。”罗云意对罗勇峰说道。

    “你有什么私心?”罗勇峰盯向自己的小妹罗云意,他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看不透现在当了大官的她了。

    罗云意只是看着罗勇峰笑笑不说话,私心若是说出来就称不上是私心了,再说她对魏家没有恶意,想来魏纵对她也不会有多大的抱怨,不过是一些田产,他应该知道怎么才能最大限度地保全魏家的权益,再说魏太后已经回来了,魏家只会选择站在魏太后这一边,而魏太后现在可是站在皇帝那一边的。

    只是她自动忽略了魏家还有一位姓南的主母,而自己替魏国公府挑选的世子妃并非她心中所愿,也因为这个原因,赐婚的圣旨到魏国公府的这天,南氏在府外特意见了罗云意。

    京城一家高档酒楼内,罗云意看着眼前一脸和气的魏国公夫人南氏,轻轻地摸索着她手中的茶杯边缘,她想南氏见她绝对不是为了请她喝茶的。

    “真的没想到,清平公主竟然会看上一个知府之女,也不知道这位将要嫁进魏国公府的世子妃有什么样的本事。”南氏一脸笑眯眯地看向罗云意说道。

    “这个本公主还真是不清楚,等到人嫁过去,婆媳相处起来,夫人自然知道世子妃的心性。说起来,当初魏国公也是有些强人所难,虽说成人之美是好事,但毕竟也是你们魏家自家的大事,我一个外人并不想参与,无奈魏国公非要求我当回红娘,好在佳女都是从各地挑选出来的名门淑女,听说这位叫青冉的佳女各方面虽不是最出挑的,但也都不差,想来嫁入国公府也能做个称职的世子妃。”罗云意笑着说道。

    “那就借公主吉言了!”南氏放下了手中并没有饮用的茶盏,脸上的笑意始终未减,“其实,今日我邀请公主在此相见,一是为了感谢公主为国公府挑了位好儿媳,这另一方面嘛——是有人想见公主,湘儿,出来吧!”

    南氏说完,酒楼雅间的屏风后边就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南湘郡主,而对于她的出现,罗云意并不意外,刚才进屋的时候她就察觉出了房内有其他人在。

    “南湘见过公主殿下,以往都是南湘的错,还望公主不要和南湘计较!”只是让罗云意有些小小意外的是,南湘竟然会低着头对她道歉。

    可能是这位南湘郡主天生不懂得怎么向别人道歉,虽然她行了礼,但是那双眼睛里可是没多少诚意,反而带着一闪而逝的狠毒和厌恶。

    南氏原本想让她嫁进魏国公府,但自己偏偏选了旁人,南湘心仪叶染修,但自己却即将成为叶染修的王妃,南湘要是不恨她,罗云意自己都不相信,这道歉的姿态怕是另有所图吧。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本公主不会计较的,郡主也不要放在心上!”罗云意一笑,端起茶杯又饮了一口,看着南湘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

    “呵呵呵,这可真是太好了,公主和湘儿之前不过是有些误会,湘儿今日道了歉,以后公主不要对湘儿有误解才好,来人,拿上来!”南氏笑着说完,让身边的丫鬟端来一个木盒子,里面放着一套十分华丽的头面首饰,看起来价值不菲,送给了罗云意。

    不过,罗云意并没有收,哪怕南氏说是送给她的谢礼,她也拒绝了。

    “怎么,公主是看不上这套首饰?”南氏的脸色有了一丝异样,但很快消失不见。

    “夫人误会了,当然不是,上次在国公府夫人已经给了本公主见面礼,再说国公爷也付了谢礼,所以本公主和国公府也算是两清了,无功不受禄,这套珍贵的头面首饰还请夫人收回吧。本公主还有事,就先告辞了!”罗云意站了起来,南氏如果只是让南湘和她道歉,那么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她就没必要继续留下来喝茶了。

    “姑母,既然公主不肯收,您就收起来吧!”南湘在一旁颇有些语气不耐烦地说道。

    南氏尴尬一笑只好让人又把首饰收了起来,而等罗云意关上门离开之后,南湘气得一把将那盒首饰扫落在地。

    “真是一个不知好歹的贱人!”南湘双眼燃烧着熊熊的烈火,恨不得将罗云意烧得灰飞烟灭。

    “湘儿!”南氏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南湘,她被东南王给宠坏了,真的比不上她的姐姐有谋略,只可惜她和她姐姐都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只顾和别的女人争风吃醋,对她们的父亲没有任何帮助。

    “别叫我!”南湘狠狠地瞪了一眼南氏,“你不是说我进魏国公府没问题吗?现在让华青冉那个贱人得逞,哼,我绝对不会进宫的,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湘儿,你不要胡闹,我会再想想办法的!”南氏扫了一眼被南湘扫落在地的首饰,进不了魏国公府做当家主母,她还可以帮助南湘进别的高门大户,镇国大将军府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不过是我父亲捡回来的一个野女人,别忘了是南家给了你一切,你如今享受的荣华富贵都是我南家给你的,如果你不能让我进魏国公府,那就想办法让我入梁王府!”南湘说完摔门而去。

    屋内剩下的都是南氏极为信任之人,见南湘怒而离去,南氏脸色也一片冰冷,南湘竟然一心想的还是进梁王府,为了一个叶染修她真是什么都忘了。

    而南湘离开酒楼之后,目下一冷,转道去了一条与回宫相反的路。

    这天傍晚,罗云意坐着马车从城外往回赶,哪想到遇到一批难民迟了些时间,错过了城门关闭的时间,只好在城外树林里过夜。

    “大人,有些不对劲!”罗云意刚在树林里找个歇息的地方燃了篝火,就听到谷雨低声在自己身边说道。

    “感觉到了,真是不让人好好休息一会儿!”从遇到那批难民开始,罗云意就察觉出了不对劲,无闻查过了,是有人告诉他们路上有大官经过,所以他们才会拦住自己的马车拖慢自己行程的。

    罗云意刚说完这句话,一群手持利剑的黑衣人就出现将他们团团围住了,而谷雨和夏至立即将罗云意护在了中间。

    “大人,要小心!”谷雨和夏至都是高手,她们已经感觉出来这些来者不善的黑衣人武功都不弱。

    “你们去对付这帮臭虫,姐姐我来护着就好!”突然,一道极速的身影闪过,然后身着黑袍,并将一头火红头发藏进黑色帽子里涂凌出现在这些黑衣人和罗云意一行人中间。

    “你怎么在这里?”罗云意看着涂凌心里都是疑惑。

    “这么晚姐姐还不回家我很担心,所以就出城来寻姐姐,没想到遇到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想害姐姐,姐姐安心便好,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姐姐的!”涂凌走到罗云意面前笑着说道,然后左手发力,三枚暗器就朝着黑衣人而去,然后当场便有三名黑衣人中暗器而死。

    “一个不留!”黑衣人头领怒道。

    “谷雨,护好大人!”夏至最先杀了出去,而无闻朝着空中一声口哨,又落下四名暗卫,他们本就是来保护罗云意的,岂会看着罗云意被人伤害。

    “留活口,我想知道是谁要杀我!”罗云意没想到夏至和无闻他们出手会这样很辣,估计是拿出了他们最厉害的功夫,一剑一个毫不留情,而那帮黑衣人明显武功略逊一筹,很快就处了下风。

    最后除三个活口之外,全都死在夏至和无闻几人的剑下,而这三个人骨头还不是很硬,很快就说出指使他们的幕后黑手是南湘郡主。

    “南湘郡主?什么人?”涂凌并不知道南湘与罗云意之间的过节,“姐姐把人交给我吧,这个什么南湘郡主我会帮你好好教训她的。”

    “涂凌,别胡闹,早点回梁王府,这件事情你别插手!”罗云意没想到南湘竟真的对她痛下杀手,不过南湘是东南王的女儿,如何处理她还真是有些麻烦,看来她得连夜进宫一趟。

    涂凌撇撇嘴没再继续说话,不过罗云意用御赐金牌进入城门直奔宫中之后,他就施展轻功去了另一个方向。

    孝和帝批阅奏折很晚,刚刚准备躺下休息一会儿就得知罗云意进宫的禀告,只得再起身见她。

    “罗爱卿有什么急事让你这么晚还进宫?”孝和帝微微打了一个呵欠,他最近实在有些累了。

    “启禀皇上,臣刚才本打算在郊外露宿一晚,却遭一群黑衣人围攻,那群黑衣人交代,是南湘郡主指使他们来杀害微臣的。”罗云意对孝和帝说道。

    “什么?!”孝和帝一拍龙案猛地看向罗云意,“这个南湘郡主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来人,去育德苑将佳女南湘给朕宣来!”

    很快就有内侍匆匆往育德苑而去,但很快就跑回来对孝和帝禀告道,南湘此刻并不在育德苑内。

    “真是好大的胆子,当真以为朕怕了东南王不敢办她这个郡主吗!来人,给朕找!”孝和帝怒道。

    罗云意听后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南湘郡主先是通过南氏跟她道歉,然后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派人追杀自己,她究竟想做什么?或者说是有人想做什么?

    孝和帝让人在皇宫里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南湘,而第二天有人在城内的一处荒废多年的破旧宅院内找到了赤身**惨死的南湘。

    据说,那处荒宅是城里一帮乞丐的聚集地,而发生凶杀案之后,那些乞丐都四散逃开了。

    “刑部怎么说?”早朝孝和帝都免了,罗云意在户部等着有关南湘的最新消息。

    “大人,京城已经传开了,有几个乞丐被刑部的人抓住去问了话,据他们交代,昨天他们正在那处荒宅睡觉,突然有人扔了一个衣着暴露、满脸潮红的女子到他们中间,那女子一直嚷着难受,去扯他们的衣服,然后——”无闻没有接着往下说,但罗云意已经预知到之后发生的事情。

    “那南湘是怎么死的?”罗云意只知道南湘已死,却还不知道具体的死因。

    “她中了很强的媚药,那帮乞丐又不知道怜香惜玉,估计她是清醒之后太过羞愤撞墙而死的。”无闻说道。

    他一点儿都不觉得南湘郡主可怜,在昨夜她派人刺杀罗云意之后她的结局就注定只有一个死,不过是有人用了另外一种方法在他之前使用罢了。

    “我知道了,你多注意刑部那边的进展,我有事先出去一趟,让谷雨、夏至跟着我就行了!”罗云意突然起身,然后带着两个丫鬟来到了梁王府。

    “高侍卫,涂凌呢?”罗云意在府内见到了高大宽问道。

    “那小子昨夜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刚刚回来休息!”高大宽看了一眼涂凌所在的院子说道。

    罗云意脸色一冷,然后来到了涂凌所在的院子,推开了他房间的门,走进去看到他正歪躺在软塌上,见到罗云意,笑嘻嘻地坐起身。

    “姐姐,这么早来看我,你是不是知道那个害你的坏女人已经死了,她真是——”涂凌看起来一脸兴奋。

    “涂凌,你告诉我,南湘郡主是不是你动的手?”罗云意打断他的话,语气有着前所未有的冷硬。

    涂凌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收敛笑容看向罗云意问道:“姐姐怀疑是我做的?”

    “告诉我,是不是你?”罗云意又追问了一遍。

    “我说不是,姐姐你相信吗?”涂凌脸上也有了冷意。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