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葬在皇陵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葬在皇陵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母后!”孝和帝奔到马车前才停下急促的脚步,然后朝着马车内殷殷望着。

    此时坐在马车内的魏太后心头一颤,眼瞎之后她的耳朵更为灵敏了,刚刚马车停下来之后,她就听到了自己儿子激动惊喜的脚步声和呼喊声。

    七年未见,她在羌吴国的边城小村落虽然一直过着困苦艰难的生活,但是她从未想过要放弃回到大禹朝,如今她终于回来了。

    负责护送魏太后的叶昱见到孝和帝一行人近前的时候便已经勒马停下,他亲自掀开马车帘扶着魏太后走下马车。

    “母后!”孝和帝一跪,除了魏太后,所有人都跪了下来,“是孩儿不孝让您受苦了!”

    “我儿快起,我儿快起!”双眼失明的魏太后伸开双手摸索着往前慌忙伸去,正好摸到了孝和帝的发顶,然后激动地一把把他揽在怀里,他们母子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亲近过了。

    孝和帝被魏太后抱得一愣,随即眼中闪过狂喜,自从明王之死案件发生之后,魏太后对他这个亲生儿子就有诸多猜忌,他虽委屈时心中也有抱怨,但从未对魏太后有过恨意,这是赐予他生命的生身母亲,对她,他永远只有敬重和宽容。

    “母后,这些年在羌吴国您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您的眼睛——”孝和帝看着眼前布满风霜的苍老容颜,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魏太后却是温和一笑,拍拍孝和帝的手反而安慰他道:“母后没事,母后这条命硬着呢,意姐儿呢?快,快让母后看看她!”

    当魏太后见到高大宽和郭游、涂凌三人时,心中最欣喜的竟不是自己要回大禹朝了,而是听到了罗云意再一次死而复生的消息。

    “意姐儿,意姐儿!”孝和帝转头冲着百官里的罗云意喊了两声。

    罗云意站了起来,疾走到魏太后的面前,然后跪拜道:“太后娘娘!”

    “意姐儿?”魏太后听得出眼前的声音并不是七年前她熟悉的那个声音,不过从高大宽嘴里她已经知道罗云意当初在十里荒漠中并没有真的咽气,而是被她的师叔及时救下,经过一番“脱胎换骨”,才于一年前回到了大禹朝,如今更是成了户部尚书。

    “太后娘娘,这些年您可还安好?”罗云意也有些泪眼湿润地看向眼前风华不在的老人,七年的时光将她从大禹朝最尊贵的人变成了这世间最普通的老妇人,那双无神的眼睛更令罗云意记起在巴雅密室里的一切。

    “好,哀家很好,你活着更好,来,让哀家好好摸摸你!”当初怀抱着罗云意渐渐冰凉的身体,魏太后的心也一点点变得绝望,她的人生被巴雅设计了几十年,她的子孙还在这种设计旋涡中没有挣脱出来,所以她绝对不可以死,巴雅是死了,但她摧毁大禹朝的计划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她的一个儿子已经受尽苦楚死在了异国,另一个儿子和他的江山说什么她也要守住,这七年来支撑她活下来的信念便是满腔的恨意和不甘。

    “是!”罗云意又往前挪动了一步,此时孝和帝和王皇后已经站了起来,魏太后正好弯腰便能摸到她的脸。

    摸着眼前温热的女子身体,魏太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只要罗云意还活着,大禹朝的百姓就还是有希望的,七年前眼前的少女救了她一命,七年后不管是为国为民还是为了报还这救命之恩,她都会好好护住眼前的人。

    “意姐儿,扶着哀家回宫!”魏太后虽然双眼无神,但她说出口的话铿锵有力。

    罗云意微微一愣但还是站起来扶住魏太后的一只胳膊,两个人走在最前面,帝后和百官紧随其后。

    消失近七年的当朝太后重新归来,这在大禹朝自然会引起巨大的反响,孝和帝更是大赦天下,还在宫中举行了盛大的庆祝宴会。

    在宫宴之上,魏太后亲自宣布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从皇家寺庙迎回明王的骨灰葬在皇陵,第二件事情便是将罗云意从清平郡主封为皇家清平公主,赐封地刻州、房州两地,而且“十年不交税、百年不加赋”也从永良郡一个小小的郡县变成了两个州。

    罗云意之前救过魏太后的命,再加上刻州、房州两地也不是什么繁华富庶的好地方,所以百官也没有反对魏太后和孝和帝做出的这一决定,只是在明王的骨灰该不该葬在皇陵的问题上引起了争议。

    这天早朝之上,丞相韩信祖第一个说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启奏皇上,如果只是明王一个人的骨灰葬在皇陵自然无可厚非,但其中还有两位旁人,更有一位是羌吴国的女子,臣以为还是葬在别处比较好。”若是只有罗家那位三爷,韩信祖也不会太过反对,但骨灰之中还有一位羌吴国的公主,这个异族人怎么能葬在大禹朝的皇陵之中呢,绝对不可以!

    “启奏皇上,微臣觉得丞相所言甚是,绝对不能让一个异族公主葬在我大禹朝的皇陵之中!”又有官员站起来说道。

    “是呀,皇上!”其他官员也纷纷附和道。

    当然,也有一部分官员表达了另外一种看法,比如吏部尚书便站出来说道:“启奏皇上,微臣以为明王乃是齐王之父,究竟应该把明王葬在何处,是不是应该询问一下齐王的意思?”

    “皇上,微臣也认为这件事情应该招齐王进京询问后再下旨厚葬,哪有父葬子不在的道理。”一位附和吏部尚书的官员站出来说道。

    这些人的话让高高坐在龙椅之上的孝和帝也变得为难起来,事实上,当初他就预见了今日朝堂之上的情形,所以才把明王的骨灰暂时安置在皇家寺庙之中。

    这一次,魏太后回宫,说什么也要把明王的骨灰葬在皇陵,孝和帝并不想违逆魏太后的意思,所以他一时也有些作难,或许应该把明王的儿子齐王叶黎轩叫回京城问问看。

    只是,想起在西北日益强大的齐王势力,孝和帝心里又有了另一层担忧,现在的叶黎轩早已经不是当年心思单纯的少年,这位“西北王”短短几年就已经将西北七州控制在自己手里。

    说起来,孝和帝心里并不惧怕当初深受先帝和太后宠爱的明王,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弟弟明王并没有称帝之心,而如今的齐王叶黎轩却让他看不透,这个侄儿是有野心的。

    早朝之上孝和帝并没有问罗云意的意见,毕竟这件事情还牵扯到罗家人,但下朝之后魏太后却把她召进了自己的宫中。

    “朝臣们是不是又为此事闹翻了天?”魏太后稳坐在凤榻之上,脸上的表情很镇定,对于朝殿上的情形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

    “是的,太后娘娘!”罗云意回道。

    “哀家不是和你说过了,就和祁哥儿、修哥儿他们一样,喊我皇祖母就可以了。”魏太后脸上露出了浅淡的笑容,“意姐儿,你也认为哀家不应该把自己孩子的骨灰葬在皇陵吗?”

    “皇祖母,您这样做并没有什么不对,明王是大禹朝的王爷,他一生为大禹朝百姓鞠躬尽瘁,死后葬在皇陵也是符合皇家礼法的。再说,我三叔还有那位羌吴国的公主也都是为了大禹朝为了明王而死,黄泉路上三人为伴,明王也不寂寞,云意只有一件事情想要求皇祖母答应。”罗云意看着魏太后说道。

    “意姐儿,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罗云意刚刚的意思魏太后也已经明白了,而罗云意的话也正是魏太后心中所想的。

    “云意恳求皇祖母将骨灰一分为二,再由高僧引魂做法事,让我三叔能够魂安罗家祖坟,与我大伯、二伯他们在一起。”罗云意知道大禹朝的百姓笃信佛教,眼前的魏太后更是虔诚的佛教徒,自己说出的这个方法或许能解眼前魏太后的困局。

    果然,魏太后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并对罗云意说道:“意姐儿,这次哀家也要谢谢你出了个好主意,回去吧,哀家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皇祖母!”罗云意退了出去。

    第二天,孝和帝便下旨昭告天下,三日后他会请皇家寺庙的高僧做法事引魂,并将明王三人的骨灰由高僧分为三份儿,将他们三人的魂魄各自引到其中,引有明王魂魄的骨灰会厚葬在皇陵,而罗家三爷的骨灰由罗家迎回,至于那位羌吴国公主的骨灰则允许她继续放置在皇家寺庙里。

    此道圣旨一下,群臣们也都闭了口,现在来看没有比这更好的主意了。

    “意姐儿,皇上真的下了圣旨,咱们可以把你三叔的骨灰迎回来葬在罗家祖坟里?”罗府乐静堂内,陈老夫人眼含热泪地看着还穿着一身官服刚刚从朝殿回来的罗云意问道。

    “是的,奶奶,三日后在皇家寺庙您和爷爷也要一起到场,我们会把三叔的骨灰带回来的。”罗云意说道。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陈老夫人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当初罗云意带回那个盛着明王三人的骨灰坛,陈老夫人就想把它留下来了,只是她心里很清楚,那个黑色的坛子里不但有她最疼爱的儿子,也有魏太后最疼爱的儿子,还有一位异族的公主,三个人早已经分不清彼此。

    不过他们凡人的尸骨虽然已经区分不开,但魂魄却是各自独立的,由皇家出面,高僧引魂,她的儿子就可以真正回家了,不用再孤零零地呆在皇家寺庙里,他的魂魄终于可以与家人团聚了。

    京东郊外的慧慈庵内,一身素衣的明王妃跪坐在蒲团之上,手里的木鱼一下一下地敲着,脸上的表情无绪无波。

    “王妃,今早皇上已经下旨让皇家寺庙的高僧为王爷引魂,之后会把王爷的骨灰葬在皇陵之中。”一个身穿同样素衣的清秀女子走到明王妃身旁轻声说道。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皇上可说会让轩哥儿回京?”明王妃停下了手中敲木鱼的动作问道。

    “咱们的计划失败了,皇上应该是不会让王爷回京祭拜的!”清秀女子语气中难掩对当朝帝王的愤恨和不满道。

    “没关系,他会准许轩哥儿回京的,当然我更希望这次他不让轩哥儿回京,现在的轩哥儿就差有人推他这最后一步了,这一步就由我这个当娘的来退吧!”明王妃微微一笑,笑容中有决绝也有狠厉。

    “王妃,一定要走这一步吗?”清秀女子身子忍不住颤抖一下。

    “当然,我在慧慈庵苦熬这七年是为了什么?当年太后若不是被挟持到羌吴国,想来我早就死了,既然老天爷给了我七年的时间筹谋,在最后我又怎么可能会放弃,左右不过是一条命,你觉得太后她知道了真相还会容我活着!哼——”明王妃一声冷笑。

    “可是,王妃——”清秀女子还想劝些什么但是却被明王妃打断了。

    “去准备吧,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明王妃冷冷看了一眼清秀女子说道。

    “是,王妃!”

    三日后,皇家寺庙内威严肃穆,魏太后和孝和帝、王皇后都早早到了庙内焚香祈福,而寺里早就准备好了做法事需要的各种准备。

    罗云意今日站在了罗震和林菀清的身后,她是以罗家子孙的身份来迎自己的三叔回家的。

    主持这场法事的不是皇家寺庙的方丈大师,而是前一日来云游归来的任一大师,祭坛之上,身披袈裟的任一大师目光祥和,一脸慈悲地看向众人。

    三面引魂幡,三条被困多年的游魂,如今终于可以各自安息了。

    引魂之后魏太后便亲自将明王的骨灰放在皇家特制的棺椁之中,而罗家也备了棺木,将罗云意三叔的骨灰迎了回去。

    只是,这一天除了皇家寺庙的浩**事,京东郊外的慧慈庵也发生了一件被皇家特意压下来的事情,那就是明王妃吊死在慧慈庵的房梁之上。

    “这个女人,她竟然还有脸活了这么久!”魏太后回到宫中得到明王妃吊死的消息之后大发雷霆,她不是为明王妃可惜同情,而是更加仇恨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当自己的儿子明王在羌吴国过着生不如死备受折磨的日子时,这个女人却在和自己的哥哥谢林干着苟且之事,七年前要不是自己被掳到羌吴国,一定会派人秘密处死这个女人的。

    现在她死了也好,只是却在自己儿子被葬在皇陵的这天吊死,要说这个女人死得不蹊跷、没预谋,魏太后是不信的,死了还想要为自己争名节吗,哼,她想得倒好,自己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入皇陵的,就是明王府、齐王府的坟地她也不能入。

    “传哀家旨意,就将那个女人葬在慧慈庵的后山,不准任何人去祭拜!”魏太后怒道。

    “母后,这样做齐王会不会心生怨愤?”王皇后正在魏太后的宫殿之中,这些年她很清楚,孝和帝之所以还留着明王妃的性命,并不许齐王轻易进京,为的就是用明王妃做人质,让齐王不敢轻举妄动。

    况且,明王妃虽然因为当年太后的一道旨意在慧慈庵出家为尼,但这几年来偶尔依旧会有京中贵妇去看望她,毕竟当年她与谢林的丑事没有公之于众,很多人也不清楚魏太后为什么那么生气地让她出家。

    “你以为不这样做,他就不心生怨愤了!哀家眼睛是瞎了,但心越来越明,我就不相信轩哥儿对于当年的事情还有她娘和谢家的事情会一无所知,我这个孙儿可是聪明的很,既然要恨那就恨的彻底一点儿,告诉皇帝,此次不许齐王进京!”魏太后眼中有痛苦挣扎但说出口的话却毫不迟疑。

    这一次,她倒要试试自己的好孙儿齐王是不是真的有谋反之心!哼,别以为她不知道明王妃那点儿伎俩,想用死逼起叶黎轩的恨意,那就看看谁够狠吧!

    ------题外话------

    昨日到魔都,漫长的复查之路又开始了,各位见谅o(nn)o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