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想开书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想开书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让他知道有什么用,当年他一无所查,现在他又有什么能力查出真相!”叶染修不屑一顾地说道。

    叶昱没有再多说,这些年安王浑浑噩噩、糊里糊涂地过着日子,安王府要不是卫太妃和现在的安王妃操持着,恐怕连表面的光鲜都不会有。

    如今辅国公府变成了安顺伯府,因为三皇子妃庄氏的死,怕是卫皇贵妃和二皇子叶潇也难逃干系,卫家完了,安王府的日子也会变得不好过起来。

    隔壁雅间内,罗云意和骆临、杜衍正四人聊得兴起,五个人从兴趣爱好聊到各地的风土人情,又从各自家乡的山川地貌讲到当地百姓的生存状况,接着又聊起大禹朝的各项政令,最后又回到了春闱会试的问题上。

    “骆兄,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骆临被主考官赶出会场,连第二场考试都没有考完,所以这一次会试他是不会有什么名次的。

    “天下之大岂会没有我骆临容身之处,不做官就去做个乡野农夫,家里还有薄田两亩,度日还是不成问题的。”骆临笑着说道。

    “兄之大才就这样埋没实在可惜,不如三年之后再考一次?”刘子坤劝道。

    “不考了!”骆临回道,“即便高中和那些人同朝为官,我也是做不长久的,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踏进去,也免得官场的污秽之气将一身清白染了去。”

    “骆兄是对自己进入官场没信心?虽说现在大禹朝的官场是有些问题,但明知它有问题却选择视而不见和逃避,想来也不是大丈夫所为。如果骆兄是担心被官场给染了自身清白,那么现在就退缩回老家倒是明智之举,不然连你泊州才子的清誉都保不住了!”罗云意脸上带着笑意,但在场几人都听出她略含讽刺之意。

    “唐贤弟这话何意,你认为我骆临心志不坚,还是在沽名钓誉?!”骆临有些怒了。

    “骆兄别急,你听唐贤弟解释,我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杜衍正直接拉住了骆临的胳膊,他相信罗云意说这些话没有恶意,反而是在刺激和激励骆临。

    “骆兄何必生气,难道在下说得不对吗,无论是做人还是做官,如果遇到一点点困难就退缩,那么此人绝成不了大事。正所谓‘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仓充鼠雀喜,草尽兔狐愁。史册有遗训,毋贻来者羞’,你是读圣贤书的人,不会连这些道理都不懂吧!”罗云意的声音很平淡,但她的话却让骆临、杜衍正、吴志清和刘子坤四人陷入久久的沉思和震惊中。

    他们之前从未在任何一本圣贤书中读到过“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这样直指人心的诗句,听完罗云意所言,四人都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受益匪浅。

    骆临和杜衍正相视一眼,然后突然起身朝着罗云意恭敬地施礼拜道:“还请唐贤弟不吝赐教!”

    吴志清和刘子坤见二人所为,也起身拜道:“还请唐贤弟不吝赐教!”

    罗云意被四个人的言行弄得先是一愣,然后笑呵呵地慌忙起身也拜了一礼说道:“四位兄台是要折煞小弟了,我也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五个人重新入席坐下,骆临也将酒葫芦挂在腰上,脸上有了正经之色,他轻叹一口气对罗云意说道:“我看唐贤弟言行举止想必也是大户人家出身,即便不入科考之路也会有一个好前程,可我们这些寒门子弟,除了三年一次的科考,要想出人头地实在很难。我骆临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寒窗苦读十几载,岂会真的就此甘心回乡,可是不回去又能怎样,我得罪了主考官,第三场考试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骆兄是担心的这个,那么不必挂忧,你只需回去安心等候,第三场考试没有人会为难你,杜兄也只管专心应考,我不会让你们的才华被埋没的,尤其还是有人故意为难你们。”罗云意语气坚定地说道。

    大禹朝的古代科举制度和现代的高考录取制度在罗云意看来其本质上大同小异,算不上公正合理的选拔人才的方式,但却是很重要暂时也无法改变的一种方式,她能做的目前还有限,但不是什么都不能做,至少她也可以“走走后门”帮户部挑几个可用的人才。

    “唐贤弟,你究竟是谁?”听到罗云意说得如此确定,骆临和杜衍正四人彻底傻眼了,且不说骆临得罪的是主考官,杜衍正拒绝的可是当朝丞相,难不成这位“唐贤弟”连当朝丞相都不放在眼里?可她又哪里来的那么大的权力?

    “等你们第三场考试结束之后,就会知道我是谁!”罗云意笑着说道。

    骆临和杜衍正四人带着对罗云意身份的疑惑离开了和风楼,而罗云意得知叶染修已经回京正在隔壁房间时,就没有和他们一起离开。

    “聊完了?”看到罗云意推门走进来,叶染修笑着问道。

    “嗯,聊完了,这几个举子感觉还不错!”罗云意笑着说道,然后又和叶染修、叶昱两人说起骆临得罪主考官被赶出考场以及杜衍正拒婚丞相府的事情,“我决定奏请圣上让骆临参加第三场考试,而且杜衍正他们的考卷我希望皇上可以亲自审阅。”

    “云意妹妹,不过是几个应试的举子也值得你这样费尽心思,知道你求贤若渴,但等到殿试之后也不迟!”叶昱笑着说道。

    “二姐夫,我们户部需要的人才不仅仅是文章要写得好,那些能够参加殿试的也未必就是我需要的,很多人不是没有才学,通常只是他们欠缺了那么一点儿运气罢了。而且我若是不抓住这次的机会多选几个可用的人,就要再等三年,你可知三年会改变多少事情!”罗云意很认真地看着叶昱说道。

    “好了,好了,我可说不过你,反正你这位户部尚书想要做什么旻王府都是支持的,说吧,我这个做姐夫的能帮你什么?”叶昱笑着问道。

    “姐夫,你终于良心发现了!”罗云意一笑,见叶昱要变脸,赶紧讨好一笑说道,“我还真有事情让姐夫帮忙!”

    “说吧!”叶昱笑了一下。

    “像骆临这样的事情我觉得不可能只发生一起,我想要姐夫这几天帮我留意一下这些举子们和考官们的动向,尤其是那些寒门子弟中有没有特别出色可用的人,帮我把他们的情况调查清楚。”罗云意对叶昱说道。

    “行,小事一桩!”叶昱说道。

    “我也会让长风留意的!”叶染修笑着对罗云意说道。

    “好!”罗云意说道。

    叶染修跟着罗云意从和风楼来到了尚书府,罗云意亲自下厨给他做了些吃的,吃过饭之后,罗云意又做了一些点心,一部分点心她让叶染修带回梁王府给梁老王爷,另外的点心她准备进宫面圣的时候让栗公公帮忙送到王皇后的宫中,玲珑公主和菱溪公主已经被王皇后接到宫中亲自照顾。

    “我和你一起进宫吧,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面见圣上!”得知罗云意想要进宫,叶染修便对她说道。

    于是,两个人提着一个食盒进了宫。

    孝和帝得知罗云意的来意之后,立即派人去调查骆临和主考官之间的事情。

    “皇上,臣能不能再跟您要一个恩典?”罗云意笑嘻嘻地看向孝和帝问道。

    “什么恩典?”孝和帝觉得她此时的笑容透着“狐狸的狡猾”。

    “殿试结束之后,我们户部会再举行一场考核,考试通过者会成为户部的编外人员,由户部每个月发放其俸禄,臣还打算开间农事书院,专门培养一批专攻农事的人才。”户部可用的人才少,司农司可用的人就更少了,从长远来看,罗云意决定培养一批农事专业人才。

    进京的这些学子们或许现在比不得有经验的老农会种田、懂农事,但他们都是年轻人,读书学习的能力比较强,只要稍加引导,对大禹朝的农事肯定会有所贡献。

    “你要再考试?还要开书院?”孝和帝被罗云意提出的这个“恩典”意外吓到,他这位新户部尚书还真是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干!

    “回皇上话,臣的确有这个意向!”罗云意回道。

    “罗爱卿,你要为户部网罗人才朕不反对,只是开办书院可不是小事,你可想好了?”孝和帝看着罗云意问道。

    “回皇上话,臣想好了,如果朝廷不适宜出面,臣会以老祖宗的名义开办一家农事书院,凡是对农事有兴趣的学子都可进入这间书院学习。”罗云意说道。

    “也好!”孝和帝点了一下头,罗云意刚接手户部,很多事情不能一蹴而就,不过她决定要办的事情,孝和帝还是很支持的,“朕会下一道圣旨,让举子们暂时不要离京,无论能不能高中殿试之后都可自愿参加户部的考核。”

    “臣多谢皇上!”别管到时候有多少人来参加,罗云意都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罗云意从宫里出来之后,先和叶染修一起去了梁王府,然后转道去了东街林家。

    “意姐儿,挑选官员并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户部的官员,无论是军需司还是财济司,甚至是以往最不被看重的司农司都是有利可获的,有些人也许一时受得了诱惑,但是当金山银山摆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可能就会忘了做官的本心。”论起做官林洪文这位前丞相最有发言权,而且当年他采取的方法和罗云意差不多,所以他门下的“学生”很多,但最后与他离心背叛他甚至落井下石的也不少。

    “外公,您说的我都明白,其实从古至今,无论哪朝哪代都少不了贪官、坏官,同样也会有清官、好官,这都是人心和环境决定的。我的出发点本就简单,就是想给户部多留住几个可用的人才,多给大禹朝的百姓培养几个有本事的司农官,至于其他的,我没有想那么多。”罗云意给骆临这样的举子机会,不是让他对自己感恩戴德的,而是不希望看到有才学的人就这样被埋没,她只想举贤荐能,人尽其才。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外公现在能帮上你的不多,我那些为官之道怕也是不适用与你,不过你要开书院,外公倒是可以帮上一些小忙。”林洪文笑着说道。

    “外公,就是您不说,我今天也是来请您出山的,我想请您担任这间书院的山长,想请舅舅担任其中一门课业的老师。”举贤不避亲,罗云意打算以梁老王爷的名义开这家农事书院,但是山长的职务她打算交给林洪文,而且梁老王爷刚刚已经同意了。

    “我做山长?”林洪文有些讶异地看向罗云意,林明辉也是一脸惊讶。

    罗家的冤案虽然平反了,但林家当年的确做了不少坏事,所以孝和帝因着罗云意的关系免了林洪文在永岭的流放之罪,让他成了良籍,但即便这样他和林明辉现在和普通老百姓并没有什么差别。

    “外公,您连一国之相都做得,不会连一院之长都做不来吧!”罗云意笑笑说道。

    “哈哈,外公倒是没什么问题,只要你不担心这书院被人乱说闲话就好!”林洪文笑着说道。

    “外公,您只要不怕,我就什么都不怕!”她连大禹朝的尚书都敢做,还有什么不敢的。

    “好,那外公就先替你做做这一山之长!”这次林洪文倒是没有推脱,无论如何作为自家人他得支持罗云意,“另外,外公再向你举荐几个人,说不定对你这新书院会有用!”

    “那就多谢外公了!”罗云意高兴了,还以为要多来几次劝说林洪文呢,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

    “对了,意姐儿,这书院你准备建在何处?”林明辉问道。

    “叶染修刚才对我说,城南千觉寺不远处有一间荒废的书院,找人重新修建一番就可以再使用,他已经派人去把那里买下来了,到时候我会让苍氏一门的人重新把这个地方修建好。”罗云意笑着说道。

    “城南?我记得十多年前那里有一家白虎书院,因为当时的山长和几名学子卷入一宗杀人案而被朝廷关闭了,地方倒是不错!”林洪文对于罗云意说的这间荒废的书院还有些印象。

    罗云意决定过两天有时间她就去城南千觉寺一趟,看过那个地方之后,她才能规划新书院的具体样子。

    到了第二天,举子骆临听说为难他的那位主考官已经被替换下来了,新的主考官大人让他按时参加第三场考试,他对“唐五”的身份就更好奇了。

    二月二十九,第三场会试结束之后,皇帝下了一道圣旨,凡是在京的举子文人都可自愿参加户部编外人员的考试,合格者会被户部留用,由户部发放其俸禄。

    此圣旨已下,不止举子中间议论纷纷,就是文武百官也都有些坐不住了,丞相韩信祖更是急急找到了孝和帝。

    “皇上,您重用罗云意老臣无话可说,可您不能任由她胡来,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参与政事本就有违礼法朝规。皇上,您若是允了户部另选人才,对于其他高中的举子岂不是不公平,再有其他各部若是有样学样,大禹朝的朝纲岂不是乱了!”韩信祖带些怨气地说道。

    一个小小的女子竟把大禹朝的朝堂搅得鸡犬不宁,皇帝还听之任之,他这个丞相绝对不能袖手旁观。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