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恩威并施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恩威并施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正月十五在罗云意看来本该是欢庆热闹的元宵节,但是整个京城却如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大街上连行人都变少了,城门晚开早闭,进京的人也都纷纷停下了脚步。

    不过在大禹朝是没有元宵节这一说的,正月十五这天是祭祀各方神灵的祭神节,正月二十二才是大禹朝的灯节。

    罗云意是在正月十六这天出现在户部衙门大门外的,她来得不算早,但户部大门紧闭,还有侍卫严阵以待。

    “我记得昨日就让人通知户部在京中的大小官吏,今日要在户部开个内部会议,没人来吗?”看着紧闭的大门罗云意皱了一下眉头,谷雨掏出尚书令,侍卫立即恭敬地将门打开。

    “回大人的话,户部的人已经全都到齐了,正在里面等着大人!”侍卫打开了门,还告诉了罗云意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

    “全都到齐了?”罗云意诧异地看了一眼那侍卫。

    “是的,大人!”侍卫不再多话,罗云意几人双脚进了户部门槛,他就把大门又给关上了。

    带着疑惑罗云意领着两个丫鬟谷雨、夏至和新增的侍卫无闻、无名往前走去,然后在户部办公大殿的正前方看到黑压压一群人穿着官服战兢兢地立在那里,一群身穿银甲战袍、手持兵器、表情冷漠的兵士将他们团团围在中间,罗云意甚至看到有几名官吏已经吓得瘫倒在地上。

    在这些人的正前方,叶染修正一派悠闲地坐在那里喝茶,他身上竟然也穿着官服,而且看样子和自己的尚书官服还差不多,这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在这里?还——穿成这样?”罗云意脸带狐疑地走近叶染修问道。

    叶染修让她坐在自己身边空着的椅子上,然后递给她一杯茶,笑着说道:“前日听你说要在户部召集这些人见一面,皇上刚刚让我暂代兵部尚书一职,我就帮你把这些人都叫来了!”

    罗云意听后这才恍然大悟,叶染修去罗家看她,两个人闲聊的时候她就抱怨了一句皇帝此时大开杀戒,她这个户部尚书怕是遭人恨了,估计就连自己的下属官吏都该各种推脱不来户部衙门。

    没想到叶染修竟然帮她把这些人都集齐了,只不过这叫人的方法恐怕没他说的这么简单,京城现在各方官员草木皆兵一样,见到兵士气势汹汹的上门,他们不害怕才怪。

    不过,这样也好,如果道理讲不通,不能一下子让这些人心悦诚服地服从自己,那么让他们惧怕未尝不是另外一种办法。

    “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走了!”叶染修喝完茶冷冷地看了一眼户部的其他官员,这才起身对罗云意说道。

    “好,你走吧!”今日这里要开的是户部的内部会议,叶染修如今是兵部尚书,属于别的部门,不太适合参与他们的事情,“把你的人也带走吧!”

    叶染修带着兵部的人离开之后,户部的官员们多少松了一口气,他们这些文官被叶染修一个武将死死盯着,后背早就一身汗了。

    “来人,给这些大人们看座,屋子里太窄,咱们就露天聊聊吧!”罗云意一笑说道,立即便有人听到她的命令去找了椅子、凳子给这些大人们,罗云意还让人端了茶水过来。

    户部六司的人大小官吏加起来近两百人,罗云意让他们按照各自的部门坐在一起,并且让谷雨先发给他们一张写满字的纸传阅起来,那是她制定的户部新规矩,还有一些官员的新职责以及赏罚制度等。

    除此之外,她还给六司制定了他们各自的新制度以及接下来各司需要做的事情,有一年要完成的大目标,也有短时间内需要完成的小目标,至于每个人具体的职责,则是掌管六司的官员需要分配的工作,她只要给六司分派好任务就可以了。

    等到传阅完罗云意制定的户部总制度和各司新制度,再看这些官员的脸上表情就变得复杂多样了,有欣喜点头的,有感叹佩服的,有不屑一顾的,也有沉思不语的,他们从未看过这样的户部“规矩”,很新鲜,也很清楚明白,似乎一下子大家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只是这样的新规矩势必会让一些人不喜的,至少他们无法从户部获得更多的油水了,肥差变成了苦差,谁又会愿意呢!

    “这些我会让人刻成字版挂在各司,各位大人只要各司其职,认真做事,就会只有赏没有罚,但要是谁玩忽职守,我也不会轻饶。从今日起,各司每个月要学习培训新的工作方式和方法,每十天我都会派人检验一次成果,月底会总结上交给皇上预览,只要你尽忠职守,认真做事,哪怕是个守门人,我也让皇上知道你为户部出了多少力。”罗云意看了一眼户部所有官员坚定地说道,“之前种种我不会计较,更不会翻旧账,你们做没做亏心事,皇上最知道,但只要从今日起做好你自己的官,我这个户部尚书还是能护住你们的,但也要看你们值不值得我护!”

    罗云意这番恩威并施的话语讲完,下面终于有了小小的议论之声,他们半信半疑罗云意的这番话,说到底罗云意只是个会种田的女流之辈,她怎么护住他们?!

    罗云意从这些人怀疑的目光中看到了他们还不相信自己有护住他们的能力,于是给谷雨、夏至眼神示意一下,两个丫鬟各捧着一个盒子走到了这些官员前面。

    两百名官员有些面面相觑,这盒子里的是什么东西?

    两个丫鬟把盒子打开,罗云意先走到谷雨身边,从盒子里拿出了那把潜龙剑,这把剑一向是听说的人多,见过的人少,所以一时之间大家都有些迷惑不解。

    “这把是先帝爷最珍爱的潜龙剑,此剑出鞘,上可斩皇亲国戚,下可斩刁民恶霸!”罗云意说完将潜龙剑又放回了盒子里,走到了夏至的身边,从她手上捧着的盒子里又拿出一把宝剑,“这是先祖帝赏赐给老祖宗的清龙剑,上斩昏君,下斩奸臣!”说完,罗云意又从怀里掏出一块金牌,“这是皇上给我的御赐金牌,许我便宜行事。”

    罗云意这话说完,整个户部连一丝响动都没有,三样东西罗云意哪怕只拿出一件也会令他们望而生畏,更不要说三件象征皇家帝王最高权力的宝物在她一人之手了,现在就连皇帝见到她都是要惧上三分的,他们这些官吏除了乖乖听话夹起尾巴做人,暂时还是不要和这位新尚书大人作对了。

    “各位大人还有什么疑惑或者事情要对本官说的吗?如果没有,这第一次内部会议就结束,大家各忙各的事情吧,新的任务我已经给你们发下来了!”罗云意扫了一眼寂静无声的官员们说道。

    等了一会儿,终于军需司有位官员鼓足勇气站了出来,他看着罗云意说道:“启禀大人,南疆大营两日前发来急报,请求户部调拨五百万两军饷和三百万斤的粮草,只是——”

    “只是现在户部账面上的银子周转不开是不是?”罗云意刚刚对完所有州的账,所以她很清楚现在户部有多少能动用的银子。

    “回大人的话,是的,国库现在银两匮乏,秋季交上来的赋税银冬季大半已经做了救灾银下发到各州县,京中府库可动用的银两有限!”那名官员说道。

    “好的,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先让财济司把军饷和粮草按时送到南疆,缺银子的事情皇上自有办法解决!”罗云意笑了一下说道。

    没对账之前是皇帝欠着臣子的银子,重新对账之后可是不少州县欠了皇帝的银子,他们要想保命和保住一身官服,恐怕就要想办法赶紧把窟窿给堵上。这一次她可不做炮灰了,恶人还是让皇帝自己来做吧。

    “她真是这样说的?”御书房内,听着自己安排在户部的人将罗云意在户部说的话转述给自己,孝和帝脸上闪过玩味的光。

    “回皇上,罗大人正是这样说的,皇上这次给户部找了一位很不错的尚书!”那位官员笑着说道。

    “哈哈哈,朕早说过她不会让朕失望的,既然她不想再做恶人,那么这个恶人就由朕来做,传朕旨意,欠了国库的都给朕还回来,违令者,斩!”帝王一怒势必血染千里,这一下子整个大禹朝的官员都变得提心吊胆,睡不安稳了。

    同一时刻,京城安王府内,卫太妃已经气得全身发抖,看了一眼醉醺醺瘫坐在椅子上快睡着的儿子安王,她更是恨得牙痒痒。

    “京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一点儿不担心?”卫太妃真想一巴掌把自己的儿子给打醒,就为了一个死去多年的女人,他都快不成人样了。

    “母妃,我担心什么,又和我没关系!”安王一脸无所谓地打着酒嗝说道。

    “和你没关系?你——你个孽障,这样的话你也能说出口,辅国公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舅舅、表哥他们还都在大牢里关着,你不想想办法救救他们,就知道喝酒,直接喝死算了!”卫太妃顺手拿起一个茶盏朝着安王的脚边扔了过去,而坐在另外一边的安王妃卫氏却只是抬了一下眼皮,什么话也没说,她对自己的夫君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

    “母妃就以为我不想死吗?”安王苦笑一声,他求死不得,求生不愿,活着犹如行尸走肉,难道他就不痛苦?

    “就为了一个女人,你不要皇位,不要安王府,不要我这个母妃,不要这一大家子人,甚至连你自己都不要了,这些年我由着你忍着你,可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若不振作,辅国公府和安王府就真的完了!”卫太妃痛心地说道,“皇上是不是也疯了,竟然封一个女子做正三品的尚书,修哥儿好好的王爷不做,百万兵士不管,留在京城就为了给一个女子撑腰,兵部尚书?也亏皇上能想得出!”

    看着儿子安王听完自己的话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卫太妃就更气恼了,两父子都是一个德行,为了一个女人还真是什么蠢事都做得出来,只要叶染修继续留在东南,那么整个东南都会是他的,他就会成为下一任的东南王,可是为了罗家那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他竟然委委屈屈待在京里做什么三品尚书,疯了,一个个都疯了!

    “母妃,这些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辅国公府和安王府都是母妃你的,毁不毁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不过作为儿子,还是要劝您一句话,皇兄这次好像真生气了,卫家的事情您还是少管些,儿子还要去喝酒,就不陪母妃了!”说完,安王歪歪斜斜起身,朝着外边走去,无论卫太妃在后边怎么喊他,他都没有答应。

    同一时刻,后宫里的卫皇贵妃也是一脸焦急,虽然她已经想办法把兵器的事情都推到了威远侯府李家的头上,但她不知道皇帝究竟掌握了有关兵器的多少证据,卫太妃让她不要轻举妄动,但这次户部出事,辅国公府可是惹上了大麻烦。

    “怎么办?怎么办?姑姑还没让人送消息进宫吗?”卫皇贵妃在自己的宫殿里来来回回焦急地等着,她儿子叶潇已经被禁足皇子府,还不知道皇帝下一步会做些什么,万一——这后果她真不敢想。

    “贵妃娘娘,贵妃娘娘!”突然,一个内侍连滚带爬进了殿内。

    “慌什么!”卫皇贵妃瞪了他一眼,“有什么事情就说!”

    “皇上刚刚下旨削了辅国公府的爵位,降为安顺伯府,还将卫家所有多出的田产也都收了回去,卫尚书和二爷在大牢里也畏罪自尽了!”内侍带着哭腔说道。

    “你说什么?”卫皇贵妃直接跌坐在地上,面如土色,没了卫家做支撑,这次真的完了!

    罗云意正在户部办公,听到皇帝下得圣旨,她也只是微微顿了一下手中的笔,从辅国公府变成安顺伯府,卫家的结局只能说还不算太差,皇帝应该是看在卫太妃和安王的面子上吧,或许往深了想,是看在叶染修的面子上。

    而自从罗云意制定的新制度开始实施,又有三件宝物压阵,户部各司的工作倒是渐渐顺利展开了,也没人敢暗中偷懒或使坏,一时间整个京城似乎只有户部的气氛缓了过来。

    正月二十这天,越王北柳进京,不过他带的随行女眷并不是越王妃南平郡主,而是他新娶的侧妃。

    正月二十二是大禹朝的赏灯节,也是三皇子叶祁迎娶佳女北雀为侧妃的日子,这也算给气氛紧张的京城带来一些喜意和热闹。

    皇子大婚这样的事情罗云意这位新任的户部尚书自然是要携礼参加的,所以一大早她就换下朝服重新梳妆打扮了一番,穿得衣服是宫里司衣司为她特制的女官衣裙,显得整个人刚柔并济,走在人群里更是极为惹眼。

    “我家意姐儿穿上这尚书女官服,真是好看!”林菀清围着穿戴好的罗云意笑着说道。

    “娘,这几天让您跟着担忧了!”罗云意看着林菀清有些憔悴的眼神说道。

    “娘没事!”林菀清看着她微微一笑说道。

    自从罗云意被皇帝封了户部尚书之后,林菀清就跟着担心,所以她就急急去东街找了林洪文,本想让林洪文想个办法帮罗云意从这场旋涡中拉出来,但林洪文却劝她说,罗云意比他这个前丞相还会做官,或许大禹朝官场的改变就要开始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