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去送年礼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去送年礼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孝和帝的办事效率还是非常高的,罗云意和罗勇峰前脚刚从福运街回到罗家,后脚宫里传旨的内侍就已经到了。

    罗良承和陈老夫人他们并不明白发生了何事,只得慌忙跪下接旨,听到是皇上给罗勇峰和廉润儿的赐婚圣旨,一家人都很高兴。

    “五弟,这下可如了你的心愿了!”司空潭和黄若心两位嫂子笑着对罗勇峰道喜。

    “这件事情能成,还要多谢意姐儿,如果不是她在皇上面前美言,我又怎么能心想事成!”罗勇峰很清楚,他和廉润儿的婚事能成最大的功臣就是罗云意。

    “我没说什么!”罗云意笑着说道。

    同样十分感谢罗云意的还有彭钊,他回到忠信侯府接到赐婚圣旨之后很想大笑三声,可是看了一眼自家祖母和二房阴沉的脸,想着廉瑾儿嫁进来之后还要和他们相处,就强忍着得意回了自己的院子,而且赶紧让人给罗云意送去了彭家酒坊的分成文书。

    罗云意接到彭钊贴身长随送来的文书,打开一看原本说好的三成纯利变成了五成。

    “你家世子是不是高兴过了头,写错了?”罗云意看着那长随问道。

    “罗姑娘,我家世子说了,您这次帮了他这么大忙,别说是五成纯利,就是把酒坊送给您都成!”彭钊的长随笑着说道。

    罗云意一笑,将文书收了下来,彭钊是多给了她两成纯利,罗勇峰则是将覃州两家他自己的铺子给了罗云意做陪嫁,罗云意也没有推脱都收了下来。

    晚上进了空间将皇帝赐婚的喜事告诉了唐老头,唐老头听后自然很开心,廉家的两个姑娘能寻到一个好归宿,他这个做大爷爷的也跟着高兴。

    不过,很快他又心疼起自己的弟弟廉立川来,打着商量对罗云意说道:“你二爷爷最喜欢收藏珍奇书画,清明上河图让皇帝拿走了,他一定好多天食不下噎、辗转难眠,丫头,你那书房里不是还有一幅临摹的完整清明上河图吗,把它送给你二爷爷吧!”

    “爷爷,那幅图我是打算送给我外公做年礼的!”罗云意故意傻笑着说道。

    “你有时间再给你外公画一幅新的就是,这个就给你二爷爷吧!前段时间你不是说想在春耕的时候种一些嫁接的水果和蔬菜吗?反正我在这空间里也没什么事情做,到时候你直接来空间拿育好的苗或者种子就可以了!”唐老头也是知道自家孙女的小心思的。

    “谢谢爷爷!”唐老头嫁接、育苗的本事可是在罗云意之上,而要想他出手做这些事情可没那么容易,这老爷子是宁愿躺在床上睡大觉都不肯进实验室的,没想到这次为了老廉国公他竟主动出马了。

    罗云意再一次来到自己在空间别墅里的书房内,先把唐老头说得那副自己临摹出来的完整清明上河图拿出来,又从自己的临摹作品里选出了几幅名作,这才走出空间。

    第二天,罗云意从罗勇峰的嘴里就得知老廉国公生病了,不知是因为没有得到那幅画,还是被皇帝的两道赐婚圣旨给气得,总之廉国公府闭门谢客,老廉国公躺在自己屋里谁也不见。

    “意姐儿,你让我明天去给廉国公府送年礼?”吃过早饭,罗勇峰来到后厨找到罗云意,他不是已经告诉她廉国公府现在闭门谢客了吗!

    “是呀,你不想去?”罗云意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不是,我当然很想去,只是早饭前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老国公爷病了,国公府现在外人进不去!”罗勇峰说道。

    “别人不一定进得去,可你是廉国公府的姑爷,不会把你赶出来的!”罗云意笑着说道。

    “可是——”罗勇峰还是有些迟疑。

    “别可是了,拿着我给你准备的年礼过去,廉家一定欢迎你!”罗云意笑道,“快出去吧,我还要为明天的年礼做准备呢,别在这里耽误我时间了!”

    将罗勇峰赶出厨房之后,罗云意就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这次罗家往外送年礼有几家林菀清是让罗云意来负责的。

    “五姑娘,这些肉要全煮了吗?”罗家的厨娘看着厨房外新宰的三头猪的新鲜猪肉问罗云意。

    “嗯,全煮了,就照刚才我给你们说的方法把肉先做氽水处理,然后把肉放进大酒缸里,再倒上我现在熬的卤水,等我放好一些调料,下面就可以开始加火烧了!”罗云意正在制作非常关键的卤水,过年怎么可以少了秘制卤肉呢,她已经决定把卤肉还有卤蛋都作为年礼送出去。

    罗家的厨娘从未听过谁家要在酒缸里猪肉的,不过她们只是奴才,五姑娘在府里的地位很高,自然要听她这个主子的。

    等到罗云意制作好卤水,又把秘制的调料做好,按照一定比例倒进大酒缸里,放上足够多的肉,然后就开始让人烧火了。

    紧接着罗云意又让谷雨带人把一些干果捣烂,然后让夏至把两大桶的糖块倒进锅里,烧火煮成糖稀之后放入芝麻,然后待温度稍微冷却一些做成细长条或面皮状,芝麻叠糖便完成了。

    当然,除了放入芝麻外,还可以放入其他干果,叠糖的种类和形状都可以随心所欲。罗云意一下子做出了七八样的叠糖,不过因为糖块还是比较昂贵,她做得不多,每家也只够分上两斤的。

    “好香呀!”罗家的厨房里正热火朝天地忙着时,几个小脑袋伸了进来,实在是这后厨的香味飘得太远,也太馋人了。

    “小姑姑,你在做什么?”罗时奇一双眼睛盯向罗云意正在使劲搅动冒着热气飘出香甜之味的大锅。

    “我在叠糖,快进来,尝尝这糖好不好吃!”罗云意冲着几个小家伙招了招手。

    罗时瑞、罗时奇几个小家伙呼啦一下子就全涌进了厨房里,罗云意指着案板上已经切好正在变凉的糖块说,“先尝尝这些吧!”

    罗时奇跑得最快,拿起一块糖就放在嘴里嘎嘣咬得粉粹,边吃边赞道:“小姑姑,这个糖块可真好吃,我从未吃过这么香这么甜的糖块!”

    罗时瑞他们也跟着纷纷点头,罗家平时并没有短了他们的吃喝,因为滋味楼的关系,他们吃到的好东西反而比很多人都多些,但即便这样头一次吃叠糖也让他们欲罢不能。

    “可不要吃太多,待会儿还有好多好吃的小姑姑想让你们帮着尝尝呢!”罗云意笑着说道。

    “嗯嗯!”小家伙们点点头,眼睛开始四处瞅,哪里还有好吃的呢?!

    叠好了糖,煮好了卤肉,又做好了几样糕点,天也已经快黑了,几个小家伙也早就吃撑回各自的地方了。

    罗云意回自己的房间补了一会儿觉,半夜又起来了,带着几个丫鬟和厨娘做起了叫花鸡,然后又做了烤鸡和烤鸭,天明的时候正好可以赶上送年礼。

    罗云意让司空潭给她准备了不少的大箱子,她往这些箱子里装了海酱、美酒、糕点、罗布还有罗家冬季大棚里长出来的新鲜蔬果,以及昨日特别做的卤肉、卤蛋、叠糖、叫花鸡、烤鸡和烤鸭,另外还有各家一份文房四宝,其中笔是狼毫笔,墨是大禹朝最出名的刻州墨,纸是红竹纸,砚是汇州特产的红丝砚,另外还有她从空间里拿出的字画一幅。

    罗云意负责要送年礼的人家分别是梁王府、林家、廉国公府、逍遥王府、旻王府、护国将军府、汝南郡王府、大长公主府、年家、王家和忠信侯府,十一车的年礼一大早就浩浩荡荡从罗家大门前驶了出去。

    梁王府的年礼罗云意亲自去送,回京之后她虽然也常去看梁老王爷,但每次去的时间都不长,梁老王爷心急想让她早点嫁过去,已经找任一大师合了她和叶染修的八字,两人的庚帖也换过了。

    因为护国将军府、廉国公府和梁王府都在一条街上,罗云意和罗勇峰两兄妹就一起去送年礼,罗云意一个人先去了梁王府,剩下两家的年礼就是罗勇峰的事情了。

    “丫头,我听说你把你师叔留下的一幅画作拿到了听书茶楼品鉴?”梁老王爷这话带着酸气,他还听说那画是罗云意特别想送给老廉国公的,这丫头怎么竟想着外人不想着他呢?

    “是的,老祖宗!不过那画被皇上拿走了!”罗云意笑着说道,她知道梁老王爷的怨念是因为什么,不过看过自己送的年礼,估计他老人家会开心些。

    “我听说了!”梁老王爷微微一叹,能让老廉国公茶饭不思的画定是极好的。

    “老祖宗,您叹什么气呀,我师叔又不是只留了一幅画给我,这不,今天我就给您送来一幅,谷雨,拿进来!”罗云意冲外边的丫鬟喊了一声。

    很快,谷雨就抱着一个粗画筒走了进来,然后和夏至一起将画筒里的画拿出来,一人拿着一个画轴,在梁老王爷面前将画缓缓展看,而这幅画正是传世名画富春山居图。

    罗云意临摹的这幅足有三丈多长,而且用色大胆,将山的浑厚、雾的迷离,江南水乡的清润都刻画的入木三分。

    梁老王爷、高大宽还有负责展画的谷雨、夏至都看呆了,如此磅礴大气、画法精湛的画作真是前所未见,稀世珍宝呀!

    梁老王爷腾地站了起来,嘴唇有些激动地颤抖着,然后走近一些观看,越看越被这幅画折服,他决定自己死后就让这幅画陪葬。

    而另一边,廉国公府的大门紧闭,现任廉国公夫妇满脸焦急地站在老廉国公的房门外,前来送年礼的准姑爷罗勇峰已经在门外等许久了,但老廉国公发了话,不许开门迎他进来,也不许收他的年礼。

    廉润儿在院子里眼圈也变红了,她没想到因为一幅画一向疼爱晚辈的祖父会这么固执,皇上都已经下了赐婚圣旨,他现在把罗勇峰晾在门外,落了罗家的颜面不说,以后她嫁入罗家也会无脸面对公婆。

    正在廉润儿无计可施之时,大丫鬟走到她身边轻声说:“小姐,守门的小厮说,罗家五姑娘想要见你一面!”

    廉润儿与罗云意只有一面之缘,不过她以后不单是梁王妃还是自己的小姑子,想了想,她点了一下头,偷偷退出了老廉国公的院子来到了门外。

    到了大门外,廉润儿看见罗勇峰正坐在台阶上,罗云意面对着他笑嘻嘻地站着,两兄妹轻声说着话。

    “五姑娘!”廉润儿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两人,如果不是她祖父乱耍脾气,罗勇峰也不会一直等在外边。

    “七姑娘!”罗云意回之一笑,罗勇峰也站了起来,原本有些气闷的他经过刚从梁王府出来的罗云意的开导已经好多了,又看到心上人出来了,整个人的好心情就又回来了。

    “对不起!”廉润儿也不扭捏,走到罗勇峰面前抬眼看着他说道,“祖父他——”

    “没事,没事,我明白的!”罗勇峰赶紧摆手说道,他可不想看到喜欢的人为难。

    “七姑娘,麻烦你把这幅画拿给你的祖父看!”罗云意将一个粗画筒交到廉润儿的手中,又在她耳边低语两句,廉润儿看看画又看看她,然后点点头,拿着画又回了府。

    廉润儿走了之后,罗勇峰看着罗云意问道:“意姐儿,你刚才和润儿说了什么?那画老廉国公会看吗?”

    “会的!”罗云意笑笑。

    没过多久,罗家两兄妹就听到里面传来急急的脚步声,然后廉国公府的大门猛地又被打开了,廉国公夫妇亲自笑着迎了出来,几乎是簇拥着罗勇峰这个准姑爷进了府。

    刚才还被冷待的罗勇峰被未来岳父岳母如此热情对待还有些发蒙,怎么一幅画就让廉国公府的人变了这么多,他想转头问问罗云意,却不知何时罗云意已经站在梁王府的府门内,朝着他淡淡笑着。

    与此同时,去送年礼的罗震和罗家的下人们也都受到了各府的热情款待,年乙庸和王谦两个当朝最显赫的大学士亲自送罗震出了府门,而且很快各家就送了丰厚的回礼到罗家。

    罗府内,罗良承有些不高兴了,他听说罗云意送的年礼各家都有一幅特别珍贵的字画,而作为罗云意的亲祖父,他竟然没有!

    “唉,女生外向,都不知道心疼我这个老家伙了!”乐静堂内,罗良承对发妻陈老夫人抱怨道。

    陈老夫人看着独自生闷气的丈夫一眼,低眉浅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跟小孩子争糖似的。

    “谁不知道心疼你了?意姐儿吗?得亏那孩子一大早就来我屋里请安,说是有幅好画要送给你和我,还一定要我们两个一起看,我这才让人把你请了来的!”陈老夫人笑着说道。

    罗良承一听她这样说,脸上立即有了笑意,说道:“我就知道这孩子是个有良心的,怎么能忘了我这个亲爷爷呢!画呢,快拿出来我看看!”

    “香菱,去把画拿来!”陈老夫人笑着吩咐香菱道。

    不一会儿,香菱就从里面拿着一个画筒走了出来,然后她和另外一个丫鬟将画拿出来慢慢在罗良承和陈老夫人面前展开,而当看清楚面前的画,两位老人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画上是一张全家福,上面有他们所有的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孙媳、姑爷还有重孙辈,就连陈嬷嬷、罗一、罗二和香菱、香秀也在这张全家福上,而每一个人都画得十分逼真。

    “这孩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罗良承看着画良久湿润着双眼说道。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