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廉家姐妹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廉家姐妹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丫头,你要跟我借银子?”马车内,原本逍遥王爷正陪着梁老王爷说着这些年在外的经历,罗云意进来之后,张口就要借三十万两银子。

    “是!”罗云意并没有拒绝罗勇峰的提议,她真得来找逍遥王爷借银子了。

    “没问题!”逍遥王爷爽快应道,“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这三十万两我可以白送给你!”

    “银子我借了就会还,您有什么条件就说!”罗云意是来借银子可不是来要银子的,逍遥王爷也太大方了一些。

    “你把迷雾海岛的位置告诉我!”逍遥王爷笑着说道。

    他对罗云意口中的迷雾海岛、迷雾山可是好奇的很,这些年海上荒岛也去过不少,就是没见过罗云意说的迷雾海岛。

    “八爷爷,对不起,其实我也不知道迷雾海岛的具体位置,当时我乘船从海岛出来的时候,差一点儿就迷失在海雾之中,最后是风吹散了雾,给我指出了一条路,然后我在海上漫无目的的漂泊,幸运地遇到了爹娘他们。”罗云意这些说的可都是实话,现在就是让她乘着快艇都不一定能找到当初被雾笼罩住的海岛。

    逍遥王爷听她这样说,脸上很是失望,不过他还是把三十万两的银子借给了罗云意,除了看在梁老王爷的面子上,也因为她是罗良承的孙女。

    “八爷爷,这是借据,您收好!”罗云意写了一张比较正式的借据给逍遥王爷。

    “借据就算了,回京之后有好吃的好喝的不要忘了你八爷爷就行!”逍遥王爷说完就让罗云意下了马车,他还有好多话要和梁老王爷说呢。

    “借到了?”罗云意一丛马车里下来,罗勇峰就迎上前去说道。

    “嗯!”罗云意点了一下头,“不过五哥你有把握从那两个商队手里买下粮食和红竹纸吗?”

    “这个你就放心吧,我把红竹纸卖到覃州那些富商手里,转手就能赚一倍,很快就把这些银子还上的!”罗勇峰冲着罗云意眨了眨眼睛笑道。

    “你有信心便好!”罗云意说道,“对了,待会儿给我送几张红竹纸过来!”她也很想看看这传闻天下第一的纸张质量究竟如何。

    等到官道完全畅通之后,天都已经黑了,路上又没什么歇息之地,好在莹白的雪照得夜晚也是有亮光的,好多行人就在官道旁边的林子里暂歇。

    罗云意坐在马车里正打算歇息的时候,罗勇峰和彭钊嬉笑着上了她的马车,同时还给她带来了红竹纸。

    罗云意将红竹纸拿在手中仔细摸了摸,纸白如雪,表面光滑,柔韧度也不差,又拿蘸墨的毛笔试了试,防水性也不错,不亏是这个时空最出名的纸张。只是,纸张虽好却太贵了,不要说普通人家,就是小康之家也未必用得起红竹纸。

    “意姐儿,这纸好吧!”罗勇峰脸上有些得意之色,这两车红竹纸他可没打算简单地卖掉,等回到覃州找些名家写上字、画上画,那价格还不一路飞涨。

    “还行吧!”罗云意语气淡淡的,说实话她有些失望,现代的宣纸质量远超这里的红竹纸,用“云泥之别”来形容也不为过,而她刚好了解宣纸的整个制作过程。

    只是还行?罗勇峰和彭钊都是一脸无奈的表情,这可是当今世上最好的纸张了,有多少文豪士子都愿意豪掷千金只为得到这红竹纸。

    “意姐儿,听说你和年大学士、王大学士都有些交情?”罗勇峰又笑眯眯地看向罗云意。

    “五哥,你又想做什么?”罗云意可没忽略掉罗勇峰眼睛里的小心思。

    “意姐儿,这红竹纸我送给你一些拿去当礼物送人,别的我也不求,就求年大学士和王大学士一幅墨宝而已,放心,我绝对不会拿来卖的,我是想收藏起来做传家宝。”罗勇峰笑着说道。

    “罗姑娘,也帮我求一副呗,我也想拿来当传家宝!”彭钊也跟着笑呵呵地说道。

    “你们两个少糊弄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小心思,不是我不帮你们去求墨宝,而是我觉得这红竹纸配不上两位大学士的字和画,你们两个的字画倒是差不多!”年乙庸和王谦两位大学士的字画可是千金难求,哪怕两个人在地上随意写个字都能卖个好价钱,不要说写在红竹纸上了,而空白的红竹纸其价值又怎么比得上有名家手笔的红竹纸。

    “好妹妹,你也太看得起我们了,五哥拿这两车红竹纸就换一副年大学士的墨宝,怎么样?”罗勇峰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向罗云意。

    “理由?”罗云意看了她五哥一眼。

    “嘿嘿,聘礼!”罗勇峰简短地说道。

    “我的也是聘礼!”彭钊紧跟着就说道。

    “我五哥是为了廉家小姐要拿两车红竹纸来换,彭世子又是为了谁要拿什么来换?”罗云意在直州的时候好像听沈宝儿说过,忠信侯府老夫人给彭钊在京城定下了世子妃的人选。

    “我也是为了廉家小姐,我拿京城彭家酒坊三年三成的纯利做交换!”彭钊张口就说道,连一旁的罗勇峰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高麦美酒如今成了贡酒,彭家的酒坊在京城的生意只怕是越来越红火,三年三成的纯利可是很大一笔银子了。

    “我记得廉国公府未嫁的嫡女只有廉七小姐一个人,你们都是为了廉家七小姐?”难道罗勇峰和彭钊是情敌?看起来也不像呀!

    “当然不是!”两个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彭钊有些急地直接说道:“还是我来说吧,罗姑娘,你五哥看上的是廉家七小姐,我看上的是廉家六小姐,只不过她是庶女不是嫡女,廉国公府以前和忠信侯府有些不愉快,而且老廉国公看不上我,他平时喜欢收集名家字画,我们两个准备投其所好,反正我是一定要娶廉家六小姐的!”

    “你要娶庶女做世子妃?你们家人都同意?”罗云意对于古代的嫡庶没什么异样的眼光,她只是单纯地想到忠信侯府这样的显贵之家会愿意娶一个庶女做主母吗?

    “我管他们同意不同意,祖母给我选的世子妃不是我喜欢的,我要选个自己喜欢的!”彭钊以前是有些纨绔胡闹,但这次他是认真的。

    “意姐儿,其实老廉国公也看不上我,他和爷爷貌似也有些陈年积怨!”眼看就要回到京城,罗勇峰对于他和廉润儿的婚事还真有些不确定。

    “如果是老廉国公不喜欢你们两个,就是十幅名家字画也不会成功的。”早年间,罗云意可是在梁王府见过老廉国公的,唐老头这个古代的亲弟弟精明睿智又难缠,要想他答应自己两个孙女和罗勇峰、彭钊的婚事估计没那么容易。

    “所以才要求意姐儿你帮帮忙,我们总要试一试!”罗勇峰和彭钊同病相怜地对视一眼,然后齐齐看向罗云意。

    “好吧!”罗云意先答应下来,她决定回京之后找个机会见见廉家的两位小姐,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把罗勇峰和彭钊都给迷住了?

    听到罗云意的回答,两个人脸上都是一喜,别说是两车红竹纸和三年三成纯利,只要帮他们娶到心爱之人,让他们两个干什么都成。

    次日马车继续前行,好在天气一直转晴,几日后罗云意一行人就进了京城。

    罗云意先把梁老王爷送到梁王府安顿好,然后才回到罗家,而逍遥王爷自然先回他的逍遥王府去了,至于三十多年未归的他会引起逍遥王府和汝南郡王府怎样的鸡飞狗跳,就不是罗云意要操心的了。

    “年前回来就好,老王爷怎么样?”罗良承和陈老夫人见罗云意安然无恙地归来总算放下了悬着许久的心。

    “老祖宗身体还是有些虚弱,不过修养一段时间应该能好些!”梁王府有高大宽和莫娘还有长风、玉婷夫妇在,照顾梁老王爷的衣食住行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对了,你外公住在哪里了?”罗良承问道。

    丞相府早就被封了,而且就算当今圣上已经赦免了林洪文的流放之罪,他也不能再回丞相府了。

    “外公和舅舅、舅母回了东街,过了年舅舅说他打算买个小一点风景不错的田庄,到时候外公可以搬到田庄上去住。”现在的林洪文比起喧闹的尘世繁华更喜欢乡野田趣,回来的路上他还对罗云意说要亲自种田、栽竹呢。

    “这样也好!”罗良承点了一下头。

    “小姑姑,你从东南带什么好东西给我们了?”一听到罗云意回来了,罗时瑞几个小家伙就黏上了她。

    “当然有呀,待会儿小姑姑就给你们做海鲜大餐,而且小姑姑还在海边捡了很多好看的贝壳,做成了漂亮的灯送给你们做礼物。”罗云意笑着说道。

    唐老头最近在空间里除了研究作物改良,就是闲来无事做起了琉璃,在现代他可是正经的琉璃烧制大师,尤其是他烧制出来的古法琉璃,每一件都是值得收藏的精品。

    罗云意想起家里几个小的都没见过大海,除了带海鲜还有几个大海螺回去,就是那些好看的贝壳了。于是,她央求唐老头给几个孩子做了几盏琉璃贝壳灯,放上蜡烛就可以照明了。

    “真的吗?在哪里,在哪里?”罗家的几个孩子叽叽喳喳地问道。

    “别着急,小姑姑先去给你们做饭!”罗云意带了几筐海鲜回来,好在她有先见之明放了一半到空间里,另外一半和那些海酱一起运了回来,因为天气一直严寒又常常给活海鲜换水,所以好多还是活着的。

    罗时瑞他们还都没见过海里的东西,都嚷着让罗云意带他们去后厨看,结果几个小的感到十分新奇,而做出来的美味更是让他们嚷着下次还要吃海鲜。

    罗云意回到京城的第二天,司空潭和黄若心就拉着她外出选衣服和首饰,宫里早就派人传了话,今年除夕之夜罗云意要陪着罗良承和陈老夫人进宫参加宫宴,到时候怕也要陪着皇上、皇后一起守岁过年。

    “我还想在家里过个团圆年呢,进宫太没意思了!”罗云意被两个嫂嫂拉到了福运街的一家珠宝首饰行里,看着珠光宝气的头面、首饰,她的兴趣真不大。

    “别人是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你倒是嫌弃上了!”司空潭笑着说道。

    黄若心在罗云意和司空潭说话的空档儿已经让店铺掌柜的拿出好几套首饰,她指着一套金玉头面说道:“五妹妹,这套头面首饰你可喜欢?”

    “二嫂,这套就挺好!”罗云意瞅了一眼说道,“选好咱们就走吧!”

    “五妹妹,你急什么,再看看别的!”黄若心可不愿别人小瞧了罗云意去,到时候在宫宴上不知道有多少名门闺秀、世族嫡女会参加,罗云意代表的可不止是罗家的脸面,她可是未来的梁王妃,绝对不能在衣服、首饰上出岔子。

    姑嫂三个这边正挑着首饰,有连个妙龄少女相携走进铺子里,见到她们也,赶紧上前行礼问好,而来人正是廉国公府的廉七小姐廉润儿和廉六小姐廉瑾儿。

    “两位妹妹也是来选首饰的?”司空潭上下打量着廉家的两位小姐,尤其是廉润儿,小姑娘长得花容月貌、活泼可爱,和罗勇峰倒是不错的一对。

    廉润儿和廉瑾儿微微一笑点头称是,罗云意特意观察了一下廉瑾儿,虽为庶女但身上却没有怯弱自卑之感,反而落落大方眉眼之间自有一股聪灵之气,看来彭钊这小子的眼光也不错。

    “呦,这不是廉姑娘吗,你们也是来选首饰的?看上哪件了?”罗云意和两位廉家小姐还没来得及做自我介绍,就看到一名衣饰华贵的中年妇人被两名年轻少妇扶着从这家珠宝首饰铺子的二楼走了下来,她们三人身后还跟着两名年轻的男子和一些丫鬟、小厮,看起来排场实在是有些大。

    看到这位贵妇,正在一楼挑选首饰的司空潭和黄若心还有廉家姐妹都对她微微福了礼,罗云意在后边悄声问道:“这人谁呀?”

    “这是辅国公夫人!”黄若心小声地对她答道。

    辅国公夫人李氏淡扫了一眼司空潭和黄若心,因为罗云意站在黄若心的身后,她就没太在意,还以为她是黄若心身边的贴身大丫鬟呢。

    “六姑娘,好久不见!”跟在李氏身后身穿锦绣蓝袍的男子有些色眯眯地看向廉瑾儿。

    “李公子说笑了,我们不曾见过,又何来好久不见,想必公子认错人了!”廉瑾儿竟是丝毫没给她口里的李公子一点儿颜面,罗云意忍不住笑了一下,这廉六小姐还真有点儿意思。

    李氏听了廉瑾儿的话脸上一冷,真是给脸不要脸,不过是国公府庶子的庶女,要不是自家侄儿求她,她才不会纡尊降贵地在这里和她们说话。

    “你笑什么?!”突然跟在李氏身旁的那名年轻少妇含怒看向了黄若心的身后,刚才的笑声可没逃过她的耳朵。

    “我吗?”罗云意笑着从黄若心身后站了出来。

    “没错,就是你!你不过是一个低贱的下人,也敢发出嘲笑之声!”那少妇精致的面容上挂着不可一世的冷笑,顺便扫了一眼司空潭和黄若心。

    “芳菲公主,是谁告诉你她是下人,这可是我罗家正正经经的姑娘,未来的梁王妃,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出言侮辱的!”司空潭目光变得犀利起来,自从二皇子叶潇想拉拢罗家不成,卫皇贵妃和辅国公府就看罗家不顺眼了,这芳菲公主不单是卫皇贵妃的女儿,还是辅国公府的世子妃,看罗家人都是带着恨意和怒气的。

    “你就是罗云意?!”芳菲公主和李氏等人都有些吃惊地看向罗云意,就连廉家姐妹也都不禁把目光投向她,这就是传说中重新被皇上封为司农官的罗家五姑娘?!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