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为了女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为了女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是的,太后的双眼都瞎了,如果当初她走出了荒漠,从羌吴国到大禹朝这一路可是不好走,而这指南针在冰尧城出现的,会不会太后真的还活着,人就在冰尧城呢?”罗云意猜测道。

    “不管太后是生是死,既然你送给她的东西在冰尧城出现了,去查个清楚也是必要的!”梁老王爷说道。

    “皇叔,这件事情交给郭游去办吧,当初就是他从那个秀才手里买的这个东西!”逍遥王爷说道。

    “好,另外再找两个人跟着一起去,毕竟郭游不认识太后!”梁老王爷想着万一魏太后还活着呢!

    逍遥王爷点点头,别说郭游不认识,三十多年了,好多人他都认不清了。

    大雪又下了一夜才停,次日一早,江面上都有些结冰了,不过冰层很薄,到中午太阳一出来都化开了。

    没有在松华县久呆,罗云意一行人乘船离开,而逍遥王爷的船紧跟其后,两艘船朝着京城的方向而去,到了眉江码头之后由水路改乘陆路,因为逍遥王爷带的东西比较多,所以马车也变成浩浩荡荡的十辆。

    大雪过后,所有的道路都变得泥泞难走,官道更是如此,马车走在上面一直打滑,急于赶路的人好多都在官道上翻了车或者撞在一起,行走的速度也比以前慢了很多。

    “姑娘,前面走不动了,有几辆装载货物的马车翻了,等他们清理干净咱们才能过去!”从泊州眉江码头走官道去京城的马车特别多,尤其现在进入年关前,好多商家都忙着往京城准备年货期望年前再大赚一笔,但因为这场大雪,道路难行,好多人都被困在这条从泊州到京城的官道上。

    “无闻,那让大家把车停在一旁暂时休息,等到前方道路畅通之后再走!”像这样的天气,宽阔的官道都很难走,更不要说那些曲折泥泞的小路了,罗云意根本没打算绕过官道从别的路回京,耽误时间不说危险系数还会增加。

    “是,姑娘!”郭游已经快马启程前往冰尧城了,无闻暂时担任这十辆车马的总管家,逍遥王爷也让他的人都听无闻的安排。

    “小心,小心——”罗云意他们的马车还未停稳,就听到一声急喊,然后一辆马车朝着他们这一队最后一辆马车的车屁股撞过去,而逍遥王爷马车上装载的可不是普通的货物,而是这些年他不知从什么地方搜集而来的奇珍异宝,负责护送这些珍宝的人也都是高手。

    眼见那辆马车因为雪天路滑控制不住速度和方向就要撞过来,逍遥王爷的人直接飞起一脚把人家的马给踢倒了,他们的马车是安然无恙,可对方的马车直接摔在官道旁的雪地里散了架。

    “哎呦!”马车里传来痛喊声,紧接着是咒骂声,“是哪个不长眼的下得手?!”

    罗云意一听这声音脸上一喜,彭钊这小子怎么从西南回来了?!

    罗勇峰也听到了彭钊的声音,笑着从自己马车里走下来,然后看向正狼狈地从散架的马车里爬出来的彭钊:“彭世子,别来无恙啊!”

    正打算迎头痛骂的彭钊一看是罗勇峰,脸上立即转了笑意,又往前瞅了一眼,说道:“罗五公子怎么是你?罗家妹妹是不是也一起呢?”

    “我说彭世子你这怎么论得辈分,喊我四姐是舅母,怎么到我小妹这里就成‘罗家妹妹’了,我记得侯夫人和意姐儿也是姐妹相称吧,于情于理你不是该喊我家小妹一声‘姨母’吗?!”罗勇峰有些打趣地看着彭钊说道。

    “喊什么姨母,都把罗家妹妹给喊老了!”彭钊有些闷闷地说道,“罗家妹妹呢?”

    “彭世子还是喊我罗姑娘吧!”罗云意笑着也从马车里下来,她觉得彭钊喊她“姨母”或“罗家妹妹”都不太合适。

    “罗姑娘就罗姑娘,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们,你们也是回京的吧?”彭钊揉着被摔疼的后背走近两人问道。

    “是的!”罗云意答道,“你这是刚从直州回来?”

    “没错,直州的高麦美酒已经被皇上钦点为贡酒了,我这次回京就是专门送酒的!”彭钊笑着说道。

    “什么高麦美酒?!”马车里的逍遥王爷一听彭钊说的话就掀开帘子问道。

    “这谁呀?”彭钊自然是不认识逍遥王爷的。

    罗勇峰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彭钊眼中闪过惊诧,但还是慌忙上前给逍遥王爷行了礼,又给马车里的梁老王爷磕了头。

    “老祖宗,王爷,这高麦美酒可是罗姑娘在直州酿制出来的,味道极好,忠信侯府装酒的马车都在后面慢慢走着呢,估计一会儿就能到!”彭钊对两人恭敬地解释道。

    他在直州组建了一个商队,这次就是由商队护送十二辆马车的高粱美酒回京的,他们一直走得都是官道,本来速度挺快的,眼看就要到京城了却遇到了大雪。

    彭钊是个急性子,见十几辆马车在雪路上走得比乌龟还慢,他就着急了,一鞭子抽到了马身上,结果马惊路滑他就往前冲去,还差点儿撞上罗云意他们的车队。

    “把酒拿出来让我尝尝!”逍遥王爷是有酒就走不动道儿。

    “您得等一会儿,这路太滑,马车走得慢!”彭钊说道。

    “罗家丫头,想个办法让马车快点儿,不然太耽误事了!”逍遥王爷扔给了罗云意这样一句话就又重新坐回了马车里。

    “这老王爷也真是的,路面一结冰马车怎么快,非得摔了不可!”深有体会的彭钊小声地对罗家兄妹两人说道,就这么一小会儿,前面后面都有马车又翻了,现在路堵得更难过去了。

    “也不是一点儿办法没有,五哥,能不能去找些结实的麻绳拿过来?”罗云意想到了自制防滑链。

    “能,你等一会儿,咱们马车上就有!”不一会儿罗勇峰就提着一捆麻绳走到了罗云意的面前。

    “无闻,你找两个人过来看我怎么做!”罗云意将麻绳有规律地缠绕在自己所坐的马车轮子上,然后让谷雨驾车之后又试了试,比刚才行驶起来稳当多了。

    “这方法不错,我也让我的人试试!”彭钊见一根麻绳就能解决打滑的大问题,喜上眉梢地吩咐下人也跟着罗云意学习自制麻绳防滑链。

    不一会儿,这麻绳自制防滑链就在官道上传开了,罗云意也没有藏私,就让自己的人学会之后再教给别人,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很快官道上的马车又开始缓缓前行了。

    “今天已经腊月十六了,回到京城还要四五天,意姐儿,咱们是不是路上备点儿年货?”马车还未离了泊州地界,罗勇峰看着前前后后的各色承载货物的马车,对罗云意提议道。

    “五哥怎么突然想备年货了?”罗云意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虽然一同返京的商队有不少,也无形中拖慢了他们回去的速度,但这些东西回到京城都有卖的,哪里需要在路上就买好呢!

    “彭世子刚才对我说,他们商队后边还跟着两家商队,一队是运粮的商队,一队是运纸的商队,年关将至,滋味楼不是也需要备年货来卖嘛,这粮食和纸可都是稀罕物!”罗勇峰笑嘻嘻地看向罗云意,不过罗云意倒觉得自家五哥这笑容藏着算计的意味。

    “五哥,备年货买粮食我倒是可以理解,纸就算了吧!”当初在山围村的时候,罗云意是知道大禹朝上好的纸张都是从别国花高价买来的,一般也只有富贵人家才用得起,本地纸张质量很差,如今六年过去了,大禹朝多半的人家用得还是笨重的竹简,关于纸张的改善还是没多少进展。

    她还记得当初叶染修在山围村问她可会造纸时,她说不会,原因也是因为对梁老王爷和叶染修还不太信任,现在她倒是可以考虑用苎麻造纸,所以并不希望罗勇峰花高价去买纸张。

    “意姐儿,这可是封峙国商人带来的红竹纸,当今世上最好的一种纸了,据说要经过几十道工序由上百名工匠共同努力才能制作出来一张,简直比金子还要金贵,一纸难求说得就是封峙国的红竹纸。”罗勇峰想着要不是前几个月叶染修、罗勇霆和沈天赐差点儿将封峙国都给灭了,封峙国的国君也不会为了交好大禹朝,让封峙国的商人主动送几马车的红竹纸到京城来。

    自从得知有封峙国的商人送红竹纸到大禹朝的京城,已经有不少人要出高价购买了,跟在彭钊他们身后的商队正是护送两马车的红竹纸到京城的。

    “五哥,你给我说实话,为什么想要买下商队的粮食和红竹纸?仅仅是因为它们能在年关卖个高价吗?”罗云意定定看向罗勇峰问道。

    “嘿嘿,就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意姐儿你,其实这两家商队都是往京城给人送货的,买主你也不陌生,正是覃州许家的许诚,我想把这些货给截了。”罗勇峰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用意。

    许诚这个人罗云意还真是不陌生,当年他退婚自己的大嫂司空潭,一心想做玢阳公主的女婿,结果玢阳公主的女儿东华郡主被受封为公主嫁到了冰尧城,如今可是冰尧城的城主夫人,而当年玢阳公主和李家躲开了太子逼宫造反的事情,更是把许多生意转到了冰尧城,就连玢阳公主本人和李驸马也常年住在冰尧城,已经有好几年没回过京城了。

    没有了公主府做靠山,许家的布庄生意又被司空家和罗布压得死死的,就连宫中许妃的日子也过得和在冷宫里差不多,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许家的根基在覃州,其财力还是不可小窥。

    再者,失去了公主府这个大靠山,精明的许家人很快就靠上了辅国公府,许诚没做成郡主的丈夫,却成了国公府的姑爷,许家大有重新崛起之势。

    “五哥,为什么?”罗云意问道。

    “意姐儿,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看许诚不顺眼!”罗勇峰脸色一正说道。

    “五哥,这不是真正的理由!”罗云意才不相信是“看不顺眼”这么简单的借口,许家和罗家虽然有些小小恩怨,但罗勇峰这次总有些针对的意思。

    罗勇峰抿了一下嘴唇,知道自己不说实话,罗云意可能不会帮自己,一咬牙说道:“是为了一个女人!”

    “为了一个女人?廉七小姐?”能让罗勇峰上心的女人,罗云意想到的只有廉国公府的七小姐。

    “不是!”罗勇峰忙说道。

    “那是谁?”罗云意纳闷了。

    “是魏三小姐!她曾是三叔未过门的妻子,当年罗家出事之后,她和三叔的婚事自然就作罢了,后来魏家又给她订了一门亲,但成婚前一个月男的就死了,京城都传她克夫,如今三十多岁了还没嫁出去,她是润儿的亲姨母。”罗勇峰嘴里的“润儿”便是廉七小姐的闺名。

    “然后呢?”罗云意看着自家五哥问道。

    “今年春上,润儿陪魏三小姐去千觉寺上香,谁知遇到了许诚和他二叔许高,那许高色胆包天在寺庙里就敢调戏魏三小姐,还厚颜无耻地去魏国公府提亲,气得魏国公把他撵了出去,而之后许高就到处败坏魏三小姐的名声。”罗勇峰说道。

    自从六年前魏太后和罗云意一起失踪不见之后,因为没了魏太后这个大靠山,魏国公府就有些没落起来,后宅里也不太安稳,作为家里的老姑娘,魏三小姐并不是很受待见。不过她却是廉润儿十分亲近的人,爱屋及乌,更何况魏三小姐还差点儿成为自己的三婶,就连陈老夫人都说是自家欠魏三小姐的,罗勇峰就想狠狠教训一下许家人。

    “所以,你绕来绕去为的还是廉七小姐,说吧,想让我为你做什么?”为了自己未来的五嫂,自己这个小姑子也出一份力吧。

    “借我点儿银子!”罗勇峰不好意思一笑。

    他手里的银子是不少,可之前买了船,又帮了眉桥镇上的那些流民,现在手里的银子不多了,迟则生变,他并不想这两个商队进京见到许家人,另外他也是真的想要那两马车的红竹纸,转手卖到覃州富商手里,他可是能赚一大笔的银子。

    “借多少?”罗云意算了算自己手里可没多少银子。

    “三十万两!”罗勇峰答道。

    “五哥,就买几车粮食和纸,你要借三十万两?”别说是三十万两,她身上现在连三十两都没有,自己的钱袋在汇州的时候就都给那个卖艺的老头儿和跟着他的孩子们了。

    “意姐儿,那几车粮食最多也就值十万两银子,但是那两马车红竹纸至少也要二十万两银子。”罗勇峰笑了一下说道。

    “那纸是用金子做得吧!”粮食年前涨价罗云意不意外,可就两车纸就值二十万两,早知道银子这么好赚,她还开什么铺子,直接开个造纸作坊不就好了。

    “名家要是写上字,比金子还贵!”罗勇峰可是知道很多书画大家最喜欢的便是在红竹纸上挥毫泼墨,而每一幅墨宝出售的时候,那价码都能惊掉人的下巴。

    “五哥,你也知道我现在手里可没那么多银子借你!”罗云意轻叹道,为了讨好心上人,她五哥可是真下血本。

    “我知道你手里没有现银,但是别人有呀!”罗勇峰说着朝逍遥王爷的马车努了努嘴。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