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逍遥王爷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逍遥王爷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给我把码头上所有的船都搜一遍!”南培林看着露出得意笑容的李四升恨恨说道。

    他不怕失去李四升这样一个有力的帮手,而是担心有其他人知道了他们的计划,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有些麻烦了。

    “南三公子请便!”李四升冷冷一笑说道。

    南培林恼羞成怒在海沧码头大张旗鼓地搜船,这一下子东南王府会得罪不少人,这码头上的船可有不少是豪门世家、皇亲国戚的私船,船舱里有些东西能见人,有些怕是和他之前带的一样是见不得光的,他要搜船这后果东南王府未必承受得了。

    “哼,这船也是你们能随意上的,东南王府何时有这样大的权利能任意搜船了!”果然东南王府的府兵刚开始在码头上搜船就遇到了拦阻,几名府兵想登上一艘大商船搜查,却被船上出来的人直接给踢下了水。

    “我们奉命捉拿逆贼,你们还不速速让开,再横加阻拦就把你们都抓起来!”这伙府兵的小头目看着船舱走出来的中年男子高声说道。

    “你们奉谁的命?南信敖的吗?没有皇上的搜查令牌,我看谁敢搜本王的船!”就在这时,船舱里走出来一位精神矍铄、头戴紫玉金冠贵气十足的老者。

    “这人你认识吗?”躲在暗处的罗云意正好瞧见这艘船上的情形,低声问无闻道。

    “姑娘,属下不认识!”无闻记性极好,如果他见过眼前的人,哪怕只是匆匆一瞥也不会忘记,但脑海中并没有这位老者的印象。

    无闻不认识,东南王府的那些府兵自然也不会认识,就是南培林和李四升也都不识得老者,大禹朝何时有这样一位年纪不小还穿得如此金贵的王爷?

    那府兵小头目一听老者自称“本王”,也不敢多问,赶紧去通知南培林,不一会儿南培林就出现了,他先是朝老者恭敬地行了一礼,说自己是东南王府的三公子南培林,又询问老者是何人。

    “你还不配知道本王是谁!”老者冷傲地瞥了一眼南培林,对站在自己身旁的中年男子吩咐道,“让这些人都滚开,赶紧把船开过去,别误了本王的大事!”

    “是,王爷!”中年男子躬身答道,手一挥,他们的船就开走了。

    “慢着!”南培林飞身上了甲板,这船吃水很深,船舱里肯定有重物,会不会那些兵器就在这艘船上?

    “找死!”中年男子出声快,动作更快,南培林武功不错,但竟被那男子以极快的速度一脚踢下了船,虽然没有落水,但南培林也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再来生事,就让东南王府给你准备好棺材!”说完,那男子转身走进了船里。

    南培林一脸郁愤地看向已经在慢慢划动的船,这人看样子不过是一个下人,竟有如此高的武功,那老者又究竟是谁?

    “是小八!”西船帮老帮主的房间内,听到回来的罗云意和无闻说起在海沧码头看到的那位老者,梁老王爷想了一下说道。

    “老祖宗,小八是谁?”看来梁老王爷认识那人。

    “小八是先帝的胞弟逍遥王爷叶逸,也是辰哥儿的亲祖父,不过自三十年前他离京之后就再也没了踪影,我还以为他早已经不在人世,没想到他还活得好好的。”梁老王爷对罗云意解释道。

    “老祖宗,您没见过那人怎么就知道他是逍遥王爷?”罗云意好奇地问道。

    “小八从小最喜欢的便是紫玉金冠,除了他还能是谁呢!”梁老王爷笑笑。

    他想起很多年前,那时的叶逸还是大禹朝众所周知的纨绔少年郎,他和罗良承,还有廉国公府当时的世子廉立善都是知交好友,三个人年少气盛在京城没少惹是生非,只是随着廉立善的死和罗良承去了北疆征战沙场,叶逸也变了,竟爱上了寻仙问道,三十年前更是扔下逍遥王府的一切“离家出走”了。

    原来那位老者是叶茗辰的亲祖父逍遥王爷,就连当今圣上见到也要尊称一声“皇叔”的人,怪不得会如此嚣张,根本不把南培林和东南王府放在眼里。

    “老祖宗,看来这次的事情和东南王府脱不了干系,要不要把李四升抓来严刑拷打一番?!”逍遥王爷的事情暂放一边,罗云意觉得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

    “此事可大可小,意丫头你就不用问了,交给皇帝和修哥儿来解决就好,咱们也启程离开吧,看能不能追上小八的船,这孩子我都好多年没见了!”梁老王爷本打算在海沧码头多留两天,但看现在的情形兵器的事情东南王府的人也参与进来了,他得让皇帝和叶染修知道这些事情,也得好好敲打一番二皇子和卫家、李家的人,再留在此地也没什么意义了。

    罗云意想着这世上能把逍遥王爷称为“孩子”和“小八”的也只有梁老王爷了,既然现在码头上的水路已经开了,他们就可以继续返京了。

    “项爷爷呢?”准备从西船帮离开的时候,罗云意没看到项老的影子。

    “他去诊病了,应该很快就来!”梁老王爷说道。

    谷雨告诉罗云意,现任西船帮的帮主是老帮主的儿子,他的夫人有些旧疾,听说项老就是西南大名鼎鼎的老神医,老帮主就请项老为他的儿媳妇瞧瞧病。

    “爷爷,老神医请这位姑娘去一趟,他说心病还需心药医,说不定这位姑娘能治好娘的病!”就在罗云意扶着梁老王爷到外边的马车旁时,之前在厅里一直盯着她的一位年轻人跑来急急说道。

    “我不会医术呀!”项老不会以为她拿出几张药方就能妙手回春了吧?!

    “姑娘,实不相瞒,你与我死去的小妹长得极像,我娘正是因为小妹的死身体才会越变越差的,老神医说娘的身体没什么病痛,是她思念小妹成疾,总是不愿相信小妹已经不在人世了!”那年轻人看着罗云意说道,眼中有着恳求。

    “老王爷,我这孙子说得不错,两年前,我的小孙女被东南王府的三少爷南培林看上,硬娶她过门,我那小孙女性子烈,新婚之夜竟拔剑自刎,从那之后我这儿媳妇就变得恍恍惚惚的,常常身体感觉疼痛,初见罗姑娘我也是惊奇不已,没想到天下竟有如此想象之人,若不是当年我亲手下葬了那孩子,还以为我的小孙女又活过来了呢!”老帮主看着梁老王爷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意丫头你就去一趟吧!”梁老王爷对罗云意说道。

    “是,老祖宗!”罗云意答道。

    听了年轻人和老帮主的话,罗云意猛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南培林时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那种霸道和占有欲根本就不像是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想来她是把自己当成西船帮老帮主孙女的替身了吧。

    罗云意跟着年轻人来到庄园内的一处后宅小院内,她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位和她娘亲林菀清年龄相仿的妇人静静地站在屋檐下,有些发呆地看着冬日院中光秃秃的树梢。

    “娘——”年轻人喊了一声,那妇人调转目光看向他,初时似乎没什么焦距,当看到罗云意时,整张脸上都焕发出久违的光彩,她笑着朝罗云意奔来,口中喊着,“妙儿,你总算是回来了!”

    罗云意被西船帮帮主夫人郑氏一把抱进怀里,她还从未被一个陌生女人如此紧紧地拥抱过,身子有些僵硬,表情有些尴尬,但是却没有推开她,因为她知道这是一个母亲多么急切和思念的怀抱。

    伸出双手轻轻环住郑氏的身子,罗云意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柔声说道:“您还好吗?”

    “你——你不是妙儿!”郑氏猛地松开了罗云意,她的女儿活泼天真,又有一股泼辣劲儿,绝不是眼前这位透着钟秀沉稳的少女,只是这张脸和她女儿太像了。

    “回夫人的话,我姓罗,并不是妙儿姑娘!”罗云意说出了实情。

    “对不起,罗姑娘!”郑氏微微往后一退,脸上都是失望,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此时,项老走到罗云意身边,叹了一口气说道:“咱们走吧,这位夫人没病,只是她女儿的死对她打击太大了,淡忘这些痛苦她的病便无药而愈了。”

    “抱歉,没帮上什么忙!”罗云意看向那年轻人不好意思地说道。

    只见那年轻人摇摇头,脸上也有苦涩,却对着罗云意一笑,说道:“麻烦姑娘了,希望姑娘一路珍重!”

    “多谢!”

    从西船帮离开之后,罗云意和梁老王爷一行人重新登船,而此时海沧码头上聚集的船只已经越来越少,水路也变得开阔起来。

    船很快驶离了码头朝着下一站汇州而去,过了汇州又行了几日便到了泊州松华县外的江边码头,而这个地方也是之前罗勇峰和罗云意商量好的汇合之地。

    泊州松华县算是当地一个比较出名的地方,县内以盛产珍贵的花梨木而名扬天下,每年泊州进献到宫中的贡品中都会有花梨木制作而成的珍品。

    松华县的江边码头是天下木商必来之地,所以这个地方每日里也很热闹,而且停靠的大多都是买卖木头或者木制家具器物的商船。

    罗云意他们的船停靠在松华县江边码头的这天,天上正飘着零星的雪花,很快小雪花就变成大雪花落下,不一会儿地上就已经变了白,而因为临近水边,雪落下与水、土融合化成泥,很快码头就变得泥泞难走起来。

    “意姐儿!”罗勇峰站在岸边冲着走出船舱的罗云意喊了一声,他已经到了一日,没想到罗云意他们这么快也到了泊州。

    “五哥,外公回来了吗?”罗云意四处瞅了瞅没有林洪文、林明辉他们的影子。

    “我出马你放心,外公和舅舅在码头上的一家酒楼暂时歇息呢,咱们先去酒楼吧!”罗勇峰笑着说道。

    梁老王爷不打算下船,就让罗云意先去见林洪文,然后大家一起回京。

    罗勇峰带着罗云意来到码头不远处的一家酒楼内,大老远就听到里面热闹的很,罗勇峰告诉她,今日有人在此处卖神木,好多大木商都来了,他也是为了贪热闹,才故意选这家酒楼住进来的。

    “神木?那个吗?”罗云意指着走进酒楼就能看到的用红木裹住的一丈多高的有些像木桩子似的东西问道。

    “不错,那就是神木,传说在松华县有一棵吸收天地灵气千年的花梨木,经日月精华滋养之后其木变成紫金色,具有降妖除魔、辟邪保家之神效,还有人说,用这神木炼丹能长生不老呢。”说起这神木,罗勇峰倒是侃侃而谈,不过罗云意却是有些不信的,“降妖除魔”也太夸张了些,再说这么珍贵稀有的东西就这么放在酒楼里供人观赏?该不会是假的吧?!

    两兄妹说着就往楼上走,罗云意却是脚步一顿,她看到梁老王爷口中的“小八”逍遥王爷正站在酒楼二楼的栏杆处,目光炯炯地盯着楼下的神木。

    “意姐儿,怎么了?”罗勇峰见罗云意停下,不解地顺着她的目光一看,“那人谁呀?你认识?”

    “不认识,走吧!”罗云意收回目光朝着林洪文所在的房间走去,却没看到逍遥王爷朝着她的方向凝视许久。

    房间内,林洪文正拿着一本书看着,林诚坐在一旁假寐,听到门外有脚步声,林诚的眼睛猛地睁开了,然后便看到罗勇峰推开门,身后跟着一位披着狐裘的姑娘。

    林洪文和林诚同时看向他们,罗云意对着两人笑笑,然后走到林洪文面前福礼叫了一声:“外公!”又转向林诚喊道,“诚爷爷!”

    “意姐儿?”林洪文没想到罗云意会变得他一点儿也认不出来,虽然罗勇峰已经把发生在罗云意身上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但此刻见到真人他还是觉得不那么真实。

    “外公,是我!”罗云意点头说道。

    “好,是你就好!”林洪文笑着说道。

    很快,林明辉夫妇和陈嬷嬷也来了,元仲和玉净夫妇还留在房州,他们要年后才会去京城。

    众人见到罗云意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陈嬷嬷和卫红英两个人更是哭得眼睛都肿了,而此刻酒楼里也人声鼎沸起来,有人要出高价买神木,而且神木的主人也出现了。

    “我去外边看看!”罗勇峰听到房外喧闹的声音早就忍不住了,他对传说中的神木也是好奇的很。

    “去吧,早知道你待不住!”林洪文笑着说道。

    罗勇峰嘿嘿一笑,推开门出去了,不过很快他就跑回来了,而且一脸讶异地看着林洪文几人说道:“你们猜神木的主人是谁?”

    “五哥,看你这个样子,这神木的主子很令你意外呀?难道我们也认识不成?”罗云意问道。

    没想到,罗勇峰还真的重重点了一下头,对几人说道:“你们不但认识,还很熟悉!”

    “谁呀?”

    “是三姐夫!”罗勇峰回答道。

    罗云意也是吃了一惊,罗勇峰说的“三姐夫”不就是罗思容的丈夫当年覃州吴家的公子吴宝吗!对于这位真得考取文武状元还把自己三姐罗思容娶回家的富家胖公子,罗云意心里藏着的疑问实在是太多了。

    “五哥,你没看错吧?”罗云意出声问道。

    “当然没看错,三姐夫我还是认识的,只是他在楼下好像也看到了我,但却假装不认识似的,真不知道他在这里干什么?”罗勇峰心里也都是疑问。

    “我也去看看!”罗云意抬脚走出了房间。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