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以海养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以海养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三人快马而行到了叶染修暂住的府邸前院正厅内,小厮非影端上热茶便退了出去,平时这府里除了叶染修这个不常回来的主子,就只有三个下人,一个是他,一个是守门的非凡,还有一个是老厨娘祁婆婆。

    “锦之,你有什么事情想和我们说?”三人坐下之后,罗云意看着北柳问道。

    “我刚刚查到东南王勾结海上好几座海岛的海盗,他们准备在东南一带制造混乱,尤其是想趁着此次雪灾煽动百姓造反!”北柳看着两人说道。

    罗云意微微一惊,但她看叶染修脸上并没有震惊之色,想来他也早有察觉。

    果然,北柳见叶染修表现得很平静,便看着他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是的,我还知道海布国的内乱正是东南王捣得鬼,其实,他就是造成海布国灭国的罪魁祸首,现在占据那座岛的海盗都是他的人。”叶染修说出来的话倒是让北柳露出讶异之色,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我早就怀疑海布国的事情和东南王有关,只是一直找不到证据证明罢了。”国仇家恨,北柳是不打算放过东南王的。

    “东南王居心叵测,他真的想要造反吗?”罗云意这段日子听叶染修和梁老王爷他们谈到东南一带的局势,对于几乎掌控整个东南沿海一带的东南王有着极为特别的印象。

    “就算他没有称霸天下之心,也有自立东南之意,这几年对于朝廷的诏令,东南王一直不太听从。”

    在叶染修看来,东南王便是东南沿海一带的“土皇帝”,他拥兵自重,明明是没有封地的异姓王爷,却把东南大部分的土地掌握在他的手里,不仅如此,东南的官场也在他的权利压制之下,当年东南遭灾朝廷拨发的救灾银粮全都被东南王据为已有了,东南百姓怨声载道,孝和帝派了不少人来东南想瓦解东南王的势力,只可惜犹如石沉大海一般,那些人不是被东南王害得不知所踪,就是被东南王用功名利禄给收买了。

    “既然如此,就在他没来得及行动之前,咱们把东南王府给办了不就行了!”罗云意觉得最不能拖的便是这件事情,既然东南王是危害东南百姓的毒瘤,那就快刀斩下,把这毒瘤给割掉,虽然会很疼也会流很多血,但总好过它继续危害大禹朝。

    “灭掉一个东南王府容易,但牵一发而动全身,东南王在整个东南牵连的人甚广,怕是不太容易!”北柳筹谋了好几年,但收效甚微,这次要不是叶染修出面帮他,他可能还继续被东南王掣肘着。

    “东南王之所以能称霸这么多年,他所依仗的无外乎兵、盗、官、钱四样,其中‘官’最不用担心,一旦东南王府出事,那些依附东南王而生存的官场中人很快便会树倒猢狲散。”罗云意之所以这样说,除了从人的本性出发之外,还因为她外公林洪文的亲身经历。

    当年林家显赫之时,大禹朝的官场几乎都在她外公掌控之下,可一旦林家出事,那些人撇清的比谁都快,落井下石的更是不少,东南王在官场一道上可比不上她的外公林洪文,所以到时他的下场只会更惨。

    “意儿,你接着说!”或许是旁观者清,叶染修觉得罗云意说不定能给他们出个解决东南困局的好主意。

    “东南王就算拥兵自重,但真正属于他的兵士只有东南王府的府兵,其他军中将领若是没有皇上的命令,是不能随意出兵的,否则便是造反,更何况叶染修你现在在东南已经掌兵百万,就算有人想要跟着东南王谋反也要掂量一下,如果你能想办法断掉东南王与军中之人的联系,那么就相当于砍掉了东南王的一条臂膀。至于海盗,他们图谋的不过是金银粮食等生存之物,想来东南王也是利用这一点才与他们结盟的,如果能想办法让他们窝里反,咱们再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不定把东南王的这条臂膀也给他砍了,至于钱,东南王银子的来源主要是什么?”罗云意看向两人问道。

    叶染修和北柳听过罗云意的话后全都陷入到自己的思绪中,事实上,罗云意说的这些,他们几年来暗中一直都在筹谋,而且已经初有成效。

    “是海盐!”叶染修和北柳异口同声地说道。

    “那就想办法断了他的财路!”罗云意语气果决地说道。

    东南王在东南一带已经经营很多年,南家在此地的关系可谓是盘根错节极为复杂,现在负责整个南家生意的便是南培林,这位南家三少虽然喜欢女色,但为人精明阴狠,又极有心计,那些东南盐商对他可是怕得很。

    “南培林不是个好应付的角色,在商道上能和他斗心眼的现在可不多!”作为南家的女婿,对于南家的所有人北柳都知之甚多,尤其是南培林。

    “不多不代表没有,我觉得我家五哥就是个不错的人选,而且还有我这个幕后军师,我就不相信我们兄妹两个还斗不过一个南培林!”如果不是要照顾梁老王爷还有司农司的事情要忙,罗云意都会亲自出面收拾南培林那个家伙了,可她年前还要带着梁老王爷回京,而且还可能转道去一趟永岭,她在浮州留的时间不多了。

    “意儿,东南的事情交给我就好,等到过几天浮州官道上的雪化一些,我就命人送你和太爷爷回京!”叶染修不打算让罗云意过多参与东南这边的事情,她还是留在京城比较安全。

    “好,不过我还是觉得我五哥是个不错的人选!”罗云意说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三个人正说着话,守门的非凡来报,说是有位罗公子来了,不一会儿,罗勇峰就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五哥,眉桥镇那些流民的事情办妥了?”见到罗勇峰之后罗云意便问道。

    “哪有这么快!”罗勇峰坐下之后说道,“你想在眉桥镇建第二个希望村,银子倒不是问题,不过这地契在县衙不太好办!”

    “怎么会不好办?”罗云意觉得很奇怪,在大禹朝一向是有银子就能买到土地的,当年在丰县的时候地契可是很快就办好了。

    “当地的县令说了,凡是购买一千亩以上耕地的都要来府城办地契,而且还要盖上东南王府的印章,我可是头次听说买地要盖王府印章的。”罗勇峰说道。

    “东南王就是利用手中的权势将东南大部分土地都掌握在他手里,只要盖上东南王府的印章,每年交租或者上交税粮的时候,无论是税银还是税粮最后都到了东南王手里,府衙只能分到极少的一部分。”北柳对罗云意进一步解释道。

    “东南王胆子也太大了!”罗云意觉得除掉东南王是势在必行之事,而且刻不容缓,否则东南一带的百姓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他何止胆子大,而且草菅人命,简直无恶不作。意姐儿,你还记得当年在海上救了咱们一家的那些渔民吗?”罗勇峰现在对东南王府可是深恶痛绝,南家可把百姓们给害苦了。

    “嗯!”罗云意点点头。

    她还记得那些渔民的头领是一位姓齐的老汉,为了感谢那些渔民救了他们一家,她把一部分精盐送给了他们,还教会了他们制作火把鱼灯巧引鱼群,后来梁老王爷和叶染修正是因为在这些渔民家里发现了精盐,才一路追查到永岭,找到她和家人的。

    罗勇峰告诉罗云意三人,他带着那些流民到了眉桥镇上,因为罗云意打算在眉桥镇建第二个希望村,所以他先去找了齐大海,想在这些流民原有村落附近买一些耕地,谁知购买千亩以上所办的地契还要经过东南王府。

    无奈之下,他给那些流民一些重新盖建家园的银子就打算回湛桥码头,然后从湛桥码头再到茶海码头,没想到在回程的路上救下一名打渔的少年,跟着他回家之后发现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正是当年救了他们一家的齐老汉。

    从齐老汉的讲述中他得知湛桥码头附近的好些渔村的渔民都被东南王府的人强行拉去做府兵,尤其是那些水性好的壮劳力更是一个都不放过,要是渔民们不愿意,他们的家小就会有生命危险,而当了府兵就断了和家中的联系,渔村往往就剩下了年迈的老人和妇孺,别说出海打渔,就是一日三餐都是问题。

    齐老汉两个儿子和两个孙子都被东南王府的人抓去当了府兵,他几次三番去王府要见自己的儿子、孙子都被赶了出来,眼看最小的孙子也快长大,他便带着小孙子躲了起来,总要给自家留个后才是,而且他怀疑自己的儿子、孙子说不定都已经死了,不然几年过去了,他们怎么会一点儿消息也没有。

    “真不知道东南王抓这么多渔民做府兵干什么!”罗勇峰已经答应齐老汉会在府城帮他打探他儿子、孙子的一些消息。

    “这些渔民都被东南王运到海上一些荒岛做苦力,一旦他们行踪泄露就会被杀,还有一些人被强行训练成水兵,也被东南王藏在某一处海岛之上,我的人正在追踪他们,现在还没有什么消息!”叶染修对于罗勇峰的疑问做出了回答。

    “东南王秘密训练水兵,他这是想造反吧!”罗勇峰直接便说道,“我看那南培林就不是个好东西,惹到小爷非给他一点儿颜色瞧瞧!”

    “五哥,要是让你在商场上和南培林一较高下,你觉得自己胜算的把握有多大?”罗云意笑着看向有些气呼呼的罗勇峰问道。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还有输的机会?意姐儿,你也太小看你五哥了,就南培林那种货色,你五哥不用动脑子都能让他赔得一文钱不剩!”罗勇峰超有信心地说道。

    “真的?”罗云意只知道当年她五哥是个数字天才,难道做生意也是天才不成?

    “你不信?”罗勇峰挑眉看了罗云意一眼问道。

    “五哥,我信你,而且我看东南王府的人都不顺眼,你要是能把南家的财路给断了,那可是为东南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罗云意笑着说道。

    “行,这件事情你就放心交给我吧,我正打算在浮州开家酒楼,再开一家盐铺,正好我看南家的人也不顺眼!”罗勇峰笑着说道。

    他心里很清楚在场的几个人都是想对付南家的,他不喜欢上阵杀敌,但在商人的战场上他也能为国为民做点儿贡献。

    叶染修和北柳听到罗勇峰这样说,眼中亮光闪过,一旦东南王手里银子受阻,很多事情他便不能放开手脚去做,而且东南王府早就不得人心,只要几人同心协力,很快便能瓦解东南王在东南沿海一带的势力,到时候还东南百姓一片晴朗的天指日可待。

    “五哥,浮州近海,你在这里不如开家海鲜酒楼,另外也可以组建商队往内陆之地运送海产品,还可以办一个海产品加工的作坊,正好可以给现在受灾的东南百姓提供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罗云意脑筋一转,想到雪灾如此严重,光靠朝廷的救济并不是长久之计,再加上东南王从中作梗,百姓的情绪很不稳定,如果让他们看到生活的希望,东南王想要鼓动百姓造反的目的就不会达到。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东南王府的人一定会使坏的!”罗勇峰颇有先见之明的说道。

    “五哥,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你想想看,在一个人最绝望的时候有人给了他希望,而另外一个人却想跳出来把他的希望打碎,你觉得这个人接下来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呢?”罗云意意味深长地看着面前的三人说道。

    叶染修、北柳和罗勇峰恍然大悟,看向罗云意的目光都含着笑,她这一招真是高呀,这是要把东南百姓仇恨东南王的火种给点起来,一旦东南王从中破坏,很可能会被群起攻之,到时候朝廷就是不出面东南王府也会被百姓的愤怒之火给烧成灰烬。

    “意姐儿,你真是太聪明了,而且你这样一说,我觉得这店铺有些不适合我一个人开,铺面儿太小了,未来妹夫,你有没有兴趣合作一把?”罗勇峰也是个聪明人,一旦他照罗云意的意思去办,那么东南百姓势必会很感激罗家,他不怕罗家与东南王府为敌,只是现在的罗家比之六年前更为显赫,帝王心最难测,罗良承不想罗家再经历第二次的浩劫,这份荣誉太大,多些人分担才好。

    “以后梁王府都是意儿来管,你问她的意思!”叶染修也深知此事若成必得民心,不过他对功名利禄都不在意。

    “既然五哥觉得铺面儿太小,那就多找几个人,锦之,你的越王府缺不缺银子,要不要也掺一份?”罗云意笑着看向北柳。

    “我虽然是越王,但手里实在缺银少粮,更有不少人要养,云意若是肯让我掺一份,自是求之不得!”北柳故意苦笑一声看着她说道。

    “呵呵,那就算你一份,我这次可要整个铺面大一点儿的,你们都要做好准备,我还得写几封信,多叫几个人一起加入,东南这么多海里的好东西,可不能浪费了,我要以海养民,以海富民,顺便把咱们几家的钱袋也都装得鼓鼓的!”罗云意笑着说道。

    “哈哈哈,好!”三个男人笑着看向她说道。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