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郡主有请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郡主有请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修炼功法讲求主动自愿,既然高大宽和叶染修不愿意,罗云意也没有强逼,等到日后他们看到梁老王爷身体渐渐恢复健康,说不定就会主动修炼这套功法了。

    等到梁老王爷醒了之后,罗云意亲自喂他喝了一碗粥,然后对他说起了要教他修炼功法之事。

    “唉,我这身体已经药石无医,意丫头你就别费心了!”梁老王爷还是很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的,他在生命的尽头能够看到罗云意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还即将和叶染修成为一家人,他便放心了。

    “老祖宗,话可不能这样说,您得赶紧把身体养好,以后叶染修有公事要忙,我也得忙司农司的事情,家里要是有了孩子,您让我教给谁带,梁王府可没有我的公公婆婆。”罗云意笑着说道。

    坐在床边不远处的叶染修听她这样说,脸上划过莫名的光彩,高大宽也是站在那里脸上露出了笑容,想着梁王府很快就有了小主子,他也跟着开心。

    果然,梁老王爷听她这样说,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说道:“老祖宗年纪大了,你还指望我给你们带孩子?”

    “老祖宗,我们不指望您指望谁,您可是叶染修唯一的亲人,反正我师叔这次给我留了不少高产的种子,就算我嫁了人,想来皇上也不会让我在梁王府安安静静地待着,再说这天下百姓能不能填饱肚子可全指望司农司的司农官呢,除非是老祖宗您不想听到梁王府有娃娃的哭声,不想看到百姓们有饭吃!”罗云意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

    “太爷爷,以后我和意儿的孩子还需要您多费心才是!”叶染修也跟着说道。

    “你们这两个孩子呀!”梁老王爷无奈笑着一叹,“老祖宗我最想听到梁王府有奶娃娃的哭声,更希望这天下百姓人人都能吃饱饭,既然你们觉得我这老人家还有用,那我就争取多活几年。”

    “老祖宗,您这样想就对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接下来的两天,罗云意除了每日在厨房里想法设法给梁老王爷做些好吃的,便是在房中将功法的修炼方法教给他,而隐茶庄园的众人就等着罗云意一天三顿饭多做些,他们也好跟着吃上几口美食。

    “真没想到罗家丫头的厨艺如此厉害,连药膳都做得如此美味!”梁老王爷的房间里,松风老人和项老都在,这一餐罗云意为梁老王爷做得是药膳鸡汤,梁老王爷喝汤,他们两个跟着蹭吃鸡肉。

    “你们是没喝过这丫头酿的酒,那才是香醇呢!”梁老王爷这两日气色好了很多,饭也比以往吃得多些。

    松风老人和项老很有默契地相视一笑,他们是不想馋梁老王爷,其实罗云意到隐茶庄园的第一天便送了他们二人各自一瓶好酒,那可是他们从未喝过的极品佳酿,而且罗云意答应他们,等到日后会亲自酿制这种佳酿给他们喝。

    “还是老王爷你有福气!”松风老人笑着说道。

    在他眼中,梁老王爷这一生都在为大禹朝劳心劳力,年迈之时身边能有叶染修和罗云意这两个孝顺懂事的孩子,真真是他修来的福气!

    “庄主,越王府送了请帖来!”三人正说笑着,隐茶庄园的一位下人走进来禀告道。

    “送什么请帖?”松风老人不解地看了一眼下人问道,而那下人把手中的请帖恭敬地递到他手中。

    梁老王爷见松风老人看过请帖之后,眉头皱了一下,还有些无奈地看向了自己,便出声问道:“怎么了?”

    “是我那外孙媳妇要见罗家丫头,说是在越王府宴客,请她过去!”松风老人对梁老王爷说道。

    松风老人只有一位外孙就是曾经海布国的太子北柳,而他的外孙媳妇正是东南王府南信敖的长女南平郡主,东南王一直视叶染修为眼中钉这一点松风老人也是知道的,而且对这位郡主外孙媳妇他也只见过一面,还是上次他生辰北柳带她进来的,平时隐茶庄园这里只有外孙北柳偶尔会来。

    “越王府的消息倒真是灵通!”梁老王爷虽然到了东南之后身体一直不好,但该知道的事情他都知道,就连越王北柳和罗云意在京城成为好友之事他也从高大宽嘴里知道了,“意丫头要留在这里照顾我,越王府就不要去了!”

    这两天叶染修已经去忙自己的事情,一时半会儿怕是抽不开身,梁老王爷不放心罗云意离开自己的视野,他也不希望她去越王府参加什么宴会,而罗云意更是没有兴趣,她和北柳是朋友,但和他的王妃可没什么交情。

    松风老人直接就替罗云意回绝了南平郡主的邀约,而且从叶染修那里他得知东南王府的人已经知道梁老王爷在隐茶庄园,而能够泄露这一消息的,松风老人想了想,唯有上次南平郡主这个外人。

    只是,谁都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南平郡主竟冒雨来到了隐茶庄园,罗云意不愿意接受邀请到越王府,那她便亲自来了。

    “你这位外孙媳妇倒是够执着的!”梁老王爷听到越王妃南平郡主已经乘坐马车到了庄园门口,松风老人无意让她进庄园,她便在外边一直等着。

    “她一定要见到罗家丫头,我反而觉得她心思很不单纯,当年若不是海布国情况复杂,北柳又怎么会甘心做东南王的女婿!”北柳娶南平郡主一直都是松风老人耿耿于怀的一件事情,当年他早就为北柳相了一门亲事,对方无论是家世人品还是才貌学问都与北柳极为匹配,只可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我倒不怕我家丫头被人欺负,只是不想多生事端,毕竟六年前她与北柳也有一段朋友之谊。”梁老王爷深知罗云意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而南平郡主这次似乎来者不善,东南沿海一带虽然局势复杂,但绝对不能乱,否则战火必起,这也是叶染修为何一直和东南王府的人周旋而没有采取强硬的措施,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是绝对不可以轻易动东南王府的。

    “老祖宗,听说越王妃已经到了门前要见我,我还是出去见她一面吧,不然太失礼了!”这时,罗云意走进房间对梁老王爷和松风老人说道,此时外边的冬雨下得越发大了,还夹带着雪花,冷风吹得人直打颤。

    “意丫头想见?”梁老王爷看向她问道。

    “见一面也没什么,反正迟早也会见得!”罗云意笑着说道。

    “嗯,既然想见那就去见吧,穿厚一点儿,外边冷!”梁老王爷笑着说道。

    罗云意答应一声,披上厚裘衣,撑着一把伞来到了隐茶庄园门外,谷雨和夏至两个丫鬟也各撑一把伞跟在她后边,暗处高大宽也一直跟着三人。

    到了门外,罗云意看到南平郡主的马车停在了不远处的茶道旁的纳凉亭外,亭子里站着两名王府侍卫,并不见其他人。

    罗云意主仆三人朝着纳凉亭而来,坐在马车里的越王妃南平郡主听到随行侍卫说有人来了,撩起车窗帘看了一眼,然后在贴身丫鬟的搀扶下从马车上下来走进了纳凉亭。

    “罗家云意见过越王妃!”进了四面透风的纳凉亭,罗云意对着南平郡主福了一礼,这天可真冷,在外边吹雨雪更冷,可松风老人明显不想让南平郡主进隐茶庄园,只能她出来了。

    “罗姑娘可真是难请!”南平郡主身穿一身火红的狐裘,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一双略略上挑的丹凤眼夹带着一丝冷笑看向罗云意。

    “皇命在身,实在抽不开身,还请越王妃见谅。不知,王妃一定要见我,所为何事?”罗云意干脆把“拒绝的理由”推到了孝和帝身上。

    “哦——不知罗姑娘忙的是什么皇命?”南平郡主眼中有些疑惑,更有着探知的**。

    “还请越王妃见谅,朝廷重事不可对外人言!”罗云意轻声一笑,国家大事可不是谁想知道就能知道的。

    “你——”南平郡主觉得罗云意绝对是故意的,真不知道她三弟南培林看上了这丫头哪一点,就连梁王爷叶染修甚至自己的夫君北柳都对她念念不忘。

    “越王妃见我到底所为何事?”罗云意真不想和南平郡主耗太长时间,今日外边真的很冷!

    “怎么,无事本王妃就不能见见你吗?”南平郡主有些不耐烦地看了一眼罗云意冷声说道。

    见南平郡主瞧自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罗云意心里也有些奇怪,她可是刚到浮州,之前又没得罪过这位南平郡主,她怎么看自己如此不顺眼呢?!

    “越王妃若是找我无事,那我就先回去了,皇上交代的事情耽误不得!”罗云意起身就想离开了,这南平郡主想大冬天在外边发神经,她可不愿意作陪,这一次出来也全是看在北柳的面子上,不然她可不会出来见客。

    “等等!”南平郡主有些恼怒地看了一眼罗云意,还从未有人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听说罗姑娘已经被赐婚给梁王爷,那么就好好做你的梁王妃,不要再招惹其他人了!”

    “越王妃这话何意,我怎么听得有些糊涂,越王妃还是把话说明白的为好!”罗云意脸色也是一冷,北柳怎么娶了这么一个不招人喜欢的妻子,听她说话真想上去扇两巴掌!

    “哼!”南平郡主冷哼一声,含着冷笑说道,“罗姑娘在汇州之时难道没招惹我家三弟,六年前你小小年纪便已经让我家王爷印象深刻,想来姑娘的手段了得,只是我家三弟性情中人,姑娘还是别做让梁王爷误会之事。”

    “呵呵!”听完南平郡主的话,罗云意被她气笑了,这东南王府出来的人可真是有意思,怎么一个个自我感觉良好,最喜欢颠倒黑白乱给自己加戏呢,身为佳女的南湘是如此,死皮赖脸的南培林是如此,现在连越王妃南平郡主亦是如此,他们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你笑什么?”南平郡主听到罗云意的笑声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烦闷之气。

    “我笑这天下可笑之人,越王妃还是把事情弄清楚为好,我对硬黏上来的癞皮狗真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再说了,有我家叶染修这么好的男人在,我就是眼瞎了也不会看上别的人。”罗云意觉得北柳才是真正的眼瞎了,这南平郡主美则美矣,但心思不正,看起来又很爱嫉妒,越王府的日子估计不好过。

    “最好是像你说的这样!”南平郡主就当自己听不懂罗云意说的“癞皮狗”是谁,但这笔账她可是记下了,迟早有一天她会找罗云意算的。

    “越王妃要是没别的事,我就走了!”罗云意说完就走出了纳凉亭,这鬼天气真讨厌!

    正在此时,一匹快马冒着雨雪来到了纳凉亭外,马上下来一人急急走到南平郡主身边说道:“王妃,王爷回府了!”

    “什么?!王爷回来了!”南平郡主听后脸上一喜。

    而刚走出纳凉亭的罗云意脚步也是一顿,越王府就在浮州府城内,看来是北柳归来了。

    “是,王妃!只是——”来报信之人有些吞吐起来。

    “只是什么?”南平郡主觉得来人语气有异。

    “只是王爷带了侧妃回府!”那人说道。

    “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南平郡主觉得自己听错了。

    罗云意并没有走太快,所以她也清楚地听到北柳带着侧妃回王府的话了,更听到南平郡主震惊发怒的声音,看来北柳这越王府的后宅也不安生啊!

    雨渐渐停了,但雪越下越大,不一会儿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落下,很快天地之间一片素白。

    房间内,玉美人的氤氲茶气让罗云意的坏心情有些好转,从松风老人那里她意外得知北柳当年娶南平郡主是为了海布国那些可怜的百姓在东南能有一处安身之地,如今的海布国所在的岛屿已经被一伙强大的海盗占据,北柳带兵攻打几次都没有成功。

    “姑娘,外边有一位自称是旧友锦之的人要见您!”罗云意喝完一杯玉美人,正打算起身去给梁老王爷做晚饭,就听到谷雨走进来禀告道。

    “请他进来吧!”南平郡主估计这会儿已经回到越王府了吧,而她的夫君越王北柳却来到了隐茶庄园内,罗云意轻叹了一口气,不能为了一个女人不见自己的好朋友吧!

    北柳站在门外将身上的披风交给一旁的侍卫,然后在谷雨的带领下走进了房间,房间里很温暖,烧着东南一带不常见的热炕,空气里飘满玉美人的茶香,是她最爱的味道。

    一位妙龄少女坐在茶炉前静静看向他,脸上带着柔柔淡淡的笑容,他不熟悉眼前的这张美丽容颜,但她给他的感觉却是六年来不曾忘记的,他知道,一定是她!

    “云意,多年不见,你的喜好倒是没变!”北柳笑着在罗云意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锦之,我觉得你有些变了!”罗云意也回之以微笑。

    “六年了,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变呢!”北柳有些感慨也带有一丝丝的苦涩,看向罗云意的目光亲近中又有着复杂的无奈,当年她还是个小姑娘,如今再见她就要成为大禹朝的梁王妃了。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当年一别,你我都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生活还要继续朝前看,咱们好友能再聚,便是最值得开心的一件事情了!”罗云意笑着对他说道。

    “云意说的是,能再见到你,是此生最令我愉悦的一件事!”北柳微笑说道。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