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南家三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南家三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好在,这个小姑娘坚持表演完了整个节目,旁边一直紧盯着小姑娘的老者和其他几个孩子也都松了一口气,待她从绳子上跳下来,老者更是慈爱地笑着摸摸她的头,然后拿起锣敲着走到观看的人群面前,低头哈腰地将一个空空的钱袋打开,紧接着便有人往里面扔了铜板。

    只是看得人多,愿意掏银子放进钱袋的却很少,老者脸上满是失望,当他走到罗云意面前的时候,罗云意将自己的钱袋从腰间拽下来,整个放进了老者的钱袋里,看得老者和众人是目瞪口呆。

    “天太冷了,给几个孩子买点儿厚衣服穿上!”罗云意笑笑,她是看下雪天几个孩子和老者衣衫都很单薄,可怜他们才把钱袋都给了他们,她钱袋里少说也有四五十两的散碎银子,足够支撑老者和几个孩子几日的花销了。

    老者感激地看了一眼罗云意,咿呀地说不出话,罗云意才发现这老者是个哑巴。

    紧接着,老者又拿着钱袋走向别人,而准备转身离开的罗云意却觉得人群中有一道目光紧锁着自己,她疑惑地朝人群里看去,然后发现一位年轻俊朗的贵气公子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叶染修也察觉到这道目光,看到那人他冷瞧了一眼,此时卖艺的老者也走到了那位年轻公子的面前。

    年轻公子对身边的随从轻声说了一句,就见那随从拿了一张银票放进老者的钱袋里,待老者看清那银票上的数额,慌忙拉着几个孩子跪下给那位公子磕头致谢。

    年轻公子笑着摆了一下手,然后朝着罗云意和叶染修走来,并对叶染修行礼说道:“南培林见过王爷!”

    “南三公子不必多礼!”叶染修声音淡淡地说道。

    南培林被叶染修冷待也依旧笑脸相对,然后转向罗云意问道:“想必这位便是罗五姑娘吧,在下东南王府南培林,欢迎姑娘到浮州做客!”

    “南公子客气了!”罗云意微微福礼作答。

    虽然眼前这位南公子看起来友善亲和的,但罗云意不太喜欢他看自己的眼神,那里面竟然有十分明显的占有欲,这位南三公子不会第一次见面就看上她了吧?!

    连罗云意都能感觉出来南培林对她的异样,更不要说叶染修了,他释放出的冷空气、低气压都能将空中飘舞的雪花直接结成冰霜,但站在他对面的南培林却像没有感知到一般,只是满眼含笑地看向罗云意。

    “听说姑娘是司农司的司农官,真没想到姑娘如此天资绝色的美人竟喜欢田桑之事,不知罗姑娘平时除了农事,还喜欢做些什么?”南培林语气自然又带着一股亲近,让罗云意脸色都忍不住楞了一下。

    这可是在大街上,而且是当着她未婚夫叶染修的面,南培林竟然语言轻佻地调戏她,罗云意很怀疑这位南三公子要么就是心机太深故意气叶染修,要么就是脑袋里缺根筋,难道他都看不到叶染修骇人的阴沉目光吗?!

    “南培林,记得站在你面前的是谁!”叶染修扔下这句话拉着罗云意转身离开了。

    看着叶染修和罗云意决然离去的身影,南培林微微一笑,似回答叶染修刚才的问题般说道:“当然记得,大禹朝的梁王爷和未来的梁王妃!”

    “东南王的儿子?”罗云意被叶染修拉着往前走,此时雪越下越大,她觉得叶染修的怒气也是如此,但该问的还是要问,得让这男人把心里窝着的火发出来。

    “南信敖的嫡三子,也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东南王的人,不要被他的表面迷惑,他和他爹东南王一样,是个好色阴狠之徒!”南培林恐怕现在已经把罗云意当成了他势在必得的猎物,只要想到这一点,叶染修恨不得刚才一掌就拍死他。

    “东南王的王位不是应该传给他的嫡长子吗?怎么会有嫡三子的份儿?难道东南王另外两个嫡子都死了?”罗云意好奇地问道。

    “没有,东南王府的嫡长子南培继是个半疯半傻之人,世子之位自然不能传给他。嫡次子南培育虽然是东南王府的世子,但痴迷琴棋书画四艺,平时几乎不过问王府诸事,嫡三子南培林是东南王南信敖最信任看中的儿子,东南王府的很多事情都是南培林在做决定,他虽然不是世子,但除了南信敖,他在东南王府说的话最有分量。”既然已经先见到了南培林,叶染修就决定先把一些事情告诉罗云意,好让她心里有个计较。

    “看来这位南三公子是个厉害难缠的角色!”两个人登上了船,回头去看的时候,热闹的集市离着他们有些远了。

    “意儿,到了浮州之后,我会直接把你送到太爷爷那里去,如果太爷爷身体能好些,我就把你们先送回京城!”不管南培林是真看上罗云意还是假看上,叶染修都不会让罗云意涉险,他原本就打算把罗云意送到梁老王爷身边的。

    “好!”罗云意也不想节外生枝,她这次来东南主要是来看梁老王爷的。

    只是,他们不想和南培林有过多接触,但南培林却上杆子黏上了他们。

    “王爷,姑娘,那位南三公子想要搭咱们的船一同回浮州!”次日清晨,雪停之后,准备开船离开汇州码头的时候,谷雨走进房间对叶染修和罗云意说道。

    “就说船上没地方了,让南三公子另外找船吧!”罗云意看了一眼头都未抬的叶染修对谷雨说道。

    “是,姑娘!”谷雨答应一声出去了。

    不一会儿,罗云意似乎听到罗勇峰在外边说话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船开了,罗勇峰来到了她的房间,看到叶染修在也习惯了。

    “这东南王府的南三公子还真是个厚脸皮,都说船上没空了,他还硬要上来,要不是我出面,还真被他得逞了,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罗勇峰笑着对罗云意说道。

    昨天就听罗云意说过这位南三公子南培林,罗勇峰之前只听闻过一些南培林的事情,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长得人模狗样的,就是太讨厌了!

    “此人居心不良,五哥,你也要小心!”对于此次的浮州之行,罗云意又多谨慎了几分,本来她还打算去眉桥镇一趟,但现在她改主意了,就听叶染修的,直接去见梁老王爷。

    “放心吧,他心眼多,你五哥也不是只有一个!”南培林眼里的算计可没逃过罗勇峰的眼睛,尤其是此人言语之中总是提起他妹妹罗云意,这让罗勇峰非常不爽。

    罗云意他们的船在江上又行了几日便出了汇州进入了浮州,当船行到湛桥码头时,罗云意站在甲板上已经能看到汪洋广阔的大海,七年前,他们一家人正是从湛桥码头上岸的。

    “意姐儿,你真不去了?”船停稳之后,罗云意安排那些流民下船,罗勇峰负责护送他们回到眉桥镇,顺便去齐大海家一趟。

    “嗯,五哥,我就不去了!”船再行一日将到达浮州的茶海码头,而叶染修在浮州的居所就在茶海码头不远处,罗云意想早一日见到梁老王爷。

    “那好吧,我会尽快赶去与你们汇合的!”罗勇峰带着那些流民离开了,船再次从湛江码头开出的时候,突然被另外一艘海船挡住了去路。

    “梁王爷,五姑娘,真是好巧呀!”南培林站在海船甲板上,笑意盈盈地看向打算从甲板上回船舱的叶染修和罗云意。

    巧?罗云意可不这么认为,这南培林摆明了就是在此处堵他们的。叶染修没搭理他,罗云意自然也不会吭声!

    “梁王爷这是回茶海码头吧,怎么不去看看老王爷,听说这段时间他老人家一直在隐茶庄园里做客,我正打算前去拜见呢!”见叶染修冷着脸又要拉着罗云意进船舱,南培林在他们身后不疾不徐地说道,而他的话也成功地让二人停住了脚步。

    叶染修猛地转过身来盯着南培林,声音淡淡地说道:“南培林,你是在找死!”

    “梁王爷这话可说错了,这世上哪有找死之人,就算有,也不会是我,我这个人很惜命的!”南培林笑着说道。

    他似是根本没把叶染修放在眼里,毫不掩饰的傲气也让罗云意多看了他两眼,引得南培林立即看向她,“罗姑娘,你看这浮州海景怡人,富庶繁华,可比京城好玩多了,南某带姑娘游览一番如何?”

    “不必了!”罗云意拒绝道。

    “姑娘不必客气,南某愿尽地主之谊带姑娘好好畅游一番东南之地。”南培林笑着说道。

    她哪里客气了,这男人真是好赖话都故意“听不懂”,比狗皮膏药还难缠。

    “把船让开!”叶染修面色越来越沉静,和在汇州集市上见到南培林时的怒气外露不同,现在的他将所有的情绪都收了起来,罗云意反而觉得这样的他更可怕。

    “梁王爷,罗姑娘还没答应在下的请求呢!”南培林略有些挑衅地看向叶染修。

    “让开!”叶染修嘴角竟然出现一丝笑容,看得罗云意和南培林都是微微一惊,这笑容很危险。

    “是在下莽撞了,把船让开,让梁王爷过去!”南培林赶紧转了笑脸说道,命令他的人把海船划开让道儿。

    叶染修拉着罗云意回了船舱,两个人就在厅里坐了下来,夏至煮好了热茶,连暖炉也都已经烧上了。

    “姑娘,南三公子的船跟在咱们的船后边!”谷雨走进来对罗云意说道。

    “不用管他,他想跟着就让他跟着吧!”罗云意端起热茶饮了一口,像南培林这种没脸没皮的人,你越是不让他做什么,他可能越是要做什么,似是想证明自己一样。

    “无痕,沉船!”叶染修冷不丁地对空中喊了一声,罗云意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跟在他们船后边的南三公子的海船舱底突然大面积进水,船工们根本来不及抢修,船就往下沉了,连附带的逃生小船也漏了水,最后满船的人只好大冬天游到岸上去。

    南培林是会武之人,他跳上一块木板施展内力到了岸上,身子是没沾水,但内力耗损不少,而此时叶染修和罗云意的船早就连影子都看不到了,他只能阴鸷地盯着船消失的方向。

    没有讨厌的人跟在后边,罗云意心情也好了不少,看来这次南三公子是彻底惹恼叶染修了。

    “刚才南培林说老祖宗在隐茶庄园,真在那里吗?”罗云意有些担忧地看向叶染修。

    “是的,除了我很少有人知道太爷爷在哪里休养,就连皇上都不清楚具体的位置。”叶染修说道。

    “那南培林这家伙是怎么查出来的?会不会那个庄园也不太安全?”南培林刚才的话罗云意觉得他意有所指,难道是想拿梁老王爷的安危来威胁叶染修吗?

    “隐茶庄园是太爷爷一位好友的地方,就算东南王府的人知道也不一定能进去,因为里面有阵法机关,一般人闯不过去的。”南培林能知道梁老王爷的藏身之处让叶染修觉得是隐茶庄园内部出了问题,但庄园里人口简单,都是庄园主人极为信任的家奴,会是谁将梁老王爷在隐茶庄园的消息透露给南培林的呢?

    “咱们还是快点去隐茶庄园吧!”东南王府的人不怀好意,罗云意不想梁老王爷身体不好还处在危险之中。

    船很快行到茶海码头,下了船骑上快马,叶染修就带着罗云意主仆三人往隐茶庄园而去。

    在距离茶海码头六十里外的地方,在一处四面环山、地势险要之地藏着一条狭长的平原之地,隐茶庄园就坐落在此处,庄园四周被茶树环绕,周围山中的清泉汇聚成清澈的河流在庄园前面流过,滋润着成千上万棵的茶树。

    叶染修四人骑马来到庄园外的茶树边缘,然后下马而行,快走到庄园入口时,他们看到一位背着药篓的老者正蹲在一株茶树下研究手里的药草,因为太过专心致志,连他们走近都没有察觉到。

    “项老!”叶染修和罗云意都认识这位老者,正是在滨州救助灾民的西南赫赫有名的老神医,当时叶染修拜托罗勇瑄夫妇将他送到了浮州的隐茶庄园这里。

    “咦?你们怎么来了?”看到叶染修和罗云意出现在这里,项老也吃了一惊,将手中的药草放进药篓里,然后站了起来。

    “京城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之后,我们就赶来浮州了,项老,太爷爷他的身体怎么样?”叶染修最关心的还是梁老王爷的身体状况。

    项老看了一眼叶染修,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老王爷年纪大了,这些年东奔西走太过劳心劳力,又加上郁结难舒,病魔来势凶猛,若是熬不过去这一关,怕是”

    “项老,您可是老神医!”罗云意急急说道,老祖宗的身体真这么糟糕吗?!

    “神医也有无能为力之时!”项老也没想到梁老王爷的身体会恶化这么严重,如果当年他没有因为救叶染修耗损那么多的内力,说不定能多活二十年,可现在他只能竭尽全力了。

    叶染修听到项老这样说,双手紧握成拳,他心里也很清楚梁老王爷之所以病这么重,和当年救他耗损内力有关,这世上不止项老一个老神医,他一定能再找到别的人或者别的办法救治好自己的太爷爷。

    “叶染修,我们快进去吧!”罗云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梁老王爷了。

    “好,太爷爷见到你一定会很开心的!”叶染修定定地看向罗云意说道。

    “嗯,走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