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脚踏纺车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脚踏纺车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任泽贤淡笑摇了一下头,说道:“生老病死乃是人世常态,非人力能故意改之。”

    “任大人看起来和六年前不太一样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是有些不同!”任泽贤承认自己的确发生了些许改变,“六年前我一心努力想做皇上身边的近臣、重臣,豪情壮志溢于言表,可现在我发现京官和地方官并没什么不同,反倒是地方官更能接近百姓。”

    罗云意六年前也多少感觉到任泽贤在为官之道上的野心,这个人有心计有谋略也有手段,不过是性情耿直一些,如果他能像林洪文一样处事更为圆滑世故,那么出将入相或许并不是说说而已。

    只是,现在的任泽贤作为巡察御史反而铁嘴直断、杀伐果决,想来现在的他在官场上肯定得罪了不少人,仕途之路估计也不会那么顺遂。

    “任大人怎么会想着改变呢?”罗云意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并没有想着改变什么,包括我自己,是在永岭的那些日子老王爷对我的教导让我意识到自己想法的自私,一直以来我总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当官,总想着做到高位才能为百姓做更多的事情,可在老王爷的身上我发现,一个人如果真的为百姓着想,就不会在意自己的位置,七品也好,一品也罢,官位的高低从来不是为官之人做事的准则。我现在已经不在意做到哪品官,只希望能无愧于头上这顶官帽,哪怕再小的事情只要对百姓有利我也会去做。”任泽贤很少对外人说起这些“知心话”,但遇到罗云意,他却忍不住想要说出来,总觉得他说的话眼前的少女更能理解。

    “任大人这话说得极好,云意虽为女子,也希望一身所学能够造福百姓,哪怕人力有限,我也会努力去做,这也是老祖宗教会我的!”在梁老王爷的身上,罗云意也学到了很多,这次跟着叶染修去浮州,她一定给梁老王爷好好调养一下身体。

    “五姑娘高义任某一直都很佩服,这也是大禹朝百姓的福气。只是现在大禹朝百姓的日子依旧不好过,在京城便有史财主这样无恶不作的地主豪绅,其他地方不知有多少百姓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大禹朝的田地都被这些人霸占了。”这几年来,任泽贤作为巡察御史太清楚大禹朝百姓的现状,尤其是百姓的田产都被一些权贵富户强取豪夺,百姓们有苦难言,即便是丰收年也填不饱肚子。

    “大禹朝的田产分配的确是存在问题,如果皇上能够下定决心改革,将所有土地收归国有然后重新合理分配,对于圈地、占地等现象严加惩治,说不定情况会好一些!”罗云意说道。

    “谈何容易!别说那些皇亲国戚、权贵世家会跳出来反对,就是一般的富户财主都不会眼看着自己的土地变成别人的,若是动了他们的田产,说不定连国体都要被撼动。”任泽贤很有远见之明,他很清楚现阶段有些人的土地田产是动不得的,哪怕这些人手里握着绝大部分的土地,就是让地都荒着,也不会拿来分给穷人。

    “任大人说的是!”关于土地改革,罗云意觉得道路还很长,不过绝对不是不可能的,一个国家贫富差距太大也是会出问题的。

    “两位大人尝尝我们宝平村的山茶!”任泽贤和罗云意正坐在鲁老汉家中说着话,鲁老汉端着一壶热茶走了来,这是让小山子刚从山里挑的甘泉水煮出来的山茶。

    所谓山茶就是当地人在山里发现的野茶树炒出来的茶叶泡的茶,山茶茶叶比较细小,味道略有苦涩,不过后味甘甜,因为比较常见倒是很受民间百姓欢迎,上等极品茶叶寻常人家喝不起,一般的自制山茶还是能拿来待客的。

    “这茶比较清淡,不知五姑娘喜不喜欢!”任泽贤对于山茶并不陌生,不过他知道罗云意最喜欢喝梁老王爷那里的极品好茶玉美人,也不知这乡野粗茶能不能入得了她的嘴。

    “味道不错!”罗云意轻抿一口笑道,这种没见过的山茶倒是可以把茶树移栽到金玉空间里去,想来唐老头和文真道长也会喜欢的。

    “两位大人喜欢便好,我们这乡下没什么好东西,一点儿山茶还是有的!”鲁老汉此时也已经知道罗云意的身份,没想到罗云意不但是个姑娘还是司农司正四品的司农官,那些京城传说中的高产种子可都是眼前的这位姑娘种出来的,在他眼中,罗云意那就是农神转世,是他们百姓最应该敬重的人。

    “老伯,这山茶树能不能给我两棵?我打算种在自己院子里!”罗云意笑着讨要道。

    “大人想要多少咱们这山里都有,我这就让大郎他们给你去挖来!”宝平村离周围的山还是有段距离的,不过昨日罗云意将一辆马车给了自己的小儿子,现在出门就方便多了。

    “不急,不急!”面对热情的鲁老汉,罗云意赶紧摆了一下手,然后指着他家院子里晾衣绳上的一些有着小绒毛竹签粗细一般的长线问道,“刚才看那位大嫂忙着晾晒这些长线,我怎么看着这线不是麻线呢?”

    罗云意和任泽贤在院子里说话的时候,鲁老汉的小儿媳从屋子里出来将一团有些绒绒的长线在绳子上扯开晾晒,这线很像是现代的毛线,但罗云意一时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毛,而且这线应该比现代的毛线要硬,结实度不知道怎样。

    “大人,这是兔麻线,是用兔毛和麻线纺成的长线,十里八乡只有咱们宝平村的女人会做这种兔麻线,这线织成布做成衣服又结实又暖和,就是粗糙了些,富贵人家是不用这些的。”鲁老汉笑着和罗云意解释道。

    “那你们是用什么纺线的?”罗云意站起来摸了摸鲁老汉说的兔麻线,如果柔和度再高一些,这就是质量很不错的毛线呀!

    “是用我们自制的手摇纺车!”鲁老汉让小儿媳将家里的纺车拿出来,罗云意一看是以前见过的非常简单的古式的手摇纺车。

    “你们这些兔麻线是自己用还是会拿出去卖?”罗云意又问道。

    “都是自家用的,拿到集市上也卖不了几文钱!”鲁老汉说道。

    他们村的兔麻线是村里的女人们自己瞎捉摸出来的,为的是织成布冬季给家人做几件保暖些的衣服穿,麻线一般人家都有,但兔毛不好寻,所以兔麻线平时纺出来的也不多,有时自家都不够用,哪还会拿出去卖。

    “老伯,这兔麻线能不能送给我一些,我想拿回去研究一下?”罗云意笑着说道。

    鲁老汉也不懂罗云意口里的“研究”是啥意思,他让小儿媳把家里的兔麻线都给了罗云意,而罗云意也没客气,笑呵呵地收下了。

    罗云意和任泽贤在宝平村被村民们款待之后就回来了,而一回到罗府,罗云意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不让人打扰她,到了第二天中午才精神百倍地出来。

    “姑娘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罗云意从房间出来之后,冬至就发现她脸上带笑,嘴里哼着好听的小曲儿。

    “是挺好的!”罗云意流里流气地抹了一把冬至的小脸,冬至先是脸色一僵,然后就红着脸低下了头,这新主子明明是个姑娘,怎么还干起了调戏丫鬟的事情,这突然的亲近倒让冬至有些不适应了。

    “姑娘,咱们今天去哪儿?”吃过午饭,罗云意就带着谷雨出门了。

    “去找人!”罗云意笑笑,带着谷雨在京城大街逛了起来,然后在一条长街的街尾走进了一家打铁铺子。

    “姑娘,你要打什么铁器?”一个脸色黝黑的汉子见有客人上门,一边打着铁具,一边笑着问道。

    “我不打铁器,你让人帮我做一件木工活!”罗云意笑着说道。

    “姑娘,你找错地方了吧,这里是打铁铺不是木匠铺!”汉子特意看了罗云意一眼说道。

    “没找错,这里不是苍氏一门在京城联络的地方吗?找门里最好的木匠帮我尽快把东西做好!”罗云意说道。

    六年前自己失踪之后,苍氏一门的门主之位苍星图就交给了苍无念,而苍无念转手就交给了罗勇峰,现在罗云意回来了,罗勇峰就把苍氏一门的门主之位又还给了她。

    “你到底是谁?”打铁的汉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些紧张地看了罗云意一眼。

    罗云意将门主令拿给打铁的汉子看,笑着说道:“我是你们苍氏一门的门主!”

    两日后,罗府门前停了好几辆马车,每辆马车都用黑色的布盖得严严实实,外人并不能看到马车上是什么东西。

    “意姐儿,你让苍氏一门的人给你做的这都是什么呀?”罗勇峰瞅了一眼,大门外足足有十辆马车呢。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罗云意示意罗勇峰将一辆马车上的黑布扯开,这时府门外已经站了不少瞧热闹的人,罗时瑞几个小奶娃更是一直往前挤。

    “这什么东西呀?”罗勇峰并不认识马车上的木制机器,不过司空潭倒是熟悉一些。

    “云意妹妹,这是不是纺车?”司空潭问道。

    “不错,这是改良版的脚踏纺车,比手摇纺车工作效率要高一些,我打算开一家织线坊,几位嫂嫂有没有兴趣?”罗云意笑着看向司空潭、黄若心和晗影公主问道。

    “好呀,我有兴趣!”司空潭第一个就表示要和罗云意合伙开织线坊。

    “我也有兴趣!”黄若心也笑着说道。

    “我——我也有兴趣!”晗影公主柔声细语地说道。

    “既然嫂嫂们都有兴趣,那咱们就合伙开这家织线坊好了!”罗云意笑着说道,“不过你们谁知道哪里兔子比较多?”

    “兔子?”罗家人都不解地看向她,罗时瑞更是好奇地问道,“小姑姑,你找兔子干什么?”

    “我打算养兔子,等它们长大了,就把它们的毛拿来纺线,肉拿来炖着吃!”罗云意故意恶狠狠地看着罗时瑞说道,唬得小家伙往后退了一步。

    “小姑姑,兔子那么可爱,你一定要吃了它们吗?”罗勇瑄与董敏儿的女儿罗锦溪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罗云意问道,仿佛她就是那只小兔子。

    “它们听话我就不吃了!”罗云意可不想逗哭小侄女。

    “兔子可乖了,它们一定很听话!”罗锦溪脸上有了笑容,她就知道小姑姑不是那么可怕的人。

    “不就是兔子嘛,这件事情交给我吧!”罗勇峰拍着胸脯说道。

    罗云意让人先把一架脚踏纺车抬进府里,然后亲自试了试纺车,苍氏一门的手艺从来没让她失望过,脚踏纺车的确很好用。

    司空潭、黄若心和晗影公主也都学着她的样子试了一下脚踏纺车,三个人之前可都不会用纺车,不过这脚踏纺车学起来也不麻烦,不一会儿她们都能会用了。

    “云意妹妹,这织线坊你准备开在哪儿?”司空潭脑子里已经在搜寻京城合适的地方了。

    “我准备把铺子开在正阳街上,虽然福运街很热闹繁华,但正阳街也不错。”之前梁王妃有一间嫁妆铺子就在正阳街上,罗云意觉得那里的地理位置不错,拐个弯就是城门正对的主街,南来北往的客商也都喜欢去正阳街。

    “我在正阳街正好有两间相连的铺子,咱们就不用再找别的铺子了!”黄若心嫁给罗勇江的时候,她爹可没少在京城给她置办嫁妆,除了福运街有她的嫁妆铺子,正阳街也有两间。

    “铺子倒不是大事,我打算将织线坊的规模做大一些,专门雇一些女工在作坊里用这些脚踏纺车纺线,然后再把线染出来,另外,我还需要专门的地方将线做软化处理,恐怕得找一个小庄子才行。”罗云意对三人说道。

    “我有庄子!”晗影公主对罗云意说道。

    她是皇家公主,嫁人后有专门的公主府,还有皇帝、皇后赏赐的好几处皇家田庄,不过晗影公主不喜欢一个人住在冷冰冰的公主府里,她还是喜欢罗家热闹的氛围。

    罗云意问了晗影公主几个庄子的地址,其中有一处离宝平村比较近,而罗云意正打算雇宝平村的女人做纺线女工,所以和晗影公主商量之后就把制作织线的地方选在了这处庄子。

    这天,罗云意又来了宝平村,并找到了村长鲁老汉,将自己开织线坊想雇宝平村女人们做女工的想法告诉了他。

    “罗大人,真是太感谢你了!”鲁老汉满脸感激地看向罗云意,他们宝平村从来不反对女人出外做工,好日子是一家人齐心合力干出来的,再说这就到初冬了,外边不好找活儿干,与其窝在家里耗费粮食,不如出外挣些银子。

    “不用客气,你告诉她们,做工的地方就在距离宝平村不远的一处皇家田庄,管吃不管住,一天给五十文钱,另外再要十名老实肯干有力气的男人做工,也是管吃不管住,一天给一百文!”工钱是罗云意和几位嫂子都商量好的,这个时空手工业者被认为是最低贱之人,他们的工钱自然也是最低的。

    很多改变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罗云意想要提升这个时空手工业者的地位,她只能先从小的地方一点一点做起,而提高工钱怕是所有做工的人都期望的,再说她也不会吃亏,到时候她作坊里做出来的织线可是最顶级的,价钱自然也会是极高的。

    “多——多少?”鲁老汉一家听到罗云意脱口而出的工钱,全都傻眼了!听错了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