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果酒飘香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果酒飘香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秦观笑着打开小布袋从里面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红石榴,他将石榴递给罗云意道:“师父,这是今年山里的野石榴,六年前您不是说最喜欢吃石榴吗,这石榴可是最甜的!”

    “是吗?那我尝尝!”罗云意接过秦观手里的石榴掰开,只见里面红透的石榴子仿佛红色宝石一般透明诱人,放几颗在自己嘴里,满嘴的酸甜汁液,真是太好吃了!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一颗大石榴就进了罗云意的肚子,而且她连籽都一起吃了。

    “这石榴真不错,山里面多吗?”罗云意又问道。

    “多,西郊这边山里就这种野石榴多,那边有一处深山里到处都是这种石榴树,每年这个时候石榴都能把树给压弯,不过这东西吃起来麻烦,籽又多,也不稀奇,没有多少人摘的。”王林对罗云意说道,他没想到罗云意会这么喜欢吃石榴,就是不喜欢吃的人看她刚才吃的香甜模样,也都想尝一尝了。

    “王大管事,你找些人把这些石榴都摘下来,然后按照我说的方法取籽,我再给你一张酿制石榴酒的方子,这酒酿成之后在滋味楼代卖,卖得银子咱们四六分成如何,皇家田庄占六成,我占四成。”虽然这些石榴都是野生的,但因为长在皇家的山里,罗云意也没想占皇帝的便宜,自己提供一个酿酒的方子要四成股份,她觉得这个生意对皇家来说也非常划算。

    “现在田庄里的事情都是三殿下负责,待我问过三殿下再来给姑娘你回话。”一个小小的野石榴罗云意都能把它变废为宝,王林是真的很服气,他得赶快去找三殿下叶祁才行。

    “行,有结果了告诉我一声,对了这山里还有其他野果子没?”罗云意又看着秦观问道。

    “有,这山里野果子很多,师父也要酿酒吗?”秦观不是好酒之人,但他也知道当年罗云意酿的几种鲜花酒味道极好,每年西郊皇家田庄的收益有一大半就是靠卖这些酒赚的。

    “你找人都给我摘一些过来,我先看看它们适不适合酿酒!”罗云意本身不是好酒之人,酿酒也只是个人爱好,主要是自家有喜欢喝酒的人,男人们喜欢喝烈酒、白酒,那么适合女人和老人、孩子的便是口味多样、度数很低的果酒了。

    “好!”秦观答道,而王林已经转身吩咐田庄里的下人帮秦观一起进山寻野果了。

    等到傍晚时分,罗云意从西郊皇家田庄离开的时候,她的马车上已经装了好几筐秦观等人在山里寻到的野果。

    马车回到罗府的时候,罗云意掀开马车帘就看到罗时瑞几个小萝卜头坐在大门槛上,双手托着下巴,有些焦急地等着什么人,见她回来,几人脸上一喜。

    “小姑姑,你怎么才回来?”罗时瑞率先朝罗云意跑了来,跟在几个孩子身边的小厮、丫鬟都慌忙护着。

    “慢点儿,你们怎么都在大门口?”罗云意拉住了罗时瑞的手,又一把将紧跟着小跑的罗时鸣抱在怀里。

    “小姑姑,我们在等你!”罗时鸣笑着说道。

    “原来在等小姑姑我呀,好,咱们回家,谷雨,夏至把那些野果子都拿去洗洗,然后取一部分先送到老夫人屋里。”罗云意对身后的两个丫鬟说道。

    “是,姑娘!”

    罗云意带着几个孩子先来到了陈老夫人的乐静堂问安,司空潭、黄若心和晗影公主几人也都在。

    “这几个孩子说什么都要去大门口迎你,跟他们说了你会晚回来也不听!”司空潭笑着将罗时鸣从罗云意怀里接过来,又微微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罗时瑞,她这个大儿子看着稳重懂事,其实也调皮捣蛋的很。

    “瑞哥儿他们是和意姐儿亲,呵呵!”陈老夫人笑着说道,又看向罗云意身上的泥土,“今天去司农司怎么样?是不是又下田干活儿了?”

    “没干什么活儿,我就是把种子给司农司的王大人他们,有耕牛、播种机和长工们在还用不到我。”罗云意笑着说道。

    这时,谷雨和夏至已经领着两个丫鬟把从田庄带回来的野果洗净分盘,端到了乐静堂厅内。

    “这么多果子是干什么的?”陈老夫人不解地问道。

    “奶奶,这是我让人从田庄山里摘来的野果,都是能吃的,你们尝尝喜欢哪一种,过两天我让人多摘一些酿成果酒喝。”罗云意笑着说道。

    “这个是石榴,我吃过!”罗时奇指着盘子里的几个大红石榴高声说道,那还是在覃州的时候,他外公黄生让人给他摘得。

    “这个是酸果,我认识!”罗时鸣指着一盘小黄果子说道。

    “果酒?”陈老夫人几人都一脸诧异地看向罗云意,而刚从外边回来的罗勇霆、罗勇峰也听到了罗云意的话。

    “意姐儿,什么是果酒?”罗勇峰自从上次喝了一口罗云意给的酒就醉倒了,他就发誓要好好练练自己的酒量。

    “果酒就是用水果酿制的一种低度数的酒,一般比较适合女人、老人和孩子们喝,果酒清凉爽口,有着水果独特的风味,喝起来口感很不错。”罗云意给家人解释道。

    “啊,适合女人喝的酒,我还以为是烈酒呢!”罗勇峰显得有些失望。

    “五哥,我看这果酒就比较适合你喝,你的酒量太差了,清酒不适合你!”罗云意笑着对罗勇峰说道。

    “谁说的,我最适合烈酒,罗家的男人才不喝女人喝的果酒呢!”罗勇峰反驳道。

    “五叔说的对,男人要喝烈酒,奇哥儿也不喝果酒,奇哥儿要喝烈酒!”罗时奇挺着他的小胸脯说道。

    黄若心有些无奈地看了儿子一眼,这孩子被她爹黄生给教的小小年纪都快成小酒鬼了,她不敢在覃州久呆就是怕儿子变成和她爹一样的好酒之人,可罗家男人骨子里都爱酒,她也是没办法,现在又多了一个会酿酒的罗云意,看来她这个儿子注定是要成小酒鬼了。

    “奇哥儿好样的,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喝烈酒!”罗勇峰还冲着罗时奇竖起了称赞的大拇指,小家伙就更得意了,还狠狠地对着罗勇峰点点头表示附和。

    “五哥,这话可是你说的,我的果酒要是酿好了,你可一口都别喝!”罗云意哼哼两声说道,“奇哥儿也是,到时候你也不准喝!”

    “不喝!”叔侄两个十分有骨气地说道。

    陈老夫人他们看看三人禁不住一乐,怎么谁都觉得罗勇峰会后悔呢!

    罗云意第二天又去了西郊皇家田庄,此时王林也已经带来了三皇子叶祁的决定,皇家田庄愿意和罗云意合作果酒生意,而且只需要罗云意提供酿酒的方子,其他的事情都不需要她操心,就按罗云意说的四六分成。

    一般果酒的酿制方法并不复杂,现在又有制糖坊制作出来的纯度较高的糖,根据罗云意提供的几张酿酒方子,有些果酒酿好不到半个月就可以喝了,而有些还需要一段时间味道才会更纯正。

    罗云意在自己家里带着四个丫鬟也特别酿制了石榴清酒,她将酿制好的石榴清酒放进了金玉空间里,因为空间内外时间差的原因,仅仅过了两三天,她酿制的石榴清酒便可以喝了,淡红色的酒液清亮透明,放在玻璃瓶里更是极为漂亮。

    这天,罗云意让谷雨抱着两个大酒坛子来到了陈老夫人房里,听说今日要尝罗云意的新酒,罗家所有人都聚在了乐静堂里,就连叶染修、叶茗辰和叶昱、谢霄都来了,孝和帝和三皇子叶祁也派人今日来送礼,送完了礼就等着给自家主子拿酒回去呢。

    “云意妹妹,这么多人两坛子酒可不够分!”看着罗云意只让丫鬟抱了两个酒坛子进来,叶茗辰砸吧了一下嘴笑着说道。

    罗云意看了一眼挤满人的乐静堂正厅,又看了一眼宫里来的内侍以及三皇子叶祁身边的人,摇头一笑,又让谷雨和夏至回她的书房搬了四坛子过来,其中两坛子分别让那名内侍和叶祁身边的人带走了,剩下的四坛子应该够这么多人品尝了。

    “小姑姑,小姑姑,快打开,快打开!”罗时奇兴奋地催促道。

    “奇哥儿,你不是说不喝果酒?”罗云意故意逗罗时奇说道。

    “小姑姑,我我就闻闻!”罗时奇有些扭捏地嘿嘿一乐说道。

    “好,那就先让你闻闻!”罗云意将封酒的盖子打开,她是用成熟之后的石榴和上等清酒酿制成的石榴果酒,为了更适合家中女人、老人和孩子的口味,她在石榴、糖和清酒的配比上做了特别的调整,现在的口味酸酸甜甜中更有着清酒的醇香。

    酒坛一开封,一股果酒的独特香味飘了出来,酒香、果香仿佛交缠着往人的每个毛孔里钻,闻者莫不深吸一口气,顿觉神清气爽。

    罗时奇干脆整个人挂在了酒坛子上,抱着不撒手,耍赖地看着罗云意说:“小姑姑,奇哥儿不要做男子汉大丈夫,奇哥儿要喝酒!”

    “奇哥儿,快下来!”黄若心想把儿子罗时奇从粘着的酒坛上拉下来,但小家伙死抱着不撒手,一颗小小的脑袋都要伸进酒坛子里去了。

    “我不,我要喝酒,我要喝酒!”罗时奇有些委屈地睁着大眼睛看向罗云意。

    “好,让你喝!”罗云意对他笑了一下,罗时奇这才乖乖地被自己的娘黄若心从坛子上拉下来。

    “你这孩子也太不听话了,自己之前不是说过不喝,现在自毁诺言,这可不是君子之风。”黄若心低声训斥道。

    “娘,我才不要做君子,外公说做君子的都是傻子,奇哥儿才不要做傻子!”罗时奇此话一出,满厅寂静,黄若心尴尬地都想找地缝钻进去,她爹究竟是如何教奇哥儿的,以后这覃州说什么都不去了。

    “奇哥儿,你过来!”罗良承招招手让小曾孙罗时奇到自己身边,黄若心有些忐忑,都怪她这个当娘的没把孩子教好。

    “二嫂,没事的!”罗云意小声安慰了一下黄若心,“我觉得奇哥儿说得挺对的,有些人做君子和做傻子差不多。”

    罗云意的声音不算大,但乐静堂正厅今日人多,此刻又很安静,所以她的声音好多人都听到了,包括已经走到罗良承身边的罗时奇,他很有同感地冲自己的小姑姑罗云意眨了一下眼睛。

    罗云意心里一喜,这小子年纪不大,可够精的,看来他口里的“外公”没少调教他,依照自家二哥罗勇江的性格估计教不出这样的小机灵。

    罗良承本还打算教教自己的小曾孙“君子之道”,可听完小孙女的话,他改变主意了,反而拍拍罗时奇的小肩膀说道:“只要不做小人,做不做君子不重要,咱们罗家的男人应该顶天立地,说过的话就应该算数,你之前既然说了不喝果酒,那今日这果酒——”

    “那日只是峰哥儿说不喝,奇哥儿可没说,孩子想喝就让他尝尝,你就别多说了!”陈老夫人见罗时奇都要哭出来了,忙护着说道。

    “奶奶——”罗勇峰苦着脸喊了一声,这酒香一出来他就后悔了,什么君子小人的他不在乎,这酒他也要喝。

    “好了,好了,今天这酒人人有份!”罗云意让丫鬟们摆上酒杯,每个人都给倒了一杯。

    像果酒这种甜酒,叶染修和罗勇霆他们这些男人喝着不太尽兴,不过是尝个新鲜,反倒是林菀清、司空潭、黄若心和晗影公主觉得酒的口感极好,喝了一杯还想再喝一杯,而且这酒闻着有酒的醇香,但并不醉人,小孩子的确是可以喝的。

    罗时瑞和罗时奇、罗时鸣都喝了一小杯,而罗时奇根本没喝过瘾,又让罗云意给他倒了一杯,喝完又要一杯。

    “奇哥儿,这酒虽然是果酒,但到底也是酒,你年纪还小,已经喝了两杯,不要再喝了!”罗云意不赞成孩子喝酒,不过果酒可以少喝些,但看罗时奇的架势,就是让他再喝两杯他也能喝。

    “小姑姑没事的,这酒甜滋滋的,一坛子我都能喝下去!”罗时奇喜欢这种酸酸甜甜的酒味。

    “那也不能多喝!”陈老夫人也开始发话了。

    “奇哥儿,别再喝了!”黄若心也拿自己这个儿子没办法,别说是果酒,就是清酒这孩子都偷喝过,而且还喝了两大杯,都快赶上他爹罗勇江的酒量了。

    “哦!”罗时奇撇了一下嘴拿着空酒杯低着头走开了,他真的好想再喝一杯。

    四坛果酒很快就见了底,叶染修和罗勇霆几个大男人虽说是来尝鲜的,但就因为这酒以前没喝过,口味也很独特,所以不免多喝了几杯。

    喝完了酒,罗良承将叶染修、罗勇霆和罗云意叫到了自己的书房,刚才皇宫里来的内侍可不单单是来送礼的,还带来了皇帝的口谕。

    “霆哥儿,南疆那边出了一点儿问题,皇上想让你带一队兵马过去帮雷战虎,你在京城也没什么事情,就去南疆看看吧!”北疆这些年还算安稳,羌吴国被罗勇霆打得也不敢在边疆滋事,罗良承和孝和帝的想法一样,他们都希望罗勇霆能暂离北疆一段时间。

    “皇上一定要派我去南疆吗?”罗勇霆不认为此时的南疆需要自己前去,雷战虎虽然心机谋略比之沈天赐稍差一些,但经过六年的兵火历练,他在南疆早已经能独当一面,皇帝让自己去南疆助雷战虎,不过是想让自己远离北疆的一个借口罢了。

    “你去吧,北疆我会让你二哥、三哥替你去守一段时间,听皇上的意思,南疆似乎真的出事了!”罗良承脸色严肃地说道。

    罗勇霆沉默下来,想了片刻,抬起头看向罗良承说道:“我知道了,爷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