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终于见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终于见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六年前,眼前的男人还是刚刚成长起来的少年将军,英勇热血,外冷内热,铮铮铁骨下藏着一颗不易被人看到的赤子之心,在她的面前,他的脸上总是带着清清淡淡的笑意,眼中藏着的深情不是她不懂,而是她怕自己会辜负他的一片深情。

    那时想的是,自己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时空回到自己本来的地方,若是情动便会有了牵扯,谁知道与这个时空结下的情缘太深,她回到了现代又费尽心思回来了,只是换了一副完全不同的容貌,连她曾经最亲近的家人、朋友都认不出来了。

    叶染修也会认不出来吧,而且他也和六年前不一样了,现在的他真的是从里到外都泛着凡人勿近的冷酷,刚毅成熟的俊脸上像裹着厚厚一层冰,他冷冷地扫了一眼田里的众人,然后毫不迟疑地将目光锁在罗云意的身上,那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疑惑。

    罗云意看着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就见叶染修突然大踏步朝着她走过来,然后一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一瞬间的窒息让罗云意觉得这个男人似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之中,真开心,他认出她来了!

    “是你,对不对?”叶染修声音有些闷闷的,但整张脸几乎淹没在他胸前的罗云意却能听到他“砰砰砰”激动的心跳声,然后使劲地点点头,得到想要的答案,叶染修把她搂得更紧了。

    两个大男人当众这么亲热地搂抱在一起,可是惊了田里其他人,葛大人都傻眼了,愣在那里呆呆的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反应。

    罗云意轻轻拍拍叶染修的身体,示意他把自己先放开,再不放开她真的呼吸困难了。

    叶染修心领神会略有不舍地将怀抱松了一些,并没有完全放开她,然后低着头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这张脸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确定要在这里说吗?”罗云意略有些尴尬地瞟了一眼葛大人等人。

    “我们走!”叶染修半搂着罗云意,直接施展轻功就离开了,罗云意连和葛大人解释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葛大人看着眨眼就消失老远的罗云意,这才晃过神来大喊道:“快去通知大将军,罗公子被人劫走了!”急得他又跺了一脚,“算了,算了,还是我亲自去吧!”

    叶染修带着罗云意来到他停在田庄外的宝马前,然后两人轻巧落在马背上,一声斥喝马儿朝着前方奔驰而去,直到一处广阔无边的青青草原之地才停下。

    叶染修抱着罗云意翻身下马,让马儿自由自在地在草原上撒欢吃草,而两人慢慢朝着草原腹地走去。

    初夏的草原飘着凉爽轻柔的风,微雨滋润的绿草地散发出淡淡的泥土青草香,远处有野羊群无意闯入,看到陌生人也不害怕,不一会儿便和叶染修的那匹马嬉闹玩耍起来。

    叶染修始终都没有撒开紧握罗云意的手,而罗云意也没有挣扎,任由他牵着,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走着,空气中似乎泛着暖暖的香甜味。

    “坐下歇会儿吧!”叶染修将身上披风取下铺在被雨水浸湿的草地上,然后拉着罗云意顺势坐了下来。

    此时他心里对沈天赐略有不满,自己一来到西南就看到罗云意在田间忙碌,就不能让她好好休息吗!

    “你刚刚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四姐夫告诉你的?”罗云意有些好奇地看向身旁的叶染修。

    “不是!”叶染修转脸定定看向她,沈天赐只来得及说出田庄的位置,还没时间告诉他罗云意的容貌已经变了,“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能认出你!”

    “几年不见,你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听到叶染修这样说,罗云意心里乐开了花。

    “是吗?”叶染修微微一笑,其实这六年来他的话越来越少,太爷爷见到他总是说他连哭和笑都快不会了,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六年前罗云意的意外失踪会对他影响那么大。

    “老祖宗身体还好吗?”罗云意关心地问道。

    “自从你不见之后,老祖宗的身体就一年不如一年,耳朵已经听不太清了,去年又大病一场,如今在东南一处茶园静养,如果他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很高兴的!”叶染修说道。

    “唉——我也不知道六年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罗云意听到梁老王爷身体不太好很难过。

    接下来,她便将六年前的事情对叶染修一一讲来,当然有些事情她还是省略掉了,灵魂穿越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的,关于金玉空间更是不能随意对其他人说了,现在空间里可住着文真道长和唐老头,这是她一生都要守好的秘密。

    听完罗云意这六年来的“经历”,叶染修由衷地感激她那位方外高人的师叔,如果不是他算出罗云意有难前往搭救,那么罗云意就真的会死在羌吴国的十里荒漠之内,只是魏太后恐怕就没有那么好命了,十有**已经命丧荒漠。

    “虽然经过六年的时间脱胎换骨,但我终究还是回来了,只是爹娘他们怕是认不出我是谁了吧!”罗云意有些苦涩地一笑。

    “他们是你的爹娘,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他们的女儿,是罗家的五姑娘,是我叶染修的心上人,是梁王府唯一的女主人!”叶染修猝不及防的表白让罗云意傻傻地看了他一眼,他的确是和六年前不一样了,连说情话都变得这样直接,突然的让她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看着罗云意呆呆的可爱模样,叶染修嘴角情不自禁露出微笑,然后倾身将她压在披风上,有些寒凉的唇就那样略显霸道地将她的双唇含住辗转厮磨。

    别看罗云意活了两辈子,她这初吻还保存至今,头一次被男人亲还是被自己心悦之人,她的小心脏也是“噗通噗通”乱跳,连以前在影视剧和现实生活里观摩到的接吻动作都忘得一干二净,脑海中一片空白,只觉得全身酥酥麻麻真得跟过电一样,身体更是软得要化成水。

    叶染修这也是第一次,不过男人有些事情会无师自通,更何况这六年来有叶茗辰和叶昱为了让他忘记罗云意,没少在他耳边传授一些“经验”,就是希望他受不了身体的诱惑,不再为一个死去之人“守身如玉”。

    可自己别说去碰别的女人,就是看到她们也没一点儿兴趣,只有面对罗云意的时候,他那颗属于男人的燥热之心才会控制不住,就像现在一样。

    雨丝化成情丝绕在碧绿的草原上,野羊群看到远处草地上依然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的身躯,“咩咩”叫了几声便扭脸跑开了,引得不知发生何事的马儿也迈开熊健的马蹄追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沈大将军府正因为罗云意的再一次失踪而变得乱成一锅粥,与叶染修刚好错开来到大将军府的罗勇霆和罗勇峰兄弟俩在府门前与慌慌张张闯进来的葛大人撞在了一起。

    “快快快去通知沈大将军,罗罗公子被人被人劫走了!”气喘吁吁的葛大人扶着门框对守门的小厮喊道。

    “葛大人,大将军刚刚出去了!”守门的小厮与这位经常登门的葛大人已经熟悉了,所以便对他说道。

    “什么?!那那快去通知大将军夫人!”葛大人一下子跌坐在门框边,他走得实在太急了。

    “罗公子?什么罗公子?”罗勇峰眼中一亮,看着葛大人和守门小厮问道。

    “罗公子是我家夫人的弟弟,不知两位是?”守门的小厮并不认识罗勇霆和罗勇峰。

    沈大将军夫人的弟弟不就是自己?罗勇峰诧异地看了守门小厮一眼,然后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这两个人说的罗公子很可能就是罗云意,而此时罗勇霆已经一把将地上坐着的葛大人给一只手拎了起来。

    “你说的罗公子被谁给劫走了?!”罗勇霆现在就跟一头即将发怒的暴狮似的,他日夜兼程到了直州,罗云意的面还没见过她竟又被人劫走了,沈天赐和罗思雪到底是怎么保护她的!

    “我我不认识!”葛大人被罗勇霆吓了一跳,这男人怎么看起来如此可怕!

    而此时早有人去通报了在内院的罗思雪,当她疾步走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四哥像拎小鸡仔似的把葛大人拎到了半空中。

    “四哥,你干什么,快把葛大人放下!”罗思雪不解地看了一眼罗勇霆,“你和五弟怎么一起来了?”

    “四姐,我和四哥在北疆大营收到四姐夫飞鸽传书,他说意姐儿在你们这里,我们便赶过来了!”罗勇峰给罗思雪解释道。

    “这个人说罗公子被人劫走了,是不是意姐儿?!”罗勇霆将葛大人直接就扔到了地上,疼得他脸都变了形,这人比活阎王还暴力。

    “葛大人,怎么回事?”罗思雪慌忙问道,罗云意不是好好地带着葛大人他们在田庄里移栽甜菜吗?怎么会被人劫走呢?

    “罗公子和我正带着长工在田庄忙碌,突然有个男人出现把罗公子给给劫走了!”葛大人本想说“抱走的”,可又觉得不妥。

    “赐哥儿呢?”罗勇霆脸已经黑了下来。

    “四哥,你先别急,夫君刚刚还在府里,这一会儿不知去哪儿了!”罗思雪还不知道沈天赐和叶染修已经见过面,而此时沈天赐正是去田庄追叶染修了,哪想到他和叶染修、罗云意还有葛大人都擦身而过了。

    “为什么不把意姐儿留在大将军府?你和赐哥儿是怎么做姐姐、姐夫的!”罗勇霆带些怒气和不满地看向罗思雪,罗思雪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自己的确没有尽好姐姐的义务,罗云意自从来到直州还没好好休息游玩一番呢,这段时间更是为改善此地土质和栽种甜菜忙得脚不沾地。

    “四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罗思雪微微低下了头。

    “四哥,你就别说四姐了,还是先找意姐儿吧!”罗勇峰说道。

    “嗯!”罗勇霆转身就走出了大将军府,罗勇峰也跟他一起。

    “四哥,五弟,我也一起!”罗思雪此时也不知道罗云意被谁带走了,若是她在直州出事,自己难辞其咎。

    三人要出府去寻罗云意,正巧沈天赐骑着马急急赶回来了,刚才蒋密找到他,说是看到了罗勇霆进了直州城,他担心有紧急军情便去通知沈天赐。

    “四哥,五弟,你们来了!”沈天赐没有想到罗勇霆会抛下北疆军务来直州,看来罗云意的归来真的惊动了不少人,叶染修马不停蹄地赶了来,现在连罗勇霆、罗勇峰兄弟俩也到了。

    “赐哥儿,意姐儿不见了!”罗勇霆冷着脸说道。

    沈天赐忙笑着解释说:“你们别担心,是修哥儿把她带走了,只是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修哥儿也来了?”罗勇霆脸色一怔,不过想想叶染修这些年的表现,他惊讶过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没错,他刚刚到,我才说了一句话他就骑着马去田庄了,他的马太快我没追上,又听说你来了,便回府了。不用着急,有修哥儿在云意妹妹身边,她不会有事的。咱们还是先进府等他们吧!”沈天赐给自己的妻子罗思雪递了一个眼神,罗思雪也一起劝说罗勇霆先进府。

    “四哥,既然意姐儿和梁王爷在一起就不用担心了,咱们还是进府等吧!”罗勇峰也附和道,六年他们都等了,又怎么等不得这一会儿。

    “好吧!”罗勇霆想了想点了一下头,跟着沈天赐和罗思雪进了大将军府。

    等到几人都进去之后,守门的小厮见葛大人好像疼得傻了,脸上表情痴痴呆呆的,便上前问道:“葛大人,你没事吧?”

    “没没事,你把我扶起来!”葛大人觉得自己刚才耳朵好像被摔蒙了,怎么听沈大将军他们的意思,一直和自己在田里忙碌的那位罗公子好像是位姑娘。

    罗勇霆几人来到大将军府的正厅坐下,丫鬟们奉上热茶,沈天赐和罗思雪便将罗云意的一些情况先告诉了罗勇霆和罗勇峰。

    当听到明王之死的真相,罗勇霆皱着眉说道:“看来爹当年寻到的血书是真的,真没想到羌吴国的太皇太后心思会这样毒,哼,我就说羌吴国绝对留不得!”

    接下来,罗思雪又将罗云意在十里荒漠遇到她师叔被救以及六年来留在西南深山里解毒的经历都告诉了罗家兄弟,听得二人也是感叹连连。

    “意姐儿这六年来肯定吃了不少苦!”罗勇霆有些心疼地说道,这个小妹妹是他觉得最亏欠也是最疼爱的人。

    虽然罗云意活着回来了,但是她也在外受苦了六年,光是听“脱胎换骨”四个字就知道她能活下来是多不容易,一个人如果不是经受了非常的疼痛,怎么会连自己的样子都改变了呢!所以,罗勇霆更加坚定了要灭掉羌吴国的决心。

    四个人一边在厅里聊着一边等叶染修和罗云意,可是左等右等天都快变黑了,却还不见两个人的影子。

    “梁王爷不会把意姐儿拐到东南去吧?!”罗勇峰也有些着急了。

    “应该不会,云意妹妹说过要留下来参加两个孩子的抓周礼,修哥儿应该会听她的!”沈天赐说道。

    他最后这句话倘若被其他人听到一定会惊掉下巴,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千年寒潭梁王爷会听一个女人的话?

    “四哥,五哥!”就在这时,罗云意清脆悦耳的惊喜声音从厅外传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