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5、皇后的损招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95、皇后的损招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反握住他的手,楚璃吻弯起红唇,“肯定陪着你啊,你长得这么好看,又器大活儿好,我怎么可能抛下你?那样岂不是得便宜其他小妖精了。”

    笑出声,燕离施力将她拽到自己怀里,“从另外一个世界过来,这嘴也是没有遮拦。这些荤话,张嘴就来。不过,你要是能在床上时多说一点儿就更好了。”

    “要求还不少。”坐在他腿上,楚璃吻一边眯起眼睛看他,琢磨着她得说的多荤他才开心。

    “当然了,要是空不出来嘴说,你也可以叫啊,我也很喜欢听。”燕离退而求其次,她的叫声他也喜欢。

    “成,下次我会把方圆十里的人都惊醒,让他们知道知道陛下的威力。”楚璃吻抬手摸了摸他的下巴,一边承诺道。

    手顺着她的腰滑到她的臀间,手指用力,捏的楚璃吻不禁直起脊背,“在这间屋子里,你最好不要和我**。”

    “刚刚说那些荤话的是谁?”燕离扬眉,让她好好想想。

    “哼,你倒是很有道理嘛。”无语,伸手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然后直接送到他嘴边,让他顺便洗洗嘴,胡说八道。

    重新拿起玉简,燕离看着,一边说道:“这个人应该是长公主的祖父,他在很年轻时就死了,不过而立之年。幸好早已有了儿女,否则这晁氏恐怕就此无血脉了。不过说来也奇怪,好似每一代,这晁氏都是一男一女。”说着,燕离又拿起另外一卷玉简,展开。

    其中原因,楚璃吻自然知道。只不过,她没想到吃了那药,会那么早就暴毙身亡了。

    这药的副作用,不是一般的大。

    “这上面的,是这长公主祖父的姐姐,死的更早,而且,因难产而死,孩子也没活成。”看着,燕离不禁皱起眉头,很血腥。

    “行了,知道他们都早死了,死的奇怪,你也别看了,越看心里越堵。”把玉简从他手里夺过来,楚璃吻阻止他再看。

    “这些玉简拿回去,我要仔细的把这所有的都看一遍。晁氏之人的死亡是否有相似性,暴病的高发期是在哪个年龄段。只有把这些都研究透彻了,我这心里也能更有底,如何避免。”燕离反倒很认真。

    看着他,楚璃吻片刻后就笑了,“成,你研究吧,看来我这小命真的挺重要的。”

    捏了捏她的臀,不言而喻,她的小命在他心里的确很重要。

    将所有的玉简都放回木箱里,燕离是打定了主意要把这些都拿走。

    楚璃吻则拿起那些金砖来查看,光线好了,看的自然更清楚些。这金砖底部果然有年号,而且字迹清晰,存放在那种地方,不见任何的空气,它们保存的相当完好。

    沉甸甸的,拿在手里很有质感。以前楚璃吻觉得命最重要,身外之物是其次。

    但现在,她忽然发觉,这两样东西对于她来说好像都不如身边这个妖孽重要了。

    果然啊,情感让人降低智商,这天长日久的,也不知自己到时会不会变成智障。

    明卫开始忙碌,但并非偷偷摸摸,而是光明正大的‘忙碌’。

    长公主的旧居后头,应该是因为时间太久了,所以有些漏了。晴天时倒是看不出什么来,可自从下起了雨,这宫殿后方的墙上便开始涓涓细流。

    看见了这个,楚璃吻哪还能坐得住,立即调派明卫开始修缮。

    明卫倒是也不含糊,速度极快的出了山,然后便将修缮房屋的东西搬回了山里。所有的用料都是最好的,他们动手干脆利落,看起来经过他们之手后,这宫殿便再也不会漏了。

    不过,楚璃吻的要求很高,将那坏了的地方修缮好之后,还要把这整个宫殿都修补修补。即便她不记得曾住在这里的事情了,可仍旧不想让它破败,需得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让它一直矗立在这儿。

    徐川文英等没有任何的意见,他们显然也认为,这是楚璃吻应该做的。她那时的表现看起来很无情,可现今,似乎那情也一点一点的回来了。

    不过,只修这个宫殿楚璃吻似乎并不满意,她还打算把长公主的坟墓重新修缮一番。

    由此,需要大量的人手,燕离不得已,将驻扎在附近的军队调过来一队协助。

    这一队兵士纪律严明,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该做的,不该看的,他们不会有丝毫的逾规越矩。

    他们在白天时在这里做事,傍晚一到,便会顺着捷径密道撤出去,倒是让这墨崖山里的人不再感到警惕。

    宫殿年头太久了,如宫殿上头的碧瓦大部分都裂开了。只要略微施压,那些碧瓦就都会碎了。

    撤掉碧瓦,但是这些东西又不能乱扔,所以都会装在麻袋里,一袋子一袋子的运出去。

    站在铁索桥上,看着下面忙碌的兵士,楚璃吻双臂环胸,显然很满意。

    挺拔的人站在她身边,衣袂飘飞,俊美绝伦。

    两个人并肩而立,随着风吹过,倒像是从天而降的神仙一般。

    “皇后就是聪明,居然能想出这么损的主意来。”燕离轻笑,魅惑无双。

    “哼,你不是赞同的很?其实就算被他们知道我在往外倒腾黄金也不会有什么。但是,难保他们不会通知长孙于曳。我担心的是这个,所以才不想让他们知道。”楚璃吻没说假话,她不担心这里的人,反而是担心长孙于曳。

    “所以,你打算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把黄金搬空为止?”燕离却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多的时间。

    “没有啊。这盛都,我得回去才行。想来,我这个妖后不在,说不定一些人就会开始活动。我得回去,有我这个妖后坐镇,看那些人还有没有空闲瞎捉摸。”楚璃吻扬起下颌,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因为她的‘寡廉鲜耻’‘没有道德’‘恶毒狠辣’,才导致盛都的某些人心下惴惴。他们不知她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所以很是忐忑。

    燕离轻笑,一边抬手搭在她肩膀上,微微施力,却导致脚下的铁索桥不禁的晃动。

    不过,这两个人倒是没有任何的不安,坦然承受着这铁索桥的摇晃。

    “看来,没有皇后,我这江山还真坐不稳。”燕离轻笑道。

    “有这觉悟真是不错。”楚璃吻点点头,希望他能一直如此想,然后心怀感恩。

    搂着她,燕离看起来很是惬意。凤眸流光,堪比天上耀目的太阳。

    这时,铁索桥另一头走来一个广袖长袍的老人,正是徐川。

    燕离自是第一时间便看到了,面色不变,他放下手臂,“看来我得回避了。”这里的人,想来是很不希望他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

    楚璃吻看来一眼,然后轻笑,“很有眼力。”

    摸了摸她的头,燕离转身离开。

    人在铁索桥上走,使得这铁索桥摇晃的也更加厉害了。

    楚璃吻依旧稳稳地站在那里,看起来好像很享受这危险的摇晃感。

    徐川很快走了过来,那边燕离也已经离开了铁索桥。他在楚璃吻身边停下,看了一眼下面忙碌的兵士,随后道:“公主,如今是这大卫的皇后。”

    “嗯。徐老先生现在才知道么?”他们应该知道的很清楚才对,从她第一次来这里时,他们就知道了。

    “真是造化弄人啊。复国无望,晁氏余脉自是本想在此地一直延续下去。能延续几代,看的都是天意。没想到,因着公主离奇的经历,如今却成了这大卫的皇后。将来诞下子嗣,继承大统,晁氏又以另外一种方式再次重掌天下。”徐川轻叹,很是感慨。

    楚璃吻弯起红唇,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所以,徐老先生眼下是怎么打算的呢?毕竟,长孙于曳是西朝的太子,他将来,也是要继承大统的。相比较我来说,他更占便利。”她的身份和长孙于曳并不能相提并论。

    “西朝、、、到底还是小国。”徐川微微摇头,这晁氏之前的天下,就是大卫,西朝只是一群蛮人,乌合之众。如今能成国,也是不可思议。

    “看来,徐老先生是志在大卫。只不过,我不能苟同,这天下就是燕氏的天下。我可以做任何偷鸡摸狗的事情,但是绝不会偷燕离的东西。”她神色淡然,面庞清甜,说的话却是掷地有声。

    “老夫不是这个意思,公主别误会。”徐川笑了,然后否认道。

    楚璃吻笑笑,没有说什么。

    “这是好事,晁氏终究没有没落,没有躲在这里苟延残喘。老夫等人年岁已大,这辈子也就这般度过了。但,晁氏的后代,子子孙孙却不用再了此残生,老夫很感慨。”说着,徐川的情绪似乎也真的有些激动。

    “后代?但愿如此吧。”听他所说的话,显然也并不清楚晁氏的秘辛,这生不出孩子的毛病,还真是隐藏的够深的,连这些最亲近的人都不知分毫。

    “这里也的确该修缮了,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即便是再结实的宫殿,也有破陋之时。公主很明显也不想让此地荒废,这很好,毕竟很多的祖辈的英灵都安息在此,他们也需要个安居之所。”徐川点点头,他是很赞同楚璃吻修缮这里的。

    “正好我是皇后,提这样一个要求也不算什么。尽我所能,将这里改善一下,徐老先生你们住在这里也更舒心些。需要什么,可以尽数告诉我。保持传统是好,但是也没必要过苦行僧一样的日子。”楚璃吻转眼看向他,他身上皆是岁月的痕迹。从出生至此便在这里,而且也没有想走出去的想法,想来也是无比唏嘘。

    徐川笑着点点头,楚璃吻的话,他很喜欢。

    明卫和军队留在这里修缮‘宫殿’,而楚璃吻和燕离则准备离开。燕离今时不同往日,他不再是那个太子爷。如今他是帝王,这国家都掌握在他的手中,他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当然了,如果他想做个昏君的话,倒是可以及时行乐,完全不理。

    带着流荷,以及一小队明卫,楚璃吻和燕离离开了墨崖山。

    徐川和文英带着卫队一直把他们送到密道前,看着他们走进去后,才返身回去。

    这密道被无数人穿行过无数次,比最开始时要平滑了许多。

    走在其中,自是方便安稳。

    很快的,便离开了墨崖山,而此时墨崖山外的官道上,另有一批明卫正等在这里。车驾齐备,官道两侧几里地外,早已禁止通行。

    出山,楚璃吻和燕离便进了马车,舒展开筋骨,她不由得长舒口气,虽说骑马很快,但还是马车里比较舒服。尤其眼前有个妖孽,看着更是赏心悦目。

    四目相对,两人不由得都笑了,这墨崖山中一行,实在不负所望。

    “过来。”朝她伸出手,他的手修长好看,那分明的指节,更像是用刀子刻意削过似得。

    懒洋洋的挪过去,然后就被他抱在了怀中。

    微微眯起眼睛,闻着他身上的气味儿,如此好闻。

    用下颌蹭了蹭她的头,燕离低头看向她,随后笑道:“以前你每每这模样我都觉得你像猫。可不知为何,如今瞧着,却觉得你越来越像猪,这是为什么?”

    “审美疲劳,整天看着我,腻了呗。”楚璃吻没什么表情的回答。

    轻笑,“原来如此。那可怎么办是好?”

    “很简单啊,你再娶一个,然后整天搂着她看着她,过了一段时间你就发现,嗯,那张脸也不过如此,还是这原配的好看。然后,咱们俩就又重修旧好了。”楚璃吻说着,颇为懂行的样子。

    “真的?”燕离用食指挑起她的下颌,让她能够高扬起头看着他。

    “真的。只要你敢做,我就敢把你阉了。”多简单啊。

    笑不可抑,燕离接连点头,“果然是妖后。心狠手辣,嫉妒心强。”

    哼了哼,尽管他是在骂人,但很显然的,他那语气又是夸奖,这自相矛盾的妖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