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2、宝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92、宝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抬手,长孙于曳抓住了那锦盒,同时低头看向楚璃吻,“你要做什么?打算把这些药都毁了?”

    “那你说,是生孩子重要,还是保命重要?”挑高眉尾,楚璃吻一瞬间的选择当然是自己。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这妹妹还当真是从始至终的自私。”把那锦盒从她手中夺过来,长孙于曳担心她一个激动再真把这些药给砸了。

    看着他,楚璃吻缓缓点头,“你得选择我倒是也理解。对于这旧社会来说,传宗接代繁衍生息的确是最重要的,立足之根本就是生孩子,不断的生。只不过,生了那么多的孩子有什么用?他们接下来还得吃这种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在我看来就是遭罪。”

    “你这种话听起来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即便你不在乎,你确定燕离不会在乎?”长孙于曳看了一眼锦盒之中的药,随后便把盖子扣上了。

    说起燕离,楚璃吻也不由得一诧,显然她把这茬儿都忘了。

    燕离可不是寻常人家的寻常子弟,他现在是皇上了。

    作为皇上,开枝散叶的确是相当重要。若是真的没孩子,估摸着到时那盛都会更乱。更多的有心之人拿这个做引子,想把他从那张龙椅上拽下来。

    瞧她不语,长孙于曳几分皮笑肉不笑,“看来,这燕离在你心中占得分量还很大。”

    “少废话。这药,给我一半。”说着,楚璃吻把自己身上的一块丝绢抽出来,然后伸手便把长孙于曳手里的锦盒夺了过来。

    打开盖子,把里面的药哗啦啦的倒出一半来放在丝绢里,四只角分对角系上,之后便塞进了衣服里。

    “拿走这么多,你想生多少?”长孙于曳把锦盒收回来,一边问道。

    “要你管。”楚璃吻哼了一声,她自有打算。

    长孙于曳将那玉简递给她,“你最好仔细的看一看,这药的损害极大,吃一颗身体便会严重受损。你若把那些都吃了,这小命可能就不保了。”

    接过来,楚璃吻翻看了一下,这玉简明显更为古旧,上面的刻字有些也已经花了,年代久远。

    “除了这个,这上面就没说点儿别的?”楚璃吻看不大懂。

    “没有记录太多,但有些事情明显不对劲儿。”长孙于曳转过身,看着眼前的这些棺材,一边淡淡道。

    “说说。”挑起眉尾,楚璃吻倒是想听听他的想法。

    “晁氏之人有隐疾,只能吃药孕育后代。但其实这般算下去的话,吃了这药诞下子孙,数量也绝对会越来越多。玉简上有记载,吃一颗药,能保证孕育两胎,绝大多数都是一男一女。即便女子嫁于外姓,这如今晁氏也不敢这般没落才是。看看眼前这些棺材,根据年代来计算的话,其实也不止这些,数量不对。”长孙于曳说着,他是有精确计算的。

    他这么一说,楚璃吻也想起一件事儿来,就是当初第一次来这墨崖山的时候,她曾去过的那个崇祖大殿。

    那崇祖大殿里都是晁氏历代的灵位,徐川等人就在那儿每日祭奠。

    想想那些灵位,的确是有些奇怪。

    “你的这些问题,我想我能回答你。”转身面对他,楚璃吻一边扯着嘴角笑起来。

    瞧她那笑就不对劲儿,长孙于曳几不可微的皱眉,“说来听听。”

    “晁氏在还没灭国的时候就有**的习惯,为的是保证血统的纯正。而这些药,应当是晁氏还未灭国时宫廷太医炼制出来的,那么就说明,正是因为近亲生子的缘故,在那个时候晁氏就出了问题,生不出孩子来,或者生下来多数夭折无法存活。只不过,他们还是太愚钝了,以为有了这药就可以肆无忌惮,所以直至后来灭国,躲藏起来之后仍旧近亲生子。我想,他们终于在很久之前明白了这是错误的,但为时已晚,基因缺陷,还是生不出孩子来。但或许,和别人生出来的孩子起码脑子好使,他们便不再近亲生子了。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传人的姓氏便有了改变。”这也就和崇祖大殿那些灵位上的人名姓氏对应上了。

    “保证血统纯正,史上倒是有不少王族做过。”看着她,长孙于曳一边笑道。

    “呵呵,血缘越近生出来傻子的可能就越高,所以他们都灭亡了。”楚璃吻歪头,因为所以简单粗暴。

    “这说法从何而来?”瞧她那笃定的样子,好像十分了解。

    “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若不信,可以试试。”楚璃吻冷哼一声,高科技时代的结论,自然更可信。

    长孙于曳反倒笑了,“我若真试,也得小仙女配合才是。毕竟这世上,与我血缘相近的,只有你了。”

    “还有楚真啊。”这世上,和他们俩血缘相近的还有一个。

    “可他又不会生孩子。”长孙于曳给了她一个冷眼,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生呗。”楚璃吻往他的下半身瞄了瞄,笑得恶意。

    “胡说八道。”长孙于曳皱眉,说的愈发没边儿了。

    “这些人死的时候到底什么惨样,我真想看看。不然,咱们开棺试试?瞧瞧里面到底什么样儿。”楚璃吻眯起眼睛,话落,她便从高台上跳了下去。

    长孙于曳随后,与楚璃吻一同走向那些棺材。

    楚璃吻走到最近的棺材前,手搭上去,一股凉意袭来。

    身边,长孙于曳站在那儿,显然等着她开棺呢。

    “你去那边儿,咱们一人开一个,瞧瞧是不是一样的。”楚璃吻不乐意,将他轰到一边去。

    长孙于曳无言,随后走向旁边,隔着几排棺材,他也把手搭在了那上面。

    收回视线,楚璃吻手上施力,那被钉上的棺材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手臂一扬,那沉重的棺材盖就被她掀了起来。

    她也在同时后退一步,尽管不担心里面有机关,可尘封了不知多久,这棺材里的气体不可小觑。

    果然,随着她后退,她便瞧见了一股幽幽的气体,朝着上空飘上去。

    那边,长孙于曳也掀开了棺盖,他自是同样谨慎,退出去很远。

    瞧着那些气体飘得差不多了,楚璃吻才上前一步,微微翘脚往那棺材里看,瞧见的便是黑色的布料。

    再上前一步,看的更多一些了,棺材里躺着的人身上的衣服倒是完整的很。尽管看起来可能一碰就得碎,但因为没人碰,所以显得很完整。

    再走近些,便也瞧见了躺在里面的人,没化成白骨,但皮肉都凹陷下去,看起来好像已经干了似得。

    不由得皱眉,在楚璃吻看来,这模样还不如化成白骨了呢。

    “你那边怎么样?”楚璃吻看向长孙于曳,一边问道。

    “没什么可看的。”长孙于曳皱眉看着棺材里,一边回答道。

    “这模样,还真不怎么样。所以,死了之后还是一把火烧了最为好看,又干净。”楚璃吻双臂环胸,看着棺材里的尸体,一边说道。

    “挫骨扬灰,史上只有大恶之人死后才会遭受此等待遇。”长孙于曳却是不赞同。

    “肤浅。”楚璃吻哼了一声,随后微微俯身,一手抓住那尸体的肩膀,然后用力提起。

    果然,那布料根本禁不住她这一抓,立即就碎了。

    只不过,那尸体倒是结实的很,被她轻松的拽了起来。

    长孙于曳站在那边看着,不由得皱眉,“你做什么呢?”

    “就是看看这尸体到底什么样儿。真是丑啊,死了就得一把火烧了才行。”说着,楚璃吻直起身体,把那尸体也放下了。

    甩了甩手上的碎屑,这料子应当是极好的,只不过如今已经烂成泥了。

    长孙于曳弯身把棺盖拽起来,又重新盖在了棺材上,随后叹道:“这所谓的宝藏原来说的就是这些药。能够让晁氏延续血脉,倒也算是宝藏。”

    “说来说去就是糊弄人的。既然什么都没有,这回也死心了。你呢,也不用和我争抢了。走吧,赶紧离开这儿,闻着这里的气味儿都觉得熏得慌。”说着,楚璃吻脚下一动准备离开。

    “慢着。”长孙于曳蓦地道。

    “怎么,你还想把这些祖宗都抬出去一个个好好埋葬了?”看向他,楚璃吻似笑非笑,他那时去看了长公主的坟墓,难不成对这些死了几百年的祖宗们还有好感不成?

    “你看那儿?”长孙于曳伸手一指,指的是左侧。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楚璃吻不由得眯起眼睛,那边没有灯火,所以看的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好像有个黑漆漆的洞。

    下一刻,长孙于曳朝着那边走过去,楚璃吻也随即跟上。

    距离越近,看的也越清楚了,果然是个洞,而且周边修葺的很是光滑,这洞不是后天挖出来了,而是这地下建好时就有的。

    那洞的下方,地上则摆着一辆有四个轮子的平板车,轮子很小,长方形的平板车前头有个钩子,钩子上还挂着另外一个钩子,只不过这另外一个钩子上有绳子,摊在地上。

    “这是?”楚璃吻微微皱眉,抬脚踢了踢那平板车,一动不动,很有分量。

    再看那洞,里面的通道极其光滑,而且是朝上的。

    弯身,楚璃吻和长孙于曳同时往那洞的里面看,里面一直朝上,而且边角打磨的光滑,想必任何东西从上面滑下来都不会受到阻碍。

    “我想,这应当是将这些沉重的棺材送下来的密道。”长孙于曳直起身体,随后说道。

    扬高眉尾,楚璃吻点头,“有可能。就是不知这上头是哪儿?不然,咱们俩上去瞧瞧。”

    长孙于曳看着她,随后笑起来,“走。”

    “哥哥先请。”楚璃吻侧开身体,一边抬手示意。

    “这个时候我倒不是可有可无了。”长孙于曳似笑非笑,这小人儿当真鸡贼的很。

    但笑不语,她打定了主意要他先行。

    也不再推脱,长孙于曳举步,然后便顺着那洞口钻了进去。

    洞口很大,在里面爬行也并不憋屈。

    眼见着长孙于曳进去了,楚璃吻也抬腿登了上去。

    这里面的密道是向上的,而且很直,并不弯曲。

    边角打磨的光滑,使得往上走也有些困难。

    不过,他们俩倒是爬行的顺利,并没有多难。

    花费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前方的长孙于曳停下了,楚璃吻自然听到了动静,“到头了?”

    “嗯。”长孙于曳回应,下一刻,便听到他用力的声音。

    吱吱嘎嘎的声音响起,长孙于曳明显是推开了挡在头顶的东西。

    楚璃吻看不见,但却听得到,随着那吱吱嘎嘎的声音越来越小,一些区别于这里的空气也钻进了鼻子里,打开了。

    “走吧。”说着,长孙于曳的身形一闪,便上去了。

    楚璃吻随即一动,爬过去,头顶出现空缺,她随即站起身,抬高双手抓住边缘,一个使力就上去了。

    出现在眼前的还是一片黑,但是却不如地下那般黑,只是一瞬间就适应了这里的光线。

    环顾着四周,楚璃吻冷笑了一声,“这是什么意思?又是一堆棺材。”

    长孙于曳朝着旁边走过去,抬手,将一具棺材的棺盖掀开,“是空的。”

    “空棺?这又是什么意思。”楚璃吻走过去,往那里面一瞧,果然是空棺。

    “我想,这应该是早就做好的棺材。人死了,便直接送到这里来,装进棺材,顺着那密道一推,就直接滑到地下了。”长孙于曳说道。

    “兴许。”楚璃吻点点头,长孙于曳说的有些道理。这厮的脑子转的很快,想象力也不差。

    “还真是一早就准备好了,想来他们也终于认识到了,接下来的百年内复国都无望了。”看着这里的棺材,五十余具之多。

    “早就该认清这一点了。”楚璃吻哼了一声,然后看向别处,却蓦地发现对面墙边有个梯子。

    脚下一动,她走过去,一手抓住落满了灰尘的梯子拽了拽,一边抬头往上看,果然有个暗门。

    长孙于曳也走了过来,“这回应该能出去了。就是不知,从这儿出去后,是哪里。”

    “上去看看就知道了。”说着,楚璃吻抬腿踩在梯子上,这回一马当先的上去了。

    瞧着她那样子,长孙于曳不由得笑,这会儿倒是不让他做马前卒了。

    攀到梯子最上头,楚璃吻抬手施力,便轻松的将头顶的木门给推开了。

    一把掀过去,光亮也进入视线当中,楚璃吻不由得眯起眼睛,一手攀住一侧,身体一跃便跳了出去。

    双脚落地,她也在同时把眼睛睁开,环顾四周,一切都如此熟悉。

    身后,长孙于曳也上来了,他回头看了看被掀开的地板,又看向四周,也不由得讶异,“又回来了。”这里就是长公主生前所住的宫殿,他们来时就在这里停留了大半天。

    “真没想到,想要进入地下,原来这么简单。而且很显然的,这条路只有晁氏族人才知道,连徐川和文英都不了解这一切。”楚璃吻反手把那地板重新安回去,严丝合缝,根本看不出异样来。而且还在这一楼的最边角处,人进入这里,也根本不会在意这边。

    “天色仍旧亮,看来我们在下面花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他们都不在,显然还在下面等着。”长孙于曳朝着椅子走过去,他很累。

    “你下去通知一声吧,我累了,要睡觉。”楚璃吻转而直奔楼上,她是真的不打算露面,而且把长孙于曳当成跑腿儿的了。

    “不如我们可以研究一下从地下拿回来的‘宝藏’。”看着她,长孙于曳笑道。

    “你自己研究吧,我现在没什么兴趣。”哼了一声,她头也不回,踩着楼梯就上去了。

    其实并非没兴趣,只不过这东西太危险了,若是真吃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忽然挂了。

    生孩子本来就是一件有危险的事情,吃了这药的话那就更好玩儿了,完全就是把命搭上了。

    她很爱惜自己的命,毕竟经历过一次将死,她自是希望能活的长久。

    可是,思及此事,不免想到燕离。这妖孽身份不同,若没子嗣,麻烦甚大。

    所以,说来说去,真是麻烦至极。

    回到二楼,她在卧室的床上坐下,这才把藏在衣服里的那包药丸拿出来。展开丝绢,看着里面的药丸,或许,可以把这些交给金先生,让他先研究研究。

    若是能炼出不伤身的药自然好,若是不行的话、、、她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片刻后,有上楼的脚步声,楚璃吻迅速的把那包药丸收起来,然后看向门口。

    暗色的华袍一角进入视线当中,下一刻,挺拔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

    楚璃吻不由得一愣,“你速度这么快?”

    瞧见那小人儿安然无恙,燕离若有似无的松口气,“只见长孙于曳一个人,还以为你被害了。”说着,他一边走进来。

    轻笑,“他可没那本事。不过,你这速度真够快的,飞过来的?”

    “你一人前来自然心下不安。看你这脸色,找到宝藏了?”站在她面前,燕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边笑道。

    盯着他勾人的脸,楚璃吻点头,“找到了,而且只有我自己发现了,长孙于曳根本没看见。”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