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1、秘辛(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91、秘辛(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相亲相爱?我和你?你说的这个相亲相爱,是表面上的意思,还是我所想的那种意思?”近距离的看着他,楚璃吻盯着他的眼睛看,说真的,这么近距离的看他,忽然发觉他长得还挺好看的。

    只不过,楚璃吻倒是听说过一个说法,这血缘相近的人,会降低审美度,即便丑的,也会觉得还过得去。

    “你想的又是什么?”长孙于曳倒是笑了,看着她,很想知道她这与众不同的小脑袋瓜儿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哼,这晁氏祖上就有**先例,他们根本没有廉耻之说。所以,别和我说相亲相爱,听起来恶心。”楚璃吻后退了些,距离他远一点儿。

    “廉耻?这个东西你有么?”长孙于曳笑看着她,一边问道。

    “彼此彼此,你也没有。快,说说这上头都写了些什么。”皱眉不耐,楚璃吻冷嗤道。

    长孙于曳轻笑,然后把那玉简都展开,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字。

    “这应该是上一代的人书写的,上面写的东西很是诡异。你确定想听?”看着那上面的字,长孙于曳淡淡道。

    “你别吓唬我。或者说,这些字你也不认识,在这蒙事儿呢。”楚璃吻眯起眼睛,显然开始怀疑长孙于曳这厮说话的真实度了。

    几分无言,长孙于曳将玉简往她那边推了推,“不然你自己看?”

    “我都说我不认识看不懂了。说吧,我听着。”但是否全部相信,那就看她自己的了。

    长孙于曳把玉简又收回来,“这上一代的人,将他们的上一代埋葬。看来,这晁氏之人但凡死了,埋葬之事皆是内部。外面那些人,根本插不了手。这种情况倒是少见,难不成真的死相极其难看?”长孙于曳倒是也不懂了。

    “没准儿还真是。死的蹊跷,死因不能对外公开,所以就内部处理。只有晁氏之人才知道自己的家族有什么缺陷,死后埋葬在哪儿。只不过,长公主死得早,咱们俩是别想知道了。而且,这长公主就被埋在了外面,除了她之外,其他的晁氏族人的埋葬地都是秘密。”这就更奇怪了,单单是听起来也觉得不可思议。

    “这些,应该都是晁氏族人的记录。记录的是上一代的死亡经过,但是如何埋葬,埋葬在何处,却只字未提。兴许,这些是口头相传的。可唯一知道的人已经死了很久了,我们无法得知。”长孙于曳把玉简卷起来,一边说道。

    “那么,咱们就开始寻宝吧。反正这地下只能我们两个进去,谁也搞不了鬼。”站直身体,楚璃吻哼了哼,这就开始吧,磨叽不是她的性格。

    “既然你这么焦急,那么就开始吧。只不过,咱们在出发之前,是不是得先用些饭菜?”起身,长孙于曳抬手抚着肚子,他是饿了。

    “这儿的饭菜味道不错,大概那些厨子还保留着前朝做饭的方法,味道别致。”楚璃吻双臂环胸,边说边往外走。

    长孙于曳跟随在后,“你吃过我却没吃过,你是在显摆么?”

    “切,我用得着显摆这些么?”楚璃吻语气不屑,她可以显摆的事情太多了,这些算什么。

    长孙于曳随着她往楼下走,笑意浅淡。

    下楼,那些人果然都在下面等着呢。

    徐川和文英在看着他们二人时,神色明显几分奇怪。

    看着楚璃吻走过来,徐川迎过去,“公主,老夫有事相商。”

    停下脚步,楚璃吻看着他,随后就明白他想说什么了,她和长孙于曳在上面说话,他应该都听到了。

    “这地下,我们势必要去。有太多的秘密我们都不知道,在上面翻找了一些旧日的记录,我们就更好奇了。正好,晁氏组训不是说让我们相亲相爱嘛,我们走下去一趟,说不准儿就相亲相爱了呢。”扫了一眼长孙于曳,她说的话连自己都不信。

    长孙于曳但笑不语,反正她在说,他也不想插言。

    徐川明显还想再说些什么,楚璃吻竖起一只手,“别说了,我们主意已定,否则也不会回来了。准备饭菜吧,我们吃了就下去。”

    如此,徐川也无法再阻止,只是和文英对视了一眼,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你歇着吧,我出去看看。”长孙于曳看了看楚璃吻,然后便举步走出了大殿。

    看着长孙于曳的背影,楚璃吻却莫名的觉得他看起来有些悲伤似得。

    莫不是,他所记着的比他所说的要更多么?如果真是那样,重回这里看见这些记忆里的东西,心情想必一定会很奇妙。

    坐在椅子上休息,楚璃吻要流荷把那个小木马拿过来。

    看得出很陈旧了,手工雕刻,打磨的很光滑。

    把玩着,楚璃吻不禁弯起红唇,年纪小会因为这个东西而吵架,也实在有意思。

    “老大,生活在这里的事情,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么?”如今看到了这些旧物,没准儿能想起些什么。

    摇头,“一点儿都不记得了,不过却想象得出。我这个性格,天生如此,后天影响很少。所以,想必小时候我也没少欺负长孙于曳,尽管他比我年长。”从长公主的画里就看得出来。

    “其实,有个兄弟姐妹,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流荷叹口气,她就没有,她只有她爹一个人了。

    “不能以偏概全,兄弟相残之事史上多见,反倒相亲相爱之事甚少。但晁氏是个例外,相亲相爱?这不是什么好词儿。”**,近亲通婚,智障。

    流荷点点头,倒是也同意楚璃吻所说。

    大概一个时辰后,饭菜送来了。送饭的侍女在流荷的要求下,将全部的饭菜试吃了一遍,然后才放他们离开。

    也就在这时,长孙于曳回来了,他走过来,然后清浅的笑了,“可以吃饭了。”

    “你去哪儿了?”看着他,楚璃吻不予偶的眯起眼睛,她对他明显是怀疑居多。

    “转了转,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只不过,又是另外一个囚笼,将人永远的囚禁在这里。”走过来坐下,长孙于曳一边说道。

    盯着他看,楚璃吻仍旧怀疑,“虽然你也是晁氏一员,不过最好不要乱转。这地儿,是我的。”

    “没人和你抢。我只是,去我们母亲的坟前看了看。”他说着,语气也淡淡的。

    楚璃吻眨眨眼,更加确定他有很多的记忆。

    说起长公主,长孙于曳说的是我们母亲。而楚璃吻却从不会这样说,毕竟没有记忆,如果那样说,会很别扭。

    “吃饭吧。”不再接下去,楚璃吻拿起筷子,吃饭。

    用了饭,楚璃吻和长孙于曳收拾了一下便走出了宫殿。

    沿着那石阶往险峰的下方走,后面徐川文英问对以及楚璃吻和长孙于曳的人马都跟着。

    徐川和文英看起来很不放心的样子,不过却始终没有再说出阻止的话来。

    下了石阶,楚璃吻轻车熟路,长孙于曳走在她身后,看起来就是在随着她前行。

    终于,走到了一个密道前,楚璃吻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这密道仍旧是以前的模样,外表看起来没什么破绽,但是明显和旁边不一样。

    “就是这儿了,咱们走吧。”楚璃吻看了一眼长孙于曳,随后示意他打头阵。

    长孙于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他的手下,然后便举步前行。

    楚璃吻回头将流荷召过来,随后道:“燕离可能随时会过来,他说不定会把大军也调过来。你在这儿守着,待燕离来了,告诉他不要着急,更不要进去。”

    流荷点点头,“老大你放心吧,我会一直守在这外头的。”

    “好,我进去了。”扬了扬下颌,楚璃吻转身,那边长孙于曳已经把密道的石门推开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去,眨眼间便消失了踪影。

    密道的隔门有很多,每次接近,只要伸手碰触,那门就自动的划开了。

    说真的,这很像自动门,只不过要比自动门更神奇。它不是靠感应,靠的是辨识触碰石门之人的血脉。

    这就很奇怪了,这些机关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

    楚璃吻至今不懂,这一切到底是哪个高人做出来的,实在稀奇。

    “上次,你已经到了存放宝藏的门口了,那里如何?”上次长孙于曳自己在这里转悠了许久,他身上又带了那么多的赝品来,定然是找到了。

    “很普通,并没有多么神秘。你可以放心,一直到那门前,都没有任何的机关。想来,它是认我们的。”长孙于曳走在前,他显然是认识路。

    兜兜转转,长孙于曳十分认路。

    不知走了多久,只感觉这路一直往下,迂回宛转。

    终于,在划开最后一道石门后,眼前开阔了。

    虽然黑乎乎的,但这并不阻碍楚璃吻和长孙于曳的视线。

    两个人缓缓停下脚步,看着眼前,那高大的盘踞着黑龙的石门,这便是那宝藏的藏身之地了。

    宝藏就在这后面,只要打开这扇门,就能看到了。

    看着,楚璃吻不由得眯起眼睛,“对于晁氏之人来说,想要进入这里还真容易。”

    “看黑龙的眼睛。我们只要把两块玉佩放在那里面,就成了。”长孙于曳伸手一指,说道。

    看向那腾飞黑龙的眼睛,楚璃吻点头,“原来是这里。”

    “来吧,我们开门。”说着,长孙于曳把自己身上的那半块玉佩拿了出来。

    楚璃吻也把玉佩扯了下来,看了看长孙于曳,却没有把玉佩给他。

    “你来还是我来?”她问道。

    “你来。”长孙于曳知道她多疑,不由得笑,随后把自己的玉佩递给她。

    看他脸上并无异色,楚璃吻转手把自己的玉佩递给他,“开始吧。”

    轻笑,长孙于曳接过她的玉佩,然后举步向前。

    脚下一踮,他跃离地面,直奔那黑龙的眼睛。

    他速度很快,身形优美,看起来做这一切都毫不费力似得。

    手上动作准确,两个半块玉佩被他顺利的安在了黑龙的眼睛上。

    黑龙的眼睛原本是空的,随着两块玉佩被安上,似乎也变得更完整了。

    眼睛安上,长孙于曳便下来了,双脚落地,他看着眼前的石门,果然片刻后,就听到吱吱嘎嘎的声音响起。

    楚璃吻仍旧站在原地没动,只是盯着那石门,不知随着石门开启,出现的会是什么。

    说真的,她现在更觉得不靠谱了,兴许这石门之后什么都没有。

    石门一点点开启,出现在眼前的是黑漆漆。

    最后,石门彻底的滑入了旁边的石槽里,它也停止了滑动。

    楚璃吻和长孙于曳都站着没动,因着光线的原因,那里面好像更黑,所以看不清。

    哪想到,只不过几分钟后,一簇簇光亮忽然炸响,两个人都不禁一惊。

    一些火苗亮起,那是石柱上的灯台,随着石门打开,它们便莫名其妙的亮了起来。

    楚璃吻眯起眼睛,盯着那些忽然亮起来的灯台,“是白磷。白磷燃点低,遇到新鲜的空气便会自燃。”

    长孙于曳回头看了她一眼,却不由得笑,“原来你懂得还不少。”

    “切,这又算什么了不起的知识。”说着,楚璃吻转开视线再次看向那里面。

    这一看却不得了,她和长孙于曳都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这石门后不是金山银山,居然都是棺材。

    偌大的空间,将近百具棺材,整整齐齐。因着那灯台上的光亮,使得所有的棺材都泛着幽幽的寒光。

    “这回,终于知道那些晁氏族人都埋在哪儿了。”原来,他们都在这儿。

    “破案了。”楚璃吻冷笑了一声,莫名其妙的当了一回侦探呢。

    “这些棺材和尸体,就是宝藏?”长孙于曳摇头,谁知道这打开了石门,看见的居然是这些。

    “或许你可以把棺材打开来看看,他们是不是把那些财宝都藏在了棺材里?”楚璃吻觉得他可以去试试。

    “好想法,咱们一起吧。”长孙于曳抬手示意,她先走。

    翻了翻眼皮,楚璃吻举步,这棺材死人什么的真不可怕,可怕的是活人。

    两个人朝着那些棺材走过去,距离越近,愈发觉得这些棺材冷幽幽的吓人,渗着一股死气。

    这还真是死人待得地方,活人进来,感到万般的古怪不适应。

    走到了棺材附近,楚璃吻看向长孙于曳,“开一个看看?”

    “不管怎么说也是祖上,这般开棺,是否大不敬?”长孙于曳双手负后,一边道。

    “你还在意这个?”楚璃吻眼露嫌弃,他是那种人么。

    长孙于曳却轻笑,“和小仙女一同进来,我就变得无比在意了。”可不能听她指挥,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中招了。

    冷哼一声,楚璃吻继续向前,穿过那些棺材,一边观察。

    “自从躲进这里,一代又一代,也死了不少人。这里大都是夫妻式的埋葬,所以看起来也很多。”说着,她抬手抚上那棺材,质地阴沉,摸在手上也万分的阴凉。

    “没错。”长孙于曳与她隔着一道棺材,两人向深处走,这深处也都是棺材。

    “我还真想打开一个棺材瞧瞧,这里面的人到底死成什么模样了。”是不是真的死相很凄惨难看。

    “小仙女请随意。”长孙于曳抬手示意,她完全可以。

    哼了一声,楚璃吻转眼看向深处,却发现那深处有一个高台。因着灯台上火苗的照射,使得那高台看起来也阴森森的。

    “你看那儿。”眯起眼睛,楚璃吻伸手一指。

    长孙于曳看过去,亦是眉头一动,“过去看看。”

    话落,两个人加快脚步,直奔那高台。

    接近了,也发现高台上有东西,是一个锦盒。

    锦盒旁边,则放着一卷玉简。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随后长孙于曳一步登上去,伸手,缓慢的将那玉简拿了起来。

    看他上去无事,楚璃吻才上去。瞧他那玉简,她则拿起了那锦盒。

    锦盒很重,但没有扣锁。

    打开盖子,她微微偏头,担心有机关。

    不过,打开盖子后并没有机关,反而里面码放这整整齐齐的小药丸。

    每个小药丸都红豆大小,是土黄色的,散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气味儿。

    还想研究这药丸到底是什么呢,旁边长孙于曳却忽然发声,“秘密都在这儿呢。”

    “嗯?什么秘密?”看向他,却发觉他脸色并不好。

    把玉简全部展开,长孙于曳冷笑了一声,“晁氏,的确有秘密,不能让外人知道。”

    “说吧,我倒是听听到底有多吓人。”歪头看着他,楚璃吻想不出更糟糕的了。

    “你手上拿的是秘药,晁氏未亡国时,一个太医炼制的。此秘药,是专门给晁氏族人吃的,吃了方可延续血脉。若是不吃,便再无子嗣后代。”长孙于曳看着她,一边说道。

    眉头一动,楚璃吻低头看向手中锦盒之中的药,这里起码还有几百颗,足以延续很多代了。

    “但若吃了这药,身体会受到极大的损伤。所以我想,这便是晁氏之人死的莫名其妙的原因。”合上玉简,长孙于曳面色并不好。

    “作孽。”托着那锦盒,楚璃吻抬起手,好似要把这锦盒里的药都倒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