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5、事成(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85、事成(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泡了许久,楚璃吻终于从浴室出来了。晚膳很清淡,正适合她这整日吃药的身体。

    坐在床边,面前的小几上是摆放好的饭菜。侍女试吃完毕,楚璃吻便拿起筷子用膳。

    旁边,侍女用散发着淡淡香气的精油护理着她的长发。因着那时险些死了,她这头发好像都跟着干枯了似得。

    “太子妃,您这后背上的伤疤用不用涂药?太多了,若是不刻意涂药的话,会很容易留疤的。”侍女将长发拨到一侧,便瞧见了丝薄浴袍下的后背,那些伤疤都结痂了,所以看的很清楚。

    “嗯,需得涂药。”楚璃吻点头,本来这身体就因着前些日子的折腾瘦了许多,这身上再来一堆的疤痕,更没法儿看了。

    “不过,太子妃无需担心,东宫有最好的药膏,是金央大人所制。祛疤效果特别好,有时奴婢伤了,太子爷就会把这药赏赐给奴婢们。”侍女说着,显然也是在安慰楚璃吻。

    “嗯。”楚璃吻笑笑,这侍女说话倒是好听。

    填饱了肚子,楚璃吻便转身躺在了床上,侍女将小几撤走,然后开始给她按摩。

    享受着,但她们的按摩也的确是挺舒服的。

    时近半夜,侍女也退下了,楚璃吻躺在床上,将长发拂到一侧,几分困倦。

    不过,燕离还没回来,她这心里总是有些不上不下的。

    也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能让他脸色都变了。

    但是,不知他去了哪里,即便想跟去看看,也找不到人。

    闭上眼睛,她思考着这些事儿,渐渐地,脑子也有些混沌了。

    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在靠近,警觉系统提前醒来,楚璃吻也在瞬间睁开眼睛。

    瑰异的眸子一片清明,不过她也在醒过来的同时了然,自己这是在东宫。

    呼吸,同时看向房门的方向,烛火幽幽,挺拔的身影进入视线当中,下一刻,那个人就到了床边。

    旋身坐下,他的手沿着被子钻了进去,准确的抚在了她的肚腹上。

    “好凉。”楚璃吻眯起眼睛,然后抓住了燕离的手。

    “是你太暖和了。以往,你总是贪恋我的温度。”说着,燕离俯下身体,开始轻吻着她的脸颊。

    歪头,感觉他的吻落在耳边,她也不由得缩起肩膀。下一刻,双手从被子里拿出来,然后圈住他的颈项。

    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她身上,燕离扯开她身上的被子,将她整个人圈在怀中。

    “你做什么去了?”紧紧地圈着他的颈项,楚璃吻扬起下颌,一边喘息着问道。

    “进宫了。”吻重新回到她的唇角,燕离微微抬起头看着她,凤眸幽深,那些让人喘不过气的暗色,马上就要决堤,将眼前的人彻底淹没。

    楚璃吻呼吸略重,搂着他的颈项,注视着他的眼睛,片刻后,猛地收力,将他重新拽了回来。

    本还想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可现在她不想知道,那些事情可以延后再说。

    吻上她的唇,柔软且清甜,就如她的脸一般,甜美的让人想尝一尝是什么味道的。

    热切纠缠,她身上本就敞开来的睡袍被撕破,随手甩在了地上。

    她一向胆大,从不知恐惧为何物,但此时一丝不挂的躺在他面前,任他的视线逐一从身上划过,她忽然觉得有些怕了。

    那紧张感让她不由得全身微微颤抖,鸡皮疙瘩也尽数窜了起来。

    充满热度的手在她身上划过,抚平她的紧张。

    红色的华袍被一件一件的扔到地上去,红色的纱幔也随之落下,遮挡住了大床里的风光、、、、

    天色转亮,卧室里的声响才缓缓减弱。

    贴在床边的纱幔被揪扯的乱成一团,有几处已经被撕开了,下场很是惨烈。

    它们的惨烈和床上的那个人差不多,她此时窝在那儿,几乎蜷成了一团,恍若被遗弃的小猫。

    闭着眼睛,额上热汗未消。面色绯红,许是因为疲累,她的呼吸也很不稳。

    不过,这都不是主要的,楚璃吻只是觉得很疼,即便此时,欢愉过去,疼痛又袭来,让她觉得好像怎么样都解决不了这疼。

    躺在她身边,燕离看着她,凤眸流光溢彩,皆是笑意。但很明显,他在刻意的压制,不让自己笑出声音来。他估计他若是笑出声的话,眼前这个小人儿肯定会翻脸。

    只不过,这好心情遮掩不住,他真的很高兴。

    “还很疼么?”抬手钻进被子里,抚着她光裸的肩膀,他轻声道。

    “嗯。”懒懒的回应,楚璃吻闭着眼睛,她现在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那怎么办?也不知,有没有治疗这种疼的药。”燕离想了想,还真没听说过。

    “滚蛋。不许外传,我还要面子呢。”冷斥一声,楚璃吻坚决拒绝别人知道此事。

    薄唇微扬,燕离却连声答应,“好,肯定不会传出去的。”

    “哼,若是外人有知道的,那肯定是你传的。到时,我就把你的嘴缝上。”睁开眼睛,她眼珠都是红色的。

    手指抚上她的眼睛,燕离一边凑近她,“原来只是把我的嘴缝上,那我就放心了。”

    “你的第五肢还是很好用的,在我没腻了之前,就先保留着。”贴着他的唇,她小声威胁。

    无声的笑,燕离亲了亲她,“我不是有意的,但是又不可避免。放心吧,以后就不疼了。”

    “哼,用得着你说!把我弄得半死不活,你很得意是不是?”瞧他眼睛的笑,都控制不住了似得。

    笑意加深,燕离将她搂过来,“见你快乐,我也欢喜。”

    “切,说的真好听,还不是你自己爽。”贴着他的胸膛,闻着他身上的味道,他的身体还是很热。其实,他全身上下的温度是一样的,都很热,还很硬。

    “嗯,和想象中差不多。”燕离承认,岂止是想象中的,简直是最美妙的。

    “哼,疼的倒不是你,风凉。”抓着他的腰侧,她手指用力,指甲陷入他的皮肉中。

    燕离轻哼了一声,“你应该看看,你在我身上留下多少这种伤痕。我若不穿衣服走出去,旁人定以为我是受了袭击。”

    “那你流血了么?”听不得他诉苦,楚璃吻觉得自己才是最惨的。

    “没有。好,我错了,都是我的错。”燕离无言以对,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顶,认错。

    心里舒服了些,楚璃吻抵着他的胸膛,“还和媚儿说今儿皇宫呢,看来是去不成了。”

    “那就别去了,拖着这幅身体去,即便我不说,别人也猜得出来。”手从她的后颈滑下去,那上面印着层层叠叠的吻痕,青紫的痕迹,恍似被人虐待过一般。

    “知道你厉害,别显摆了。”长得美,器可观,活儿也不错,大概这就是天赋异禀吧。

    无声的笑,燕离搂紧她,“累了就睡吧。”

    “是想睡了。诶,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昨晚匆匆忙忙进宫,脸色又那么不好,到底出什么事儿了?”闷着声,楚璃吻问道。

    抚着她后背的手一顿,燕离随后道:“是太后。太后忽然晕厥,自我回来时,仍旧没有醒过来。所有的太医都还在宫中,今日我还得进宫去。”

    “太后?”楚璃吻仰起头看向他,也忽然想起新年那天进宫的事儿。那个太后对她阴阳怪气的,字里行间都说她肆意妄为,仗着燕离的宠爱独占他,不让他再娶别人。

    哼,想起她那个嘴脸来,楚璃吻就觉得心里不痛快。被这封建社会压制的生出了奴性,还要继续压榨别的女人,贱。

    “那太医怎么说的?”看着他,光线朦胧,他看起来也格外的妖孽。

    “情况并不好。而且,父皇也因此受了打击,昨晚便神情憔悴。所以,今日我得进宫,代父皇处理政事。”看着她,燕离轻声道。

    “金央进宫了么?”金央的医术还是不错的。

    “自然。只不过,他也没有法子。”所以,燕离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看来,太后这次是凶多吉少了。只不过,没看出来皇上对太后的感情还真深。”那边太后倒下了,皇上也病了。

    “这么多年来,父皇一直很是依赖太后。无论大小事情,他都要过问太后。”燕离说着,语气稍显冷淡,显然他是看不起皇上这种没出息的表现的。

    “还有这茬儿?那真是不幸,若是太后有个三长两短,这皇上估计也得病倒。”摸着他的腰侧,抚摸了一会儿,手又顺着他的后腰下滑,然后捏住。

    燕离笑笑,“别乱摸。”

    “诶,这太后晕倒,皇上也身体不适,你居然还能半夜跑回来和我没羞没臊?不孝的东西。”手上用力,捏的燕离也不由得微微皱眉。

    “诱惑太强,实难抵挡。我开始怀疑,你是不是对我下咒了。”燕离依旧笑着,心情的确特别好。

    “无情无义,不过我喜欢。”他和她都太像了,缺少情义。

    “还喜欢我什么?”燕离继续问。

    “真想让我回答?”楚璃吻看着他,尽管眼睛发红,但抵不住她眼睛里的邪恶。

    “睡吧,都成了兔子了。”轻笑,燕离知道她能说出什么来,他对她极其了解。

    闭上眼睛,楚璃吻抵着他的胸口,不过片刻,她便睡了过去。

    感觉怀里的人睡着了,燕离轻轻的抽出手臂,然后起身。

    那个小人儿还蜷成一团,样子看起来可怜极了,身上满处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

    亲了亲她,燕离动身下床,肌理分明的脊背上到处是抓痕。他没有说谎,他也被‘伤害’的很严重。

    穿上衣服,又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毫无动静,显然现在被搬走也不知道。

    转身离开,吩咐守在外面的侍女不可吵闹,便快速离开了东宫。

    这一觉,楚璃吻睡得昏天黑地,除却那时毒发,她再也没睡得这么深沉过了。

    待得睁开眼,这卧室里又燃起了烛火,还没时间研究这是什么时辰呢,酸痛袭来,她刚刚扬起的头就又砸回了床上。

    “燕离,你这个罪魁祸首。”嘟囔着骂了一句燕离,但是不顶什么用,还是不舒服。

    “太子妃,您醒了?”外面的侍女听到了动静,快步的跑了过来。

    “饿了,准备饭菜。”趴在那儿,她实在不想动弹,这难受的劲儿不比泡在木桶里那时差,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难过。

    “是。”侍女答应,然后快步的退下。

    床上,楚璃吻接连的深呼吸,缓了好一会儿,才坐起身。

    通身疲乏,腿间也丝丝疼痛,都是燕离做的孽。反倒这妖孽出去浪了,做女人果然吃亏。

    侍女走过来,动作很轻的将那已经被撕坏的纱幔撩开,然后拿过干净的睡袍给楚璃吻披上。

    低头看了看自己,她不由得皱眉,自己这惨样儿,都拜燕离所赐。同时也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这妖孽像狗似得,把她啃成这个样子。

    亏得这东宫的侍女都懂事,否则,她这幅模样肯定会被笑死。

    下床,站在床边缓了一下,然后动身走到对面的软榻上坐下,看着侍女收拾大床,她不由得耳朵一热。被撤下来的床单上沾着一些血迹,尽管已经干涸了,可是仍旧很清楚。

    收回视线,楚璃吻倚靠在软榻上,整个人软软的,好似毫无力气。

    很快的,饭菜送来了,楚璃吻看着侍女,随后道:“去问一下守在外面的明卫,可知道宫里的情况如何了?”今早燕离和她说,太后一直昏迷不醒。这一天的时间过去了,也不知怎么样了。

    “是。”侍女领命,立即离开。

    吃饭,手也没什么力气,一点一点吃着,出去的侍女又回来了。

    “禀太子妃,明卫说,宫中眼下还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不过,通常来说,有任何事也不会第一时间传出来。都会等到各方朝臣进宫,商议之后再向天下通传。”侍女将明卫的话整理了一下,随后说道。

    “这么说,这宫里也有可能已经出事儿了,只不过我们不在宫里,都不知道罢了。”点点头,楚璃吻差不多也明白了,明卫这话等于没说。

    这太后若是真不行了,这皇上也不知会怎样。若是这皇上也不行了,燕离就能登基为帝了。

    停止咀嚼,楚璃吻稍稍一想,燕离若是登基为帝,不就得改称他为陛下了。

    那个时候,这大卫就真的是他的天下了。

    笑了笑,楚璃吻微微摇头,那一天不知何时会来,但她倒是挺期待的。

    用过了晚膳,楚璃吻又去浴室洗漱了一番,待得回到偏殿,就看到燕离靠在偏殿的软榻上,身边还有一堆的折子。

    “看来,你今天一直都没得清闲。”走过来,楚璃吻看了看那些折子,真是够呛,在宫里折腾不够,还得带回来。

    “过来。”睁开眼睛,燕离伸出手,凤眸幽深。

    走过去,抓住她的手,他施力,便将她拽到了他的怀里。

    趴在他身上,腿一动,将一些折子撞到了地上,砸在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搂着她,燕离一手抚着她的后背,“还疼么?”

    “好多了。”看着他的脸,果然隐隐的有些疲惫之色。

    “那就好。我今天一边做事一边在想,你是不是还疼的连觉都睡不好。”手顺着她的脊背下滑,最后落到了她的腰臀间,轻拍。

    “多谢你记着我啊!不过,你还要处理这些东西?太后怎么样了?”摸着他的下巴,胡渣都冒出来了。

    “太后的情况很不好,今天还抽搐了几次。金央说,可能熬不过五天。”燕离面色淡然,他的情果然少的可怜。

    “那皇上呢?”不知一直依赖母亲的皇上怎么样了。

    “今日开始发烧,已经卧床休息了。”燕离的语气不怎么样,细听的话,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看来,还真是情况不妙。若是皇上有个好歹,你是不是就得登基了?”看着他,很难想象他若是做皇帝会成什么样子。

    “这种话,大逆不道。”燕离眯起眸子,覆在她腰臀间的手也收紧了。

    “切,少跟我说这些你都不信的鬼话。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不问了。只不过,显然你要做皇帝,更得每日忙的连人都见不着。但也还好,你的后宫不会像你父皇那么多姿多彩,相信我也不用整日苦苦等着你。”还算好,这是唯一欣慰的。

    “你一个人就把我抓的后背都是伤,我得多不要命,才会去把后宫填满?”燕离边说边叹气。

    “哼,三句话不离这个。燕离,你现在满脸都是字。脑门儿上刻着**裸,两只眼睛里一个是露,一个是骨。整个人,就是一个色字,巨色。”戳着他脑门儿,楚璃吻从他身上下来,又看了一眼地上的折子,不由得摇头,然后把那些都捡了起来。

    折子的外皮颜色都不一样,代表的是不同部门。

    楚璃吻翻开一个看了看,密密麻麻的字,摇头,“看不懂。”

    坐起身,燕离从她手里接过那些折子,“我自己来吧。你什么都不用做,在我身边陪着我就行。现在这样陪,以后也这样陪。”

    看着他那样子,楚璃吻抿嘴笑,他这要求倒是简单,可以满足。

    ------题外话------

    247439531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