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4、首位之事(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84、首位之事(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拖着手中已经昏过去的闻人先生走进寝宫,楚璃吻面无表情。她的脸色有些发白,但是眼神儿却绝对不弱,甚至,看起来很凶。

    走到燕离面前,她松手,手里的人也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这是、、、”燕离不解,但看着闻人先生的眼神儿明显有些不对。楚璃吻的所作所为他自然了解,若是闻人先生没问题的话,她也不会这般把他揪过来。

    “这就是隐藏在你身边的楚真的眼线,隐藏的着实够深,他每年只联系楚真一次,即便你的防范再严密,也根本调查不出来。但是,只要是狐狸,就会露出尾巴来。正好,这次尾巴被我捉住了。”说着,楚璃吻走到椅子上坐下,有些疲累。

    燕离看着昏死过去的闻人先生,又看向楚璃吻,“他是楚真的人。”

    “不信?”楚璃吻挑高了眉尾。

    燕离微微摇头,“只是那时查过我身边所有人的后颈,当然也包括闻人先生。他的后颈没有纹刺。”双手负后,燕离走过来,一边说道。

    “他后颈是没有,但是不代表别处没有。”说着,楚璃吻站起身,走向闻人先生。

    路过燕离时,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用力,便将她拽到了自己怀里。

    靠在他身上,楚璃吻仰脸儿看着他,“还没证明我说的是对是错呢,放开我。”

    “虽然我信任手底下的人,但是我的公主殿下所说的,我却更信上一分。”说着,燕离低头,靠近她。

    他的呼吸吹拂而过,楚璃吻也不由得眯起眼睛,“这才说的像是人话。”

    近距离仔细的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燕离稍稍退离,“你现在感觉如何?身体可还疲乏?”

    “你看呢?吃了金老头的药,我不止好多了,而且劲大着呢。”说着,她双臂圈住燕离的腰,就顺势要把他抱起来。

    燕离立即环住她的身体,“好好好,知道你力大无穷了。说说闻人先生,他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才会被你发现的。”

    任他搂着,楚璃吻看了一眼仍旧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人,“从他的年纪来看,应当是楚真身边的老人。但是,他的后颈的确是干干净净,没有纹刺。还记得长孙于曳说过么,楚真埋下的奸细就在你身边。你第一轮没有查出来,我就来了第二轮。赶巧的是,这一轮多声门的人侧重调查了楚真的身边人,其中有一个,和这位闻人先生长得可是特别像。当然了,天下之大,总是会有长得相似的,这也不算什么稀奇之事。但巧合就巧合在,那个长得和闻人先生一样的人每年总是会出现在大卫盛都一次,不多不少,就一次。”

    仰头看着燕离,楚璃吻眨了眨眼睛,“太子爷,这么巧的事儿,你还觉得合理么?”

    “每年相见一次,大概就是向楚真交代我的动向。只不过,闻人先生跟随刘先生为我效力也有六七年之久了,最初时我还不是太子。他们缘何会将这注投在我的身上?”这一点,燕离就想不通了。

    “你又怎么知道他没在别人身上下注呢?每棵有可能的歪脖树上,他都挂一条绳子。巧的是,你这条歪脖树出息了而已。”楚璃吻说着,转身把闻人先生拎起来,让他仰面躺着。

    动手,将他外面的长衫扯开,然后露出了腰带。

    单手,轻轻松松的,楚璃吻就把他的腰带扯了下来。

    手上一转,腰带的背面朝上,她冲着明亮的灯火举起来,“若是以往我可能也注意不到什么,但是,将近半年来,我的身边都是前朝人,所以他们的习惯我现在非常了解。譬如这腰带内侧的刺绣,只有墨崖山的绣娘才绣的出来。这是前朝宫中的绣艺,随着前朝灭亡,就彻底消失了,更何况这三百多年后的大卫,更没人会。”

    视线落在她手中的腰带上,燕离几不可微的扬眉,“原来如此。”

    “所以,你只管把这个奸细抓起来审问。若不似我所说,我就跪下来管你叫爹。”甩手扔掉那腰带,楚璃吻又回到椅子上坐下,别看一副娇小模样,姿势却是张扬恣意的很。

    “来人。”燕离扬声,下一刻,两个明卫便从寝宫外走了进来。

    “带下去,严加审问。”看了一眼那仍旧昏死的闻人先生,若说燕离毫无感觉也是不可能。几年间,刘先生闻人先生等人一直都在他身边辅佐,皆是他十分信任之人。

    可如今出了这种事情,让他心中对其他人的信任也不禁打了折扣。

    “你是得好好审问审问。这闻人先生也是前朝人,也没准儿是从墨崖山出去的。但凡从墨崖山出去的老人,都知道长公主长得什么模样。恰巧我这张脸和长公主很像,但凡见了我的都能认出来。你说这闻人先生若也知长公主是何模样,见了我想必心里就清楚了。但,他好像并没有特别的表现,否则我一早就注意到他了。”如果他在见她第一面的时候就看出来了,是否之后禀报给了楚真?

    “没有撬不开的嘴,放心吧,一定问出来。”走到她身边坐下,燕离侧目看着她,凤眸流光,似笑非笑。

    眸子一转,两人四目相对,楚璃吻不由得皱眉,“那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忽然间的回来,你很不高兴?莫不是,这东宫里又有哪个女人怀孕了?”

    “因着你忽然出事,使得金良娣那里生生拖延了一个月。我的太子妃生龙活虎的回来了,接下来,也得赶紧把戏演完,否则再拖些时日,都不知怎么演了。”抓住她的手,燕离先试探了一下温度,随后握住,拽到自己面前。

    他说这个,楚璃吻也才想起来,若是按照当初说好的月份,金良娣的肚子应该已经大了。

    月份尚小,倒是好说。月份大了,从肚子里流出来的可不只是一团血,应该初具人形了。

    想来宫中定然会检查完全,即便想糊弄,也是月份小时好糊弄啊。

    “也是,那就赶紧办你的正事儿吧。”看着他,感受自己手背上他热烫的呼吸,楚璃吻不由得眯起眼睛。他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单是看着他就无比撩人。

    “孤的正事儿有很多,但这当先要办的,是我的太子妃。”他压低了声音说着,那语调诱惑十足。

    楚璃吻也不由得缩起肩膀,“你说真的?这么多正事儿,你确定要把这个放在首位?”

    “嗯。”抓着她的手放在唇前,燕离看着她,那视线过于火热,以至于让楚璃吻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似得。

    深吸口气,楚璃吻忽略热起来的耳朵,“好啊,就这么说定了。不过,我得先去一趟小皇宫,今晚的药还没喝呢。”

    说起这个,燕离也瞬间皱起眉头,“我的太子妃倒是有能耐,居然都将金先生从深山里请了出来。而且,不止请出来,更是以礼相待,竟然还买了四个妓女作陪。能得你这般款待的,金先生可谓第一人。”

    “他要四个暖床丫头,我总不能祸害良家妇女吧。青楼里的姑娘生活艰难,索性买下来离开那地儿,陪金先生一个,总比每天陪十个八个猥琐男要强得多。再说金先生又不是心理变态,就是这么多年在山里没见过女人太饥渴而已。这夜御四女也坚持不了几天,过几日她们就清闲了。我这般善解人意,你少用那种眼神儿看我。”楚璃吻扬起下颌,说的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燕离无言以对,“你若是把这善解人意用在我身上,你丈夫的日子也不会那么难过了。”

    “听你这话茬儿,也想让我买几个妓女给你?”楚璃吻歪头,语气很是良善。

    “我若是收了,是不是这第五肢就得被你掰下去?然后,把我的头安在屁股上,再把我挂到城楼上去?”这是楚璃吻的惩罚方式,燕离之前听过。

    “真聪明。”楚璃吻弯起红唇,这厮的记忆力真是够好的。

    “有这般凶残的结果,我得长几颗头才敢触犯?我的太子妃看起来弱不禁风,实则力大无穷,撼动大山都是轻而易举,何况扭掉我的头?走吧,先皇宫把药吃了,任何事都可以延后,唯独这药不能耽搁。”把她拎起来,她若不施力,还是很轻盈的。

    随着他站起身,楚璃吻身子一转抱住他的腰,“还以为太子爷被**冲昏了头脑,但如今看来这脑子还是很清醒的嘛。”

    “麻烦公主殿下下次夸奖人的时候,能不能用词更好听一些,我会更开心的。”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人儿,他猛地俯身一把将她抱起来,快步离开寝宫。

    如今的小皇宫可不比往时,眼下这是禁地,皇家禁地。

    民间传的神乎其神,说这小皇宫里还有金山银山没挖完,所以朝廷才会将这里封死,不让人靠近。

    这金山银山都是齐郇那时搜刮来的,没个十年八载的,挖不完。

    若是听民间的传说,那这小皇宫可神奇了。只有身入其中才会发现,这小皇宫充斥着齐家风光时的纸醉金迷,尤其长莺阁,更是糜烂之最。

    再次来到这里,楚璃吻也不由得几分感慨,当年在这里见识到了这个世界最肮脏的一面,权贵人家皆是如此,只不过都藏得深。

    如今再来,那些如同蛆虫一样的人都已经死光了,这心里格外的舒畅。没了这些人,这空气果然更好了。

    多声门的一部分人已经驻在小皇宫几日有余,小皇宫太大了,多声门现在占据的是东侧大院,这里是当年齐家子弟学习之地。

    最肮脏的长莺阁则还是被封锁起来的,如今燕离仍旧在挖掘地下,尽管在挖什么,并没有人知道。

    但楚璃吻是知道的,他挖的是那地下金库。

    那地下金库藏得太深,不好搬运,而且里面的金子又很多,着实需要时间。

    除却长莺阁,其他的地方则没有很多人看守,曾经的小皇宫,如今也能让外人瞧上一瞧了。

    灯火明亮,这小皇宫的夜晚并不比东宫差。

    来到小皇宫,多声门的人见了楚璃吻,明显心下更为安定了。这是盛都,多声门之中多有人对这地儿满心忌惮的。

    但上头有令,他们亦是不敢违抗。

    楚璃吻晚上喝的药已经熬好了,但是却不见金先生的影子。

    和楚璃吻做完任务回到小皇宫的流荷正在看守着那碗药,见楚璃吻来了,迅速的将药碗送到她面前,“老大,快喝了吧,要凉了。”

    “金先生呢?”接过药碗,楚璃吻扬起眉毛,心下却有了猜测。

    流荷也满面无语,“金先生已经回房休息了,和那四个买回来的妓女。”

    就知如此,楚璃吻点点头,“老当益壮。”话落,她低头把药碗里的药一口喝了。

    燕离站在她身边,无声的笑,灯火幽幽,他亦耀目。

    喝光,楚璃吻长舒口气,“你也休息吧,今日,我回东宫。明天,我再过来。”看了一眼燕离,楚璃吻不由得心头一动,他可是说了,将那件‘正事儿’放在首位。

    正好的,她也这般想,死里逃生,其实她该做的第一件事就应该是他。

    最起码,若是再来一次命悬一线,她也不会觉得遗憾了。

    燕离亦垂眸看着她,凤眸幽深,想说什么不言而喻。

    对上他的眼,楚璃吻也没坚持多久,过于**裸,她也甘拜下风。

    “老大,你不用这么着急。调查闻人先生,我自己就可以了。”流荷的视线在楚璃吻和燕离身上转了转,随后道。

    “好。”抬手拍了拍流荷的手臂,楚璃吻深吸口气,这还没怎么样呢,她就觉得有些紧张了。真是奇了,她还有紧张的时候。

    “走吧。”抬手,燕离抓住了她的手,随后缓步离开。

    小皇宫的灯火明亮如白昼,和燕离走下长廊,楚璃吻扭头看了一眼燕离,他面上带笑,看起来心情极好似得。

    她也不由得弯起红唇,“想什么呢?”

    “你不会想听的。”燕离看向她,低声道。

    眯起眼睛,“流氓。”

    “我可是什么都没说,你就骂我。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再言,即便我真的想那些,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么?”燕离笑了,同时为自己辩解道。

    “你说的如此有理,我竟然无言以对!成,你想吧,若是和现实有差距,你可别失望。”想象的太过美好,往往在现实里会遭到重击。

    “我的太子妃虽是丑了些,但身体还看得过去,不会失望的。”燕离抬起手臂勾住她的肩膀,一边压低声音道。

    “是没有你好看。不过你也用不着这么骄傲,和我一个女人比什么?”总和她比样貌,她自然比不过他。

    “若是和男人比,更无对手。”对于自己的外貌,燕离一向自信。

    “甘拜下风。”拱手抱拳,她承认,在外貌上,她不占一丝一毫的便宜。

    手落在她头上揉了揉,“一会儿好好洗洗,你身上这药味儿熏得我鼻子要失灵了。”

    “那你之前也抱着啃得挺来劲。”楚璃吻不乐意,同时自己嗅了嗅,的确是有一股药味儿。

    “鼻子选择性的失灵了。”燕离找借口,找的颇有理由。

    楚璃吻无言以对,她信了还不行么。

    回到东宫,夜已经很深了。

    玄翼已等了有一会儿,看见燕离回来,便快步的奔了过去。

    附耳,玄翼说了些什么,燕离的面色也沉了下来。

    楚璃吻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向他,心中预感不太妙,“出事了?”

    “我出去一趟,尽快回来。”燕离几不可微的点头,的确有事。

    深吸口气,楚璃吻点头,“别着急,我就在这儿,又不会飞了,慢慢处理吧。”

    欲言又止,燕离随后便转身快步离开,玄翼在后面跟着,边走仍旧在低声禀报着,显然事情不小。

    看着燕离的身影消失,楚璃吻耸耸肩,转身返回寝宫,“我要沐浴,准备一下吧。”

    热汤很快准备好,楚璃吻进入浴室,脱下身上的衣服。

    拎着衣服,她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果然,一股浓重的药味儿。不止她这几天吃药的味道,还有那时泡在药汤里的气味儿。

    对燕离那妖孽的佩服又多了几分,她身上这股味道,这妖孽居然也能下得去嘴。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不禁笑了,色字头上一把刀,他是真不在乎那把刀。

    泡进浴桶中,温热的水将身体全数包裹,她也不由得长出一口气,真舒服。

    闭上眼睛,任侍女在她身上忙碌清洗,想着燕离离开时的表情,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情。

    这偌大的盛都,其实每时每刻都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在发生着。其中,有一大半都是对燕离不利的。

    不过,无需焦急,有她在,那些暗地里见不得人的事情,就都由她来解决好了。

    不为其他,就为这妖孽曾用尽一切办法想让她活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