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9、解毒(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79、解毒(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昏昏沉沉,待得楚璃吻再次感觉清醒些时,队伍已经停下不再前行了。

    她依旧还靠坐在肩舆上,身上盖着厚重的大氅。怀里还有一个手炉,正在烘着她的手。

    通身都是麻木的,包括她的舌头。

    天上的太阳早就不见了,反倒阴云垂垂,拂过鼻端的空气,都带着一股潮湿的气味儿。

    “老大,你醒了。把药吃了吧。”流荷的声音在旁边响起,然后几颗药丸就被塞进了她的嘴里。

    流荷看着她,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担忧。

    “燕离呢?”她开口,只是觉得说话有些困难,就好像舌头被冰块冰冻过,不好使了。

    “太子爷在求医呢。”流荷说着,然后微微避开身体,同时伸手朝着远处一指,楚璃吻也看到了。

    一座茅草屋隐藏在茂密的树丛之中,一座木制的梯子挂在茅草屋前,显然想要进茅草屋要攀着梯子上去才行。

    而此时此刻,就在那茅草屋前的几十米之外,一行人站在那儿,燕离,钟将军还有李护卫,以及一群明卫。

    “这是什么意思?人家不露面是么?”楚璃吻一眼就看到了燕离的身影,即便这么远的看着他,也能感受到他的焦急与疲惫。

    “这是进山的第几天了?”她那时睁眼,明明天上还有太阳的。

    “第三天。”流荷说着,一边叹道:“那个人的确是不想为老大解毒。”

    “我就知道。只不过,我一直都在昏睡么?居然都是第三天了,可是我没有一丁点的感觉。”她昏睡之中是什么样的状态,她丝毫不知。

    “老大,你是不记得了么?你期间有醒来过,而且,还吐了血。”流荷看着她,心下的预感也越来越不好,她居然都不记得之间发生的事情了。

    “是么?我真的不记得了。”原来她一直都在吐血啊,她还以为,只是那时在东宫吐过两次罢了。

    “不过老大别急,咱们眼下已经到这儿了。太子爷总会想出办法请那个神医给老大解毒的,这毒不解,太子爷显然是不会罢休。”流荷拍着她的腿,一边说道。

    “他若就是不出手,能拿他怎么办。”楚璃吻的希望并不大,而且她现在这般难受,更是让她觉得躺在这儿像个蛆虫似得,估计很难看。

    只不过,就算很难看她也控制不了自己了,连说话都困难,更别说掌控别人了。

    “我也不知道。刚刚,还有明卫建议直接冲进去,将那老头抓了,刀架在脖子上,就什么都答应了。但是太子爷和钟将军不同意,有事求助于人,这样反倒不好使,而且说不定会坏事。”流荷压低了声音,一边叹道。

    “说的对,若是真的强行逼迫,估摸着就直接把我给弄死了。说不定连带着,还能弄死一大片。”楚璃吻却是觉得燕离做的对,尽管他心下已说不定想将那茅草屋里的人抽筋剥皮,但仍旧在忍耐着。

    “是啊,我也很担心这个。这对付每种人就有每种方法,人不同,方法也不同。不过,还是希望太子爷能尽快的想出法子来。”流荷看着楚璃吻的脸,已不止是苍白,而是内里泛青。且她说话时几分含糊,明显的吐字不再清晰。

    楚璃吻几时清醒几时糊涂,阴云沉沉,但是她每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仍旧是房门紧闭的茅草屋,那个人没有答应。

    钟将军和李护卫蓦一时的出现在她面前,她依稀间看到了他们的影子,但已无力再说话。

    终于再次睁眼时,出现在她眼前的是燕离,她想说些什么,可是舌头却不受她的控制,甚至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但是,她的神智是清醒的,眼睛也好用,她能够看得到燕离的脸,以及他眼睛深处的痛色。

    他蹲在她面前,用一只手抚着她的脸,那温热的感觉,比之她怀里的手炉还要好。

    “感觉还好么?不要着急,这几天我倒是琢磨透了这个人,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诚如他当初赌气离开金家,道理都是一样的。这辈子,我还没做过这件事,诚心诚意,不存二心。你要配合我,毕竟以往,我们的配合总是最好的。你若好了,我便把盛都的小皇宫赏赐给你,那地下花样繁多,随便你怎么折腾。若是可以,你便把多声门搬到小皇宫去,距离我也近一些。好么?”摸着她的脸,燕离低声的说着,嗓音依旧动听,但是却隐隐的透着几分疲惫。

    看着他,楚璃吻很想告诉他别再折腾了,以她现在的状态,估计毒已经入心了,是没救了。

    即便那个人的医术再奇妙,也未必能解了这毒。她不想死的太难看,太扫她的威风了。

    倾身,燕离在她唇上亲了亲,随后他起身,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颀长挺拔的背影,楚璃吻缓缓眨眼,依稀的,她听到刷刷的声响。

    下雨了,她所在的地方被罩住了,细雨打在这上头,发出扰人的声音。

    看着燕离走远,最后走到了那茅草屋前。钟将军等人还站在那里,也看着走过去的燕离。

    他的身影在楚璃吻的视线当中变得有些模糊,不过她却能看得到他的动作。

    他停下脚步,站在那里,下一刻,他单手撩起袍子,然后便跪在了地上。

    看着他,楚璃吻心却揪了起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十分清楚。如今,他却甘愿的跪在那儿,求那个人出来救他。

    细雨绵绵,随着天上的阴云终于罩不住了,它们也越来越大。

    楚璃吻的视线更加模糊,但是却能够看得到燕离的身影被打湿了。他即便跪在那儿,也依旧身形挺拔,单单看着他的背影,就知道他有多撩人。

    神思渐渐模糊,一些温热的东西顺着她的眼角流出来,但那一刻她却决定了,无论多痛苦,她都要坚持下去。不为别的,只为燕离。

    这一场雨,下的很大,整座山都因着这场雨而在轰隆作响。

    楚璃吻被几层大氅包裹着,温暖的手炉也在不断的更换,她昏昏沉沉,每次觉得要清醒时,她都会奋力的想睁开眼睛。

    但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最后,终于在她的奋力抗争之中,黏在一起的眼皮终于睁开了。

    模糊之中,入眼入耳的都是大雨,瓢泼大雨,轰隆隆的,好似发洪水了一般。

    大雨迷蒙之间,一些黑色的雨伞悬在半空,但却看的不太清楚。

    依稀的,她恍似瞧见了燕离的身影,他依旧还跪在那儿,身体被大雨打湿,他不知跪了多久了。

    用力的呼吸着,楚璃吻想让自己更清醒些,可是却根本使不上力气。

    流荷的声音传进了耳朵,但是好像很远,根本听不清楚。

    然后,一些药丸被塞进了嘴里,她舌头麻木,但却用力的把它们咽了下去。

    药丸顺着喉咙滑下去,但却好像很缓慢,她费力的吞咽着,总算让它们滑进了胃里。

    想说些什么,可用不上力气,她看着燕离模糊的身影,终是没抵过那股困乏,再次闭上了眼睛。

    神思一直在模模糊糊之中,但是她有所感觉,自己好像被移动了。

    而且,不止被搬运了一次,颠颠倒倒的,还有人说话的声音,尽管距离有点远,可是又很嘈杂。

    终于,安静了。但是,没过多久,刺痛从脚底开始蔓延,一直蔓延到下巴处。就像有无数的小虫子在咬她,钻进她的皮肉,附着到她的骨头上,啃咬。

    太疼了,受过那么多的伤,她从未觉得这般疼过。

    她被这疼痛刺得不由得睁开了眼睛,哪知看见的却是一张白白的头。

    脸白,头发白,白的就像涂了白粉在脸上。

    “别怕。”熟悉的声音在耳后响起,楚璃吻眸子动了动,想回头,却疼的根本动不了。

    “燕离、、、、”她张口,居然发出了声音,舌头似乎并不似之前那般麻木僵硬了。

    “是我。”燕离的气息从脖颈处传来,随后他的脸出现在了旁边。

    眸子一转,楚璃吻也看到了他,他满面疲色,下巴上都是胡渣。

    “燕离、、、”看见他的脸,楚璃吻心下一定,这啃噬般的疼痛,她也不觉如此难受了。

    “乖,金先生正在给你解毒。过程可能会很痛苦,但是,能够一并将你体内的两种毒都解了。”燕离说着,声音发哑,却载满了轻柔。

    看着他,楚璃吻眨眼,“我熬得住。”疼痛罢了,总比死去要强得多。还有眼前这个人,她不能死。

    这疼痛,不是一般的难熬,随着醒过来,楚璃吻的意识也清醒了许多。她眼下是泡在什么药水之中,什么气味儿的闻不出,但是这药显然不一般,否则她泡在这里不会这么疼。

    大概是因为刺痛,她的眼珠也比之最初灵活了一些。转动着眼睛,楚璃吻看着那来来往往的金先生,他果然是金家人,外形和金央很相似。

    只不过,从他的身板来看,他的年龄应当没有多大,但是那张脸看起来却是有些老。不是苍老,只是看起来老。

    他手上拿着什么东西,片刻后过来,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的都倒在了桶里。

    那东西和桶里的药汤融合,发出难闻又刺鼻的味道。楚璃吻却闻不到,她只是觉得更疼了。药汤里就好像有刀子似得,正在刮她的骨肉,疼的她冷汗都流了出来,顺着额头往下流。

    燕离站在木桶的后面扶着她,怕她因为疼痛坚持不住而滑进木桶里。闻着那刺鼻的气味儿,燕离忍不住的皱眉,他身上的衣服发皱,被雨水淋湿他也没功夫更换。

    知道她疼,燕离不时的抬手抹掉她额上流下来的汗,那汗珠冰凉的。

    “很疼是么?忍一忍,在这里面泡够了时辰,就能出来了。”他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道。

    “嗯,你放心吧,我忍得住。而且,我觉得好多了,脑子也清醒了。”就是疼,疼的很,疼的她都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乖。”听着她颤抖的声音,燕离放在水里的手抓紧了她的双肩。

    那金先生不言不语,只是在木桶对面的案子上捣腾什么。捣腾好了,就添进木桶里,然后木桶里的药汤就变了,刺得她更疼了。

    冷汗涔涔,额边的头发都被打湿了,贴在额头上。

    脸色惨白,但那皮肉里的青色却在逐渐的褪去。

    她疼的颤抖,疼的眼睛发红,咬紧了牙根,却是没再发出任何的声音来。

    燕离一直在陪着她,扶着她的身体。药汤是凉的,但是,他却逐渐感觉到,她肩头的皮肉隐隐的有了些温度,不再似那时摸起来凉冰冰的。

    “你不用扶着我了,我现在能支配自己的身体了。”楚璃吻身体向后,同时动了动木桶里的腿,这身体,开始听她的话了。

    “无需逞强,我可以一直扶着你。”燕离看着她的侧脸,不由得笑,她的脸色真的变好了。

    “放开我吧,我能行。你身上的衣服一股雨水的味道,被淋了雨,还没换衣服是不是?去换了吧,顺便把胡渣刮了,影响了你的颜值。”笑笑,她也觉得这脸听她的话了。

    轻笑,燕离缓缓放开她的肩膀,“好吧,我去收拾一下自己,免得公主殿下嫌弃我。”

    “嗯,就是这个道理。你颜值下降,我很可能会变心。”楚璃吻转动眸子看了一眼,其实他怎样都好看,都像在勾引人。

    “我马上回来。”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燕离站直身体。站直的瞬间,他身体有些不稳,缓了一下,他随后转身离开。

    听到他离开茅草屋的声音,楚璃吻终于发出一声长叹,“好疼啊。”

    “只会越来越疼,疼的你熬不住了,晕死过去,你就能出来了。”金先生走过来,手上还是托着那个大碗,随着说话,把里面的东西倒进了木桶里。

    “多谢你让燕离在外面跪了那么久,待我好了,我肯定会报答你的。”看着他,楚璃吻说道,因着疼痛,她不免咬牙切齿。

    “跪了三天三夜而已,老夫已经给足了金央面子。”金先生却不理会楚璃吻的威胁,更好像没听懂似得。

    “三天三夜?我谢你啊。”靠在那儿,楚璃吻笑了一声,好像还真是在谢谢他。

    “你这小丫头不懂知恩图报就算了,居然还想恩将仇报?金家的人向来不会识人,以前如此,现在依旧如此。”金先生用手舀起木桶里的水看了看,一边冷声道。

    “说的好像你多老似得,依我看,你也不过是不惑之年罢了。只不过,就知长得有点老。”舌头一旦好使,楚璃吻嘴上绝对不吃亏。

    看向她,金先生打量了一会儿,然后点头,“没错。”

    “原来,你们金家人上了年纪是这样的。只不过,金央长得还成,到了你这个年纪,应该比你好看。”楚璃吻攻击,很明显是因为燕离跪在外面三天三夜的事儿心里不爽。

    这个金先生明显会答应燕离给她解毒,只不过,却因为心里有别扭,所以不想那么痛快的答应。

    但是,燕离为了救她已经想不出那么多了,所以想来想去,就跪在了外面求他。这样正合他的心,然后就让燕离在外面跪了三天三夜。

    “嘴还真是不饶人,不过这样也能证明,你好多了。这毒,虽说难解,但巧合的是,我一直都钻研这些毒。你命好,我还活着。若是再晚几年,兴许也就没人能救你了。”金先生查看她的脸,一边说道。

    “你专门研究毒?也是因为,所以你才被金家赶出来?”木桶里的四肢不断的动,因为太疼了。不过,这会儿跟他说话,倒是转移了一些她的注意力。

    “正是。”金先生眼色一暗,然后承认了。

    “这么说,金家还真是识人不清。研究毒又怎么了?这关键时刻不就派上用场了。”就如现在,她这身体里的毒连金央都没办法,但是眼前这个金先生却手到擒来,可见她在毒上面的造诣。

    “总算说了一句好听的。”金先生哼了哼,紧绷的脸上却露出几分笑意来。“看在你说话这么好听的份儿上,老夫就熬一幅治疗风寒的汤药,给那太子殿下喝上。”

    “那还不是因为你让他在外面跪了那么久?三天三夜,又下着雨,铁人也得废了。”楚璃吻哼了一声,想起燕离的所做,她心下一阵难过。

    他那么希望她活着,不想让她死,费尽了力气。

    那么,她不会死,为了他好好活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