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7、意外(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67、意外(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即将新年,越往北,距离盛都越近,温度倒是回升了许多。

    虽说离开许久,但回盛都的路,楚璃吻还是很熟悉的。

    身边没有其他人,只有流荷一个。回盛都,她自是不能带钟将军他们,在铁山时因为四周都是大卫兵马,他们看起来就很不自在。若是到了盛都,估计他们连眨眼都不敢。

    而天京和周烈运营多声门,更是无法走开,所以此次,只有楚璃吻和流荷两个人。

    正好,回盛都,流荷能和她爹见面,她当初决心跟随楚璃吻,也十分担心会给她父亲带来麻烦。

    “虽说这风景没什么可看的,但是如今齐川武不在这里,倒是觉得清爽了许多。”路过即城,两个人进城打算歇歇脚,一路北上,俩人一直没歇着。刚刚横渡枝江,这会儿的确需要歇歇,再吃些新鲜的饭菜。

    坐在酒楼里,窗子半开,尽管吹进来的风有些凉,但并不碍事。

    “齐氏被满门抄斩,二师弟的心头事总算了结了。”楚璃吻放下杯子,杯子里是清酒。这些日子在玉离山庄,林月鸣为她驱毒来着,再加上喝汤药什么的,倒是有些效果。不过,她还是不放心,所以提前喝一些酒,也免得到时再手脚发凉。

    受伤的左手伤口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再缠着纱布,但是依旧还能看到手心手背的伤痕。左臂没有太多的力量,就算抬起来,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二爷也没什么心头事,而且齐家满门被抄斩的消息传回去的时候,二爷和一些老旧兄弟还聚在一起拜祭了当时过世的兄弟姐妹。如今想想,也是让人不由的心中难过。曾经的兄弟姐妹,如今却是天人永隔。”流荷说着不禁感叹,这便是幸运存活的坏处,总是会想起悲伤之事。

    “所以,你们更应该知道,保护自己的小命有多重要。”楚璃吻看着她,一边叹道。

    “老大说的是。不过我想,如果我即将要死了,我肯定会把之前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都做了,也免得做鬼时还遗憾。”流荷想了想,随后说道。其实她们所做之事,哪个都是在刀尖上行走,极其危险。若真是运气不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

    “我若命不久矣,还真不知会做出点儿什么来。”说着,楚璃吻设想了一下,她说不准会报复社会。

    “老大这么惜命,才不会死呢。”流荷摇头,在她的认知里,楚璃吻是最惜命的。唯一一次不顾性命,也是在墨崖山见到那面古镜时。

    “借你吉言。”楚璃吻扬了扬下颌,随后拿起酒杯,把里面的酒都喝了。

    在即城停留了一天,随后二人再次北上,距离盛都越来越近,在官道上也瞧见了许多出入盛都的人。

    就在还有一天的路程时,从白马城而来的人终于追上了她们。

    如此匆忙,显然是有大事。

    小镇来往的人不少,大部分都是途经这里,而停下来休息吃饭的人。

    楚璃吻和流荷也正好停在这里休息,白马城的人,也正好赶来了。

    瞧着满身风尘的人,楚璃吻缓缓眯起眼睛,“喝口水,然后再说。”

    来的人是个小年轻,周烈的手下,没其他太大的本事,就是脚程快。

    坐下,然后喝了一杯水,这才长舒口气,“老大,是急报。”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竹筒,还有一封信。

    黑色的竹筒是多声门用来传递消息的,而那信封、、、

    “这是西朝送过来的。”小年轻一眼就看出楚璃吻不解这信封从何而来。

    接过来,楚璃吻先拿出竹筒里的纸条,展开,里面的字迹也进入视线当中,楚真有消息了。

    看了一遍,随后楚璃吻又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一看之下,内容与竹筒里是一样的。

    查到了楚真的藏身之处,虽不是他的老巢,但可以确定的是,目前他就在那里。

    这藏身之处距离西朝和墨崖山都很近,居然是粟城,康郡王的封地。

    “粟城?他居然藏在粟城。兴许,他在各地都有藏身之处。”楚璃吻第一次看见楚真的时候,他绝对是从西朝过来的,不是从粟城出来的。

    路过粟城而不入,由此可见,那里应该不是他的老巢,就是个落脚之地。

    “老大,怎么办?”流荷看着楚璃吻,不知她怎么做决定。眼下马上就要进盛都了,却来了这样的消息。

    “长孙于曳已秘密的进入大卫了,他决心很大,势必要杀了楚真。但我不是很信任他,杀楚真,我必须在场,亲眼看着他咽气。”把手里的信纸和纸条揉捏成一团,她一边道。

    “那么,我们改变路线?”流荷接着问。

    “嗯,去粟城,速战速决,争取在这个新年之前彻底解决楚真这个老狐狸。”也免得他觊觎墨崖山的宝藏。而且他死了,她也就能潜心的琢磨如何把长孙于曳手里那半块玉佩抢过来了。

    流荷点点头,在她看来,楚璃吻的决心才是吓人。但凡想要杀的,不管那个人是谁,打定了主意就不会改变。

    临到盛都,如今改变了路线,楚璃吻心下不免几分可惜。

    希望这次的事情会顺利,将楚真这老狐狸彻底解决掉。

    朝粟城出发,同时白马城那边,钟将军和李护卫等人也出发了。

    快马加鞭,五天之后,楚璃吻抵达了粟城。

    眼下,长孙于曳就在粟城,秘密前来,他也不敢太过张扬,所以深居简出的。

    粟城还是那个样子,只不过稍稍有些冷罢了。楚璃吻清酒不离身,早中晚的都喝一点,若是不知情的,还以为她变成了酒鬼。

    进入长孙于曳所在的客栈,青天白日的,他就在客栈当中没有出去。

    他的护卫打开了房门,楚璃吻举步走进去,随着她进入房间,房门也从外再次关上,流荷被挡在了外面。

    楚璃吻不甚在意,倒是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喝茶的长孙于曳,他还是那个模样,脸庞精致,没有什么杀伤力。

    他这个模样,其实也充分说明了他们俩有相似之处,这骗人的脸不就是么。

    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下,楚璃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随后道:“这几天你一直都藏在这儿?最好如此,若是提前惊了楚真,又让他跑了,你就自挂东南枝吧。”正好在大卫的地盘,而且这是粟城,她还可以去请康郡王帮忙,机会再好不过了。

    给她倒了一杯茶,长孙于曳眉目含笑,“小仙女一出现就咄咄逼人,看来,近日心情不太好。”

    “杀了楚真,我的心情会很快变好。”看了一眼他推过来的茶,她没动。

    “他还在,而且这次我着人彻底勘察了一下那宅子的周围,方圆两里,我几乎要把地面都掘了,就是担心上次的事情再发生,他再玩儿金蝉脱壳。”长孙于曳说道,上次之事,让他很是生气。

    “除了他,还有谁?”楚璃吻倒是好奇了,这楚真当年离开墨崖山,可是带走了不少人,其中就有钟将军所相识的,年龄武功与他不相上下。

    “很多,他信任之人。”长孙于曳也明显几分忌惮。

    “正好,一锅端了。”楚璃吻正求之不得呢。

    “即便这是大卫的地盘,咱们还是得小心些,难保楚真不会搞什么鬼。上次的事情就是个例子,他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狡诈的多。”吃一堑长一智,长孙于曳更为谨慎了。

    看着他,楚璃吻似笑非笑,“你也无需这么夸他,毕竟一脉相承,你也不差。”

    “小仙女是在夸你自己么?”长孙于曳轻笑,她这么说,他倒是不生气。

    “就当是吧。”楚璃吻身子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看着她,长孙于曳不由的眯起眼睛,“想不到我们儿时相处的那般好,有些情景,我似乎记得。以前还以为那是梦,那个小女孩儿也不是真的。现在一切都明白了,那不是梦,原来是你。”说着,他的眸色也变得有些复杂了。

    “但很可惜,我不记得。那些画你也看到了,都是长公主画的。后来,你就被楚真带走了,咱们俩一别这么多年,再见面身份有别,着实令人唏嘘。”楚璃吻也不由的几分感叹,这大概就是老天捉弄吧。

    “虽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很好奇,小仙女是怎么变成了南晋顾沉毅的妹妹?”这件事,长孙于曳也没有查出来,很奇怪。

    “这就说来话长了,而且,我也不打算和你在这儿浪费时间讨论这个。我的人很快就会到了,届时,咱们便出发。我很忙,没时间在这儿耗着。”说完,楚璃吻起身走出房间。

    在客栈的另外一间房休息下来,楚璃吻安心睡觉养精蓄锐,流荷则有些不安,一直都处在防备之中,毕竟眼下这里只有她和楚璃吻两个人,很不利。

    翌日,钟将军等人都到了,人聚齐,也该行动了。

    长孙于曳带了不少人,这些人衣着各异,若不是今日聚集一处,还真不知他们都是长孙于曳的人。

    两方汇聚,将近百人,这个数目,也让两方的心中都觉得稳妥。

    “小仙女昨晚离开了客栈,不知做什么去了?是担心两方的调查不稳妥,自己亲自去看了看?”两人并肩而立,在众人准备时,长孙于曳压低了声音问道。

    “是啊,无论如何,都得自己亲眼看看才行。”楚璃吻看了他一眼,顺着他说道。但昨晚到底去做什么了,只有她自己知道。

    长孙于曳依旧看着她,反倒不信她这话了。

    准备好,众人随即出发,分批离开客栈,前往城郊楚真的宅子。

    那宅子虽挂着邓府的门匾,但很显然就是他的藏身之地。

    距离城郊越来越近,街上来往的人也逐渐少了。众人汇聚,然后朝着那邓府出发。

    呈围拢之势,距离邓府越来越近,楚璃吻和长孙于曳一直在一起,两个人也算互相监视了。

    “一会儿别逞强,你的伤才好,别又伤了自己。”边走,长孙于曳边叮嘱道。其实就算她不说,也很容易的就能看出她之前受伤的手还没完全好,左臂动作的幅度不大。

    “多谢了,我可有可无的哥哥。”楚璃吻语气凉凉,他们俩还没熟到这种地步。

    闻言,长孙于曳只是无声的笑,他们俩的关系,还真是可有可无。

    邓府近在眼前,众人也均各就各位,那大门紧闭,也看不出里面到底有多少人。

    但根据他们双方的调查,这里面起码三十人往上,且不算那些不会武功的奴才。

    太阳就在天上,但是没有太大的作用。

    时间正好,埋伏的众人同时出动,天地安宁之际,他们恍若天降神兵,跃进那大宅。

    楚璃吻与长孙于曳亦然,他们并没有躲在后面。

    跃过高墙,四下静谧,对视一眼,随后两个人直起身体,与众人一同奔进宅院。

    宅院无人,且十分安静,越过了花池,踢开紧闭的门窗,里面仍旧没有人。

    如此奇怪,楚璃吻自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楚真那时在铁山玩的把戏,他这是又跑了。

    然而,还没说话,就只见一股白烟顺着门窗飞了出来。

    众人第一时间后退,却不想白烟之中飞出细小的银针,如同下雨一般,密密麻麻的射了出来。

    立即后退,同时抵挡,反应快速度快,那些银针的射程也没有那么远,只是有几个人被银针戳到了而已。

    “很明显,他又跑了,而且还在这宅子里设下了机关。赶紧退出去吧,这里不能硬闯。”楚璃吻皱紧眉头,边说边后退。

    长孙于曳面色不太好,“又让他跑了。可是,他从哪儿跑的?”他明明已经把这宅子四周都彻底检查了,且不止检查了一遍。

    “先别管了,撤。”楚璃吻倒是镇定,楚真的把戏已经不稀奇了。

    众人立即退出宅院,围墙很高,大门紧闭,看起来幽幽的,渗着诡异。

    “小仙女看起来倒是不着急。”长孙于曳本是心情极差,可出了宅院却发现,楚璃吻很镇静,这可不是她的性格。

    “我本就担心他会再玩这一手儿,毕竟看起来他很喜欢这招。所以,我昨晚去了一趟康郡王府。楚真为了迷惑我们,必定会赶在今日城门打开时才会离城,所以,康郡王的小世子早早的就带了兵将出入粟城所有的道路都封了。走吧,咱们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消息等着咱们。”楚璃吻说着,一边把手上的铁刺卸了下来。

    “小仙女技高一筹。”长孙于曳也笑了,这便是遍地熟人的好处。

    刚欲离开,旁边却陡生意外,几个人相继呕血,然后便倒在了地上。

    看过去,楚璃吻和长孙于曳同时心里咯噔一声,“怎么回事儿?”

    “公主,他们好像中毒了。”李护卫和钟将军一直跟在楚璃吻和长孙于曳的身边,见此情景不由道。

    “中毒?”楚璃吻皱眉看向长孙于曳,他面色也不太好。

    “刚刚宅子里的白烟和银针。”他说道。

    两个人快步走过去,那躺在地上的几个人还在呕血,脸色青白,全身都在颤抖。

    钟将军俯身查看,果然在他们身上找到了针眼,针眼很小,几乎看不出来。

    “看来,真的是银针。”钟将军叹口气,通过试探他们的脉门,他觉得已经没救了。

    “快,把他们抬回城里。康郡王府有最好的大夫,我去找大夫。”楚璃吻面色不太好,话落便快步离开。

    很快回了客栈,楚璃吻也把康郡王府的大夫带来了,同来的还有敏郡主。

    “你先别着急,先让大夫看看你的人到底中了什么毒。知道是什么毒,才能知道怎么解。”坐在一楼,敏郡主安慰道。

    “不止我的人,还有他的人。”楚璃吻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长孙于曳,他看起来还好。

    “说来我也是好奇,这事儿怎么又是你在做?殿下的手下,应该也有不少的能人才是。”敏郡主很不理解,为什么燕离总让楚璃吻一个小女子做这些危险的事情。

    “这次处理的是我自己的事,不是太子爷的事。”楚璃吻笑了笑,这敏郡主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她嫂子了。

    “你自己的事?”敏郡主更糊涂了,她自己的事,怎么又会和西朝的人牵扯上。

    就在这时,流荷快步的从楼上走了下来,“老大,事情不太好,那大夫说,这毒他也解不了。而且,那小五看起来已经不行了。大夫说,他们中的是剧毒,见血封喉。”

    皱紧了眉头,楚璃吻搁置在桌子上的右手松开又握紧,指尖处,一个黑色的小点儿印在那儿,明明就是个针眼。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