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2、办正事儿(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62、办正事儿(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败兵万余,在这偌大的铁山兵营里,他们此时看起来更像是俘虏。

    满地尸体,两方兵士正在快速的收殓尸体,远远地,深山之中某个地方正在冒烟,收殓起来的尸体都被运送到那里直接一把火烧了。

    空气中飘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儿,不过,就算没有烧尸体的话,这里的空气也没有多好闻,都是血腥之气。三面高高的峭壁,通风不利,经久不散。

    拖着不敢动的左臂,楚璃吻坐在铁山兵营外新搭建起来的军帐里,正在等待着明卫的彻查结果。

    而李护卫和钟将军等人正在旁边的军帐里休息,一番打斗,他们明显有些疲劳。而且因为此地大军集结,这也让钟将军有些忌惮和隐隐的不安。

    长孙于曳也在这里,不过楚璃吻并不知他在哪个帐篷,眼下是什么情况,因为燕离把她安置到这里后就告诉她老老实实不许出去等军医。若是不听话往外跑,有她好看。

    听他说这些简直笑死人,因为他还在生气呢。这妖孽心眼儿小,小的不能再小。

    为了他不会气的自爆,也因为她手臂实在疼,所以她就不出去了,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军帐里。

    匆忙之间刚刚搭建起来的,满地都是杂草还有一截树根。唯一能坐的地方就是这张简易的木床,但是上面什么都没有,躺着都嫌硬。

    楚真彻底没影子了,他到底是从哪儿离开的是未知,但楚璃吻猜想那铁山兵营后面的峭壁定然有能出入的地方。

    但一切都太突然的,她根本没有时间去寻找,这次,又让他跑了。

    而他明显是知道铁山兵营这里的计划,所以才会刻意停留在这里,想把她和长孙于曳引进去,来一招借刀杀人。

    不过他失算了,这请君入瓮和借刀杀人的把戏都失败了。

    太阳落了山,这军帐之中也暗了下来。

    终于,外面有了动静,楚璃吻抬起眼睛看过去,若有似无的舒了口气,疼死她了。

    军帐的门被打开,下一刻,挺拔颀长的身影从外走进来,若是细看他的话,会发现他的走路姿势有些不对劲儿,他的右臂明显不能动。

    明卫随之进来,快速的点燃烛火,这军帐里也亮堂了起来。

    “怎么样,还疼么?”走过来,燕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背对着烛火,倒是看不清他的脸色。

    “疼。”能不疼么,她觉得这条手臂好像都要断了。

    “军医,过来。”侧开身体,燕离一边命令道。后面,果然有个背着药箱的军医快步走了过来。

    看着燕离,他就站在旁边,还在盯着她。

    “你疼不疼了?”这妖孽和她伤的一样,看他那样子好像忘了似得。

    “疼。”他回答,语气也不怎么样。

    弯了弯红唇,任军医把她的手拿起来,又拆开上面的丝绢,她看也没看。

    “疼还板着脸?板着脸就不疼了是不是?这一下午我可是都坐在这儿,连屁股都没挪动一下。要是这木床能坐出印儿来,待我起来你肯定能看到一个大坑在我屁股底下。”她难得如此听话,他还板着脸不满意,那她可真想不出招儿来哄他了,毕竟她会的那些都是跟他学的。

    “我知道。”有人在外面守着,她一步也没出去他知道。

    “满意么?”这么听话,他该满意了吧。

    “你若是能一直这么听话,我会非常满意。”燕离看着她,一字一句。

    楚璃吻哼了哼,下一刻,手上却一阵疼,她不由的拧起眉头,然后低头看向自己的手,那军医正在查看伤口里面。

    “忍一忍。”一只手托住她的下颌把她的脸抬起来不让她看,燕离一边说道。

    仰头看向他,楚璃吻咬紧了牙齿,随着那军医翻弄她伤口里面查看,她的脸也在瞬间变白。

    燕离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微微用力,“你和长孙于曳兄妹相认了。”转移话题,希望她能忽略手上的疼。

    “什么相认不相认的,只不过目的一致,暂时同路罢了。你的明卫有没有找到离开铁山兵营的路?”忍着疼,楚璃吻一边问道,随着说话,冷汗都沁了出来。

    “找到了,就在后方的峭壁之中,挖出了一条路,直通峭壁后的深山。”燕离回答,他也是刚刚知道。

    “楚真肯定是从那儿离开的。这个老狐狸,狡猾的很。接下来,我估计他就得往墨崖山那边跑了,你得交代一下那里的守军,一定得注意,别被楚真钻了空子。”说起这些事情来,她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疼痛也没有那么明显了。

    “看来,你们兄妹俩还真是相似。”揉捏着她的肩膀,燕离坐在她身边,凤眸流光,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燕离,你说这种话就和骂人无异。那一丁点血缘可比不上你的美色,所以你也别总是兄妹兄妹的,很难听知道么?”他那是**裸的揶揄,就算她耳朵失聪也听得出来。

    她这种话听起来可是相当顺耳,燕离似笑非笑,“在你眼里,有美色的可不止我一个。”

    又提这茬儿,楚璃吻哽住,“你要是这么一再的抬杠,那我真不知该怎么说了。是不是,我得以死明志你才能相信我啊。”

    “你还有这份决心?”燕离扬眉,那模样万分诱人。

    “想得美。”以死明志?那得多蠢。

    燕离看着她,蓦地放开搂着她的手,生气了。

    瞅着他,楚璃吻不由的笑,随后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此时已经没什么知觉了。那军医用的麻药效果太慢,缝合的差不多了,才起效果。

    缝合好,又涂抹了一些药,然后包裹上纱布。

    手臂还是不能动,楚璃吻试探着提了提,不过用不上力气。

    处理完了楚璃吻的手,军医开始为燕离处理,他的手还是上午时用楚璃吻衣服上的一条布包扎的,那布条早已被血浸透了,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看着军医把那布条一点点的扯下来,楚璃吻也不由的皱眉,他手掌上的窟窿看起来比她的可要严重的多。

    “麻药多用一点儿,你们军中这麻药实在劣质。”看着那军医撒药粉,楚璃吻不由的说道。

    燕离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军医连连点头,又多撒了一些药粉。

    清洗伤处,然后还要再看看里面是否有伤,军医用镊子在翻动,楚璃吻看着也不禁几分肉疼。

    看向燕离,他还在看着自己的手,她不由的抬起没受伤的手遮住他的眼睛,“别看了,一会儿包扎好了你再看。”

    被遮住眼睛的人顿了顿,随后抓住她的手然后抬头看向她,“这还差不多。”他刚刚担心她看着自己的手害怕,所以不让她看。这会儿她又不让他看,这才对。

    “小气吧啦的。我看看,连续折腾了这么多天,你这胡子也没刮,脏死了。”看着他的脸,楚璃吻一边哼道。

    “你不是喜欢有男人味儿的么。”譬如上官扶狄那一种。

    “你给我挡箭的时候就挺有男人味儿的。”说着,她把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挣出来,然后摸了摸他的下颌,又溜到他喉结上,都是胡渣,很刺手。

    “以后不许再不顾自己给别人挡刀了,再被我发现,有你好看。”看着她的脸,感受她手的抚摸,燕离眸色微暗,随后低声道。

    他的话听起来就是命令,但是却又有明显的退让姿态,依他的性子,别人做了他不喜欢的事情,他不会再给任何机会。

    “成,不会被你发现的。”楚璃吻点头,说的话却惹得燕离眸光如刀。她不由的笑,看了一眼专心缝合的老军医,她低头快速的在他唇角亲了下。尽管她动作快,可是亲这一口却发出了声音,很是响亮。

    燕离笑,抓住她的手握紧,已感觉不到手上的疼痛了。

    两人的手都处理完毕,老军医便离开了,随后,明卫从外搬进来桌子椅子还有新的被褥等物品,随着他们来来回回几趟,这军帐里就不再空空荡荡。若是能把这地面再收拾一下,相信会更好。

    “倒是没想到你会带兵南下,还以为是哪个将军呢。”关于盛都南下的兵马楚璃吻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因为她知道上官扶狄会带兵过来,出于对他的信任,她认为一定会赢,所以也就无暇去关注那么多。

    “我也没想到你会和长孙于曳联手。”依靠在唯一的床上,他姿态慵懒且勾人,随着他说长孙于曳,那语气和表情皆是**裸的鄙夷。

    “目的相同,联手不是很正常。再说,谁也没规定我不能和别人联手。不过,他可是把西朝里楚真经营的势力清理的差不多了,你呢?”不知燕离这儿进行的如何了。

    “已清理了很多,的确超乎了我的想象。”很多,比他预先估计的还要多。

    “这一回,他可是折损了不少。西朝,大卫,这两个地方的经营差不多都没了。而且,至今为止,也不知他老巢在哪儿。”调查了那么久,还是未知。他那时是从西朝来的大卫,难不成他老巢在西朝?

    若是如此,那长孙于曳回去得好好地查一查了。

    “过来,手坏了,就过来躺一会儿。”说着,燕离抬起没受伤的那条手臂,示意她过来躺着。

    “手坏了和躺着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么?再说,一共就这么大的地方,你整个人倚在那儿,哪还有我躺着的地方。”嘴上这么说,不过她还是走了过来,坐在床边,身体向后,直接躺在了燕离的手臂上。

    收起手臂,燕离摸着她的头,然后歪头在她额角亲了下,“跟我回盛都吧。你身体里有余毒,得尽快处理掉才是。你在白马城那么远,金央又无法离开盛都,这余毒怎么办?”

    “白马城很热,我不会发病。”闻着属于他身上的气味儿,真的很好闻。

    就知她会是这个回答,燕离用手指敲了敲她的头,“所以,林月鸣在跟着金央学习如何给你驱毒。眼下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到时给你送到白马城去。”

    闻言,楚璃吻就笑了,“多谢太子殿下惦记了。”

    “很得意?”微微起身,燕离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小人儿,像个豆芽儿似得,怎么就那么难伺候。

    “你猜呢?”看向他,楚璃吻笑得如同一颗糖,让人忍不住想品尝一番。

    盯着她,蓦地燕离低头,准确的亲在了她的唇上。

    轻咬,柔软且香甜,就像她的那张脸,异常甜美。

    楚璃吻闭上眼睛,她很想抬起手臂圈住他的颈项,但是手臂抬不起来,另一侧又被他压住了。

    呼吸变得不稳,他炙热的呼吸吹得她觉得几乎缺氧。

    下一刻,湿热的石头钻进了她的嘴里,缠绕住了她的舌头。满胸腔都是他的味道,楚璃吻一时觉得即便窒息而死,也都值了。

    燕离的呼吸愈发急促,蓦地,他身体一动,想要把她压在身下。

    与此同时,楚璃吻也想抱住他,两个人的身体同时移动,然后下一刻又同时止住了动作,好疼。

    唇舌分开,她盯着他,他也在盯着她。

    她大口呼吸,燕离则看起来有些狰狞,额角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两个残废,真够扫兴的。”哼了一声,楚璃吻重新躺好,这种时候就不能做这种事。

    “你都代替我说了,那我就不说了。”躺回去,燕离试探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左臂,还是很重很疼,果然不能办正事儿。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