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0、挡箭(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60、挡箭(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没有人,看来,我们中计了。”长孙于曳后退一步退出军帐,一边道。

    “撤吧。”楚璃吻也不由的皱紧眉头,那么这两日来,他们双方的人打探到的消息都是假的?他们都经验丰富,一般的伎俩根本骗不了他们。

    “撤。”长孙于曳点头,必须得赶紧撤,没人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在等着他们呢。

    离开军帐,两个人迅速的将已经散出去的人召集回来,这里太诡异了,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而显然的,其他人也发现了不对劲儿,他们在找楚真,同时也发现这里居然没有多少人。除了营地四周有巡逻队伍的声音之外,这密密麻麻的军帐里居然没有一个人。

    而之前大军出营,探子明明探到的数目是大半军马,那剩余的那一半军马到哪里去了?

    众人刚欲撤,却猛地听到万马奔腾的声音,震得地面都在颤动。

    听到这声音,众人脸色一变,楚璃吻和长孙于曳对视了一眼,“他们回来了?”

    长孙于曳微微皱眉,“这事儿不对。咱们若是现在出去,必定和他们迎面碰上。可是这四周,都是峭壁,更出不去。你再看这些峭壁,我总觉得怪怪的。”

    闻言,众人也随即扭头看向四周的峭壁,果然,这么细看之下,峭壁上好像密布着密密麻麻的黑印。那些黑印印在峭壁上,这么仔细看下去,一个一个竟像是小窗子似得。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不过此时也没时间多观察,因为兵马回营的声音越来越大,显然已经到了大营近前。而且因为这三面都是峭壁,使得那马蹄声更震天一般,使得众人的耳朵都产生了轰鸣之声。

    “来不及了,退到后面去躲着。”现在想要出去已经出不去了,稍稍看了一下,楚璃吻和长孙于曳下了决定,只能退到后面去了。

    众人随即调转方向,朝着营地后方撤退。

    这营地呈三角形,越往后,地势越狭窄,军帐也越来越少。

    他们快速撤退,然而没想到的是,待得他们撤退到了最后方,却碰到了一队身着盔甲的兵士守在这里。

    看见忽然出现的这些人,那些兵士反应极快,其中一个拿起号角就要吹。

    一把匕首穿过半空,在那号角搭在嘴上的时候,匕首就穿透了他的太阳穴,一切动作戛然而止。

    长孙于曳看了一眼楚璃吻,“准。”

    “过奖了。”楚璃吻哼了一声,脚下却不停,与众人直奔那群兵士。

    他们穿的这么整齐,又严阵以待的模样,可是却身处这大营的最后方,着实太奇怪了。

    但眼下也顾不上研究这些,两方交手,毫不留情。

    这些兵士功夫不错,而且穿着盔甲,盔甲极厚,用兵器穿透难度很大。

    刺耳刮擦声响起,楚璃吻手上的铁刺硬生生的将那兵士胸前的盔甲豁开,随之,里面的皮肉也被刮开了,鲜红的血跟着喷溅出来。

    屈膝顶在他胯下,趁他弯腰之际,她双手扭住他的脖子用力,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那兵士立时如同死狗一般。

    撇下手里的死人,楚璃吻转战下一个,李护卫和钟将军一直在她身侧不远处。李护卫一心保护她,但钟将军却也在关注着长孙于曳。

    一队兵士大约五十多人,两方交手,用了将近一刻钟才解决掉他们。

    满地尸体和鲜血,他们已无暇顾及太多,快速的汇拢一处。看向兵营的前方,即便军帐林立,可是也挡不住那震天动地的声音。显然兵马直接进了大营,而且好像穿过了军帐,直奔这后方而来。

    “这是冲着咱们来的?”流荷手持弩机,随着那千军万马的声音接近,她几乎都看到了狂奔而至的马儿,那些军帐都被踏碎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走。”钟将军一手拉住楚璃吻,一手拉住长孙于曳,便拽着他们俩向后撤。

    谁也没想到,这后面的峭壁并非死胡同,在转过一个弯儿之后,峭壁两侧居然出现了石阶。

    看着这两侧的石阶,楚璃吻愈发觉得不对劲儿,这里太奇怪了。

    就在这时,长孙于曳的一个护卫忽然发声,“主子快看,这峭壁有机关。”

    随着他发声,众人立即向后转头,看向另一侧的峭壁。只见峭壁之上那一个个如同窗户似得黑印此时真的变成了‘窗子’,然后一架架弩机顺着那些‘窗子’探出了头。

    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的。

    只不过,他们如今身在此处,那些弩机的方向也不是他们这里,对准的是兵营的方向。

    而那战马嘶鸣的声音已经到了近前,俨然这些弩机的目标也不是这些冲到兵营后方的军马。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后面还有其他队伍,他们是追击着前一拨大军来的。

    由此,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后方追击的必是上官扶狄,而这铁山兵营则是个陷阱。将上官扶狄引到此处,来一出请君入瓮。

    “跟我进去,得宰了这里面的人。”楚璃吻甩开钟将军的手,随即脚下一转,快速跃上石阶。

    石阶尽头是石壁,不过她只是用力一推,那石壁就被打开了,她轻轻松松的潜了进去。

    后方,一众人立即跟随,长孙于曳本不认为这与他有关系,但眼见着楚璃吻的人跟随她冲了进去,复杂的脸上升起无奈,“走。”话落,他脚下一转,则上了另一侧的石阶。

    两伙人,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峭壁之内果然另有乾坤,虽没有开凿出多大的面积,但是甬长的通道没有尽头。

    走出去没多远,便看到了那些掌控弩机的兵士,他们背上背着一大捆的弩箭,眼下正在射击。

    怪不得这营地里没有兵士,原来都藏在了这里。

    疾步迎上,轻而易举的拗断了小兵的脖子,身后的人也陆续跟上,开始在这峭壁之中展开屠杀。

    这峭壁里挖空了多层,虽然很狭窄,只能供兵士来回走动以及埋伏射箭,但也能容纳下很多人。

    一层完毕,众人顺着石阶在再上第二层。期间,楚璃吻顺着那‘窗子’往外看,外面果然已经乱套了。

    漫天的弩箭,如同下雨似得,密密麻麻,根本看不清人。

    迅疾的奔上第二层,钟将军和卫队已经杀了一半,楚璃吻和寸步不离她身边的李护卫直奔三层。越往上越狭窄,而且上面的兵士也特别多。基本上一个‘窗子’前有两个兵士,两个人轮番上阵。背上的弩箭用光了便换下一个,然后他去装箭,待得另一人也用完了,两人再交替轮换。

    因为位置高,所以命中率也十分高。

    楚璃吻和李护卫两个人迅疾而上,一时间,这峭壁里也乱成了一团。

    奋力厮杀,随着他们二人走过,地上都是尸体。

    将趴在‘窗口’的尸体踹到一边,楚璃吻双手撑着‘窗子’往外看,此时的外面已经没有那么乱了,眼下,只剩下一面峭壁仍旧还在射箭,这边以及另一面峭壁则静悄悄,峭壁上的‘窗子’黑乎乎,但弩机已经全部不见了。

    楚璃吻知道是长孙于曳,这厮尽管并不想参合在其中,但眼下还是参合了。他们之间的血缘,还真是在此时起了奇妙的作用。

    看向兵营的方向,所有的军帐都已被夷为平地。两方交战,另一侧峭壁上还有弩箭在协助,明显还是不利于其中一方。

    盯着交战的双方,楚璃吻蓦地皱紧眉头,若是她没看错的话,这眼下共有三方军马,因为衣服不一样。

    而在其中,有一个人的身影如此明显,尽管他一身黑色的劲装,不是平时那刺目的血红色,可是她仍旧能看得出他是谁,燕离。

    他调派了一支骑兵她知道,但是没想到他会亲自带兵南下。

    而和他交手的人也有些眼熟,身着铠甲,是齐川武。

    距离几十米之外,是上官扶狄,他骑于马上,长剑染血,恍若杀神附体。

    燕离和上官扶狄的境况都不怎么好,与对手交战并没有太多麻烦,麻烦的是从另一侧峭壁上不断飞射下来的弩箭。

    楚璃吻数次眼见着弩箭擦着燕离的身侧而过,她也不由的收紧手指。

    “李护卫,你下去找到钟将军汇合,去解决那片峭壁中的箭手,速战速决。”话落,不等一心想时时刻刻跟着她的李护卫说话,楚璃吻便弯身钻过了‘窗子’,轻松的顺着峭壁跳了下去。

    踩踏着满地的尸体以及残破的军帐,楚璃吻只身进入战圈,身形娇小,但极其灵活。

    穿梭攻击,不时的躲过射下来的流箭,她一直在朝着燕离的方向靠拢。

    战马嘶鸣焦躁,楚璃吻躲过长枪的攻击,随即抓住那兵士的肩膀,一股大力将他扔到了躁动马儿的脚下。她顺势踩着那小兵的后背翻身而起,跃上马背。

    上了马背便瞧见了不出两米开外的上官扶狄,和他交手的不知是谁,但穿着铠甲,显然也是个将领。

    楚璃吻借力马背跳跃而起,直奔那个背对着她和上官扶狄交手的将领。马屁股宽厚,她一脚踩在上面,同时出手,圈住了那个将领的脖子。

    上官扶狄也在同时发现了她,她胆子这么大,也让他不禁一诧,同时手上长剑飞起,赫赫生风。

    楚璃吻禁锢住了他的脖子,他自是反击,内力雄厚,震得她身体不稳险些掉下去。

    不过,楚璃吻的双手力大无穷,又死死地禁锢住他的脖子,尽管马儿躁动,但她仍旧又借力重回马背。

    收紧手臂,那将领也不由的随着仰起头,一张脸凶狠至极。

    手上用劲儿,楚璃吻挽在后脑的长发顺着她一侧颈项滑下来,使得她另一侧脖颈显得如此修长优美。

    但很显然,她当下做的事情并不优美,咬紧牙根,她双臂因为过度用力都好像有些抽筋了。这厮的脖子太硬了,比她之前扭过的那些都要硬。

    僵持了许久,终于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同时一柄长剑刺进了他的心脏,血都喷溅楚璃吻的眼皮上。

    与此同时,坚毅的身影跃过来,抓住了一支朝楚璃吻飞过来的弩箭,另一手则搂住楚璃吻的身体将她从马背上带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儿?”落地,上官扶狄看着她,满目不赞同。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笑着说,她看了一眼上官扶狄的另一只手,他手里还紧紧抓着那支箭,虎口却因为拦截住这支箭而崩裂流血。

    没时间多说,两个人转过身体,后背相抵,一同对敌。

    楚璃吻在朝着燕离那边挪,箭雨纷纷,楚璃吻不时的躲避,上官扶狄始终都在她身后。

    终于,燕离的身影近在眼前,楚璃吻矮身躲过一柄大刀的袭击,然后探手划过,那手持大刀的兵士就被她豁开了肚皮。

    “燕离。”抵达他背后,楚璃吻唤了他一声,便身体一转,直接以后背抵在他的后背上。

    燕离没有回头,但一只手却趁着仅有的空闲伸向后面握了她的手臂一下。仅仅只有一个动作,但楚璃吻也十分清楚他的意思,目前为止,这世上和她配合最好的莫过于他。

    二人配合,上官扶狄也在他们身边,三个人形成了一个很特别的圈。

    箭雨飞来,随着楚璃吻和燕离两个人不断的辗转腾挪,他们也始终在为对方挡去飞来的箭矢。

    蓦地,一支箭朝着上官扶狄的后背而来,箭的力道极大,而且很重很长,和其他的箭矢完全不同。

    他正在与齐川武交手,两个人势均力敌,显然根本无暇顾及背后。

    楚璃吻却是看到了,脚下移动挪开身体,探手去拦截那支箭。

    箭的速度太快,她的手过去了,那支箭也到了上官扶狄的背后,她想收手抓住已根本来不及,只见那箭矢直接穿过了她的手心。

    疼痛随之而来,楚璃吻还未切身体会那疼痛呢,只觉得侧脸被喷上一点温热,扭头看过去,另一只手挡在她侧脸一尺处,手心也被箭矢穿透,正在流血,那是燕离的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